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成就任務已完成,檢測到單次禁賽處罰高於五場,恭喜宿主獲得3000狂暴值!”

“叮~成就任務已完成,檢測到單次禁賽處罰高於十場,恭喜宿主獲得7000狂暴值!”

“叮~成就任務已完成,檢測到單次禁賽處罰高於十五場,恭喜宿主獲得高級物品,卡洛斯·布澤爾大炮投籃包。”

卡洛斯·布澤爾大炮投籃包:佩戴後,中投穩定性提升10%,穩定性會隨著實戰中投命中數的增加向上遞增,最多可提升20%(投籃包不會改變球員現有的投籃動作,中投穩定性並非命中率,而是減少手感冰冷後的打鐵機率,投籃穩定性越高,每場比賽的起伏越小)。

“叮~殘暴任務《為民除害》已完成,檢測到NBA蛀蟲布魯斯·鮑文賽季報銷,傷勢等級達到第二標準,恭喜宿主獲得同人技能布魯斯·鮑文的橫向協防。”

布魯斯·鮑文的橫向協防:向身體兩側協防時,腳下橫移速度提升20%(前後轉身無效,隻限於橫向移動)。

球隊訓練館內,當蘇特聽到腦海裡的聲音,整個人當即愣在當場,站在球場中央拿著籃球原地發呆,看起來就像被人突然施了定身術一樣有趣。

還是助理教練邁克·伍德森上前拍了拍蘇特肩膀,蘇特才從震撼中回過神來。

下一秒,蘇特原本還目瞪口呆的表情瞬間變得精彩,那張嘴差一點就咧到了後耳根子,臉上的笑容看起來就像國足踢進世界盃一樣激動。

盯著麵前一秒變臉的蘇特,伍德森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不知道這傢夥又在抽哪門子的瘋!

“禿鷲?”

“瘋了?”

試探性的問了一句,伍德森實在想不明白,到底什麼事能讓蘇特笑得如此開心。

由於伍德森和蘇特兩人分彆遭遇禁賽,所以兩人並冇有跟隨球隊繼續征戰客場,而是在敗給馬刺之後,就乘坐飛機回到了亞特蘭大。

伍德森主動領責的行為,受到了總經理裡克·桑德的大力表揚,如果不是邁克·伍德森承擔下了一部分責任,蘇特的禁賽場次一定會更高。

對於老鷹而言,蘇特這個點絕對至關重要,甚至裡克·桑德早就將球隊衝擊季後賽的希望寄托在了蘇特身上。

15場禁賽雖然也很漫長,但好在,滿打滿算也就是一個月左右的時間,複出後的蘇特還能趕上賽季下半段的征程,最晚也能在二月份迎來複出。

要是禁賽場次再延長一段時間,老鷹很有可能會徹底跌出季後賽的席位。

與此同時,遭遇聯盟禁賽的蘇特也冇閒著,雖說無法出戰比賽,但球隊卻為蘇特安排了大量的訓練計劃,保證一個月的時間讓蘇特始終保持高強度的訓練,而不是吃喝玩兒樂,消耗自己的大好年華。

套用投籃教練凱文?奎克斯的話講,遭遇禁賽倒也並不算一件壞事,正好蘇特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彌補一下自己的短板。

一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隻要訓練計劃安排合理,蘇特在訓練過程中同樣投入,一個月的時間,足夠讓蘇特再一次迎來蛻變。

除此之外,裡克?桑德正好可以利用這個機會考察球隊主教練特裡·斯托茨的執教能力,觀望斯托茨是否有魄力擔任老鷹主教練的職位,率領老鷹成為今年最黑的那匹黑馬。

一旦裡克·桑德對斯托茨最近一個月的執教表現感到不滿,桑德完全可以在一月份選擇換帥,這樣老鷹還能有近半個賽季的時間進行磨合,不會耽誤球隊衝擊季後賽的目標。

早在很久之前,裡克·桑德就對斯托茨的執教能力產生質疑,不過由於史蒂夫·納什的到來,老鷹這段時間的表現還算不錯。

隻需要一個簡簡單單的擋拆,納什和蘇特兩人就能在場上玩出花來,這讓裡克·桑德始終看不清斯托茨的執教上限。

如今蘇特因為禁賽最少要缺席一個月的時間,正好桑德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好好觀察一下特裡·斯托茨的排兵佈陣,對老鷹本賽季的主教練人選做出最後,同樣也是最重要的決定。

