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bff5bd55698dfbf4dfbabc78b5f102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轟!!!!”

豐饒之都。

河堤外。

一聲毀天滅地的巨響,徹底粉碎了午後的寂靜。

紛飛的碎石和塵土如雨點灑下,讓蹲在戰壕中的獵鷹王國士兵下意識地埋低了腦袋,擋住了懷中的飯盒。

“媽的——”

“我的耳朵……草!”

“那是什麼聲音?”

“核彈嗎……”

這是最近流傳在軍中的傳言。

軍團打算用核彈將豐饒之都從地圖上抹去。

難道……

已經用上了?

捂著刺痛的雙耳,一名士兵掙紮從地上站起,找到鋼盔戴上,將半個腦袋伸出了戰壕,急切地朝著豐饒之都的方向望去。

然而……

那道令人絕望的河堤仍舊佇立。

麻木的瞳孔中閃過一絲絕望。

彷彿意識到了什麼,他轉動著僵硬的脖子,想要轉過身去。

而就在他看向身後的一瞬間,那縮緊的瞳孔忽然渙散了光芒,藏在心靈視窗深處的絕望也在同一時間散在了整張臉上。

煙。

火。

浮動的熱浪。

整個世界彷彿都在燃燒。

蠕動著黑煙連接了天空和地麵,就像從冥河傾斜而下的洪流,無論是向上、向左、還是向右都望不到邊。

爆炸的中心是一座百米寬的深坑,寬闊的戰場被直接抹去了一個角,掀起的土壤、碎石以及屍骸……掩埋了一條條彎彎曲曲的戰壕。

那裡冇有一聲哀嚎。

隻有死一般的沉默。

他記得那是第1萬人隊第7千人隊的陣地,他甚至記得那些小夥子們是昨天剛剛與被打殘的第2萬人隊第4千人隊換防。

他的喉結微微動了動,吞嚥唾沫的聲音是這個沉默世界中僅剩下的一丁點兒聲響。

這時,天空忽然下起了雨。

雨點是紅色的。

他抬起顫抖的右手,食指摸了摸鼻尖,那灼熱粘稠的觸感,讓他的心臟幾乎停止了跳動。

雨突然大了。

從濛濛細雨變成了瓢潑揮灑,並且變得堅硬且急促,越來越多碎肉和骨渣從空中砸了下來,像冰雹一樣在他的鋼盔上砸出叮叮咣咣的聲響。

這一切是為了什麼?

他存在於這裡的意義又是為何?

恐懼終於摧毀了那士兵的心裡防線,跪在戰壕中的他用雙手抱住了鋼盔,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喊。

而遠處是震耳欲聾的炮聲,接連不斷的槍聲,還有那伴隨著坦克履帶滾過的聲音一同向前的喊殺……

數以萬計人的怒火和仇恨,徹底將戰壕中的殘兵,從那個無聲的世界拉回了現實——

“殺啊——!”

……

“砰——!”

雷霆般的炮聲猶如吹響的號角,震碎了周圍的雲霄,推著巡航在雲層下的鋼鐵之心號輕輕搖晃。

粗長的煙柱從400mm主炮升起,劃出一道曲率完美的拋物線,隨著俯衝向下的螺旋槳飛機一同攻向了地表。

看著從地表升騰的火柱,站在鋼鐵之心號甲板欄杆旁的泉水指揮官,忍不住咂了咂舌頭感慨。

“……這當量怕是不比戰術核彈小了。”

而且環保無放射塵。

就是這坑大了點,估計得費不少力氣填。

說起來,上次見這玩意兒開火還是在地上,現在換了個視角,給他的感覺完全不同了。

麵對這艘“航空戰列艦”的火力壓製,獵鷹王國圍攻豐饒之都的戰線,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瓦解。

地精兵團的航空編隊沿著爆炸衝擊波的邊緣遊弋,四十架W-2對地攻擊機的機炮持續開火舔地,而這已經是空襲的第二輪。

我最黑看向站在一旁的泉水。

“咱啥時候上?”

“還冇到咱們上的時候。”

“靠,都要結束了!”

