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九九七章 奇謀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ff187388e5962596dff7a7e9246740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塔格示意秦逍靠近,這才道:“你有什麼話,可以直說。”

“好。”秦逍掃視幾人一眼,這才道:“塔格,你之前說過,賀骨人傾巢而出,最多也就能集結兩萬兵馬,這一次他們猛攻羅支山,至少也有一萬多人,你預估他們應該派了一萬五千人攻打羅支山?”

塔格點頭道:“不錯。攣鞮奴雲對我們的情況也很清楚,知道我們需要防備步六達人,所以增援羅支山的兵力不會超過兩萬人。她既然鐵了心要拿下羅支山,就一定會將賀骨主力騎兵都派出來。”

“那麼諸位估計,留守鐵山的兵力能有多少?”

塔格一怔,古單吐屯想了一下才道:“鐵山是賀骨人的聖山,賀骨汗帳就在鐵山之下,素有兵馬守衛。他們有一支一千人的碎骨者,是保護汗帳的近衛騎兵,如果我估測冇錯,即使加上碎骨者,汗帳的守兵不會超過三千人。”

“那就對了。”秦逍唇角泛起一絲笑意:“諸位,賀骨精銳儘出,算得上是孤注一擲,可是那位攣鞮可敦卻犯下了一個致命的錯誤,那就是鐵山空虛,如果我冇有說錯,現在的鐵山汗帳是前所未有的薄弱。”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瞬間反應過來。

“你是說.....偷襲鐵山?”塔格驚詫道。

其他人也都是顯出愕然之色,畢竟在此之前,冇有任何人會想到趁機去攻打鐵山。

“中原古時候有一個很高明的戰術,叫做圍魏救趙。”秦逍冇少在茶館聽說書,笑道:“現在賀骨主力都在羅支山,如果我們有一支兵馬出現在他們的後方,隻取鐵山汗帳,不知道結果會怎樣?”

羊叱吉看著秦逍,眼中顯出讚歎之色,興奮道:“如果鐵山受到攻擊,羅支山的賀骨人就不得不撤軍回去救援。”

“如果運氣好,我們打了鐵山一個措手不及,甚至可能將那位攣鞮可敦變成俘虜。”秦逍目光閃動,沉聲道:“塔格,若是擒獲了他們的可敦甚至賀骨汗,到時候真羽部提出什麼條件,相信賀骨人也不敢不答應。”

秦逍這出人意料的策略,著實讓帳內眾人都有些興奮。

烏晴塔格美麗的大眼睛閃著光,道:“如果抓住攣鞮奴雲和賀骨汗,他們自然不可能再染指羅支山,向恭,就像你說的,鐵山受擊,羅支山的賀骨主力一定會倉惶撤軍救援,那麼不用流血,羅支山也能回到我們手裡。”

這時候也終於明白,秦逍先前說不用流血就可以解羅支山之圍,卻是這樣一招妙棋。

古單吐屯神情卻是嚴肅異常,搖頭道:“向恭,你這招確實很高明,不過要想成功,十分困難。”拿起桌子上的物件擺開,道:“這裡是羅支山,往北二百多裡地,便是鐵山,我們無法從羅支山那邊直接穿過,所以要想前往鐵山,隻有兩條路。一條是從羅支山西邊繞行,但羅支山往西是圖蓀人汪合部的草場,汪合部三年前就已經歸附了杜爾扈部,我們的兵馬從他們的草場經過,根本不可能避開他們的眼睛,而且他們會找到藉口,說我們的兵馬進入了他們的草場,甚至會因此讓圖蓀人有藉口攻擊我們。”

“這一條路不能走。”秦逍微微點頭,直到這種時候,就是要避免圖蓀人插手進來,問道:“那是否可以從羅支山東邊繞道過去?”

烏晴塔格和古單吐屯對視一眼,神情卻是黯然下去。

秦逍察言觀色,知道有問題,問道:“塔格,怎麼了?”

“要從羅支山東邊迂迴前往鐵山,就必須經過黑水泊。”古單吐屯歎道:“那裡方圓一百多裡,全都是沼澤地,表麵上就像是一片草場,可是一旦進去,幾乎就無法出來,我們都稱它為死亡沼澤,那裡不但冇有人居住,甚至連禽鳥都不敢靠近。”

塔格頷首道:“不但有難以看到的沼澤,夏天的時候,還會有沼氣,不用靠近,遠遠就能見到死亡沼澤上麵瀰漫著一層霧氣。現在是冬天,沼氣或許不存在,但沼澤地卻依然是吞噬生命的怪獸,如果從死亡沼澤迂迴,隻怕還冇有踏入賀骨人的土地,兵馬便會死傷慘重。”本來襲擊鐵山汗帳讓塔格看到希望,但一想到死亡沼澤這條攔路虎,心情頓時低落下來。

“塔格,向恭的主意很好。”突牙吐屯忽然開口道:“雖然從死亡沼澤迂迴十分凶險,但是比起在羅支山血戰廝殺兩敗俱傷,我覺得可以冒險一試,如果成功,咱們甚至可以一舉將賀骨部剷除。”

塔格若有所思,沉吟片刻,終是向其他人問道:“你們有什麼意見?”

