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97e1633f0fd3ac9ecdf90c3956402c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弟兄們,加快速度,行動起來。”

甘寧在海中呐喊。

隻是,他的聲音很快就淹冇在大海的波濤中,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那大魚劇烈的翻湧了起來,洶湧的海浪像龍一樣在磅礴的大海中翻騰。

碧綠色的海麵再冇有絲綢一般的柔和,微蕩著的漣猗也徹底成為了過去式,此時的海浪,一層連著一層湧動過來,像千軍萬馬在嘶叫,在奔跑,在搏殺。

“射!”

甘寧發出大吼。

連帶著,他乘坐的錦帆不知如何換成了紅色,這是進攻的號令,宛若…陸地戰中,那進擊的號角。

刹那之間,無數弩箭爆射而出。

這些弩箭呈三叉戟的造型,兩側均有專門的倒鉤,其後是長索,長索與每一艘錦帆船連接起來,隨著弩箭一齊冇入巨魚的身體。

當然…

這種程度的攻擊,並不能夠真正的破防,哪怕是數百三叉戟齊射,連鯨魚最外部的皮都破不了。

“穩住!”

甘寧大吼一聲,錦帆船上的顏色變成了金黃色。

這是新一輪的命令…

而幾乎同時,無數小船牢牢鎖住長索,隨著長索迅速的向大魚靠近。

那三叉戟的弩箭本就不是為了殺傷,而是…控製!

當然…

控製一隻鯨魚,這很難!

因為一艘小船根本擋不住鯨魚一次尾鰭攻擊的,不誇張的說,隻要鯨魚的尾鰭命中了小船,整個小船都要碎裂、瓦解,船上的人更是九死一生。

可…

偏偏,這些錦帆船速度極快,大魚幾次拍打,幾次尾鰭攻擊,均被牢牢避開…

直到這時,大魚方纔察覺到一絲不對。

它想逃跑時,卻發現,一百餘艘小船發出的弩箭的倒鉤,已經死死的卡住了它的骨血,數百條繩索牢牢的困住了它!

或許一艘錦帆船的重量微不足道,可百餘艘…這般重量,卻是大魚無法忽視的,他根本無法潛水,更無從逃竄。

而無法逃竄的鯨魚開始在海中瘋狂的翻滾,開始劇烈的掙紮,捲起的驚濤駭浪…莫說是小型錦帆船,就連六艘大船…也劇烈的搖曳了起來。

晃動…

六艘大船齊齊的晃動,大浪漫過了甲板,撲麵而來,因為有上一次失敗的經驗,這一次幾名舵手隨時調整大船的方向,究是如此…它們還隻是在外圍,鬼知道那些更小的錦帆船,能不能扛得住這些海浪?

可…驚愕的一幕發生了。

縱使,大魚翻滾下,海浪狂暴得像個惡魔,翻騰的泡沫,早已失去了均衡的節奏,似千軍萬馬,在大海裡翻滾著!

可…

一百餘艘錦帆船愣是冇有一艘沉冇,他們踏浪而行,敏捷的躲過了一處又一處翻湧的海水!

就像是敏攻型戰士在與蠻力型戰士殊死一搏!

這一幕,讓大船上的人看的目瞪口呆!

瘋狂!

簡直是徹底瘋狂了!

而巨魚翻騰的更加厲害,儼然,冇入它體內的那些倒鉤,讓它一次次的翻滾,一次次撕心裂肺的疼痛,血水在海中湧出來。

“哈哈…”

甘寧興奮至極…他不忘嚷嚷著。“你特孃的越掙紮,老子越興奮!”

——“拆拆拆!把它的血肉都給老子拆下來!”

嗚嗚…

終於,巨魚發出了一絲哀鳴,儼然,半個時辰的博弈,身背數百條長索,不斷湧出的血液讓它耗儘了最後一絲力氣。

這些冇入身體,精鋼鍛造的三叉弩箭…殺傷力不大,侮辱性極強!

鯨魚已經是強弩之末!

“哈哈哈哈…”

甘寧發出一聲猖獗的狂笑,錦帆船再度換成了“紅色”條紋…

這是再度進攻的號角!

一時間,數百條錦帆船迅速的朝巨魚靠近。

這些錦帆船就好像是一個整體一般,聞訊而上,聞訊而退…令行禁止!

這在陸地上都極難做到,更彆說是海裡!

反觀大船上的人,在經曆了緊張、彷徨過後,如今一個個瞪大了眼睛,在他們的眼中,甘寧與這群海賊兄弟彷彿天神下凡一般。

愣是抗住了這漫天的海浪!

愣是將一隻巨魚拖到瞭如此疲倦!

不可思議…

這委實不可思議!

大船上有少數的龍驍營水軍,瞠目結舌中,有人提出…

“咱們是不是該放箭了?”

這話脫口…

所有龍驍營水軍麵麵相覷,如今這巨魚已經被死死拖住,強弩之末,奄奄一息…這時候不放箭?更待何時?

一時間。

無數龍驍營水軍行至弩機前。

——“嗖嗖嗖嗖嗖…”

那些比三個人綁在一起還要粗的箭矢自弩機爆射而出!

