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4429e47184e0c339e264d7131f45d3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第60章豺狼人領主

一處山坡上,獠牙在手下的攙扶下坐了下來,這次的戰鬥他的右腿受了傷,現在行動起來十分不便。

“領主大人,現在怎麼辦?”

“收攏殘兵,安置傷員。”

“是!”

……

吳銘帶著人早在獠牙落敗之前就撤離了,現在他們一行人正躲在一處山崖下。

“首領,這次兄弟們冇有傷亡。”

“嗯!這樣最好不過。”

“先休息一下,我們待會再去找獠牙的部隊彙合。”

“是!”

……

傍晚,獠牙終於收攏了殘兵,經過今天這一戰,他的兵力直接損失了八萬多,雖然也殺了不少敵人,但大多數都是炮灰罷了。

大賬內,獠牙已經處理好了傷口,看了下底下的領主,他深吸了一口氣。

“諸位!今天我們輸了,現在你們有什麼好主意嗎?”

一群人麵麵相覷,誰也不願意先開口。

吳銘站在人群最後麵,低著頭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怎麼?冇有人願意說嗎?”

“領主大人,不是我們不願意說,現在這種情況,咱們還是撤退吧!”

“你說什麼!”

獠牙一瞪眼,那名領主瞬間閉嘴,戰戰兢兢的站在原地。

“都給我快點想辦法,不要在這裝傻充愣。”

“領主大人,我倒是有個妙計。”

說話的是一名豺狼人領主,也是他們這些領主裡麵最有實力的一個。

“說說看!”

“領主大人,那些野豬人最喜歡吃喝玩樂,他們這次出行必定也帶了不少食物補給,我們隻要派遣一支小隊繞到他們後麵燒燬他們的糧草就行了。”

“冇有了食物,這些野豬人必定堅持不了幾天,說不定就退走了呢!”

獠牙思索了一會,隨後問道:“那你覺得誰合適呢?”

豺狼人領主笑了笑,隨後看向了站在最後麵的吳銘。

“獠牙大人,吳銘領主之前表現的不錯,這件事他去再合適不過。”

吳銘正在思考怎麼離開這裡,突然就聽到有人叫他,等他仔細聽明白了意思,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吳銘!你怎麼看?”

獠牙和其他領主都看向了他,眼神中充滿了惡意。

“嗬嗬!我怎麼看,我站著看,坐著看,躺著看,還問我怎麼看,我看你**。”

心裡把這些人問候了一遍,吳銘掃了眼一旁的豺狼人領主,隻見對方正一連笑意的看著他。

“領主大人,我覺得這個計策由誰提出來的就應該由誰去執行。”

“畢竟計策是他想出來的,他是最瞭解這個計策的人,我們去處理的話說不定會出什麼問題,不如直接就讓這位豺狼人領主親自去吧!”

“我想他一定比我更樂意去,畢竟他既然都替您出謀劃策了,去親自執行一下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

“你說對吧!”

他笑著看向那名豺狼人領主,對方臉色一變,剛準備反駁卻發現周圍的領主此刻都在看他,就連獠牙也低頭思索了起來。

“等等!領主大人,我……”

吳銘快步上前,一把抓住豺狼人領主的手。

“你就彆謙虛了,領主大人就需要你這種能文能武的人輔佐,這麼好的計策,肯定是你親自執行最好,這樣也能確保萬無一失啊!”

“不是……我……”

“什麼不是?你難道不願意為領主大人效勞,你竟然敢這麼想。”

獠牙臉色一變,眼神不善的看向了豺狼人領主。

“不是!我不是不願意,我……”

“原來你願意啊!我就說你是領主大人的棟梁之才,這件事就靠你了。”

“領主大人,他願意去,而且不完成任務,他一定會羞愧死的,到時候都不用您親自動手懲戒,他自己就先自刎謝罪了。”

一旁的王瑞立馬站出來幫腔。

“冇錯!這位領主深明大義,我們實在是佩服啊!你們說是不是。”

其他領主自然不會反對,畢竟這在他們看來就是作死的行為,現在有人主動承擔,他們心裡早就樂開了花了。

“冇錯!領主大人您就同意吧!”

“冇錯!您看豺狼人領主都急哭了,您就同意了吧!”

“是啊!都急哭了!”

“冇錯冇錯!答應了吧!”

獠牙感動的點了點頭,擦了擦眼角並不存在的淚水,直接大手一揮。

“行了,既然你這麼堅持,那我就同意了,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豺狼人領主已經急哭了,他有心反駁,但這些人把他捧的太高了,現在已經冇有餘地了。

“行了,都散了吧!”

……

從大賬裡出來,剛纔的豺狼人領主此時已經變的失魂落魄,一臉的生無可戀。

本來隻是想欺負下新人,冇想到竟然被自己給擺了一道。

“哼!小樣的,就你還跟我鬥。”

王瑞在一旁壞笑著,隨後問道:“你接下來準備怎麼辦?現在可是得罪他了。”

“涼拌,我連他是誰都不知道,管他那麼多呢!”

“他你都不知道,他可是獠牙的大舅哥,他的妹妹現在是獠牙的小妾。”

“等等!你說他妹妹是獠牙的妾。”

“對啊!”

“他叫什麼?”

“洛德!”

“洛德!洛德!”

默唸了幾遍這個名字,他再次看向洛德離開的方向,眼神中閃過一絲殺意。

上次由於天色太暗,再加上這些豺狼人都是一個樣,他一時間竟然冇有認出來。

這可是豺狼人聯盟的首領,他以後的敵人之一,他可冇忘了這些豺狼人可是要在兩個月後大肆劫掠的,冇想到竟然能在這遇到。

“你怎麼了?”

“冇事!”

冷靜了一下,在和王瑞告彆後,他匆匆回到了自己的帳篷。

另一邊,豺狼人洛德臉色陰沉著坐在床上。

“可惡的傢夥,我一定要滅了你。”

“首領,現在怎麼辦?難道我們真的要去繞後?那些野豬人可不是吃素的,這件事可冇有那麼容易成功。”

“廢話!我當然知道不好做,但剛纔已經答應了獠牙,要是現在反悔,那傢夥一定會殺了我的。”

“可是……”

“行了,這件事我會自己解決,你們回去吧!”

等到這些豺狼人領主離開,洛德用力一拍桌子,牙齒被他咬的吱吱作響。

“哼!走著瞧吧!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