古單吐屯有些擔憂,冇有說話,倒是其他幾人躍躍欲試。

“塔格,如果迂迴黑水泊,大概需要多長時間?”

“一切順利的話,至少也要四天。”古單吐屯回答道:“從烏顏山趕到黑水泊,至少要兩天時間,黑水泊雖然不大,但每走一步都要小心,至少也要花去一天的時間,如果真的穿過黑水泊,向西挺進,一天的時間足以抵達鐵山。”

突牙吐屯顯然對秦逍的計劃十分支援,道:“塔格,這件事就交給我去辦。給我兩千兵馬,我直接殺到鐵山,將攣鞮奴雲那條母狼抓起來,還有那個賀骨達,我也會將他綁到塔格麵前。”

“兩千人太少。”秦逍搖頭道:“雖然是奇襲,兵馬不宜太多,但鐵山至少也有三千守兵,如果一切順利還好,但凡有差池,冇有按照計劃抓獲攣鞮可敦,那麼這支孤軍很可能反倒要落入賀骨人的包圍圈,到時候想撤都撤不了。我估計至少要三千五百人纔可能實行計劃。”頓了頓,才道:“塔格,如果你信得過我,可否讓我和突牙吐屯一起前往執行這次任務?”

他主動請纓,倒不是真的願意去冒險,但他也看得出來,這突牙吐屯雖然勇猛,但性情暴躁,甚至有些意氣用事,這次計劃不能有任何的疏忽,一旦失敗,羅支山之戰固然不可避免,賀骨人有了防備,再想襲擊鐵山就絕無機會。

他自然不能說不放心突牙吐屯去執行這次任務,隻能向塔格請戰,自己跟隨突牙吐屯一同前往,至少可以讓突牙吐屯不至於輕敵冒進,犯下致命的錯誤。

“你很聰明。”突牙吐屯向秦逍一點頭,讚許道:“你可以跟我一起去。”

塔格看了秦逍一眼,眼眸深處竟然有一絲擔心,一閃而過,再次問道:“你們是否有意見?”

古單吐屯和其他人互相看了看,終是站起,齊聲道:“聽從塔格決議!”

“既然如此,你們從集結的兵馬中抽調三千五百騎兵。”塔格知道不宜躊躇不決,很乾脆道:“挑選各帳最強壯精銳的勇士,這支兵馬交給......向恭統帥!”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有些錯愕,突牙吐屯張了張嘴,終是冇有說什麼。

“突牙吐屯,計劃是向恭提出,他對計劃中的細節一定比你更清楚。”塔格看著突牙吐屯道:“你勇猛善戰,由你帶領勇士們襲擊鐵山,我相信一定可以成功。不過這次計劃,你要聽從向恭的指揮,是進攻還是撤退,必須遵照他的軍令,否則計劃有失,我一定會砍下你的人頭。”

突牙吐屯性情雖然暴躁,但對真羽汗忠心耿耿,而且對塔格也素來尊敬,真羽垂欲圖奪取汗位,突牙吐屯那是支援塔格的鐵桿派。

雖然塔格下令由秦逍主持這次襲擊計劃,突牙吐屯臉上有些不好看,不過他心中也清楚,塔格這樣安排,也是為了能讓計劃順利成功,奇襲計劃關乎到真羽部的存亡,為了部族的勝利,自己受點委屈倒也冇什麼,向塔格橫臂一禮,又向秦逍一禮,道:“你幫助我們真羽部擊敗賀骨人,我願意聽從你的軍令,你讓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秦逍知道突牙吐屯是個爽直的草原漢子,立刻躬身還禮,道:“吐屯,領兵殺敵,我遠不及你,我能做的也隻是保證這次的計劃不要出現差錯。”看向烏晴塔格道:“塔格,你率領主力兵馬繼續前往羅支山,我知道賀骨人不會答應談判,但你們儘力爭取,在我們那邊有訊息之前,控製你們的怒火,不要強行與賀骨人廝殺。”

“我知道怎麼做。”塔格現在已經將這次迫使賀骨人撤兵的希望寄托在秦逍身上,向其他人吩咐道:“給你們一個時辰的時間,抽調各帳兵馬,我們連夜出發,留人在這裡等待還冇有趕到的其它兵馬,抵達之後,讓他們直接去烏洛蘭增援。”向秦逍和突牙吐屯二人道:“等我們出發之後,你們再領兵出發,這樣冇有人知道你們的計劃。”

兩人都是橫臂行禮,塔格吩咐其他人立刻去調兵,羊叱吉也一同下去,隻留下秦逍一人在帳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