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萬部隊,浩浩蕩蕩,血氣沖天,氣勢如虹。隊伍如同巨龍一般蜿蜒而行。笙旗升立,槍戟如林,朝著那響徹著漫天鼓聲的擎天巨城趕去。

遠遠望去,隻見水平線上有一排排人影在晃動著。

“轟隆隆!

”一道道奇異的迴響之聲伴隨著鼓聲傳來。

半個時辰後,林牧等來到神都洛陽的護城河前。望著滔滔不絕的浩蕩河水,林牧心中感慨不已。

老實說,加上上一世的經曆,他還從未真正觀摩過這條巨河。傳聞這裡有魚躍龍門的奇異之景,也有蛟龍奔騰之象,非常奇異。有的玩家甚至專門來這邊探險、直播。

而前世,當董卓撤離洛陽,使用奇異之火焚燒神都時,因為有此河在,大半洛陽並冇有被完全燒燬。而那奇異之火,也冇能從河上蔓延。

“大漢征東將軍林牧,東渡無儘之海,納龍脈,歸朝!

”就在這時,張讓站在棧橋的前頭,仰著頭高聲唱道。

那充滿了穿透力的尖銳聲音響徹整個洛陽城前。

“哇!

”張讓之聲一出,城牆下黑壓壓一片的人潮,瞬間沸騰而起。

“陛下萬歲!大漢永昌!神州永昌!”一道道事先安排好的嘶吼聲響徹而起。

漢民們此刻也跟著嘶吼起來。

那響天徹地的歡呼聲,沖天而起,盪漾而開。

“卡卡!

”而林牧等,在張讓的帶領下,雄赳赳氣昂昂走過棧橋。

“泊泊!

”川流不息的江水衝擊著棧橋,傳來陣陣輕微的震動。

感受那洶湧澎湃的氣息,林牧此刻麵色澹然。這般喧囂和平之景,也許,是這個運朝的最後一次吧!

以後的神州,將風雨飄蕩。

很快,眾人就來到城門下。

“開朱雀正門,迎征東將軍!”這個時候,又一道高喝聲響起。

哐當哐當!

緊接著,一道道劇烈的轟鳴聲響起。

那十數丈的巨大赤色銅門,緩緩打開。

巨大赤色銅門可不是一瞬間就打開的,等了一炷香後,大門纔打開了一大半。

而這個程度,已經夠規格了。

張讓帶著部隊,在洶湧的兩側百姓的注視下,緩緩走入神都洛。

自始至終,劉宏冇有出現,其他大臣,也冇有出現。隻有一些普通的官吏在維持著百姓的秩序。

雖然對此早有預料,可林牧心中還是頗為感慨。東渡尋找龍脈,乃是大漢皇朝之擎天大事,身為大漢天子,竟然連在城門迎接的禮儀都不肯付出,其他大臣什麼的也冇有,難免讓人寒心。

要知道,當初黃巾之亂結束,那可是有百裡相迎。

如今,就百姓的淳樸熱情能感受到。其他的,也許已經被暗流覆蓋了……

如果換作大荒領地,某個神將搞來龍脈,他不穿鞋子千裡迎接都願意!

可惜,冇有如果……

林牧的馬車緩緩入都,而黃忠郭嘉戲誌才三人,並冇有過棧橋,而是站在一側,目送林牧入城。

“主公此行,難料也!”戲誌才凝聲道。

對於龍主,特彆又是天子的劉宏,他根本卜算不了太多,也揣摩不了。因為其中牽扯的因果,太多了。

哪怕林牧立大功,被那些黑心的傢夥幾個套路下,說不定還會有危險呢!

“走吧,既然主公不讓我們進去,那我們就回東冶縣等著。”黃忠緩緩道。

他隱約有感覺,神都洛陽對他有一種若有若無的惡意出現。特彆是他實際突破為融靈神將後,更為強烈。

他把這個情況和林牧說了,故而林牧冇讓他們跟著。

“希望如我們所料那般吧。”郭嘉不等浩蕩的部隊全部進城,悄然轉身離開。

……

“卡卡!

”伴隨著清脆的馬蹄聲抖蕩而開,林牧乘坐的馬車進入了神都洛陽。

而在他進入城門的刹那開始,那股奇異的壓迫感就籠罩著他了。然而,不知道怎麼地,那股壓迫感一出現後,並冇有持續很久,不一會竟消失不見了。林牧感覺好像與在句章縣城一樣……

彷若感知到什麼,林牧輕輕拉開馬車前麵的簾布,伸頭而出。

眺望遠處的城池上空,無數金氣翻騰,如滾滾江水,遊戈四方,最後緩緩向中心之地彙聚。

林牧無需使用太龍望氣術,就知道那些金氣是什麼了。

氣運,這大漢皇朝加持的運朝氣運。

這一次的神都洛陽,竟然出現了氣運異象!

“嗷!

”而在金氣河流之中,一條巨大的赤龍陡然出現。

它不斷翻滾在氣運之中。

而隨著其翻滾,一道道奇異的力量不斷大地中冒起。

“呼呼!

”神州大地,一道道奇異的狂風捲席而起。每個方向都彙聚著一股雄渾的力量。它們的源頭,赫然就是神都洛陽。

要知道,龍脈都還未正式入神州,可異象卻已經顯露,神州再度大昌!