“飛艇纔是這場戰爭的主角,衝鋒陷陣就交給我們的盟友好了,我們的作用是在關鍵的時刻出現在關鍵的位置,比如在敵方的裝甲部隊突然趕到的時候攜帶反坦克武器增援等等……不過現在看來應該冇這個必要了。”泉水指揮官拿出望遠鏡眺望了一眼地麵。

敵方陣線瓦解的速度比預期要快。

看來軍團應該是放棄這個陣地了……

遠處的天空浮現了一串黑點。

獵鷹王國的飛行中隊試圖挽救戰局,三十架“鷹式”螺旋槳飛機從西北側殺入了戰場。

然而從那一顆顆閃爍的紅點,出現在鋼鐵之心號雷達螢幕上的那一刻起,就已經註定了它們的結局。

“主人,敵方飛機已經進入射界範圍!”

通訊頻道中,小柒充滿了乾勁。

站在艦橋落地窗前的楚光,看著遠處一片晴朗的天空,用冇有波瀾起伏的聲音宣佈了他們的死亡。

“開火。”

“收到!”

俏皮的話音剛剛落下,漫天的火雨便在一瞬間將天空點亮,次第爆開的濃煙與火光形成了一道道不透風的牆,萬裡晴空瞬間多了一片烏雲。

在那壓倒性的火力麵前,任何規避機動在這一刻都是去了意義。

如果不能在一個呼吸的時間內突破整片空域,被無數彈片打成篩子便是唯一的結局。

站在旁邊不遠處的菲諾德嚥了口唾沫。

這鋼鐵之心號屬實讓這傢夥給玩明白了。

他甚至有種錯覺,這飛艇到了這惡魔的手上,戰鬥力直接往上抬升了一個數量級。

在避難所服務器與避難所AI係統的協調之下,鋼鐵之心號的每一門防空炮的效能都被壓榨到了極限,甚至在概率意義上覆蓋到了那些做布朗運動的爆炸彈片,讓火力網在效率不變的情況下體積拓寬了1.5倍!

尤其是將甲板改成飛機跑道的腦洞。

更是讓他驚得下巴掉在了地上。

鋼鐵之心號確實能帶艦載機,但一般帶著的都是垂直起降飛機。

這種像扔紙飛機一樣往外麵扔螺旋槳飛機的玩法,屬實有點兒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們就一點兒也不擔心發生意外嗎?

“敵方空中單位已經全部殲滅!”

通訊頻道中傳來小柒的報告。

楚光微微點了下頭,從遠處的那片濃煙密佈的天空收回了視線,重新看向了不遠處的豐饒之都。

隻見那滾滾濃煙覆蓋的戰場上,由溫特親王率領的聖甲蟲萬人隊正從河堤的西門殺出,在蜜獾王國複**的協助下完全擊潰了獵鷹王國第一萬人隊的防線。

事實上,在他們殺出河堤之前,獵鷹王國的防線便已經瀕臨了崩潰的邊緣。

三十架W-2對地攻擊機的輪番俯衝掃射和轟炸,讓陣地上的固定火力點幾乎癱瘓。

而總共四發從天而降的400mm重型高爆彈與重型燃燒彈,更是直接壓垮了獵鷹王國士兵的心理防線。

放下武器、舉起雙手投降的士兵,遠比被火炮當場炸死的人多的多。

雖然負隅頑抗是大多數,但仍舊改變不了他們已經註定的敗局。

核彈冇有部署在距離這裡最近的機場,軍團甚至冇有批準他們投入更多的飛機。

甚至早在昨天夜裡,聯盟的偵察機便發現,至少三支萬人隊和兩支炮兵中隊已經向西北方向撤離。

而留下來斷後的這些人,都是格裡芬餵給聯盟的棄子。

在北邊補給線無法維持的情況下,這是最現實的判斷,而格裡芬的選擇更加果決。

攻不下的要塞就直接放棄,局勢不對的時候毫不猶豫地戰略轉移,對於看似不起眼的聯盟絲毫冇有掉以輕心。

這個老狐狸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狡猾。

考慮到小心為上,楚光並冇有下令讓飛艇深入敵後,追擊撤退的敵軍。

聯盟不會設計一款聯盟對付不了的武器,他有理由相信,軍團的手上同樣握著能解決掉鋼鐵之心號的底牌。

至少根據聯盟首席研究員殷方的觀點,操縱引力子的技術並非是無懈可擊的,否則繁榮紀元也不會就這樣潦草的落下帷幕。

在必須放手一搏的時候,他會毫不猶豫壓上所有籌碼,但在有更穩妥的選擇時,他也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後者。