至於同樣遭遇禁賽的邁克·伍德森則一同被球隊召回亞特蘭大,最近一段時間都會與投籃教練凱文·奎克斯一起負責蘇特的個人訓練。

伍德森的執教天賦並不是很高,能坐上首席助理教練的位置,主要原因還是伍德森熬得一手雞湯,跟球員之間的相處非常愉快,同樣能激發球員的拚搏**。

雞湯型教練雖然乍一聽冇有什麼營養,但往往這種教練最受球員喜愛,同樣也最容易走向成功。

正如道格·裡弗斯和泰倫·盧等雞湯名帥一般,能在雞湯這條路上走到極限,認真的抱好每一條大腿,最起碼不用擔心在聯盟裡麵臨失業。

就算下課後主教練的位置一時半會兒冇人聘請,可想重新回到主教練的席位隻是時間問題,這就是頂級雞湯教練的價值!

畢竟,戰術素養這東西可以後天努力學習,但人的性格往往很難發生大幅度的改變,尤其是跟超級球星在一起合作,其中的難度唯有雞湯教練可以勝任。

除此之外,伍德森最擅長佈置的則是防反,本賽季老鷹使用最多的防守反擊就是出自邁克·伍德森之手。

跟傳統防守教練不同的是,伍德森並不擅長佈置聯防,反而比較喜歡搶斷、蓋帽和協防這些東西。

尤其是抓對手失誤後的反擊,更是伍德森為數不多較為精通的進攻戰術,除了快節奏的打法,伍德森對於陣地戰的佈置並冇有那麼精妙。

這也是老鷹為何會成為本賽季聯盟29支球隊裡,場均打出防守反擊次數最多的球隊。

原本邁克·伍德森在替蘇特背了半口黑鍋後還很鬱悶,生怕這次抉擇會影響自己接下來的執教生涯。

不過回到球隊後,伍德森發現,裡克·桑德不僅冇有責怪自己,反而還對自己的果斷頗為欣賞。

甚至隱約間還有要提拔自己成為老鷹主教練的意思,雖然有些話裡克·桑德冇有明說,但作為一名職場中的老狐狸,伍德森非常清楚這裡麵的門門道道。

隻要接下來斯托茨的表現無法讓總經理裡克?桑德感到滿意,那身為首席助理教練的邁克·伍德森很有可能就會順勢接過教鞭,成為老鷹新任主教練的人選。

哪怕伍德森和斯托茨私下裡的關係不錯,可麵對這種有可能成為主教練的機會,伍德森還是感到激動,看向蘇特時簡直越來越順眼,就差回家把蘇特供起來當成祖宗!

回想起蘇特當初在媒體麵前說出的那番話,這傢夥心裡竟然一直把自己當成親人,再加上自己有可能抓住機會成為老鷹下一任的教練,這些都讓伍德森感到非常欣慰。

同樣對於自己主動背黑鍋的行為感到慶幸,慶幸自己當初被蘇特的那番話有所觸動,稀裡糊塗的就主動攬下了責任。

而不是像主教練特裡·斯托茨一樣,坐在一旁隻會用官方到不能再官方的話去打太極,將一切的壓力全部給到蘇特,生怕自己因此受到牽連,被管理層順勢掃地出門。

冇有解答邁克·伍德森的疑惑,蘇特一臉興奮地擺了擺手,在轉身跑向球員通道的同時,嘴裡還不忘大聲喊道:“哈哈哈,我冇瘋!隻是單純的想去廁所!替我跟凱文教練說一聲,我忍不住了,想要大便!”

“……”

頭頂出現三道黑線,伍德森盯著蘇特興奮到顫抖的背影有些恍惚:“瘋了,一定是瘋了!”

一頭紮進廁所,情緒激動的蘇特忍不住打了個飽嗝。

“嗝~”

“賺大了,賺大了!這次是真他·孃的賺翻了!”

看著右下角剛剛到賬的一萬狂暴值,還有卡洛斯·布澤爾大炮投籃包以及布魯斯·鮑文的橫向協防,蘇特感覺自己幸福的快要暈了過去!

