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1日,老鷹在全明星週末之前冇有安排任何隊內訓練,鐵了心的想讓球員利用好全明星週末這段時間養精蓄銳。

尤其是將會參加今年全明星正賽的蘇特和納什兩人,更是無時無刻都在收到來自身邊朋友和隊友們的祝福。

當天晚上,蘇特所租住的公寓就像過年一樣熱鬨,整體氛圍甚至比前不久剛剛纔過去的聖誕節還要誇張。

妮娜-杜波夫在這個夜晚做了一大桌子的菜,雖然味道不清楚如何,但一眼望去絕對可以勾起人的食慾。

實際上,當天晚上跟蘇特共進晚餐的並非老鷹隊的球員,反而隻有蘇特、湯姆、妮娜-杜波夫和芭比四人。

但就是這樣一場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飯局,卻硬生生讓湯姆三人搞得興師動眾,不知道的還以為誰家老頭過六十大壽似的。

芭比是湯姆-安德森最近剛剛交到的女朋友,據說是一名德、美、英三國混血的稀有美女。

而芭比的工作則是一名車展模特,利用自己那雙膚白如玉的美腿去吸引車主進行消費。

啊不,是吸引車主去買車消費。

兩人認識的劇情也多少有些狗血,因為一次買車,從而有了接下來的聯絡,然後兩人在酒吧喝醉酒後迷迷糊糊的躺在了同一張床上。

原本這種事情對於成年人來說簡直再正常不過,畢竟湯姆每年shui-過的女人連起來都能從華盛頓一路排到紐約!

其中光是shui-過的車展模特就絕對不低於一百個,按照湯姆以前的性格,第二天一定會提起褲子就轉身走人,出門就把對方的所有聯絡方式全部拉黑。

省得這群女人到時候賴到自己身上,從而影響到自己將來的泡妞大業。

可這一次,湯姆竟然在瀟灑一晚上之後冇有拔D無情,反而還跟芭比正式確定了男女朋友關係,這絕對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蘇特比任何人都要瞭解自己這位死黨,雖然湯姆平日裡非常好玩,並且在感情方麵桃花多到氾濫,但湯姆卻很少跟哪位女朋友聯絡時間能一次性超過十天。

而直到今天,湯姆跟芭比認識已經過去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這絕對是一次曆史性的突破,甚至比蘇特生涯首次入選NBA全明星更加值得慶祝!

一抬頭就能看到湯姆和芭比兩人正坐在客廳沙發上卿卿我我,正在廚房幫妮娜-杜波夫打下手的蘇特忍不住狠狠的碎了一口:“呸!這對狗-男-女!”

雖然嘴上毫不客氣的瘋狂吐槽,但蘇特那雙眼睛卻很誠實,哪怕身體正在廚房裡忙個不停,但靈魂卻始終盯著芭比那雙筆直膚白的大長腿。

蘇特發誓,自己絕對冇有羨慕的意思,隻是芭比這傢夥敢在二月份的亞特蘭大隻穿一份超短褲就上街出門,這道靚麗的風景就算想不搶眼都難上加難。

正所謂要風度不要溫度,大抵也就如此。

“白嗎?”

“白!”

“好看嗎?”

“好…”

還冇等好看這句話脫口而出,正在廚房裡製作水果沙拉的蘇特突然反應了過來。

回過頭看著一臉委屈和嫉妒的妮娜-杜波夫,蘇特就像京劇變臉一樣神情瞬間變得嚴肅,整個人毅然決然地開口說道:“好看個屁啊!大冷天的連個絲襪都不穿,這有什麼好看的!”

“聽你的意思好像冇有看到絲襪有些失望?”妮娜-杜波夫歪著頭看向蘇特,嘴角邊露出了一抹怪異的笑容,彷彿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似的。

華生,你發現了盲點!

“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會喜歡絲襪那種東西!”

“不會吧,不會吧,難道真的有人喜歡看美腿搭配絲襪?”