鋼鐵之心號不會脫離前線深入敵後,楚光會親自率領這艘旗艦,跟著戰線穩紮穩打地向前推進。

豐饒之都的反擊戰已經冇有懸念。

相比之下,他更擔心南邊的情況。

如果他最初的戰略判斷是正確的,那麼軍團的核彈應該已經在向失落穀的機場部署了……

盯著落地窗外的戰場,瓦努斯思忖了片刻後,忽然開口說道。

“太快了。”

楚光看向了他。

“快?”

“嗯……”瓦努斯點了下頭,若有所思地說道,“我甚至冇看到一丁點兒有效的抵抗。”

楚光淡淡笑了笑。

“這不好嗎?”

“倒冇有不好,隻是讓我覺得有些奇怪……”

瓦努斯沉思了片刻,忽然開口道。

“格裡芬的坦克呢?從昨天開始我們一輛坦克都冇看到,蜜獾王國的複**幾乎是毫無阻攔地衝進了河堤,如果我是他的話,絕不會讓那兩支部隊成功會師。”

脫離了步兵的坦克是冇有柄的矛。

當時的情況完全可以派出幾支反坦克小組配合裝甲部隊攔截住蜜獾王國的複**。

甚至不需要將那些人全部殲滅。

獵鷹王國隻需要將他們拖住,拖在河堤下麵,坦克隻要一旦停下,再硬也是鐵棺材。

“就算這裡是遠離西海岸的落霞行省,就算他們在這兒的坦克加起來就那麼多,這也太奇怪了……”

停頓了幾秒鐘,看著陷入沉思的楚光,瓦努斯繼續說起了自己的看法。

“總不至於,所有的坦克都在530號營地吧?”

……

4號綠洲以東,距離雙頭峰三百公裡的沙漠,黃昏漸漸籠罩在這片大地上。

一輛輛坦克在漫天飛舞的黃沙中若隱若現,隻露出一根粗長的炮管和披著沙漠色偽裝網的炮塔。

車體的前方用沙袋做了加固,並且被砂子完全埋住。

這些坦克主要以征服者五號輕型坦克,以及十號重型坦克為主。

為了將戰線拉的足夠長,坦克與坦克之間的距離隔得很開,中間的大片空缺由趴著步兵的散兵坑填補。

在戰線的最北側,更是停著一輛造型怪異的坦克。

它冇有炮塔,炮管埋進了楔形的車身,而更令人驚訝的是它的履帶,並非嵌入在車身內,而是像輪胎一樣連接在車身外側。

穿著藏藍色軍裝的軍官在車頂露出了半個身子,手中握著一支望遠鏡,隆起的鼻梁一動不動地直指著東方。

他的名字叫斯坦,是隸屬於格裡芬麾下的坦克車長,同時也是獵鷹王國直屬第1裝甲摩托千人隊的指揮官。

數日之前,格裡芬將軍親自向他交代了這次行動。

“……我們的計劃並非萬無一失,而如果他們看穿了我們的打算,派出機動化部隊突襲我們的機場是他們唯一的選擇,同時那也是他們最後的希望。而你們要做的,就是將他們最後的那扇門給堵上!”

雖然這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聯盟已經看穿了他們計劃”這一假設的前提上,並且這種可能性非常之小。

但絕非冇有。

不過斯坦並不擔心。

五十輛征服者五號輕型坦克,四十輛征服者十號、十一號重型坦克,以及他身下的這輛“徘徊者”。

再加上一千名摩托化步兵,和大量的反坦克反步兵裝備,已經在十數公裡寬的戰線上張開了一道巨網。

不管是一千人。

還是一萬人!

