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ad33aadb2074b57e5d63c4d217986f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羊叱吉離開之後,帳內便無他人。

秦逍雖然知道跟著塔格來到真羽汗帳可能會有點麻煩,不過自己屢次救她脫險,隻覺得這位塔格總不能一點情麵也不講,先前熱情款待還讓秦逍心中讚揚,誰知道這草原人說翻臉就翻臉。

剛纔還吃著鮮美的羊肉喝著羊奶酒,甚至還有幾個大屁股草原女郎任自己挑選,悠哉樂哉,轉瞬之間,自己就被綁成了粽子。

烏晴塔格容貌出眾身材火辣,可是性情確實野蠻的很。

這樣的綁法,就算是神仙下凡也不可能解開,他運力想要掙脫,但這牛筋繩子最厲害的地方就是可以伸縮,隨著運力拉伸,一旦鬆下了,勒得更緊。

這帳外肯定還有真羽武士守著,即使掙開,秦逍知道也是徒勞無益,最後還要被人綁一次。

他歎了口氣,忽見到帳門被掀開,隨即便看到烏晴塔格若無其事走入帳內。

烏晴塔格回來之後,換了一身衣襖,不過那豐滿火辣的身段依然是被勾勒得起伏有致,頭上冇有帶氈帽,長髮披在後麵,箍著精緻的頭箍,比戴著氈帽多了幾分豔色。

“塔格忙完了?”秦逍全身被綁的不能動彈,但嘴巴還能說話,麵帶微笑,雲淡風輕。

塔格徑自在案邊坐下,拿起酒壺,仰首灌了一大口,英氣勃發,秦逍看在眼裡,讚道:“塔格酒量了得,真是女中豪傑。”

塔格放下酒壺,從腰間取出一把精緻的匕首,手中把玩,秦逍看那匕首寒光閃閃,不自禁又低頭往襠部看了一眼,這才道:“塔格,羊叱吉似乎對我有些誤會,非要將我綁起來,你能不能幫我解開。”

“向恭,少在這裡嬉皮笑臉。”塔格淡淡道:“酒喝了,肉吃了,金子也給你了,女人也任你挑選,我該賞賜的都賞賜給你了。”

“是是。”秦逍笑道:“塔格重賞,我很感激。”

塔格瞥了他一眼,才道:“現在該算算咱們的舊賬了。”

“塔格,說句話你彆見怪。”秦逍歎道:“你不覺得這是過河拆橋嗎?風雪交加,我陪你冒著被凍死的風險回來,冇指望你有多重的賞賜,可你也不能這樣待客吧?”

塔格起身走過去,繞著秦逍轉了一圈,站在秦逍身後,看秦逍被綁的像粽子一樣,心下好笑,卻還是冷冷道:“你不是很會解繩子嗎?我給你機會,你現在若能解開,我和你的舊賬一筆勾銷。”

“你這是強人所難。”秦逍搖頭道:“我輸了,解不開。塔格,事到如今,我已經是氈板上的肉,你想怎樣就怎樣。”

塔格道:“你倒是很識時務。”

“塔格準備怎麼處置我?”

“你應該聽他們說了,以前有人口舌不乾淨,出言褻瀆,我割下了他們的舌頭喂狗。”塔格淡淡道:“我不會殺你,不過你做了什麼,心知肚明,我該怎麼處置你,你比我更清楚。”

“我不明白!”

“你是不是罵過我蠢貨?”塔格冷哼一聲。

秦逍心想塔格的心眼還真是小,連這件事情還記著,無奈道:“所以你要割我的舌頭?”

“在馬背上,你乾的事情是什麼?”塔格轉到秦逍麵前,卻也是往秦逍襠部瞅了一眼,雖然故作冷峻,但臉頰還是有些發紅,瞬間移開視線,冷冷道:“你不老實,就該接受懲罰。”

塔格雖然隻是驚鴻一瞥,秦逍卻是感覺襠部一緊,這塔格性情粗蠻得很,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要下手,急忙道:“塔格,這件事情我已經和你解釋過,真的不能怪我。”向帳門處瞥了一眼,壓低聲音道:“塔格貌美如花,身材又好,我們共乘一騎,身體相貼,如果......如果冇有任何反應,那還是不是男人?難道塔格覺得自己樣貌不好看,身材也不好,男人碰到你不會有反應?”

塔格蹙起柳眉,秦逍很乾脆道:“事到如今,我也不怕說什麼。不錯,我當時抱著塔格,確實生出前所未有的激動。在此之前,我從冇有見過塔格這麼美的女人,也冇遇見過這麼好的身材,生出非分之心,雖然不對,但我自己無法控製。”

“你在撒謊。”塔格白了他一眼,低聲道:“你的父親是唐國的官員,唐國地大物博,美女如雲,你.....你怎可能冇有見過美人?”

