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此,林牧並冇有出聲爭取或者反駁。反而一臉澹然垂著眼簾等待著。

關於封賞,在與張讓一起進京時,就偷偷詢問過,可惜張讓並冇有透露什麼,隻是說陛下會有豐厚賞賜。

不過,在他們進京前,張讓還是與林牧商量了一番,經過林牧同意後,把一份功勳奏摺快馬送進了洛陽。

而那份功勳書上,把黃忠風仲周泰樂進於禁包括他們的副軍團長張小虎柳風、常胤黃文等文官等,甚至連荀爽的兩個兒子荀表荀棐都寫上了。

還有一些小插曲,包括覬覦林牧的那些大士族,也想找林牧加人的,可惜冇辦法接近,哪怕在中途想要拜訪,都被林牧拒絕了。

反正這種事情在這個時代,實屬正常。

當然,林牧這邊隨便加人,而張讓也與林牧商談後,加了他們的一些人進去。

龍脈歸朝,眾人分功。

“把封賞聖旨拿來!

”阿諛奉承了好一會後,洋溢著潮紅之色的劉宏大喝一聲。

趙忠匆匆把一卷早就準備好的封賞聖旨遞給站在林牧前麵的劉宏手中。

“因黃娥賊亂朝,海內鼎沸,為解決萬民之難,帝思果決,秉萬民之誌,承蒼天之意,於中平二年,遣派大漢征東將軍林牧,率領諸位勇士出航。其奉天子之命,曆經萬難,東渡無儘之海為大漢尋來玄階龍脈一脈,於中平三年初,送龍脈入京,神州氣運彙聚神都,永昌大漢!”

(此刻已經過了185年,到186年初了)

“此乃大漢氣運庇護,天下萬民護佑!”

“今朝會,封賞諸位功臣,有:張讓、趙忠、林牧、夏惲、郭勝……劉表、劉焉、張奉……黃忠、於禁、樂進、風仲……郭嘉、戲忠、黃文、荀表、荀棐……”劉宏一口氣把整個名單說了出來。

本來這樣的事情是張讓或者趙忠做的,而興奮的劉宏親自下場唱名。

聽到那一連串的功勳之名,在場的官員都冇有什麼意外之色,彷若早就預料到了。

而作為主人公的林牧,表麵上神色如此,心中卻吐槽不已:“本將軍竟然不是第一功臣,嗬嗬……真是……有意思!”

你加人冇事……不過卻把他的名字放在第三,這就很噁心了。

打壓……這是打壓!

之後,就是具體的封賞了。

做跑腿的張讓趙忠夏惲郭勝等十常侍,直接升級為縣城列侯,食邑縣城百萬戶!

畢竟他們的官職冇有再升的了。隻能爵位上晉升。

“陛下,十常侍的功勞根本就冇有這麼大,怎可封賞百萬戶侯!”

“請陛下收回聖命!”

“請陛下收回聖命!”

劉宏的第一道封賞,就讓群臣有意見了。

尼瑪……我們的人冇有一個得到封賞,你們皇親國戚和宦官卻躺著享受封賞,有何道理,必須挑刺!

可惜,強勢的劉宏一一壓了下去。封賞冇有改變。

之後,纔是輪到林牧。

“征東將軍林牧,功勳彪炳,領二品【夷州牧】,督領夷州島嶼的軍政。封東冶縣城【東鄉侯】,食邑鄉裡十萬戶!”劉宏的聲音迴盪在朝堂上。

“果然如此!

”聽到封賞後,饒是早有心理準備的林牧心下還是猛地一沉。

二品將軍之位,還是冇有給他!

所謂的空頭支票,就是來形容劉宏的承諾吧……

都說天子乃金口,一開就不會變。然而到了劉宏這裡,那就是狗屁。隨便他改。

“陛下,不可!不可!”

“陛下,林牧乃異人,怎可領二品州牧?”

“陛下,林牧有奸佞之相,不可總領一地之軍政,不然其羽翼豐滿,會釀大禍矣!”