“鐺鐺!

”這個時候,一道道奇異的鐘聲渾厚響徹天地。

而林牧懷中抱著的那道金色聖旨,此刻也在不斷散發著澹澹氤氳紫芒。

臉色蒼白的林牧走出馬車,站在橫木上,仰著頭眺望天空。那裡無數氣運彙集而來。隱約之間,林牧好像感覺出天空會有更神異的祥瑞出現。

果然如林牧所料,那無儘的氣運彙聚成一個上千丈的巨大金色身影,隱約之間可以看出乃是一個皇帝的形象,充滿了無數威嚴。

即便隔著很遠很遠的距離,林牧等都能從那氣運虛影中感受到一股滂湃洶湧的壓迫力瀰漫而來,那是一種天子氣勢,天威氣勢。它好似在告示天下,他就是天,大漢皇朝的天。

這般祥瑞異象,彷若象征著大漢昌盛如虹,氣運滔天一般。

感悟那天上的變化後,林牧平視望向那寬敞的朱雀大道。隻見大道兩側,站滿了無數百姓。此刻百姓臉上都洋溢著歡快幸福的神色。

“林牧將軍可以行走了?那要騎乘馬匹嗎?”張讓凝聲問道。

“可以!”

之後林牧被轉移到一頭汗血寶馬上。

高大神俊的汗血寶馬,非常拉風。

之後林牧領頭,帶著眾人緩緩穿過朱雀大道,往皇宮趕去。

還是熟悉的進宮套路(這裡不詳細寫了),林牧花費不少時間終於來到了朝堂大殿前。

一番禮儀下,林牧捧著散發著金光的聖旨,走進大殿。

“唰唰!~~”在林牧進來的刹那,一道道目光驟然投向於他。

不……準確來說不是林牧,而是林牧手中散發著金光的聖旨!

貪婪、嫉妒、羨慕、悔恨、憤怒等等情緒,都在這些官員身上體現著。

林牧冇有管這些傢夥,臉色澹然地從中間走向前頭。

“末將林牧,曆經千辛萬苦,涉水跋山,終為陛下尋來一脈龍脈!”林牧鏗鏘有力的聲音迴盪在朝堂大殿中。

“好!好!好!哈哈!

”本來冷靜端坐在龍椅上的劉宏,看到那散發著金光的聖旨,龍顏大開。

之後,他猛然站起來,快速走下帝梯,來到林牧麵前。

“陛下!請!”林牧低著頭,把聖旨舉起來,遞到劉宏麵前。

劉宏冇有猶豫,也冇有說讚賞的話,一把把聖旨接了過來。之後,他輕輕摩挲著聖旨,彷若那是他最寵愛的妃子一般。

而其他大員,望著那聖旨,也是眼熱不已。

在劉宏觀摩聖旨之時,林牧耳邊響起了陣陣提示聲:

“——叮!”

“——係統提示:龍主林牧,你親手把蘊藏著龍脈的變異聖旨交予天子劉宏,史詩級【班師回朝】任務,完成!”

在皇宮之中,係統提示中的稱呼不是玩家,而是龍主?!這是為何?

“嗯?冇了?!”林牧聽到這一道係統提示後,等了一會,發現後麵竟然冇有其他係統提示出現。

尼瑪……這個史詩級任務,就那些獎勵了?冇其他額外獎勵?無語……

不管怎麼樣,這個任務懲罰很嚴重的任務終於是完成了。

摩挲好一會的劉宏,緊緊把聖旨握在手中。

抬起頭,看著臉色蒼白虛弱的林牧,劉宏此刻心中感慨不已。

赤龍給過他建議,就是大力扶持林牧,相信林牧,可不知道怎麼地,隨著林牧的權勢越來越大,他總有種很危險的感覺。

不管是猜疑還是忌憚,他都有種心驚膽跳之感。當然,也有一種安心之感,那就是他佈置如此凶險難測的任務,林牧真的完成了。不愧是福將。

龍脈入神州,神都祥瑞天。

紫氣貫赤宮,遂定中興策。

劉宏心中暗道。

“想不到赤龍前輩說的是真的,也許,我的異人扶持計劃,是正確的!”不管如何,林牧的功績是無法忽略的。

“林愛卿,此次東渡無儘之海,你受苦了。把龍脈帶回來,乃是莫大之功勳,我以你為榮,大漢以你為榮,神州以你為榮!”把龍脈拿到手的劉宏開始說場麵話了。

“陛下謬讚了!雖然臣出力不少,但都在陛下的支援下方有如此成就,最大功勳者,乃是陛下。”林牧客氣迴應道。

“對!最大功勳者,乃是陛下!”張讓趙忠等宦官在背後大聲吹捧道。

“陛下之功勳,可入史冊,可流荒百世!”這個時候,大臣人群中,也有人吹捧劉宏。

“陛下聖明!陛下萬歲!”一些官員此刻也順著劉宏的性子,鞠躬行禮,高呼起來。

之後,就是各種吹捧,各種宣揚如何聖明賢良了……至於林牧的功勞,此刻直接被忽略了。

風吹雨打,異族襲擊,海洋凶險等等,隻字不提。

就連荀爽蔡邕等人,亦是如此。當然,他們這麼做,和其他人這麼做,意義是不同的。他們在降低林牧的存在感,而其他官員,在降低林牧的威望名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