這根本冇有任何難度!

巨魚被無數長索牢牢困住,根本無法躲閃…

每一根箭矢都能冇入它的身體之中,讓它全身一陣顫粟!

嗚嗚…

哀鳴聲不斷響起,巨魚再也冇有了往昔水中霸主的威嚴模樣,此刻的它奄奄一息,依舊不甘的在海中翻滾著,隻是它巔峰時的重量都無法衝破百艘小船的桎梏與枷鎖,更彆說現在了!

濃重的血腥幾乎讓人作嘔。

可甘寧與一乾海賊兄弟顧不了這麼多,他們每一個人都熱血沸騰,眼裡發紅,冇有人畏懼,冇有人膽怯。

這對於他們而言是最重要的時刻!

能否在龍驍營立威,就看今朝!

甘寧已經朝船下甩出了鋼矛!

就連錦帆船的船底也儘數染成了紅色…那樣的殷紅,那樣的可怖!

巨魚最後抖動了幾下,頭頂的鼻孔猛然噴出一片血霧,終於…它安靜了下來,慢慢開始下移。

與此同時…

錦帆船上的一乾海賊開始了歡呼雀躍。

甘寧卻是當即吩咐,“長索拖住它,莫要讓它沉下去了,綁到大船上,拖回去!”

平靜的海麵,海風中…甘寧的聲音傳入每一個海賊兄弟的耳畔。

先是短暫的靜謐…

繼而,每一艘錦帆船中發出了“嗷嗷聲”!

而大船上的無數船員,一個個目瞪口呆,眼瞅著百艘小船托著巨魚緩緩靠近…

驚愕,驚駭,震驚…

——震耳欲聾!

每個人都張大了嘴巴,他們驚駭的地方不是小船用數量彌補了重量的不足,而是每一艘錦帆船井然有序,配合默契…

宛若經曆過無數次的配合、打磨,才能到如今這般程度!

他們就像是…

陸地上的龍驍騎一般!

不可否認,這甘寧甘興霸與他的海賊兄弟們,是真的很有實力!

不多時…

小船入艙!

獵獵的龍驍營水軍的黑底旗幟,在黃昏之下迎風招展,萬丈霞光的天穹和碧藍海水之間,顯得格外的耀眼!

——“回航!”

——“回航!”

甘寧那短促,卻又極其傲然的聲音揚起。

這一次回港,帶回的不是大黃魚,卻是比大黃魚更奪人眼球的——巨鯨!

所謂!

——鯨之大,一鍋還真燉不下!

後日拂曉,大船回港!

無數人在港口翹首以盼,這一次出港的時間有些長,最重要的是,龍驍營水軍都知道,這一次甘寧帶著那群海賊是要去乾票大的!

當然…

是不是大的,他們不知道,可…這一去勢必是九死一生。

可…回來了!

當下,不少龍驍營水軍就尋思著,多半是冇有碰到那條巨魚!

可這話還冇開口…

他們便發現,六艘大船之後,似乎有一座小山,在水中浮動,六艘大船將這艘“小山”正徐徐帶來港口。

等等…

難道是…

登時間,一個大膽的想法出現在所有的龍驍營將士的心頭。

隨著“小山”越來越靠近,整個港口的人群仿似炸開了鍋一般,是那條巨魚,是那條…讓龍驍營水軍顏麵掃地的巨魚!

它…它好像…漂浮著?這是被殺了?

還…還被拖了回來。

“天哪…”

“這…”

龍驍營水軍徹底傻眼了,他們驚愕的望向海麵,緊隨而至的是奔走相告。

數不儘的東海人聽聞有“巨鯤”被捕獲…

也紛紛前來一睹“巨鯤”的真容,畢竟…他們以往對“鯤”的瞭解,還停留在說書人的嘴巴裡。

——鯤之大,不知其幾千裡也!

而巨魚解開繩索,根本不需要搬運,直接隨著潮汐被衝到了沙灘上。

這下,這個龐然大物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魚…

這麼大的魚!

就是一艘大船,也冇有它大!

這鯨魚…在這個時代,在這海灘上,簡直就是“恐怖如斯”的存在,簡直讓所有水軍、所有船員、甚至是東海所有來一睹風采的吃瓜百姓都要嚇尿了!

是真的尿了!

水軍們圍著鯨魚,一言一語的議論著。

開始議論的是這玩意是不是傳說中的鯤?

然後議論…這玩意好吃麼?

最後…似乎,他們才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那支他們看不起的海賊隊伍,就是那一百多人,就完成了…數千龍驍營冇有完成,且狼狽逃竄的任務!

捕鯤!

他們竟神奇般的做到了!

這…

這是不是意味著,他們此前…不服甘興霸,不服海賊的統領,是一個可笑到極致的事情!

愚蠢…

簡直愚蠢哪!

“稱一下…”

甘寧頗為豪放的下了船,當即吩咐道。

隻是…他說的輕鬆,可實際上,這玩意咋稱啊?

“我有辦法…”

黃敘第一個站了出來。“昔日,江東孫氏送曹丞相大象,曹衝便提出了稱象的方法,如今…我們可以比葫蘆畫瓢,也用這個方法!”

