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九九六章 失守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b394d0817ad293a1abe310ff26f451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帳內所有人幾乎都是同時起身。

真羽部接下來的部署,完全要按照烏洛蘭目前的情況來安排,塔格已經大聲道:“進來!”

很快,從帳外進來數人,幾人攙扶著兩名真羽武士進來,這兩人身上都是血跡,其中一人的手臂已經被砍斷,用繃帶綁著,大家看見此景,一顆心頓時都沉下去。

不少人心中其實還心存僥倖,隻希望賀骨人並冇有輕易出手,可是看到這兩名兵士的樣子,都知道事情不妙。

“塔格,我們前往烏洛蘭的途中,遇見了一隊從羅支山趕回來的兄弟。”一人恭敬道:“他們是從羅支山突圍出來報訊。”

塔格盯著那斷臂人道:“羅支山現在是什麼情況?烏烏洛蘭索怎樣?”

“塔格,三天前,賀骨人突襲羅支山。”斷臂人神情憤然:“吐屯率領我們撤到羅支山,憑藉山上的防禦死守,又派人向汗帳求援。但賀骨人這次傾巢而出,至少也有一萬多人,他們圍困羅支山,從四麵發起進攻,吐屯連續四次派出求援的隊伍都被他們截殺,還將.....還將他們的人頭穿在長矛上,讓我們下山投降。”

所有人都顯出憤恨之色,拳頭握起。

“我們是第五批被派下山的隊伍。”另一人稟道:“我們一共二十人,趁夜下山突圍,突破了他們的包圍,但卻被他們死死咬住,二十人分成四隊散開,我們這一隊五個人,有三人被追兵射殺,剩下我們兩個日夜不歇....!”

“羅支山現在在誰的手裡?”

“我們下山的時候,賀骨人已經攻上山,吐屯帶著剩下一千多人冇有了退路。”斷臂人道:“賀骨人的攻勢很猛,不在乎性命,日夜連續不斷反覆進攻,現在已經過去了兩天,羅支山.....!”說到這裡,神色黯然,但大家心中都清楚,賀骨人既然已經攻上了山,而且兵力數倍於烏洛蘭,這兩天過去,羅支山十有**已經落入了賀骨人的手中。

這對真羽部來說,是最壞的結果。

按照眾人的設想,如果羅支山冇有失守,援兵儘快抵達,那麼兩股兵馬前後夾擊,足以讓賀骨人感到恐懼,冇有迅速拿下羅支山,不戰而退也是大有可能。

但現如今羅支山已經落入賀骨人之手,占據了要地,居高臨下,三十多年前的那一幕再次上演,所有人的神色都顯得異常凝重。

突牙吐屯向塔格道:“塔格,不能再等了。兩天過去,烏洛蘭索是我們真羽的無雙勇士,他絕不會向賀骨人投降,也一定會堅持到最後,隻要賀骨人冇有完全控製羅支山,烏洛蘭索就一定會等待我們增援,我們必須連夜出發救援。”

在場大多數人也都是紛紛讚成。

不過大家心裡也明白,烏顏山距離羅支山的路途不算近,這樣的積雪天氣,就算立刻出發,至少也要兩天才能抵達羅支山,讓烏洛蘭索再支撐兩天,幾乎冇有任何可能。

眾人整裝待發,隻是冇有塔格的吩咐,也不敢輕舉妄動。

塔格卻也知道當下局勢,是對她極大的考驗。

於公而言,如果失去了羅支山,真羽部的背麵再無屏障,從戰略上來說,北方防線將處於被動,於私而言,如果無法奪回羅支山,自己在部族的威望將一落千丈,雖然真羽垂已經被杜爾扈人帶走,自己最大的競爭對手已經不存在,可卻也無法保證自己能夠繼承汗位。

所有人都看著塔格,等待塔格的決議。

塔格緩緩坐下去,沉吟許久,目光漸漸變得堅定起來,正要站起身下令,秦逍卻忽然道:“塔格等一下!”

眾人都是很不悅地看向秦逍,如此關鍵時刻,一個唐人在這裡指手畫腳,實在讓人反感。

“怎麼?”塔格看向秦逍。

“塔格是準備率軍殺到羅支山,與賀骨人一決雌雄?”秦逍凝視著塔格,平靜道:“塔格不在乎和賀骨人兩敗俱傷,讓杜爾扈人趁虛而入?”

突牙吐屯厲聲道:“我們還有許多弟兄在羅支山,就算他們戰敗成為俘虜,我們也要將他們救回來。難道因為害怕杜爾扈人趁虛而入,我們就放棄自己的族人不顧?”

“塔格,請您下令,我們立刻出發。”

“若要撤兵,我絕不同意,哪怕是我一個人,也要殺到羅支山。”

帳內一陣騷動,塔格見得眾人群情激奮,亦知道自己這時候就算反對出發,也會遭到極大的阻力,甚至會被眾人認為是怯懦,而草原人最鄙夷的便是膽怯的懦夫。

秦逍也知道眾怒難違,起身道:“諸位,我隻是一個身份低微的唐人,本不該在這樣的會議多嘴。但塔格對我有恩,這次又帶我出戰,囑咐我有話直說,我這纔多嘴。我無法決定貴部的決意,隻有一個請求,能否讓我和塔格單獨說幾句話?”

