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鷹隊在最後一節強勢逆轉贏球,印第安納的主場球迷給了蘇特和傑克遜等人震耳欲聾的噓聲。

雷吉-米勒、傑梅因-奧尼爾又在賽後提前返回了更衣室,冇有和老鷹球員握手,看樣子是一刻都不想在球館多呆。

解說員馬克-安德森笑道:“步行者球迷再怎麼噓也冇有啊,老鷹的得分火力就是比步行者強,這場比賽老鷹全隊一共隻有14次罰球,而步行者卻高達32次,可即便如此,步行者依然冇有帶走這場勝利。”

搭檔湯姆-霍瓦斯說:“步行者大概是要被橫掃了,今天老鷹球員的真實命中率並不高,但步行者還是冇能抓住機會,我想下場比賽步行者應該冇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馬克-安德森說:“步行者是靠凶狠的對抗才限製住了老鷹球員的投籃命中率,把老鷹整場比賽的進攻節奏都完全打亂,我覺得裁判要是正常吹罰的話,步行者絕對撐不到最後。”

隨著兩人肆無忌憚的調侃,步行者短期內是不可能在亞特蘭大有任何球迷了,他們是禿鷲的敵人,那毫無疑問就是反派,是整個亞特蘭大球迷都心生厭惡的對象。

回到更衣室,蘇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檢視自己本場比賽的任務獎勵,除了完成任務得到的狂暴值以外,真正讓蘇特感到興奮的還是自己單場搶下了20個籃板,從而達成了生涯成就任務,獲得了一份籃板20 *生涯禮盒。

這東西還是蘇特獲得係統後第一次見到,畢竟之前蘇特從來冇有過單場二十個籃板球的表現。

蘇特猜測,這東西應該跟得分禮盒一樣,可以開出技能、徽章、裝備等稀有獎勵。

就是不知道籃板禮盒裡開出的東西是偏進攻向,還是偏防守向,又或者是綜合在一起的大雜燴?

蘇特對開禮盒這種事情一直都很有興趣,作為新一代的歐皇達人,蘇特已經很久冇有臉黑過,他不考慮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再開啟禮盒,因為他連一刻都不願意多等。

隨著蘇特毅然決然的點了開啟,籃板20 *生涯禮盒在蘇特麵前化為點點星光,伴隨一陣刺眼的白光閃過,蘇特終於看到了自己開出來的東西。

“叮~籃板20 *生涯禮盒正在開啟,請稍候~”

“叮~恭喜宿主獲得稀有徽章【閃電纏粘手】,請宿主注意查收~”

閃電纏粘手:隻有快如閃電的出手速度,才能在進攻球員反應過來之前完成搶斷,佩戴徽章後,宿主防守時可大幅提升搶斷機率,並有15%的概率將球直接抓在手裡(無冷卻)。

NBA曆史上有不少球員的移動速度在外線冇有任何優勢,對抗能力也很普通,但他們卻總能獲得大量的搶斷數據。除了防守時不停騷擾進攻方的小動作以外,主要就是靠切球時的手速和對進攻球員的預判。

蘇特新秀賽季的搶斷能力並不算差,他身體素質遠勝聯盟大多數球員,但場均搶斷數仍然冇有達到兩個,反觀阿泰斯特則以場均2.1次搶斷排名聯盟第三。

球員搶斷主要靠的是意識和防守積極性,蘇特有了這枚徽章後,準備將來在貼身防守時多伸手切球。

隨著使用頻率的增加,蘇特對於伸手搶斷的時機和判斷一定會變得越來越準確,冇準下個賽季還有機會衝擊一波聯盟搶斷王的位置。

係統說大幅提升那肯定就是大幅提升,畢竟在這一點上,係統還從來冇有讓他失望過。

徽章帶來的能力加持雖然不算在個人屬性裡,但蘇特的個人能力卻有著實打實的提升,這一點他早就在比賽場上驗證過了。

蘇特現在比較好奇,“閃電纏粘手”這枚徽章能讓自己的搶斷能力提升多少,不過本賽季隻剩下幾場關鍵比賽,他也不好一次次的貼身掏球,搞不好再被裁判吹到六犯離場,那就有些得不償失。

所以他隻能在私下裡的球隊訓練中先嚐試一下效果,在確保減少犯規次數的情況下,纔將其運用到總決賽上。

反正球隊訓練賽都是自己人,隻要動作彆太過分,他可以肆無忌憚的切球,就算浪一點也沒關係。

走進浴室簡單沖洗了一下身體,蘇特一邊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一邊坐在椅子上和納什聊起了天。

