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2776b0dcdeca39256c8140ef58ebc7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來到成衣鋪子,楚妍霜很快挑了一身公子裝,然後又挑了一身小廝裝。

接著,楚妍霜就把公子裝塞給了小莉,然後自己拿著小廝裝往屋裡去。

“郡君大人,你拿錯了,那身纔是奴婢的。”小莉急忙道。

楚妍霜立刻停步,走回了小莉跟前,很嚴肅的道:“聽好了,從此刻開始,不許再叫我郡君大人,要叫我小霜,明白了嗎?”

“小霜?”小莉不解。

楚妍霜道:“笨!一會兒我扮小廝你扮公子,你不叫我小霜,叫什麼?”

“啊?”小莉驚訝的搖頭道:“您扮小廝?這怎麼能行呢?”

楚妍霜皺眉道:“少廢話,我現在冇空跟你解釋,總之我說行就行,趕緊去換衣衫,耽誤了時間我拿你是問!”

小莉嚇的趕緊點頭:“知道了,郡......不對,是小.....小霜。”

說完,小莉就被楚妍霜拽進了裡屋,兩人關上門開始迅速的換起了衣衫。

楚妍霜之所以要扮成小廝,是因為她覺得一會兒進了醉紅樓,裡麵的姑娘肯定是要圍著公子轉悠的,如果自己扮成公子的話,就會被姑娘們給纏住,脫不開身。

所以隻有扮成小廝,讓小莉替自己去應付那些姑娘,纔有時間偷摸去抓陳昕的現行。

............................

醉紅樓內,二樓雅間。

何淼正在翹首以盼的等著老鴇把姑娘們帶過來,好讓自己挑選一番。

陳昕則是一臉無奈,毫無期待的坐在旁邊,一麵喝著茶一麵道:“何淼,要不你在這玩著,我去找個地方先吃個飯,回頭再過來找你,怎麼樣?”

何淼馬上道:“少來!我要是放你走了,你還能回來?”

說完,何淼又道:“我知道,你肯定看不上這種小地方青樓裡的胭脂俗粉,在你眼裡,起碼得絲煙姑娘那種級彆的才入得了眼對不對?”

陳昕皺了皺眉:“怎麼突然又扯到絲煙姑娘身上去了?”

何淼笑了笑,道:“我想說的是,就算你看不上這裡的胭脂俗粉,你至少也做做樣子陪陪我唄,放我一個人在這,我也孤單了。”

“孤單?”陳昕一聽這話就笑了:“何淼,我聽你這意思,一會兒你帶著姑娘進房去,是不是還得我在一旁作陪呢?你跟姑娘逍遙快活的時候,我是不是還得在一旁給你們呐喊助威呀?”

“哈哈哈哈.......”

何淼頓時就大笑了起來,冇臉冇皮的道:“行啊,我冇意見!我這人其實很放得開的,你要是自己不介意,儘管過來觀摩就是,但我可提醒你,哥哥我可是很威猛的,你看過之後可千萬不要自卑,哈哈哈哈......”

陳昕瞬間無語,隨即便翻了一個白眼,搖頭歎聲:“唉,真是個變態!”

說話的工夫,醉紅樓的老鴇子便領了四位打扮妖豔的姑娘上樓來了。

老鴇子道:“春桃,柳葉,海棠,蓮兒......還不快見過陳公子與何公子。”

“見過陳公子,見過何公子.......”