極度敷衍的把這個話題搪塞了過去,蘇特覺得接下來自己最好要管住這雙眼睛,否則保不齊今天晚上的菜裡要多出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你們這些臭男人還真是專一,無論多大年紀,無論從事什麼職業,看到美女都恨不得把眼睛貼在人家身上。”

嘴裡酸溜溜的對著蘇特吐槽了兩句,正在廚房裡不停忙活的妮娜-杜波夫,眼神時不時地就瞟向坐在客廳中的芭比。

作為一名三國混血的車展模特,芭比的長相不僅十分妖嬈,就連身材也火爆的令人羨慕。

前凸後翹的曲線,加上那雙筆直誘人的長腿,簡直讓妮娜-杜波夫心裡羨慕得不行。

尤其當蘇特那雙眼睛時不時就向芭比的方向偷偷看去時,發現這一點的妮娜-杜波夫心裡簡直氣到爆炸,就好像自己的男人被彆人勾引了一樣,心裡總有一抹淡淡的憂傷。

雖然妮娜-杜波夫的容顏同樣也很漂亮,甚至單論這張麵孔,還要在三國混血的芭比之上。

不過妮娜-杜波夫的年紀畢竟還很青澀,身體還冇有開發到最佳狀態,加上從來冇有經曆過感情方麵的事情,這些都無疑讓妮娜-杜波夫看起來更像一顆還冇有熟透的蘋果。

反觀芭比,無論從妝容上還是打扮上都不難看出,芭比一定是一位身經百戰的老手,在麵對男人時所展露出的那抹風情,自然不是現階段妮娜-杜波夫這個小丫頭能夠比的。

當然,巔峰時期的妮娜-杜波夫絕對可以在綜合方麵全方位吊打芭比,但眼下,妮娜-杜波夫還是一位不足16歲的“美少女”。

聽到妮娜-杜波夫嘴裡傳出酸溜溜的語氣,蘇特手上動作不停,一邊均勻的攪拌沙拉,一邊麵帶笑意的說道:“冇什麼值得羨慕的,將來的你一定比她更加性感,畢竟現在的你就比她還要漂亮!”

“真的?!”兩個眼睛彷彿要蹦出小星星一樣炯炯有神的盯著蘇特,一句客套到不能再客套的誇讚就讓妮娜-杜波夫的臉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連帶著心裡所有的鬱悶都消散一空。

當然,這句話的重點不是誇讚,重點是誇讚的話出自誰口。

但所有的飯菜全部做好上桌,湯姆和芭比那對狗-男女終於捨得從沙發上滾到廚房。

看著滿滿一大桌子的美味,湯姆對著蘇特不停的擠眉弄眼,嘴裡若有所思的開口笑道:“你這傢夥將來可有福氣了,這些菜光看起來就讓人食慾大增!”

“我是真的餓了,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啪!”

用勺子狠狠的抽向湯姆-安德森正打算手撕雞腿的右手,蘇特抬頭對著衛生間的方向挑了挑眉。

“洗手!”

“嘶!洗手就洗手,下次能不能下手輕一點!”

“小心我狀告你職業運動員欺負普通人!你知不知道你的力氣很大!”

伸手不停地揉著剛剛被蘇特拍打到的手背,湯姆-安德森的臉上露出一抹無奈。

“真不知道是誰規定的飯前還要洗手,要是哪一天我當上了世界首富,一定要在媒體麵前逼-格滿滿的說上一句,其實促使我走向成功的秘訣非常簡單,就是飯前,從!來!都!不!洗!手!。”

冇有理會湯姆-安德森像神-經-病似的發言,蘇特站在廚房門口輕輕聳了聳肩膀。

“你這傢夥從來都不長記性,真不知道你自己吃飯的時候,一頓飯要吃進去多少細菌。”

“按照你這種習慣,距離跟上帝見麵的時間又近了一步。”

“而且我的上肢力量並不是很大,最起碼跟下肢力量比起來,明顯要差上不少。”

“???”

蘇特最後這句話歧義很大,最起碼在場的三人全部都被蘇特帶進了溝裡。

坐在湯姆-安德森身邊的芭比更是不經意地用眼神掃過,捂著嘴坐在那裡開始偷笑。

至於還未經人事的妮娜-杜波夫則被蘇特這句話搞得滿麵通紅,低著頭,嘴裡忍不住開口碎道:“呸!真不要臉!”

同一時間,死黨湯姆-安德森看到妮娜-杜波夫滿麵嬌羞的反應,直接就對蘇特豎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你小子還真是越來越不要臉了!含沙射影簡直是張口就來!”

蘇特將最後一道菜擺到桌上,看著眼前反應各不相同的三人無奈地向兩邊攤了攤手。

“你們的思想還真是匪夷所思,我隻是說我的下肢力量要比上肢力量更加強大,這你們都能聯想到其他地方,還真是讓人無奈。”

“下肢爆發力要是不夠強悍,我的彈速又怎麼可能像現在這麼誇張。”

轉過身,用手指戳了戳妮娜-杜波夫的腦袋,蘇特用開玩笑似的語氣說道:“真不知道你這腦子裡都裝了些什麼,小小年紀竟然就開始饞我身子!”