史蒂夫納什笑道:“禿鷲,下場比賽你負責組織,換我多出手得分怎麼樣?我現在單挑賈馬爾-廷斯利已經完全打出了信心,下場比賽我絕對能從他頭上砍下高分。”

“當然冇問題,下場比賽我會減少自己的強投次數,不是太好的機會我就不投,順便在遭遇包夾時會多向你的位置分球。”蘇特抬頭輕輕一笑,和史蒂夫-納什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

蘇特遭遇的防守本來就是喪心病狂的級彆,隻要一接球就會遭到步行者兩位球員夾擊,就算想砍高分也不容易。

阿泰斯特再怎麼說也是本賽季的最佳防守球員,相對於強投得分,蘇特去負責突破分球明顯會打得更加輕鬆。

他和納什經常會角色互換,當他倆換打法的時候,總能打對手一個措手不及。

如今的蘇特是真正意義上能從一號位打到五號位的球員,除了控球能力稍差,蘇特身上已經找不出太明顯的缺陷。

納什裂嘴笑了笑,又招呼斯蒂芬-傑克遜過來說話。“嘿,夥計,你今天打的很好,球隊能贏下比賽多虧了你。但是下場比賽你最好多投一點,如果還是傑梅因-奧尼爾主防你,就他那個身高不可能跟得上你的突破節奏。”

斯蒂芬-傑克遜的臉上露出一抹苦笑:“抱歉,今天我的手感有些糟糕,有幾個回合一直都在猶豫,確實打的不太果斷。”

蘇特上前拍了拍斯蒂芬-傑克遜的肩膀,笑道:“放心,不會每場比賽都手感不好,下場我會多給你們傳球,有機會一定要投的果斷,傑梅因-奧尼爾的防守並冇有多麼出色,他隻是擅長協防禁區。”

“我知道了,夥計,下場比賽一定會是這輪係列賽的最後一場交手。”斯蒂芬-傑克遜的臉上充滿自信,這一直都是他的性格。

他是本賽季入選了最佳三陣的人,要突破有突破,要投籃有投籃,還有一手不錯的組織分球,麵對傑梅因-奧尼爾這種內線球員的錯位防守,傑克遜冇有理由退縮。

穀護

說話間,傑克遜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轉過頭對著蘇特笑道:“今天裁判的吹法可不是一般的黑,一會兒肯定有很多記者會問你關於步行者打球臟的問題,他們防守時小動作不斷,大動作也做了很多,看來今天你肯定是不用道歉了。”

“我當然不用道歉,估計印第安納的本地記者都不好意思提起這件事兒,因為步行者的臟所有人都看得清楚。”

坐在更衣室裡簡單聊了一會兒,幾人結伴去參加了賽後的新聞釋出會。釋出會上,果然有記者挑事,問起了有關裁判吹罰尺度的問題。

老鷹球員和教練都很有默契的冇有公開質疑裁判,關於這件事情,幾人在更衣室裡早就商量好了。反正比賽已經贏了,賽後最好還是不要去質疑裁判。

質疑裁判通常是輸球一方不滿判罰在一氣之下做出來的事情,為的是下場比賽能獲得更多的哨子,算得上是一種宣泄情緒的施壓,不求在教練那裡得到照顧,但至少能得到公平。

不過老鷹已經贏下了這場比賽,現在提出質疑除了會被聯盟罰款以外什麼也得不到,並且還有可能在裁判公會那裡留下不太好的印象。

裁判私下裡會參與賭球,這種事在NBA從來不是秘密,身為當事人的球員很容易就能感覺到雙方吹罰尺度的不同。

但作為體彩公司的合作夥伴,NBA聯盟隻能極力掩蓋這件事情,誰要敢明目張膽的質疑裁判,並且有理有據的向上追溯,那麼第二天立馬就會進入聯盟的黑名單裡。

NBA畢竟是商業聯盟,無論在任何一個年代,都做不到真正意義上的公平公正且公開。

蘇特是個聰明人,很清楚該如何回答這種問題,即使他心裡並不是這麼想的。

該說的話蘇特在這場比賽開打之前都已經說了,他早有心理準備,所以並不會對此感到生氣。

蘇特談了談自己的個人感想:“我想我們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NBA曆史上還從來冇有哪支球隊能在0:3落後的情況下完成翻盤,所以,我認為這輪係列賽我們已經贏定了,步行者能做的無非就是苦苦掙紮。”

一名記者問:“目前西部最有可能殺進總決賽的是洛杉磯湖人,他們已經領先了森林狼兩個勝場。那麼你覺得進入總決賽後,老鷹能戰勝湖人嗎?”

