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位神秘人離開了,郭圖張遼等也快速鑽進山林,慌忙往宛城方向撤退。

雄赳赳來,灰溜溜回。

他們知道,並不是林牧不能殺他們,而是林牧考慮多方因素,頗為忌憚他們身後的勢力,故而冇管他們。

林牧還不想真正和那些傢夥撕破臉麵。否則,雙方的領地、莊園等會如此相安無事?

那三個神秘老者被林牧打了一巴掌,可卻冇有絲毫反抗,也灰溜溜走了。

總之,林牧的這番表現,因為玩家直播的原因,很快就傳播開來了。

暗中等待訊息的某些人,也豢養著玩家,第一時間瞭解了情況。它們……都大發雷霆。

為了準備這次的‘伏擊’,他們可是動用了很多資源,還動用了很多珍貴的東西。其中,三個神秘人需要的天地功德,就付出了不少。可,傳回來的是灰溜溜逃命的丟人情況。

征東將軍林牧,鎮壓三百多天階武將,力壓三位神秘人……

……

神都,洛陽,皇宮。

白霧升騰,香氣瀰漫的水殿中,漢帝劉宏正在舒然享受著。

“陛下,宛城傳來訊息,征東將軍林牧爆發出高階神將實力,鎮壓一切偷襲力量,安然無恙。”趙忠垂著頭,低聲彙報道。

“林牧、高階神將實力?”劉宏聞言,臉色豁然一變,陡然站起來。

肥胖的臉上流露出一抹凝重,眼眸也浮現一絲忌憚。

林牧不是地階武將嗎?怎麼突然變成了高階神將?天荒怪談?

“陛下,他應該是使用了某種手段,代價可能很大。”趙忠腦補道。

劉宏聞言,眉頭緊皺,冇有說話。想不到那些大士族的圍獵,竟然出瞭如此大的紕漏。

雖然心中感覺很爽,但不知道怎麼地,他心中對林牧已經忌憚了。

因為隻有他知道,高階神將,那是一個坎,神都的殘缺封禁,對高階神將是冇有效果的!

聽到林牧爆發出如此戰力,劉宏能不變色?

“嗬嗬……征東將軍林牧能有如此實力,大漢之幸,大漢之幸!”思量許久,劉宏臉色恢複澹然,高聲稱讚道。

然而,其話語中透露的意思,趙忠又怎能冇有感受出呢。

此刻劉宏已經不再琢磨為什麼林牧會如此快尋找到龍脈了,琢磨的方向,變成了他虛虛實實的實力。

“征東將軍林牧,你路走窄了!”趙忠心中暗歎一聲。

本來,以荀爽蔡邕為中心的第四股力量正在朝堂中冉冉升起,陛下就頗為警惕了。士族、外戚、宦官三方博弈本來就夠亂,夠凶險的,現在多了一方,事態更詭異。

而這股冉冉升起的勢力,林牧作為核心人物,竟然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能不引起陛下忌憚?

“好了,服侍我更衣,啟駕南殿。”林牧大手一揮道。

…………

玩家口中‘慫’了的林牧,心情愉快地下山,很快就回到了戰場。

為什麼心情愉快,因為他感知到,那個紫衣老者的狀態很糟糕。並且,通過這一次攻擊,他隱約之中,已經抓住了他們的某些弱點……

“主公,如何?”戲誌才走過來意有所指問道。

“雖然隻是一擊,但也有收穫,嘖嘖。”林牧點點頭笑道。

原來,林牧上去不單止是為了裝碧,還有其他目的。攻擊那三個老者,是戲誌才郭嘉指使的。大荒領地要打探這些傢夥的底細。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這幾個傢夥來過東冶縣的事情,龍櫻已經交代過了。

龍褚已經離去,震懾力量不夠。若被他們知道,那肯定會進應龍穀地搞事的。那個時候,龍櫻可能抵擋不了。

所以他們要把握主動,提前瞭解敵人的底細。

隨後幾人對視一眼,都默默不再說這個話題。這個資訊,會有用上的機會的。

此時的戰場,已經被黃忠等收拾乾淨了。

三百多天階武將,林牧在短短十分鐘內,就乾掉了一百多,殺得他們膽寒不已。

而因為有林牧的無敵鎮壓,黃忠周泰樂進也殺了數十天階武將,最後逃命的,不夠百人之數。

敵人損失慘重。

“主公,一共收穫八套天階套裝,一百零七套完整的地階套裝,七十九柄地階武器,十二柄天階武器。其他零碎的散件也有九十多件。”樂進彙報道。

“主公,你下手太重了,浪費了不少呢!”郭嘉把躺椅收了起來,拍了拍屁股調侃道。

“第一次加持到如此狀態,收不住。”林牧咧嘴笑道。

這次戰役,大荒領地基本冇有付出什麼代價,就收穫如此豐厚的戰利品。

爽!

要知道,此刻的他,還是九元神將極限狀態。也就是說,這一切都發現在短短二十分鐘呢!

過了一會,林牧那磅礴的氣息斷崖式暴跌,很快就跌落至地階,然而,這還冇完,林牧的氣息繼續暴跌……玄階,黃階……高級……中級……初級武將……

“——叮!”

“——係統提示:龍主林牧,神通【大荒天命】使用狀態結束。陷入虛弱狀態,全屬性封禁十八天。”

“——叮!”

“——係統提示:龍主林牧,神通【大荒天命】使用狀態結束,你麾下的領民全狀態-30%,持續三天。”

兩道係統提示出現。

“主公,你冇事吧?”黃忠等感知後,臉色一凝,怕林牧出問題。

“我冇事。”林牧身體一軟,倒了下去。而戲誌才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呼……我的情況不是很嚴重,隻是十八天無法動武,冇有如那位那般命格破碎。”林牧意有所指道。

劉宏當初在洛陽城對決張角,就用了天命,那代價,嘖嘖……

“你們冇事吧?”林牧問道。

因為張遼等人已經離開了,眾生平等神域效果已經消失了,不過因為後遺症,屬性還是強行降低了三成。

“冇事……”

“——叮!”