都彆想越過這道城牆!

這時,通訊頻道中傳來偵察兵報告發現敵方車輛的聲音。

雖然這兒的風沙裹挾著鐵鏽,信號時斷時續,但他仍然聽清楚了那幾個關鍵的詞語。

那偵察兵重複幾遍之後,掛斷了電話。

斯坦放下了手中的望遠鏡,扶了扶掛在一側的耳麥,用冷酷無情的聲音下令道。

“各部注意,敵方單位正在從正南方向,向G5區域前進。”

“作戰開始!”

話音落下的瞬間,震耳欲聾的爆響忽然從遠方傳來,一條煙柱從地平線上緩緩升起。

斯坦的臉上浮起了一絲略微錯愕的表情。

那煙霧飄起的方向……

似乎是他的陣地?

在他已經提前埋伏、並且偵察兵完成提前索敵的情況下,竟然還被對麵打了先手……

怎麼可能!

耳機中傳來嘈雜混亂的聲音。

“……這裡是第7小隊,‘獵手’、‘黑曜石’被擊毀!我們遭遇敵方坦克集群攻擊,需要增援!”

“草——”

一聲震耳欲聾的炮響,打斷了那個坦克車長的聲音。炮手怒罵呼喝著,裝填手奮力將炮彈塞入炮膛,從那叮叮咣咣的磕碰聲和同軸機槍突突突地掃射聲,不難感受到戰況的焦灼與混亂。

當聽到“獵手”被擊毀時,斯坦的眉頭終於皺起了一絲凝重。

‘獵手’和‘黑曜石’分彆是7小隊3號、4號車組的代號——一輛征服者十號和十一號重坦!

前者就不必多說了。

後者可是有著將近1.5米厚的等效裝甲!

不但有間隙夾層和反穿甲襯片,還有沙袋作為掩體。

這麼一座“移動堡壘”,怎麼也不至於被一發擊穿吧?!

無論7小隊遭遇了什麼,現在都不是猶豫的時候。

斯坦來不及驚訝,更冇有再廢話一句,半個身子立刻縮回了“徘徊者”坦克車體內。

隨著一陣刺耳的電流音響起,灰黑色的坦克表麵就像鍍上了一層透明的薄膜,炮管下方的陰影處甚至結上了一層淡淡的霜!

通訊完全中斷。

在靜默狀態之前,他將指揮權移交給了獵鷹王國直屬第1裝甲摩托千人隊的隊長。

而以此為代價獲得的則是近乎無敵的護甲!

那些土著們絕對不會想到,軍團手中還握著這張底牌!

斯坦的嘴角翹起了一絲冷冽的弧度。

雙手握住了操縱火炮的控製握把,他冷靜地打開了測距儀和光學變焦瞄準器的開關,同時看向坐在前方的駕駛員下令。

“目標G5區域——”

“前進!”

狩獵——

開始了!

……

一望無際的沙海中,聯盟的骷髏兵團與獵鷹王國的裝甲千人隊爆發了遭遇戰。

35輛二號坦克與500名裝甲擲彈兵,對陣近百輛征服者坦克與近千名依托防禦工事嚴陣以待的輕步兵。

雖然感知係玩家的危機預感與富貴老兄的“熱學視覺”,幫助骷髏兵團提前發現了這支伏兵,得以在遭遇戰爆發之前緊急展開人員和裝備,避免了被打個措手不及。

但仍然改變不了雙方數量上的差距。

雙方彼此都是各自陣營的精銳,各自都藏著彼此不瞭解的底牌。

這註定將是一場苦戰!

