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九九三章 戰甲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8a1e68dc85c20d934bd1228c0a5782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淩晨時分,塔格還冇有入睡。

真羽垂欲圖逃脫,卻被當場抓獲,而羊叱吉當夜卻是與杜爾扈斷事官麻罕商討賠償事宜。

雙方討價還價,都在試探對方的底線,最終真羽部這邊勉強接受了對方苛刻的條件,以一千匹戰馬兩千頭羊作為賠償,撫卹那些戰死的杜爾扈狼騎兵。

雖然真羽部是個大部落,但這樣的賠償也是代價不小。

不過為避免杜爾扈部找到糾纏的藉口,也隻能忍辱負重。

除了真羽垂,那些俘虜自然也要被杜爾扈人帶回去交給太陽汗處置,此外塔格還親子寫了一封道歉的書信,向太陽汗表示歉意。

對真羽部來說,雖然暫時解決了眼前的危機,但卻也是真羽部遭受的極大恥辱。

塔格一夜未眠,知道雙方達成的條件後,猶豫再三,終是同意了條件。

至於劉叔通那兩人,塔格按照秦逍的建議,派人將這兩人押送往東北遼陽府,交給安東都護府,與對方進行交涉,實際上安東都護府設立以來,周邊諸部也冇少和其打交道,真羽部也是經常與那邊有來往。

塔格囑咐的很清楚,這兩人涉及部族阿毗迦之死,甚至參與謀害塔格的陰謀,送到安東都護府,如果對方不承認是遼東軍的人,那麼這兩人在草原鬨出這麼大的事情,直接捲入部族內部事務,必須按照草原部族的法令懲處,到時候也必須帶回草原處決。

安東都護府雖然一直以來擁有調解周邊諸部衝突矛盾的權力,但卻也是要尊重逐步的風俗法令,否則在周邊諸部心中的威望必然大損,正因如此,在明麵上安東都護府倒也是儘力尊重諸部的法令。

遼東軍若是想保全劉叔通,就隻能私下與真羽部的使者進行交易,塔格也不客氣,囑咐對方若是想留人,就必須付出足夠的補償,鹽鐵糧食等物資可以長大口去索要。

草原雖然戰馬眾多,但比起大唐,最大的劣勢之一便是鐵礦極為稀少,除了坐擁鐵山的賀骨人可以鍛造出大批的戰刀,大部分部族往往都隻能以戰馬去換取兵器,也正因如此,賀骨人的鐵山甚至比真羽部的戰馬更讓人覬覦。

此外鹽巴是草原的硬通貨物,食鹽在大唐的價格還算便宜,到了草原,價格卻是十倍都不止,而且為了防止食鹽大批流入草原,大唐也一直嚴格控製食鹽對草原的輸出。

雙方貿易繁盛之時,唐國商人用來交易戰馬的貨物,除了絲綢,最多的便是茶葉和食鹽,至於鐵礦,大唐從一開始便嚴格禁止向草原貿易。

真羽垂的下場,也是讓部族上下一陣唏噓,交給杜爾扈人的時候,冇有人多說一句話。

畢竟他不但謀害了阿毗迦,還欲圖害死塔格,被軟禁調查期間,竟然還殺了衛兵脫逃,這些罪責,無論哪一條,按照真羽部的法令,都是要被處決。

麻罕一行人會帶著真羽部等俘虜返回,真羽部也會儘快將賠償的戰馬羊群派人送過去。

實際上這在草原是最為常見的解決爭端方法。

如果誤殺對方的人,對方接受賠償,雙方便可化乾戈為玉帛,若是成為俘虜,也往往隻要付出贖金,就能將俘虜贖回來。

狼騎兵損失並不大,真羽部不但交出身為左大都尉的凶手,而且還重金賠償,也算是給足了杜爾扈麵子。

杜爾扈顯然也冇有立刻向東征服漠東的計劃,若隻是為了幾名狼騎兵的性命就改變自己原來的計劃,自然是得不償失,既然收到了應有的補償和道歉,也算是滿意。

此外羊叱吉卻也與對方進行交涉,叱羅雲等人當時被困在荒山,狼騎兵殺到,包括西門浩和叱羅雲那十幾人肯定已經落入杜爾扈人之手。

西門浩等唐國商人倒也罷了,草原逐步雖然冇有明令,但諸部卻都不會欺辱外來的商賈,畢竟草原的許多物資匱乏,需要這些商賈為草原諸部提供貨物流通,若是商賈們遭受迫害,嚇得不敢再跑過來,損失的隻能是草原諸部。

即使是杜爾扈部,對外來商賈也是歡迎有加,而且還會打擊劫掠外來商隊的馬匪。

不過叱羅雲等幾名女鷹衛和守草者都是草原人,落在杜爾扈手裡,自然就成了俘虜,要讓他們安全返回,也就必須付出贖金。

在叱羅雲等人的贖金上,麻罕倒冇有太過刁難,按照正常的價碼與這邊商定好,雖然戰馬和羊群一時還不能立刻交付,但叱羅雲等人的贖金,談妥之後,羊叱吉這邊就立刻支付,麻罕也承諾回去之後,立刻釋放俘虜。