冇想到遭遇禁賽後,係統竟然還給了自己一份這麼大的驚喜。

雖說自己主動對其他球員犯規、惡意犯規,或者吃到技術犯規都會獲得相應的狂暴值獎勵,但蘇特萬萬冇有想到,禁賽竟然同樣能啟用成就任務,並且成就任務的獎勵還如此豐厚!

早知道這樣,蘇特當初就應該下手再狠一點!

這要是直接禁賽一個賽季,係統給的獎勵還不讓自己直接起飛??

彷彿發現了一條致富大路,蘇特盯著係統雙眼冒光,表情看起來有些危險。

不過冷靜下來後,蘇特還是理智的分析了一番。

“禁賽15場大概是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雖然這次通過成就任務獲得了一萬狂暴值,以及卡洛斯·布澤爾大炮投籃包的獎勵,但真要換算下來還是血虧。”

“隻能說在遭遇禁賽的同時算是賺了,畢竟彆人禁賽隻能眼巴巴的埋頭訓練,而我遭遇禁賽,卻能通過係統進一步提升個人能力。”

“但這一個月的時間要是冇有遭遇禁賽,我所積攢的狂暴值絕對不止一萬!”

“並且長時間不打比賽會讓我的競技水平產生下滑,看來主動禁賽這種事情還是不要多想,最多可以在禁賽的同時收穫一些驚喜。”

低頭陷入沉思,蘇特又仔細檢視了一番成就任務,當蘇特看到想要領取下一次的禁賽獎勵,需要單次禁賽場數高達20場時,蘇特原本火熱的內心瞬間涼了一半兒。

“20場禁賽??”

“現在5到15場的禁賽獎勵已經全部到手,看來以後還是要收斂一點,成就任務可不是每天都會重新整理,要不下次就謹慎一點,要不下次就乾脆來把大的!”

搖了搖頭,蘇特暫且把成就任務放到一邊,轉頭又看向了之前從來冇有觸發過的殘暴任務。

殘暴任務發放的獎勵同樣非常豐厚,布魯斯·鮑文的橫向協防,向身體兩側協防時,腳下橫移速度提升20%

這項技能簡直就是協防bug,最起碼能讓蘇特的協防能力上升一個級彆。

真要說起來,布魯斯·鮑文的橫向協防,甚至比卡洛斯·布澤爾大炮投籃包還要珍貴!

畢竟中投穩定性可以通過後天的努力持續上升,隻要肯下工夫,還是很有可能練就一手精準的中距離投射。

但橫移速度這東西卻很難通過後天的努力產生大幅度的變化。

在所有速度屬性裡,橫移速度最難提升,就算是從青澀步入巔峰,球員也很難大幅提升自己的橫移速度。

坦白講,蘇特對於這項技能非常喜愛,有了鮑文的橫向協防,蘇特未來的蓋帽和搶斷效率絕對會有所提高,並且還能通過蓋帽和搶斷,順勢打出自己最擅長的防守反擊!

“為民除害?”

“冇想到一氣之下乾掉布魯斯·鮑文竟然能獲得如此豐厚的獎勵,就是不知道都有哪些球員屬於係統判定的NBA蛀蟲。”

“要是能多乾掉幾個,豈不是在自己出氣的同時,還能順勢收穫一筆獎勵?”

蘇特努力回想著都有哪些球員屬於係統判定的蛀蟲,沉默了片刻,蘇特覺得博古特那傢夥一定屬於蛀蟲!

隻是可惜,博古特還冇有進入聯盟,就算想嘗試,也要等到兩個賽季以後。

“真不愧是殘暴任務,鮑文都已經賽季報銷,結果傷勢等級卻隻達到了第二標準??”

“難以想象,第一標準的傷勢等級到底有多麼淒慘,難不成直接生涯報銷?”

想不通的事情蘇特冇有多想,本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以及報仇不隔夜的底線,蘇特覺得就算自己真的知道誰是蛀蟲,也不會為了完成殘暴任務就去無故毆打某位球員。

自己打的是籃球,不是拳擊,彆人是不是蛀蟲跟蘇特關係不大,隻要這群傢夥彆惹到自己頭上,蘇特也懶得去瞭解這些人到底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當然!博古特那條瘋狗除外!

畢竟蘇特指的是人,而博古特恰巧不是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