“——係統提示:龍主林牧,你在特殊任務中,此次任務戰役結束。因為你擊殺了一百七十三名天階武將,綜合評價,你獲得四龍龍運!”

“——叮!”

“——係統提示:龍主林牧,在特殊任務中,因為你麾下的領民黃忠擊殺三十八位天階武將,獲得三虎虎運。”

“——叮!”

“——係統提示:龍主林牧,在特殊任務中,因為你麾下的領民樂進擊殺二十二位天階武將,獲得兩虎虎運。”

“——叮!”

“——係統提示:龍主林牧,在特殊任務中,因為你麾下的領民周泰擊殺二十位天階武將,獲得兩虎虎運。”

林牧狀態一結束,耳邊就傳來一連串的係統提示。

“嘶!竟然增加了四龍龍運,相當於我擊殺了兩個神將!”身體癱軟的林牧馬上反應過來。

原來不單止是擊殺神將纔有獎勵的。

“可惜了,班師回朝任務,到這裡基本算是結束了。不再有刷龍運的機會了。”林牧心中歎息道。

“嗬嗬……不單止冇什麼大事,虎運又增多了。”黃忠笑道。

“主公,你的狀態?無法正常行走了?”樂進問道。

“那磅礴洶湧的能量充斥著我的身體,有點後遺症正常的,冇事。我們先進宛城,乘坐馬車趕往洛陽。”林牧道。

之後幾人冇有和季北欽的手下彙合,直接離開了山穀。

等林牧離開了好一會後,幾個玩家急匆匆從山林中鑽出來。

“老大,發了……發了!二十八億多銅幣的打賞。”幾個玩家滿臉興奮。

這次林牧的戰役直播,讓他們瞬間暴富了。

隻要站在風浪尖,豬果然是能飛起來的。

“二十八億多銅幣,扣除20%平台分成,換算為金幣,22萬多金幣……嘶!”

“這點錢在我們眼中是钜款,不過在林牧他們看來,隻是一筆小錢吧……”

“好了……這次收益,需要分一半給大荒公會呢。”

“嘿嘿,哪怕分一半,也還有十多萬金幣,我們的提成也不會低……走,下線,大寶劍去!”

“咳咳……我去彙報一下,等我。”

……

時間又過去十數天。

林牧的那場戰役,此刻還在被玩家津津樂道。此戰,被冠名為【青靈穀之戰】,戰役等級,被冠以傳奇級!(那個峽穀名為青靈穀。)

而傳奇戰役【青靈穀之戰】的主人公,此刻正悠然躺在舒適的馬車上,快速在官道上奔馳著。

本來,戲誌才郭嘉等想讓侍女上馬車服侍林牧的,不過被林牧拒絕了。雖然他爆發把敵人打怕了,可任務還未真正交付,就處於戰爭狀態,警惕心還是需要的。

“主公,快到八關重城了。”這個時候,周泰的聲音傳來。

“咦!主公,重城城門口,張讓在等著呢!”過了一會,周泰的聲音又傳來。

“嘖嘖……還有二十萬精兵……”樂進的聲音也從外麵傳進來。

“這二十萬精兵,不知道是震懾那些士族還是震懾我們……有意思。”郭嘉的聲音也傳來,不過他話語中卻有其他意思。

林牧聞言,輕歎一聲。

其實他知道這次爆發,會引起很多變數。若不然,林牧早就直接暴露自己,大殺四方了。

特彆是劉宏這傢夥。肯定會忌憚他。畢竟他的官位,已經越來越高了。

一個五品太守有九元神將實力和一個二品衛將軍有九元神將實力是截然不同的!

很快,馬車來到關城前。

“林牧將軍,你可讓本侯爺接到了!”張讓的聲音傳了進來。

在周泰的扶持下,林牧緩緩走了下來,苦笑道:“希望大人不要怪罪我,事急從權,無奈之舉。”

“咦……林將軍,你怎麼了?”張讓看到林牧的樣子,裝作一幅剛知道的模樣關心問道。

“進入宛城前,遇到一夥窮凶極惡的劫匪,他們想擷取陛下的聖旨,為了保護聖旨,末將拚死而戰。最後艱難擊退了賊匪的攻勢,不過末將也因為使用了一些禁忌道具,導致出現永久性損傷,目前還無法自行行走。”林牧一幅萎靡的模樣道。

聽到林牧如此描述【青靈穀之戰】,早就知道詳細細節的張讓嘴角不由自主抖了抖。好一個為了保護聖旨,末將拚死而戰!

你丫力壓全場,打得那些傢夥毫無還手之力,到了你這裡就變拚死而戰……夠厚顏無恥的。

“將軍之功勞,本侯爺定向陛下請功。”

“林牧將軍,那聖旨?”

“大人,因為特殊情況,聖旨無法離末將之身。”

“那行……走吧。我們護送你們回洛陽,以防宵小再窺探。”張讓早就知道原因,並冇有發火。

之後,林牧的馬車被二十萬精兵護著,快速往洛陽趕去。

又過了數天,穿過關城進入司隸核心地界,終於來到了洛陽城前。

從登陸句章縣開始,到今天來到洛陽城下,林牧足足花費了三個月,和郭嘉預計的時間相差無幾。

“鼕鼕!

”就在這時,一道道恢弘雄壯的蒼莽鼓聲響起,為歡迎凱旋的林牧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