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fe41b99d092092f8179b097df91cf3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局比賽的發展似乎和米勒想象中的截然不同。

兩邊很早就打了起來,並且在短短的時間裡,NB居然發起了兩波大節奏,上局比賽的頹勢似乎完全冇有影響到他們。

“由於兩邊的陣容都很保守,這就意味著在出現差距後,劣勢方很難去找到機會追回來。”

米勒認真分析道:“所以這局比賽DAN可能並不是很好打。”

不得不說,NB機會找得確實不錯。

要是剛纔下路這波慎有大招,那情況可能截然不同,NB這邊彆說拿人頭,拖延到酒桶支援過來,甚至有被DAN反打的危險。

看著場上的局勢,Swift微微鬆了口氣。

這局比賽開局如此美妙,線上和野區都占據著優勢,他在心中暗自發誓,要利用這局比賽洗刷上局比賽被陳默嘎嘎亂殺的恥辱。

“喜歡反野是吧……我也會!”

Swift活學活用,對於接下來的比賽應該怎麼打,他心裡已經有了計劃。

再次從泉水補狀態和裝備出門,Swift先是將自己的下半野區清理乾淨,做完這些後,徑直朝著DAN藍buff野區走去。

反野,然後留下視野。

上局陳默是怎麼利用優勢滾雪球的,這局比賽Swift就怎麼做。

此時NB下路和中路都是優勢,掌控線權的情況下,即便盲僧在野區發生碰撞,線上依舊能夠及時給與支援,Swift有點肆無忌憚。

當比賽時間到達8分鐘時,盲僧的刷野數量已經領先酒桶是13刀,並且NB還利用下路優勢率先拿下首條小龍。

現場的DAN觀眾情緒頓時變得低落起來。

隊伍陷入劣勢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陳默冇有節奏。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DAN整支隊伍的狀態和打野的狀態息息相關,可比賽打到現在,酒桶什麼事都冇做到。

“黑狗來點作用啊,不會還沉浸在上局比賽裡吧?”

“彆尬黑,上局射得太猛,現在是賢者時間。”

“前麵的你不對勁。”

“白狗已經死了,你們選得嘛,現在場上的是黑狗。”

彈幕滾動,不少人開始嘲諷起來。

當然。

也有很多人在為陳默辯解:

“中下這種開局,你讓黑狗怎麼玩?”

“線上劣勢,打野本來就不好打,這個時候瞎雞兒帶節奏,你是覺得DAN輸得不夠快是吧。”

“比賽10分鐘不到,妄下定論有點太早了吧。”

……

就像彈幕說的那樣,陳默並不是不想抓,而是冇有找到合適的機會。

對於DAN來說,穩住局麵纔是最重要的。

“還記得咱們之前和蛇隊的比賽嗎?”

眼看隊友情緒不高,陳默在語音中說道。

此言一出,隊友紛紛回想起來。

酒桶、岩雀、慎……

這局比賽他們的陣容好像有點眼熟啊!

當初常規賽打Snake時第二局比賽好像就是這個陣容,並且當時他們同樣開局劣勢。

“這局比賽翻盤很簡單,把當初做過的事情再做一遍就行。”

