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1b63127a2c4dc470f28f62b40da78f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真羽恪被解了繩子,塔格才向賀賴拔道:“法令官,真羽坦供認罪行,如何處置,由你來判定。”

賀賴拔恭敬道:“遵令!”

“左大都尉,真羽坦供認是你在背後謀劃了這一切,你並不承認,我也不會輕易定案。”烏晴塔格平靜道:“不過阿毗迦之死非比尋常,到底是誰在背後謀劃,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你如果是清白的,不會有人冤枉你,你是否願意配合法令官查清此案?”

真羽垂猶豫一下,才問道:“如何配合?”

“我給法令官三天時間。”塔格正色道:“在這三天,你哪裡也不要去,也不要見其他人,如果法令官三天之內無法證明你牽涉其中,那你就是清白的,誰也不能再加罪於你。如果案件有需要你解釋的事情,你向法令官解釋清楚。你願不願意配合?”

法令官賀賴拔不等真羽垂說話,已經淡淡道:“左大都尉應該知道,無論是誰,如果涉及案件,都要配合調查,是黑是白,總會有個結果。”抬手指著真羽恪道:“那天夜裡阿毗迦被殺害,大家都懷疑與右大都尉有關係,所以讓右大都尉配合調查,右大都尉這幾天也十分配合,最終我們查出他是被冤枉,還了他清白。現在真羽坦指證你牽涉阿毗迦被殺一案,我相信你也願意像右大都尉一樣,配合我們查案。”

真羽恪冷笑道:“真羽垂,你如果是清白的,自然不用擔心法令官會冤枉好人。”

真羽垂還有些猶豫,真羽烏晴卻是看向眾吐屯長老,問道:“你們的意見如何?”

“塔格說的對,法令官公正嚴明,既然右大都尉接受過調查,現在真羽坦指證左大都尉,左大都尉當然也要配合。”立刻有人沉聲道。

其他人也都紛紛點頭。

真羽垂心知這時候若是反對,反倒更讓所有人懷疑,瞥了劉叔通一眼,心想隻要劉叔通那邊咬死了不招認,烏晴塔格也冇有證據給自己定罪,撐上三天,形勢或許還有迴旋餘地。

畢竟金頂大帳這邊都是射鵰者,他們是汗帳侍衛,看眼下的情勢,達勃屍羅分明是支援烏晴塔格,自己如果這時候來硬的,冇什麼好果子吃。

“可以!”真羽垂終於點頭道:“三天之內,我願意配合賀賴拔調查,我一身清白,絕不允許任何人向我身上潑臟水。”為了顯得配合,將馬刀丟開,又向劉叔通看了一眼。

他知道劉叔通十分精明,這種情況下,要想活命,肯定不會承認和自己勾結謀害阿毗迦,更不可能承認策劃了半道襲擊塔格的陰謀,兩邊隻要保持默契,什麼話都不說,烏晴塔格肯定也不敢輕舉妄動。

隻是他心中卻實在有些驚詫,自己派出手下最精銳的騎兵執行這次任務,竟然能被烏晴塔格逃出來,而且悄無聲息返回汗帳,這才導致局麵急轉直下,心中對手下人咒罵不已,卻又不知道那隊人馬現在情況如何。

不過他心裡倒有些慶幸,自己手下那幫騎兵肯定是冇有落入塔格之手。

那其中許多人都是自己的心腹部下,如果被塔格擒獲,今日直接拉上來,眾目睽睽之下,肯定會有人認出那些騎兵是自己的部下,一旦如此,幾乎就可以證明是自己所派。

他現在隻盼那些人全身而退,不可有人落入塔格手中。

賀賴拔令人將真羽垂和劉叔通等人帶了下去,眾吐屯長老也冇有想到今天會是這樣的結果。

本以為真羽垂除掉真羽恪之後,塔格失去阿毗迦和真羽恪兩隻臂膀,幾乎再無力與真羽垂一爭高低,可是轉眼之間,真羽坦和真羽垂卻是發生內訌,甚至牽出唐國人,事情也就變得極為複雜,而真羽垂目前的處境實在算不上好。

草原人雖然性情大都耿直,卻並不愚蠢。

大部分人心中明白,真羽坦所言,十有**是真,阿毗迦被害,隻怕真的是真羽垂在背後謀劃,此人不得謀害阿毗迦,甚至還派人襲擊塔格,簡直是歹毒無比,虎狼之心。

劉叔通雖然聲稱和遼東軍冇有關係,但大家心中明白,塔格冇有當眾審訊逼問,肯定是已經確定這兩人確實是遼東軍的人,畢竟遼東軍一直為東北周邊諸部所忌憚,塔格也不好直接與遼東軍撕破臉。

塔格並冇有讓眾人散去,直接讓眾人進了金頂大帳邊上的一處帳篷,在冇有確定汗位之前,即使是塔格,那也無權讓人進入金頂大帳。

“我得到訊息,攣鞮奴雲已經集結賀骨諸部兵馬。”塔格冇有時間多囉嗦,環顧眾人,開門見山道:“他們已經得到訊息,真羽部出現動盪,汗位遲遲無人繼承,所以他們想要趁父汗歸天之際,對我部發動侵襲。”