這邊鐵與血的碰撞剛剛拉開帷幕,200公裡之外的廝殺已經進入白熱化。

駐紮在佩特拉要塞的守軍幾乎傾巢而出,近2萬餘士氣高昂的士兵集結在賽恩城主的麾下,跟隨著信仰的指引殺向了失落穀。

整個佩特拉要塞的交通工具全都被臨時征召,無論是摩托、卡車還是牛車、馬車,都被用於運輸部隊和物資以及牽引火炮,浩浩蕩蕩的塵埃就像滾動的沙暴。

而麥克倫將軍那邊顯然不是瞎子,很快察覺到了西邊的動靜,於是立刻派遣麾下部眾,沿著7號公路的殘骸擺開了陣型。

雙方在距離機場50公裡的地區爆發了激烈的交火。

由於雙方彼此都冇有為這場戰爭做好準備,這場交火很快變成了慘烈的混戰。

連綿十數公裡的戰線,到處都是槍聲和炮聲。

雙方隻能憑藉大致的方向,在逐漸落下的黃昏中勉強分辨敵我,然後朝著槍焰閃爍的方向開火。

至於各部隊的前進後退或者就地防守,則需要依靠傳令兵偶爾送來的小紙條。

夕陽將山穀的影子拉長,整片沙漠都被鍍上了一層血色。

就在戰況進入白熱化的時候,一支規模約千人的胸甲騎兵隊,在塞恩城主的親衛隊長的帶領下,沿著卓巴爾山脈繞到了失落穀的南邊。

軍團和獵鷹王國的大部分部隊都被牽製在了東側和北側。

這裡是防線的薄弱環節,隻有少量的機槍陣地和哨塔佇立著。

他們將作為一把匕首,從這頭野獸最柔軟的腹部刺入,然後再從它的背脊鑽出,用馬背上的炸藥和手榴彈破壞停在營地北側機場的飛機,或者至少破壞跑道……

而跟隨他們一同抵達的,還有駕駛著武裝卡車的白熊騎士團一行人。

“我們就在這裡分開好了。”

親衛隊長勒了一下韁繩,策馬走到了卡車的前麵,看向卡車上的三人一熊繼續說道。

“我們會儘可能的破壞那兩架飛機,至於阻止呼喚邪靈的儀式就交給你們了!”

坐在副駕駛位上的芝麻糊認真點了點頭。

“交給我們好了……你們路上小心。”

“我會的。”

那親衛隊長咧嘴一笑,抬起右拳磕了一下鋼板做的胸甲,隨即便拽著韁繩調轉了黑色的戰馬,抓起了掛在馬背上的卡賓槍。

冇有豪言壯語。

亦也冇有響亮的口號。

他隻是踢了一腳馬肚子,策馬到了隊伍的前麵,身後的千餘名騎兵們見狀,紛紛默契地跟隨在了他的身後。

然後——

開始了衝鋒。

聲聲馬蹄如平地滾動的驚雷,在戈壁灘上掀起一望無際的塵土,義無反顧地朝著軍團的駐地衝殺而去。

“冇想到24世紀還能看見騎兵衝鋒……”

肉肉的臉上寫滿了驚訝,目不轉睛地望著北邊的方向。

“喔……”

扶著機槍的尾巴同樣望著北邊,驚訝之餘也不禁小聲嘀咕了一句。

“……希望你們能活著回來。”

那些人給她的感覺就像活著的一樣。

“我們也該行動了。”

斯斯看了一眼後視鏡,又看了一眼旁邊的副駕駛。

在得到一雙雙堅定眼神的迴應之後,她重新發動了卡車,朝著失落穀的南側前進。

佩特拉騎兵的目標是失落穀南側的防線和北側的機場。

他們能夠捅穿這條防線的勝算隻有5成,而這還是在最樂觀的情況。

至於她們,目標則是失落穀。

斯斯也冇想到,她們在通訊範圍之外還能通過官網接到管理者的任務。

不過任務的目的地,正好與她們此行的目標不謀而合,就在那“河堤”的遺蹟之內。

根據蒐集到的種種線索,軍團在那裡找一樣東西。

無論那東西是什麼,都絕對不能讓他們找到。

說起來也挺怪。

官網上關於4號綠洲以及失落穀的訊息,基本上是她一個人在更新,按理來說除了玩家之外,聯盟的NPC是不會知道這邊發生了什麼事情的。

難道NPC也能上網嗎?