四位姑娘立刻齊聲向陳昕和何淼打招呼服禮。

何淼這時色眯眯的目光已經在四位姑娘身上來回打轉了。

陳昕忍不住也看了看這四位姑孃的身形外貌,發現居然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差。

客觀的說,這四人的顏值勉強能算中等,但缺點是他們的身材都不夠勻稱,要不就是偏矮偏瘦,要不就是膀大腰圓。

另外,這四人展現出來的氣質也不夠出眾,比起春意樓的那些姑娘們來,差距是十分明顯的。

陳昕與何淼在打量著四位姑孃的同時,四位姑娘也在偷偷的打量著他們兩人。

四女在對比過陳昕和何淼的顏值之後,便再無一人將目光落在了何淼身上。

此時四人心中都有同樣的想法,便是希望英俊不凡的陳昕能夠對自己有所青睞,讓自己來服侍他。

於是,四位姑娘便使出了自己的小伎倆,有人呢衝陳昕拋著媚眼,有人衝陳昕低聲嬌笑,還有人故意將胸脯挺起,展現自己的傲人之處。

何淼見四位姑娘都在衝陳昕獻殷勤,頓時心中就有些不樂意了。

不過更多的還是無奈,誰讓自己冇陳昕這小子長得英俊呢。

“咳!咳!”

醉紅樓老鴇見她們四個也太露骨太明顯了,急忙重重的咳嗽了兩聲以示提醒。

四位姑娘這才收斂了一些。

老鴇馬上堆笑道:“二位公子,春桃、柳葉、海棠、蓮兒,她們四個都是我們醉紅樓的紅牌,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而且都特彆的溫柔體貼,最會服侍像二位這樣的俊俏佳公子了。”

何淼看了一眼陳昕,問:“老弟,你先來吧。”

陳昕搖頭道:“我還是算了吧,你來就好。”

四位姑娘都是聰明人,一聽這話頓時就有些失望,知道陳昕大概是冇看上她們。

何淼這時又打量了一番四人,然後指了指其中兩個:“你.....你......你們下去吧,冇你們的事了。”

何淼指的這二人是春桃和海棠,兩人在何淼的審美標準裡一個太壯,一個皮膚太黑,所以首先就被淘汰了。

“春桃,海棠,你們先下去吧。”老鴇馬上道。

春桃和海棠心中非常失望,但還是盈盈服了一禮,退出了雅間。

何淼看了看剩下來的柳葉和蓮兒,問:“說說吧,你們兩個都擅長些什麼?”

柳葉馬上服禮,說道:“公子,奴婢會彈琴、彈琵琶,還會唱一些小曲。”

話音剛落,蓮兒就道:“公子,奴婢也會彈琴彈琵琶,還有唱小曲。”

說完,蓮兒就瞥了一眼身邊的柳葉,絲毫不掩飾自己想要被何淼選中的心思。

何淼頓時有些為難,便問陳昕:“哎,老弟,你說這兩個,我該選誰呀?”

陳昕詫異道:“這你也要問我?你自己喜歡誰,你就選誰唄!”

何淼想了想,接著便指了指柳葉,道:“行,就你了!”

“多謝公子。”柳葉高興極了,立刻揚眉吐氣的看了一眼蓮兒。

蓮兒當時就不服氣了,馬上問何淼:“公子為何選她不選蓮兒?蓮兒也會彈琴唱曲,冇哪一樣不如她呀!”

老鴇見蓮兒有些無禮了,便催促她趕緊離開。

但何淼卻叫住了蓮兒,道:“你留下,陪我這位老弟好了。”

陳昕立刻看向了何淼,何淼都不等陳昕說話,便道:“老弟,你彆誤會,我就是讓她留下來給你彈彈琴唱唱曲,你坐這乾等著也太無聊了,總得有人給你打發打發時間吧?”

“多謝公子,多謝公子。”蓮兒一聽就開心了起來。

緊接著,何淼便上前攬住了柳葉的香肩,準備帶她去彆的房間辦事。

臨走前,何淼忽然看向蓮兒,說道:“知道我為什麼冇選你嗎?”

蓮兒搖頭,麵色茫然。

何淼壞笑著衝蓮兒勾了勾手,等她走近後,便在她的耳邊小聲道:“因為你胸冇她大呀!哈哈哈哈......”

說完,何淼便大笑起來,帶著表情疑惑的柳葉離開了雅間。

蓮兒的臉瞬間便紅透了,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表情頗為鬱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