陳默言語中透露著強大的自信。

當初打Snake時,在前期劣勢的情況下,他們利用陣容支援快的特性,僅僅隻用一波團戰就將局勢逆轉。

隊友聞言,紛紛振作起來。

比賽時間繼續流逝,局勢變得焦灼起來。

嘴上說著容易,可在這個時候想打出不科學的團戰十分困難,還有就是NB同樣看過當初DAN和Snake的那場比賽,所以選手心裡都有所防備。

陳默幾次都冇有找到合適的機會。

不過隨著等級的提升,NB這邊同樣很難將雪球滾起來,除了反野之外,盲僧基本上做不到太多事情。

下路滑板鞋有大招,塔姆有W技能保AD,兩人形成保護閉環,再加上還有慎的大招,想想都讓人絕望。

至於其他線,上路慎不好抓,中路岩雀同樣有慎的大招保護,再加上酒桶的反蹲,抓了反而會給機會。

彼此都無法奈何對方,比賽頓時“莎士比亞”起來,持續到25分鐘才爆發第三顆人頭。

Cat的塔姆在做視野的時候被對麵找到機會,這是難以避免的事情,大龍重新整理之後,輔助必須要冒著被開的風險去做視野。

好在被殺的是塔姆,NB雖然很快在大龍集合,但是在DAN其他人迅速來到大龍坑周圍後,他們最終還是冇有下定決定打大龍。

30分鐘。

NB眾人似乎有點按捺不住,再次集合大龍,想要利用視野的差距讓DAN關鍵人物減員。

然而陳默幾人非常謹慎,始終保持讓塔姆走在最前麵,草叢中的錘石雖然勾中了塔姆,但當NB其他人跟上傷害時,背後的球球按下大招。

滑板鞋將塔姆收回精靈球中,Cat對著背後位移,NB的攻勢被輕鬆化解。

比賽時間來到37分鐘,兩邊的人頭比依舊是3:0,NB這邊占據著3000的經濟優勢,可遲遲冇有辦法解決對手,使得選手們心裡有點急躁。

“把線帶過去,看能不能找幾乎吧。”

Quan建議道。

他們這邊不僅僅錘石能開團,發條的大招同樣可以。

從現在的局勢上看,不需要大到太多人,隻要能秒掉關鍵英雄創造打大龍的契機就行,

DAN中路外塔全部被拔除,NB的兵線很快推到高地塔前。

Quan的想法是,趁著對麵清線的時候,偷偷運球進塔放大,隊友也很配合,在旁邊釋放技能給發條做掩護。

終於。

在滑板下補刀往前跳時,Quan迅速釋放Q技能將魔偶運過去,然後果斷釋放大招【指令:衝擊波!】

魔偶周圍的力場扭曲,滑板鞋不受控製朝著中間位移過去,正常發育的發條傷害很恐怖,僅僅大招就打掉滑板鞋半血。

“秒AD!”

Quan在語音中激動大喊起來,他覺得自己這波要立大功。

光靠發條的技能不足以將滿血的滑板鞋秒殺,必須要隊友的傷害來收掉殘存的血量。

盲僧釋放Q技能【天音波】,納爾和希維爾兩人同樣將自己的Q技能釋放出手。

危急關頭,Cat反應迅速,閃現到滑板鞋身邊,釋放W技能將殘血的它吃了進去。

“NB上當了!”

解說席上,米勒大喊起來。

Quan可能覺得這波他立大功,大招精準拉中了滑板鞋,可在擁有上帝視角的米勒看來,qiuqiu分明是故意被對麵開到的。

NB眾人的注意力都放在C位身上,根本冇有發現酒桶冇在防禦塔下。

此時陳默正蹲在高地下麵的草叢之中,對麵中路推線的時候他就蹲在裡麵,他讓球球故意被髮條大招命中的目的,就是為了掩人耳目。

就在NB眾人想秒滑板鞋時,陳默控製酒桶走出草叢,卡著視野朝著中路靠近,距離拉近之後,直接將大招釋放出去。

砰——

為了補傷害,NB眾人都在往DAN防禦塔下衝,酒桶大招在眾人旁邊炸開,瞬間將幾人分割開來。

最致命的是,發條和錘石兩人居然被炸進了防禦塔下。

嘩——

現場瞬間沸騰。

陳默冇有給機會,他直接對著發條和錘石兩人釋放E閃。

肉彈衝擊銜接控製,旁邊的Ggoong急忙釋放W技能,其他人補上傷害,眨眼間的功夫,錘石和發條兩人瞬間被秒殺。

“一波,一波!”

DAN眾人瞬間激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