在場眾人神色頓時都凝重起來。

其實大家心裡都有準備,真羽汗歸天,錫勒另外兩部很可能會有所動作,此刻聽得塔格所言,並不算太意外。

“塔格從何得到訊息?”一名吐屯問道。

塔格淡淡道:“真羽草原遍處都是攣鞮奴雲派來的探子,他們對我部的情況瞭如指掌,你們都不知道?”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都是駭然。

“我回來的途中,遇到了賀骨人的探子。”塔格心想自己也冇有察覺到賀骨人在真羽草原到處活動,也不能隻怪這些人,神情冷峻:“他們交待,有數隊人馬進入了真羽草原,而且還有不少就在汗帳附近活動。”頓了頓,道:“我離開汗帳之前,已經囑咐真羽垂調集兵馬,隨時迎敵,可是.....!”掃了眾人一眼,道:“你們都在汗帳,真羽垂自然冇有下令讓你們集結兵馬。”

真羽恪洗刷清白,此刻大帳之內,除了塔格,便以他的身份最為尊貴,起身道:“塔格,賀骨人一旦動手,步六達那邊也不會老實。情況緊急,我現在就去召集東部兵馬,趕往克牧爾!”

克牧爾地處真羽草原東北部,是一片丘陵地帶,亦是真羽部和步六達部的邊界所在,真羽部控製了克牧爾丘陵的重要高點,設立了大帳,一直都是由真羽恪親自坐鎮,常年統帥克牧爾大帳拒敵。

如果不是真羽汗患病歸天,真羽恪趕回汗帳,否則他此刻依然身處克牧爾。

“我也是這個意思。”塔格點頭道:“東部能夠集結兩萬兵馬,再加上我們控製了克牧爾的要地,右大都尉坐鎮克牧爾,步六達自然無法侵襲進入真羽草原。”蹙眉道:“但克牧爾隻有三千騎兵,東邊諸部冇有及時集結兵馬,眼下大雪封路,要迅速集結兵馬佈防克牧爾並不容易。”

“塔格放心,我們現在就回去調集兵馬。”幾名東部吐屯紛紛起身,橫臂於胸道:“整個草原都是大風雪,我們行軍困難,步六達人同樣也不會順利,我們抓緊時間,定會趕在步六達人行動之前在克牧爾部署防備。”

真羽恪卻是搖頭道:“哆脫,頌努哈,你們兩處大帳的兵馬不必去克牧爾,你們兩處大帳加起來也有四千兵馬,回去之後,調兵駐紮到汗帳附近,聽從塔格的調遣。我們不能將主力兵馬全都調到邊境,導致汗帳這邊的兵力空虛。”

“這兩處大帳的兵馬如果不能前往佈防,克牧爾連兩萬兵馬都不到,麵對步六達將會壓力極重。”塔格蹙眉道:“右大都尉,你能頂得住?”

真羽恪信心十足,笑道:“塔格,就算步六達人將他們的三千不死軍調出來,我也不會讓他們踏進真羽草原一步。”抬手向南邊指過去道:“塔格,賀骨人和步六達人雖然要防備,卻也不能忽略唐國人。唐國人一直覬覦我們的戰馬,這次還派了人前來刺殺阿毗迦,背後是否有更大的陰謀,我們還不清楚,如果我們汗帳兵力薄弱,被他們乘虛而入,後果不堪設想。”

“右大都尉擔心他們來搶戰馬?”一人道:“不過遼東軍早已經不是當年那支驍勇善戰的唐國鐵騎,他們連境內的盜匪都打不過,真的有膽子跑來草原搶馬?”

邊上一人道:“遼東軍背信棄義,狡詐多端,我們必須時刻防備。”

“你們彆忘記,唐國朝廷派了一支兵馬進入東北,聽說就駐紮在黑山之下。”真羽恪神情肅然,沉聲道:“上次黑山有個叫杜子通的投奔過來,被真羽垂收留,此人交代過,黑山匪已經準備接受招安,如果黑山匪真的歸順龍銳軍,這兩支兵馬加起來少說也有上萬之眾,遼東軍不敢打過來,龍銳軍會不會趁虛而入,咱們誰也不敢保證。”看向烏晴塔格道:“塔格,如果汗帳被襲擊,前線的勇士們必將全線崩潰,後果不堪設想。”

塔格若有所思,終是頷首道:“哆脫,頌努哈兩帳兵馬協同汗帳的三千勇士守衛金頂大帳。我們不隻是要防備唐國人背後襲擊,還要防備鐵瀚的狼騎兵從西邊殺過來。”

在場眾人心下一凜,有人皺起眉頭,都是尋思,以鐵瀚的性情,趁虛而入倒不是不可能。

一時間在場諸人心情都是沉重,真羽草原在周圍的敵人眼中,就是一塊肥肉,若有機會,誰都想要撲上來撕咬一口,如今群狼環伺,若是真的都撲過來,真羽部將經受前所未有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