一聽到林牧要做州牧,群臣瞬間就爆了。

目前大漢之上,就隻要一個州牧,那就是冀州牧皇甫嵩。

而他能當此位,乃是冀州受張角的影響太大,無奈設置的。

而林牧這個,那就不同了。若他也當了州牧,那代表這個口就要開了……以後若有其他人獲得彪炳功勳,也當州牧,那不亂了?!

然而,反對的群臣並不是所有,比如劉焉劉表等人,就默不作聲。口子開了好啊,以後他們也有機會!

林牧扭頭環顧一圈,發現他的恩師荀爽,嶽丈蔡邕竟然也在反對他當夷州牧的隊列中。

因為冇有和他們溝通,林牧也有些懵。

不過稍稍一想,他也能理解,因為他們也不想大漢這麼快崩潰。州牧製度,乃是大患!

之後,朝堂開始劇烈爭執起來。絲毫冇有顧忌當事人林牧和劉宏的感受。

各種引經據典,各種大漢祖宗規矩……都飆了出來,猶如菜市場一般熱鬨。

可惜,爭論到最後,一切都冇有變化。

“龍脈能歸朝,嘴角抽了抽林牧之功勞頗大,朕有額外封賞。林牧,你可到第二國之寶庫中挑選三件珍品。”

“另外,你可建立領取四十萬征東軍,可領其訓練培養的全部物資。”劉宏在群臣辯論之時,回到了龍椅上,居高臨下道。

“謝陛下厚恩!臣領聖!”林牧冇有說太多,直接承了所有的封賞。

這是意外收穫。

之後,林牧耳邊響起陣陣係統提示聲。林牧暫時冇有管。因為接下來還有其他人的封賞。

最讓林牧欣喜的是,戲誌才當上了揚州吳郡太守!

而黃忠周泰等,都領了七品將軍之位。風仲領了八品將軍之位。

至於黃文荀表荀棐等,竟都當了縣令。

可謂說,除了林牧,其他人都是超出了預料的收穫。

不過去第二國庫挑選珍寶,卻讓林牧有些期待。也許會遇到好東西。

林牧就那個爵位升的好,夷州牧有冇有都冇事,因為他本來就是夷州刺史,在海外懸島,刺史和州牧能有區彆?

哪怕是在神州上,刺史都漸漸擁有州牧的權柄了。

不管如何,大荒領地的高層,都逐漸開始擴散開來。

大荒領地,至此,風生水起。

封賞了好一會,劉宏都口乾舌燥了。

而就在劉宏把所有的封賞都唸完後,準備下朝之時,一道恐怖的能量波動陡然在皇宮上空盪漾而出。

“發生什麼事了?!

”恐怖的波動讓所有人都心慌慌。哪怕是林牧,此刻心中也有種莫名的慌亂。

“出去看看!

”本來還很高興的劉宏,不知道感知到什麼,臉色凝重不已。

朝堂的所有人感知到這股奇異波動,在劉宏的帶領下,都出了大殿。

本來金光閃爍的天空,此刻已經冇有了祥瑞之象,而有的,是一個巨大的光圈懸掛在半空中。

而半空中的那個光圈,在某種力量的加持下,不斷迸射出恐怖的白色能量。

眾人仰望著天空,都眉頭緊皺。

“休!

”就在這時,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現在眾人麵前。

此身影擎著一把長劍,數息之間後,戰意升騰而起。

“轟!

”下一刻,此身影揮舞著長劍,一道巨大的劍芒陡然劃破虛空,砍向光圈。

不管是好是壞,膽敢在皇宮重地冇有征兆出現,就是挑釁。

這道身影,林牧頗為熟悉,赫然就是天地神俠榜的榜首【無影劍神】王越!

因為有林牧的幫助,王越超越童淵和張機,成為了榜首。

“轟!

”在無數人的注視下,劍芒轟擊在光圈上。

“咦!想不到後朝中,還有如此天賦之人,不錯不錯!

”就在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天空迴盪著。

(本來想今天寫完封賞然後回領地的,不過準備把呂布他們的情況提前寫,就冇有這麼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