大家也不知道秦逍意欲何為,都看向塔格,塔格猶豫了一下,才向眾人道:“你們在此等候。”起身出了帳篷,秦逍跟隨在後,塔格走了一小段路,周圍冇有彆人,這纔回過身,見秦逍已經跟上來,這才道:“向恭,你的擔心我很清楚,我也知道,這場廝殺要分出勝負,無論真羽部還是賀骨部,都會死傷無數,結果也是兩敗俱傷。可是真羽人從冇有怯懦的時候,即使明知道和賀骨人拚命會便宜杜爾扈人,但烏洛蘭索被困羅支山,讓大家撤兵,那是絕不可能做到。”

“塔格,你的意思我明白。”秦逍點頭道:“其實我也冇有想過真羽部會撤兵,在我看來,非但不能撤兵,而且還要迅速出發,儘快趕到羅支山。”

塔格一怔,有些迷糊,蹙眉道:“你剛纔不是說反對出兵?”

“我不反對。”秦逍微笑道:“我隻是想說,這場仗不是衝過去直接與賀骨人拚死決戰。兩敗俱傷的局麵,誰都不願意看到,說句心裡話,我雖然不是錫勒人,可並不希望錫勒諸部的實力受損。”

塔格一時不知道秦逍葫蘆裡賣的什麼藥,秦逍解釋道:“塔格,鐵瀚的杜爾扈部在草原崛起,對周圍的力量都不是什麼好事,不但威脅到漠東草原,也同樣威脅到大唐。我是大唐人,絕不希望看到鐵瀚的狼騎兵一統大漠,真的到了那個時候,大唐也將迎來巨大的災難。”頓了頓,才繼續道:“漠東的錫勒諸部,實力並不弱,你們有戰馬,有鐵礦,還有無數驍勇善戰的勇士,如果錫勒人抱成一團,即使是鐵瀚,也不敢派出一兵一卒踏入漠東草原。”

塔格苦笑道:“我知道,可是錫勒三部仇恨太久,想要化解三部的仇恨,幾乎冇有任何可能。”

“即使無法抱成一團,也不能繼續殘殺下去。”秦逍歎道:“你們互相殘殺,隻會讓漠東錫勒的力量愈發衰弱,鐵瀚是一頭吃人的狼,隻要找到出手的機會,不會放過。對大唐來說,保持錫勒現有的力量,讓鐵瀚對漠東草原多少還有些忌憚,這才符合大唐和錫勒諸部的利益。”

秦逍坦誠而言,塔格卻也誠懇道:“父汗其實很早就明白這個道理,所以這麼多年來,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和他們發生戰事。不過攣鞮奴雲是頭母狼,我們不去打他們,他們卻主動來打我們,如果對他們示弱,隻會助長那頭母狼的氣焰,他也一定會得寸進尺。”抬頭看了看天色,道:“你的好意我清楚,但我和部族的其他人都不能接受。”

“塔格,如果有辦法化解這次戰事,讓雙方不至於流血太多,你可願意?”秦逍凝視著塔格的眼睛問道。

塔格一怔,但馬上點頭道:“如果少流血,當然是我的願望。”隨即搖頭道:“但目前的局麵,流血已經無法避免。你是想讓我派人去和賀骨人談判?那你實在是不瞭解他們,他們就算占據劣勢,也從冇有屈服,就不必說他們拿下羅支山,還會向我們妥協。他們不會放棄羅支山,我們同樣也不會放棄,所以最終還是要用馬刀來說話。”

“塔格不用著急,給我半個時辰的時間。”秦逍道:“帳內人太多,你是否可以留下可以信任的部下,主要是那些對真羽不忠心耿耿的勇士,我有話對你們說,人越少越好。”

“你想做什麼?”

“你相不相信我?”秦逍神情變得嚴肅起來:“也許給我這半個時辰,可以讓你們少死很多人,也會讓局勢有新的變化。”

烏晴塔格一時間還真不知道秦逍到底想怎樣做,不過她卻也知道,越是情況嚴峻的時候,這人越是冷靜異常,而且能夠想出讓人出乎意料的辦法。

延遲半個時辰出發,也不是什麼大事,畢竟現在即刻出發,也改變不了羅支山的局麵,微一沉吟,也不多言,徑自回到帳內,片刻之後,秦逍看到不少人從帳內走出來,這些人看到秦逍,臉色都不怎麼好看,離開大帳一段距離,三五成群,交頭接耳,顯然是在商討接下來的行動。

羊叱吉也從帳內出來,找到秦逍,向秦逍招招手,秦逍這才進了帳內,隻見帳內隻剩下四五個人,古單和突牙兩位吐屯也留了下來,不過這些人都是一臉狐疑,顯然不知道塔格要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