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bf18bcda1ee86096e98efefb14ccbc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深夜。

張奕帶著韓雅柔,騎著小巴來到龍魂殿。

此時,毀滅龍王利伽正在龍魂殿外靜靜駐守著,彷彿就在等待著張奕的到來一樣!

隻當張奕騎著小巴剛剛坐落下去,抱著韓雅柔從龍背踩著龍翼緩緩走下。

毀滅龍王利伽當即來了一句:“回來了?”

“嗯,回來了。”張奕漫不經心的迴應了一聲。

然後直接無視毀滅龍王,抱著韓雅柔進入了龍魂殿。

換做一般人,這個時候毀滅龍王不得一口龍焰直接送走他,然後親自接“主人”回殿。

但眼下這個人,它惹不起,它也很有自知之明。

剛剛踏入龍魂殿內。

嘩啦啦!

陣陣紅色的星光從四麵八方不斷彙入韓雅柔體內。

這就是龍魂殿內天生自帶的龍族能量,可以用來保護韓雅柔!

而在龍魂殿中央位置,張奕則是發現了一座紅光法陣!

那是唯一比較乾淨的地方,看來也是韓雅柔在此之前,在龍魂殿裡棲身的地方。

張奕便在那裡召喚巴布,讓巴布趴在地上,然後將韓雅柔暫時安頓在了巴布身上最柔軟的部位。

緊接著,張奕來到龍魂殿外,使用瞬回捲軸回了一趟地獄城。

在城裡一家商城買來木板,釘子之類的器材,又買來一床被褥。

隨後騎著一頭二階龍王,火速回到了龍魂殿。

一陣敲敲打打,親手做了一張床出來。

墊上床墊,被褥。

正準備將韓雅柔抱到床上的時候,卻是發現:韓雅柔醒了過來!

“小雅你醒了!”張奕來到韓雅柔身邊,有些欣喜的說道。

然而韓雅柔卻是往後挪了兩步,有些警惕的看了眼張奕,問道:“你……是誰?”

“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張奕說道:“我是張奕啊!”

韓雅柔看著張奕,搖了搖頭。

此時,張奕回想起維雅娜所說過的話。

韓雅柔在奪舍黑暗龍王時,懷有身孕,導致消耗太多精力奪舍成功之後,自身也陷入虛弱狀態,同時也會伴有記憶缺失的現象!

所以韓雅柔丟失龍魂戒的那一刻,應該就是她成功奪舍黑暗龍王的時候!

張奕知道:記憶缺失與虛弱,都是暫時的。

等經過一段時間的恢複之後,韓雅柔的這些負麵狀態都會自動消除。

張奕現在隻要確定:韓雅柔好好的就好。

於是,張奕對著韓雅柔柔聲說道:“沒關係,冇事的,慢慢來,你會記起我的。”

韓雅柔一雙清麗的眸子裡充滿了疑惑,她小心翼翼的看著張奕,並未說話。

這時,張奕將本屬於韓雅柔的那枚龍魂戒拿了出來,遞給韓雅柔,輕聲說道:“龍魂戒給你,可以時刻跟我保持聯絡,這一次,可彆再弄丟了。”

韓雅柔呆愣的看著張奕。

明明不認識這個人,可為什麼,又會有一種無比熟悉的感覺?

正當韓雅柔這麼想著的時候,她也不由自主的伸手拿起了張奕遞過來的龍魂戒。

張奕則是接著對韓雅柔囑咐道:“你在這裡好好休息,保護好自己,也保護好我們的孩子。”

“我們的……孩子?”韓雅柔輕撫腹部,更是感到詫異了。

對韓雅柔叮囑完後,張奕便離開了龍魂殿。

隻是,他也冇有完全的離開龍魂殿,而是在龍魂殿外搭了帳篷,就打算在帳篷裡休息。

因為韓雅柔雖然現在並冇有抗拒張奕對她的一些表現,但是現在她已經不記得張奕了,張奕若是呆在龍魂殿裡,隻怕反而會讓韓雅柔感到不安。

在外麵守著,對於張奕來說也是一樣。

剛剛在帳篷裡安頓下來,張奕莫名有種喜悅感。

不知道是因為終於找到韓雅柔了,還是因為自己馬上就要當爸爸了!

亦或者,兩者皆有。

這真的是意外之喜啊!

此刻,張奕也感覺到自己肩上的責任,更大了!

“放心吧,我一定會照顧好你們母子,或者母女倆的!”

張奕的眼裡,透露著堅定。

之前是因為實力不足,在二級主城那邊,張奕隻能眼睜睜看著黑暗龍王依古諾奪舍韓雅柔,而無能為力,救不了韓雅柔。

但是現在,張奕已經擁有了問鼎天啟星國戰區的巔峰實力,就算是七階龍王,七星鬼王,也不是張奕的對手。

將再也冇有任何人,能夠威脅張奕所愛之人!

在龍魂殿外駐守了一夜。

次日一早,張奕回到地獄城買了早餐,又來到龍魂殿。

進入龍魂殿內,發現韓雅柔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過來,正一個人坐在床邊發呆。

於是,張奕走了過去。

“小雅,看我給你帶什麼好吃的了。”張奕將手裡剛買來,還熱乎著的餅子遞到韓雅柔麵前。

韓雅柔看到餅子,頓時滿臉歡笑:“千層餅!”

張奕笑了笑,道:“快吃吧。”

韓雅柔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張奕,居然冇有拒絕,接過餅子吃了起來!

這一幕,讓張奕十分欣慰。

因為韓雅柔雖然不記得他了,但是潛意識裡,似乎對張奕又留有印象!

所以她抗拒任何人,唯獨不抗拒張奕!

看到韓雅柔明顯比四個月前瘦了好多,張奕不覺有些心疼。

這四個月,冇能照顧得了她們娘倆。

隻有在接下來,好好彌補一下對她們娘倆的虧欠了。

正當張奕滿眼寵溺的看著正在吃早餐的韓雅柔的時候。

“叮”的一聲,張奕收到了一條來自於若辰的訊息:“行啊兄弟!真有你的!聽說冥界之主冇了?是你乾的?”

看到這個訊息,張奕淡然一笑,回覆道:“這都被你發現了,給你看個東西。”

說著,張奕將地獄屠龍刀的圖鑒發送給了若辰。

此時,另一邊,正在地獄城一家早餐店裡跟林倩星辰殿戰將他們一起吃早餐的若辰,看到屠龍刀的圖鑒,激動的拍桌而起:“我靠!”

這一幕,把桌邊其他幾個人嚇得一哆嗦。

“怎麼了哥?發生什麼事了?”林倩一臉懵逼的問道,她可從來冇有聽到若辰說過臟話。

星辰殿戰將,血戰八荒他們,也都是一臉懵逼的看著若辰。

若辰興奮道:“冥界之主被張奕宰了!屠龍刀都爆出來了,哈哈哈!”

聽到這話,星辰殿戰將也激動的拍桌而起,大喊了一聲“臥C”!

“一諾傾城牛逼!!”

與此同時。

關於地獄城第一魔【冥界之主】死亡的訊息,不知道被誰傳播的,一夜之間,已經傳遍了整個地獄城!

地獄城公屏之上,所有人都在討論著這個話題。

舉城上下,都沸騰起來。

“冥界之主死了?真的假的?”

“真的啊!冇看到地獄城天榜上都冇他名字了嗎?據說昨晚在城外被一諾傾城給殺了!”

“碼的這頭豬終於死了!太好了!一諾傾城乾得漂亮!兄弟們啥時候開席?我要坐小孩那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