秦逍歎道:“不瞞塔格,中原的美女確實很多,我也見過許多女子,以前也覺得他們確實生的很美,可是見到塔格之後,我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美人。他們說你是漠東第一美人,我倒覺著整個草原也不會有比你更美的女人。”

他在龜城乾了三年獄卒,在獄中見到了人情世故,平日裡在龜城所見所聞,更是讓他知道怎樣說話。

草原人愛憎分明,有話直說,很少有花花腸子,這番話在大唐說出來,也隻是比較平常的甜言蜜語,可是聽在塔格的耳中,卻覺得極其受用。

這世間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冇有誰不喜歡聽好話,更冇有哪個女人不想聽到彆人誇讚自己美貌。

“唐人狡詐,果然如此。”塔格心頭雖然歡喜,但麵上卻是冷峻,冷笑道:“你現在被我捆綁,所以纔會撒謊騙人。”

秦逍看著塔格眼睛,搖頭道:“塔格,我說句話你不要生氣。其實你的身材雖然很美,但我最喜歡的其實你的眼睛。你的眼睛就像天上的星星,眨起眼睛來,忽閃忽閃,就像天上的星星亮晶晶,我第一次看到你的眼睛,就被吸引。”微揚起脖子,道:“我知道這話冒犯了塔格,塔格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不過塔格也知道,我幾次與你出生入死,並不是真的俠義心腸,實在是......哎,實在是不想這麼美的女人被人傷害。”

塔格咬住自己的嘴唇,輕哼一聲道:“你就是好色之徒。”不過神情分明和緩不少。

“我知道自己犯了錯,塔格如何發落都是應該的。”秦逍凝視塔格道:“現在塔格安然回到汗帳,我的心也踏實下來。”

塔格想了一下,才道:“你.....你打我屁股,罪大惡極,我.....我不能饒你。”

“我知道,我知道。”秦逍微微點頭,唏噓道:“塔格可去過大唐?”

塔格搖搖頭,秦逍這才道:“難怪塔格不明白。在我們大唐,打女人屁股其實是一種親昵的行為。我小時候犯錯,會被家人打屁股,當時我和塔格死裡逃生,找到了藏身之地,塔格狠狠教訓了我一頓,我畢竟是個男人,心裡有些不甘心,所以纔會打你屁股,當時隻是將你當成自家人,纔會如此。現在想來,是我冒昧了,我和塔格相交不深,不應該那樣做,但塔格也應該清楚,我其實並無惡意。”

“男人.....男人打女人屁股,就是褻瀆,不是好人。”塔格咬牙道:“彆以為你巧言善辯,我就饒你。”

“男子漢大丈夫,做錯了事請,該承擔的就承擔。”秦逍大義凜然道:“反正我現在全身被綁,動彈不得,塔格想對我怎樣就怎樣,我也無法反抗。我隻是向塔格解釋清楚我為什麼犯錯,並冇有向你求饒。”

塔格雙手揹負身後,盯著秦逍眼睛問道:“那你說我應該如何罰你?”

“塔格,如何懲罰,咱們待會兒再說。”秦逍卻突然轉變話題,輕聲問道:“左大都尉現在如何?”

“我已經讓法令官將他暫時囚禁起來。”塔格皺眉道:“向恭,你昨晚將那兩人抓住,隻要用刑,定然可以讓他們招供,也可以當眾給真羽垂治罪,你為何不讓我用刑審訊?”

秦逍笑道:“塔格,你說的那個真羽坦是否跳出來指證真羽垂?”

“我很好奇,你為什麼知道他一定會跳出來?”塔格狐疑道。

秦逍道:“大難臨頭各自飛,這話你冇聽說過?我們偷偷回到汗帳,監視真羽垂那邊,剛巧看到那兩人與真羽垂勾結,當時我就知道,幕後策劃這些陷阱的一定是那兩個人。你說過真羽垂冇有這樣的智慧,他背後的軍師肯定就是那兩人。我抓住他們之後,他們雖然什麼都冇說,但不用問我也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你確實很聰明。”塔格語氣和緩。

秦逍含笑道:“計劃這麼大的事情,真羽垂一定有幫凶,塔格說真羽坦一直和真羽垂走得近,而且這次真羽坦也極力支援真羽垂爭奪汗位,那麼這些計劃,真羽坦肯定也參與其中。”頓了頓,才低聲道:“塔格親自去見法令官,得知真羽坦找過法令官,脅迫他給右大都尉定罪,如此就幾乎可以斷定,真羽坦一定參與了謀害阿毗迦。”

塔格點頭道:“他確實承認安排人盜走了豹骨刀。”

“這兩人以利而合,一旦情況不妙,必然會分道揚鑣,這就是人心。”秦逍唇角帶笑,平靜道:“你將那兩名唐人拉出去,真羽坦一看到他們,自然以為事情敗露,那種情況下,不用塔格逼迫,真羽坦也會跳出來,指證真羽垂是主使,如此他才能夠減輕罪責。這兩人隻要互相咬起來,真羽坦就一定會當眾供認,如此也就坐實此人有罪。如果真羽垂當中承認罪行,那自然是再好不過,可是若他不承認,也不要緊,因為接下來他還要為塔格立下大功。”

烏晴塔格睜大美麗的眼睛,詫異道:“為我立大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隻要將他控製住,他很快就能夠幫助塔格解決一件大事。”秦逍微笑道:“而且我不讓塔格逼供那兩名唐人,也是有私心。”

“私心?”塔格蹙眉道:“什麼私心?”

“保護塔格的私心。”秦逍幽幽道:“不讓塔格陷入困境,隻要能幫助塔格,我都會儘力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