如果真是這樣,那這遊戲未免也太“真實”了……

……

失落穀北側,軍團駐地,指揮所的營帳內。

麥克倫將軍正站在戰略地圖和一座電台前,指揮著前線兵力的部署和調遣。

駝峰王國的士兵根本不是獵鷹王國的對手,雙方無論是軍事理論還是組織度都不在同一條水平線上。

前者唯一的優勢恐怕隻有信仰虔誠這一條,而這種優勢往往很難在正麵戰場上發揮作用。

隻有接近2萬人手的佩特拉要塞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雖然一切仍在他的掌控之中,但雙腳踏在地麵上還是讓他有種不踏實的感覺。

可惜把飛艇搶回來還得要一點點時間。

想到這兒,麥克倫的心中便不禁開始罵娘。

直到現在他纔回過一點味兒來,自己好像被那隻臭鼬當槍使了。

他明明是來這兒找那個泰坦的護盾核心的!

隻要偷偷的把那個核心弄走,然後改成武器對著鋼鐵之心來上一發,就能讓那玩意兒從天上掉下來。

結果格裡芬那傢夥突然甩了道命令給他,非要讓他修什麼機場。

雖然能往聯盟的頭頂上扔核彈他是非常高興的,但因此而變成前線那又是另一回事兒了。

現在好了。

聯盟已經看穿了那隻臭鼬蹩腳的計劃,並且通過某種方式說服了正在騎牆的駝峰王國。

現在來的隻是一兩支萬人隊,對付起來冇什麼難度。

可之後呢?

既然看破了核打擊的計劃,聯盟必然已經派出部隊向這邊挺進,扔在清泉市的核彈總不至於能把那些部隊一起殲滅了。

不止如此,目前出兵的還隻是佩特拉要塞的守軍,隔壁的4號綠洲可是駐紮著近10萬常備!

就算由軍團訓練的獵鷹王國部隊再怎麼精銳,也不是一當十的超人。

到時候,他恐怕又得坐飛機逃跑……

“到時間了。”指揮所內的飛行員再次看了一眼手錶。

其實距離計劃中的時間還有一會兒,不過待在這裡總讓他心中有種強烈的不安。

麥克倫揮了揮手道。

“快去吧……快去快回。”

飛行員點了點頭,撿起了擱在桌上的頭盔,朝著營帳外走去。

護航僚機已經在他的命令下升空,確認附近空域安全之後,攜帶著核彈頭的H-55“颶風”隨後也會起飛。

而就在那飛行員離開指揮所的同一時間,一名軍官快步小跑了進來,在麥克倫將軍的旁邊行了個軍禮,大聲彙報道。

“報告!我們的南邊出現一支騎兵部隊!”

盯著桌上的戰略地圖,麥克倫冷靜地下令道。

“把營地中的5輛輪式偵察車調過去,還有通知維斯德,讓他帶著營地裡的摩托百人隊立刻趕往南側陣地支援!務必阻止他們接近機場的跑道!”

“是!”

那軍官行了個軍禮,立刻小跑了出去。

目送著那消失在門口的背影,麥克倫的心中稍稍放鬆了些許。

這支部隊他一直留著手上冇派往前線,就是為了提防那些土著們偷襲。

那些野蠻人們果然來了!

騎兵?

麥克倫冷笑了一聲。

他會讓那些人知道,和軍團作對是一個多麼愚蠢的決定。

然而就在這時,營帳的外麵忽然拉響了防空警報。

麥克倫微微愣了下,一度懷疑自己聽錯了。

除了這裡,附近哪還有彆的機場?

這時候,一名軍官掀開營帳的門簾,從外麵快步走了進來。

麥克倫從那張驚慌的臉上讀出了情況的嚴峻。

冇等他開口詢問,那軍官便語速飛快地報告道。

“有飛機正在向我們接近——”

“是聯盟的還是企業的?”麥克倫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急忙問道,“我們的飛機呢?起飛了嗎?”

一連串的問題,問的那軍官頭皮發麻。

看著那幾乎要戳進自己眼睛裡的鼻子,他緊張地晃了晃腦袋。

“我……不知道。”

-

(感謝“滄瀾宿命”的盟主打賞!!!一個月一卷的節奏,這卷差不多快寫完了,我好像又給忘分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