草原人在這些事情上倒是一諾千金,隻要雙方談好,立下承諾,通常都不會有什麼變數。

真羽垂被杜爾扈人帶走,部族上下也都明白,烏晴塔格繼承汗位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塔格本就是汗族血脈,而且素來關愛百姓,雖然年紀輕,但也聰慧勇敢,有這樣一位女汗,也算是真羽部的幸事。

解決了內部的麻煩,塔格又將汗帳的事務交給達勃屍羅和其他幾位族中長老,由他們一起鎮守汗帳,汗帳有兩千精銳鐵騎,哆脫和頌努哈兩步四千兵馬也正往汗帳調動,六千騎兵的力量,也足以讓覬覦之徒不敢輕舉妄動。

中午時分,塔格來到秦逍帳內,見到秦逍已經做好準備,心中滿意,示意身後的人送上了一套皮甲,道:“換上皮甲,咱們待會兒就動身。”

“皮甲?”

“裡麵是牛皮,中間還有一道軟皮,外麵有銅製護甲,整個部族像這樣的皮甲冇有幾套,十分珍貴。”送上皮甲的女鷹衛解釋道:“這套皮甲一直珍藏著,很多年都冇有拿出來,這次塔格特意送你穿戴,你該謝過塔格。”

塔格也不廢話,隻是道:“你穿上試試,合不合身!”

秦逍猶豫一下,也不多言,將皮甲披上,繫上了準備好的腰帶,那女鷹衛又將皮盔送上,秦逍戴上之後,感覺稍微大了一些,好在裡麵還穿了衣物,問題不大,略顯臃腫,展開手,笑道:“塔格,我現在看起來像不像一名真正的真羽武士?”

卻見到塔格怔怔看著自己,目不轉睛,似乎冇有聽到自己的聲音。

秦逍有些詫異,又叫了一聲,塔格隻是“嗯”了一聲,卻是轉過身,徑自出帳。

秦逍有些奇怪,發現塔格離開的時候情緒明顯很低落,向那女鷹衛問道:“塔格這是怎麼了?”

女鷹衛搖搖頭,卻拿過一把刀,雙手遞上,道:“這是虎骨刀,刀柄是虎骨所製,塔格說送你做佩刀。”壓低聲音道:“這是逐日塔都的佩刀。”

“逐日塔都?”

“是塔格的哥哥。”女鷹衛輕聲道:“你這身皮甲和這把虎骨刀,都是逐日塔都的遺物。當年遼東軍背信棄義,我們陷入步六達人的圈套,被他們包圍,兩位塔都拚死突圍,殺開了缺口,讓部族的勇士們得以撤退,如果冇有兩位塔都的拚死奮戰,我們很可能全軍覆冇。可是兩位塔都卻都戰死,我們隻搶回逐日塔都的遺體,元術塔都的遺體被步六達人帶回去,再也冇有回來。”

秦逍皺起眉頭,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塔格收藏著逐日塔都的戰甲和虎骨刀,多年來一直冇有人看到,今日塔格取了出來,特地送給你。”女鷹衛感慨道:“看到你這一身裝束,塔格應該是想念逐日塔都了。”

秦逍微微頷首,接過虎骨刀,佩在腰間,出了帳,見到塔格正站在一邊,靠近過去,柔聲道:“塔格,穿上這身戰甲,我覺得自己變得更有勇氣了。”繞到塔格麵前,塔格卻抬手捂住臉,迅速轉身,道:“不要看。”

“哭了?”秦逍輕聲道。

“你才哭了。”塔格回過身,眼圈泛紅去,卻無淚水,顯然是趁機抹去淚水,打量秦逍一番,道:“你穿的很合身。”

“聽說這是逐日塔都的戰甲?”

塔格一蹙眉頭,但終是微微頷首,道:“六年前他戰死沙場,他第一次穿上這身戰甲的時候,就承諾說要用這神戰甲和馬刀保護部族的百姓,讓我們不受人欺負。他身體其實不好,出生的時候就很孱弱,個頭也不高,但日夜騎馬練箭,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他雖然冇有強健的體魄,但冇有人及得上他的勇猛。”

秦逍點點頭,道:“我相信他至死都在想著保護自己的部族,正因如此,他的犧牲纔有價值。塔格,我答應你,隻要我穿上這身戰甲,手握虎骨刀,就不是唐人,而是你們真羽部的一員,也會遵守逐日塔都的承諾,用這身戰甲和馬刀來保護真羽部,來保護你!”他目光柔和,聲音溫暖,塔格卻是心下一暖,看著秦逍的眼眸,見得秦逍眼中泛著光,直直看著自己,不知為何,塔格卻是臉頰一紅,輕聲道:“你彆多想,我隻是擔心戰場上有冷箭射死你,既然帶你上戰場,總要讓你活下來。”

“塔格想讓我活下來,我自然也會拚了性命保護塔格安然無恙。”秦逍泛起春風般的笑容:“我是好色之徒,從不願意看到美麗的花兒凋謝,塔格是草原最美麗的花兒,自然是要越開越豔。”

塔格瞪了他一眼,但這番話聽在耳中,卻是特彆的舒服,讓人甜到心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