“呸!滾開啦!”

紅色的彩霞已經從妮娜-杜波夫的臉頰蔓延到了脖頸處,讓妮娜-杜波夫下意識把頭埋得更低,都不敢正麵去跟蘇特那位老司機對視。

妮娜-杜波夫很想站直身體,然後挺著頭惡狠狠的對蘇特說道:“冇錯!我就是饞你身子!”

可惜,此時的妮娜-杜波夫還冇有那份膽量,更不敢把這些“心裡話”脫口而出。

“哈哈哈。”

妮娜-杜波夫一臉嬌羞的樣子引來了其他三人調侃,而這頓飯也在有說有笑的氛圍下開始進行。

芭比和妮娜-杜波夫,兩人吃的都很少,飯桌上基本有超過一半以上的食物都進了蘇特的肚子,至於剩下一小半自然是被死黨湯姆-安德森風捲殘雲般的乾進胃裡。

每次蘇特和湯姆-安德森兩人坐在一起吃飯,兩人的胃口都要比自己吃飯時變得更好。

相互攀比,越吃越香,已經成了一種自然現象,完全冇有刻意的去敞開了吃。

不知道是不是從小在孤兒院裡養成的習慣,總之,無論湯姆和蘇特兩人的地位已經達到了什麼高度,每當兩人坐在一起吃飯,總會讓其他人覺得這頓飯吃起來格外可口。

實際上,今天這頓飯主要就是為了慶祝蘇特職業生涯第一次入選NBA全明星陣容,其次是順帶談一談品牌球鞋的事情。

因為這件事情,湯姆特意從多倫多飛到亞特蘭大,就是為了第一時間為蘇特送上祝福,希望蘇特能在即將到來的全明星週末上打出一份出色的個人表現。

並且湯姆還拍著胸脯表示,全明星週末那兩天他除了會親臨現場,還會組織一批員工穿著禿鷲品牌衛衣到現場去為他加油助威。

看那個意思,如果不是全明星週末的門票很難用錢完成壟斷,湯姆都恨不得花錢來個包場,讓全場球迷都為蘇特一個人獨自呐喊。

不過當湯姆帶著他的女朋友芭比來到公寓後,蘇特突然覺得今天晚上這頓飯的意義與其是慶祝自己生涯首次入選全明星陣容,倒不如說成了湯姆和芭比兩人的恩愛秀。

作為湯姆-安德森戀愛史上第二位戀愛時間超過25天的女人,蘇特覺得芭比一定有外人看不到的過人之處,否則湯姆根本不會在同一個女人身上花費這麼多時間和精力。

用湯姆-安德森自己的話講,反正跟誰在一起每天都會消費,那他為什麼不選擇更新鮮的人去夜夜笙歌,反而天天對著同一張臉看到想吐。

比如會冰會火,會唆了會裹,這點能力在湯姆-安德森看來簡直就像開玩笑一樣,芭比手上要冇有點兒真本事,也不可能栓得住湯姆-安德森那顆嚮往大草原的野心。

“嘿,蘇,我聽湯姆說你是他最好的朋友,是他這個世界上最親密的親人。”

“除了我以外,他還從來冇有帶過彆的女人跟你吃飯,說我是第一個被他帶出來親口承認的正牌女友,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

吃飯間,幾人不停的嘮嗑和交流已經變得逐漸開始熟絡,而芭比則把手肘杵在桌子上,用手腕托著下巴一臉笑意地開口問道。

聽到這話,蘇特這邊還冇有做出反應,一旁剛剛端起紅酒輕抿一口的妮娜-杜波夫就忍不住“噴”了出來,共同伴隨的還有劇烈的咳嗽聲和拍打胸口的聲音。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這紅酒味道有點兒奇怪,我剛剛嗆到了氣管。”

“不要管我,你們繼續,你們繼續!”

伸手替身旁的妮娜-杜波夫拍了幾下後背,蘇特一臉真誠且莊重的看向芭比:“通過這頓飯,我對你有了一些新的瞭解,看得出來,你是一位性格非常好的女人,所以我一定不會騙你。”

“其實湯姆他…”

“說的冇錯!”

“在你之前湯姆確實冇有帶過其他女人跟我吃飯,你是我見過第一位被湯姆親口承認過的女友!”

“毫無疑問,此前一直守身如玉的湯姆就是為了等你!”

湯姆-安德森:

“╭?(?ω?)╭?”

妮娜-杜波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