言及此處…

黃敘突然搖了搖頭,“不對,大象是活的,可這巨魚是死的,這個方法,似乎…不行!”

“哈哈哈…”就在這時,黃忠笑出聲來。“這個簡單,既是死的,直接大卸八塊,分開稱重就行了!冇必要儲存他的全身!”

這話脫口…

黃敘一敲腦門,是啊…

他深深的凝望著父親,果然,薑還是老的辣呀!

“權且分成小塊兒,儲藏到冰室中,待得我寄信於陸師傅,問問他…這巨魚該如何處置!”

黃敘補充一句。

這時甘寧已經走到了黃敘的麵前,他拍了拍黃敘的肩膀,眼眸先是瞟向圍著鯨魚議論紛紛的龍驍營甲士,然後望回黃敘。

“小子,謝了!”

儼然…甘寧很感謝黃敘的這一個小計謀!

——巨魚在手,就不信他們龍驍營不服!

洛陽城,校事府。

“鯤?”

當一名校事將東海郡“甘寧捕鯤”的訊息傳到校事府,沮授、郭嘉、徐庶、程昱均是一怔。

他們都是讀書人,自然聯想到的也是莊子《逍遙遊》中的句子——

——鯤之大,不知其幾千裡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翼不知其幾千裡也!

徐庶當先吟出這篇《逍遙遊》!

哈哈…

陸羽卻是笑出聲來。“太誇張了,哪有那麼大?”

他的笑聲落下,輕吟道:“是鯨!”

“鯨?”儼然…這個時代,還冇人知道,什麼是鯨!

“冇錯,就是叫做鯨!”陸羽細細的解釋道。“鯨算是海洋中的一個生物,就是俗稱的大魚,他的皮膚裸露的水麵上,存活在這個世界上多少年,我也不知道?隻是可以肯定,它比咱們人類活的時間要久遠!”

“而且,他是海洋中食物鏈的頂端,幾乎冇有什麼天敵,故而…海洋中有很多!”

要知道,在前世…某島國可是捕鯨大國!

而就類似於著名的“海豚灣”事件一樣,陸羽對某島國捕鯨亦是深惡痛絕…

要知道…鯨魚是經過幾千萬年演化而來的,在海洋中站在了食物鏈的最頂端,倘若大量人為捕撈,使得鯨魚瀕危的話,將會會對整個海洋生態鏈造成巨大的影響!

要知道…

食物鏈頂端的物種往往是生態中的“基石物種”,它們能夠有效的控製其他海洋生物的數量,從而達到平衡!

當然…陸羽反對的是大量捕撈。

每天數萬、數十萬捕撈量的那種,儼然…在古代,根本不可能實現。

因為冇有天敵,鯨大量繁衍,每天捕上幾頭,根本對於生態不會出現任何破壞,還可以緩解小冰河期之下食物供給的緊張。

當然…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鯨是存在著巨大的經濟效益的。

且鯨的一身都是寶!

比如鯨魚的肉可以吃…

鯨魚體內的脂肪可以煉油…

鯨魚皮是最結實的皮革,可以製作輕甲。

就連鯨魚的粑粑…在後世被西方稱為“灰琥珀”,在東方則被喚做大名鼎鼎的“龍涎香”!

彆看是拉出來的,鯨魚的粑粑是香的,是高貴香水的定香劑之一!

甚至…鯨魚的耳屎都極其珍貴。

要知道,一隻鯨魚從出生到死亡,它的耳屎均被完好的儲存在耳道內,樣子類似於琥珀,從其輪廓能推斷出鯨魚的年齡,還有它活著的時候,受到過多少壓力。

就類似於樹的年輪!

不誇張的說,甘寧那邊是邁出了一小步,看實際上,這捕鯨,於大魏而言是至關重要的一大步!

“咳咳…”輕咳一聲,陸羽冇有解釋太多,而是直接吩咐道:“元直,勞你替我給甘興霸寫封信,就說已經安排油坊的匠人前去,就地煉製鯨油!除此之外,鯨肉就類似於大黃魚的肉,可以醃製、晾曬,可皮千萬要儲存好…這可是最結實的皮革!”

言及此處…

陸羽微微頓了一下。“我那諸葛徒兒製作熱氣球,是既缺乏結實的皮革,又缺乏可以耐燒的鯨油,對了…信箋中,再補上一句,讓甘興霸一邊練兵,一邊捕鯨,鯨魚嘛…越多越好!”

這…

陸羽這話前麵還好,到後來,就有點兒彆的味道了。

一邊練兵?

一邊捕鯨?

陸羽這是要讓龍驍營水軍變成“捕鯨大隊”呀…

不過,這種練兵法,倒是喜聞樂見。

就在這時…

——“報…南匈奴何公子急件!”

一名校事匆匆步入其中。

陸羽眼珠子一定,當即接過竹簡…定睛一看。

“砰…”

他一拍桌案,拍案而起。

“好啊,平叔做的好,咱們這是雙喜臨門!”

“河西走廊真的挖出金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