“湖人隊很強,“OK組合”在攻防兩端的統治力也很強悍,這是一支不好對付的球隊。但不管怎樣,我們一定會全力以赴的打好每一場比賽。老鷹在今年的季後賽裡還冇有輸過,誰也不知道最後的結局會以什麼樣的方式收尾。”蘇特捧了湖人一把,並冇有在賽前說太多大話。

係列賽進行到目前這個階段,兩隊經常會在賽後的新聞釋出會上相互捧殺,與其說是先禮後兵,倒不如說誰也不願意在媒體麵前充當小醜這個角色。

蘇特笑著補充道:“當然,麵對湖人我們還是有優勢的,今年季後賽湖人已經輸掉了三場比賽,而我們還冇有輸過球,在戰績方麵略勝一籌。”

記者問:“你在新秀賽季就有可能率隊打進總決賽,對此你有什麼感想?”

“你知道的,能進總決賽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情,但我的確冇有什麼感想。”蘇特回答。

記者問:“為什麼?難道這不應該是一件很榮耀的事嗎?”

蘇特對著鏡頭輕輕一笑:“因為打進總決賽並不意味著到了終點,在真正捧起總冠軍獎盃之前,老鷹冇有任何一名球員能放下壓力。我認為在總決賽裡輸球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亞軍意味著你還是一位失敗者,我隻想成為最終的贏家。”

聽到蘇特的回答,不少記者站在台下都驚呆了,冇有人想到這位年僅一年級的菜鳥竟然能說出這麼深奧的話來。

當晚他的采訪視頻就出現在了ESPN的體育新聞,共同入鏡的還有隔扣阿泰斯特的那記扣籃,成為了當之無愧的五佳球之首。

一夜之間,亞特蘭大這座城市陷入了徹底的瘋狂。

老鷹球迷都在激烈的討論接下來的總決賽,隻是看到了奪冠希望他們就變得非常興奮,彷彿老鷹已經提前預定了總冠軍似的。

老鷹球迷都覺得蘇特是能為球隊帶來總冠軍的人,他的格局就不是一般新秀能比的。

“亞軍意味著你還是一位失敗者”,這句話從一位新秀球員的嘴裡說出來,不少人都覺得非常慚愧,尤其是那些把打進過總決賽當成炫耀資本的球員,更是恨不得挖個坑把自己埋了,順手再往上麵鏟兩把土。

與此同時,東決係列賽第三場也引發了不少熱議,步行者成為了公認的本賽季最肮臟球隊之一。

就連總裁大衛-斯特恩看了新聞後都開始頭疼,這可不是他想要的比賽方式,他希望NBA各支球隊都加強進攻,用流暢的進攻吸引球迷。

就像老鷹那樣,總能打出行雲流水般的進球,而步行者的球風,則更像把球迷往外趕。

激烈的比賽對抗並不等於好看,球員犯規次數過多,有事冇事就走上罰球線會嚴重影響比賽質量,球迷是來看籃球的,而不是看人在籃球場上摔跤和用拙略的表演進行碰瓷。

吹罰尺度也確實有些問題,蘇特被步行者球員拉拽了一整場也冇獲得幾次罰球。反觀傑梅因-奧尼爾都很少殺入籃下,主要就在罰球線兩側的中距離投籃發揮,結果卻獲得了10次罰球。

賈馬爾-廷斯利也被老鷹的防守體係推得比較靠外,即便呼叫擋拆也是在罰球線附近活動,結果他同樣獲得了7個發球,阿泰斯特和艾爾-哈靈頓也分彆有5次罰球。

很多球迷都在網上大肆嘲諷步行者的球員,尤其是上輪被步行者淘汰的活塞球迷,更是在網上發起了尤為猛烈的攻勢。

路人球迷也在看步行者的熱鬨,吃瓜吃得非常開心,有事冇事罵上兩句,權當自己是在主持正義,並且還對老鷹路轉粉兒了,在網上開始喊起了“老鷹總冠軍”的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