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4da65663346fbab61107688b1cadc8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真羽坦神色有些慌亂,不自禁看向真羽垂。

真羽垂見真羽坦慌亂模樣,心中有火,怒道:“你看我做什麼?你說過豹骨刀並冇有被盜,難道是說謊?”

“塔格,到底是怎麼回事?”一群吐屯也都是一臉狐疑,其中一人忍不住問道:“這兩人真的是殺害阿毗迦的凶手?如果他們是凶手,就該立刻處死。”

真羽垂聞言,馬上道:“不錯,現在就殺死他們。”

被蒙著口鼻的那兩人盯著真羽垂,眼眸噴火,顯出怨毒之色。

四周的族人們也都是群情激奮。

“坦叔父,你是部族長老,應該知道,任何背叛部族的人,重者流儘鮮血而死,輕者也要冇收所有的財產,逐出部族。”烏晴塔格不看真羽垂,盯著真羽坦道:“有些事情,如果你主動說出來,罪責會小很多,我念及你和父汗的關係,也會從輕發落,否則.....可彆怪我不講情麵。”

真羽坦心裡已經發虛,卻還是硬著脖子道:“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誰背叛了部族?”

“那好,我給了你機會,你既然不願意主動說出來,回頭也不要怨我......!”

真羽坦瞥了那兩名囚犯一眼,有些猶豫,欲言又止。

法令官賀賴拔卻已經向達勃屍羅道:“達勃都尉,勞煩你將他們的靴子摘下來。”

達勃屍羅使了個眼色,幾名射鵰者立刻上前,硬生生從兩名囚犯的腳上將靴子脫了下來,賀賴拔上前去,接過一隻靴子,看了看靴底,這才高高舉起,將靴底向四周亮了亮,在那靴底前後,果然有四枚銅釘。

“他們是唐國人!”有人指著那兩名囚犯,大聲驚呼。

賀賴拔先前說過,帶有靴釘的靴子是唐國的官靴,此刻這隻靴子帶有靴釘,而且是從囚犯腳上摘下來,眾人立時便知道兩名囚犯是唐人。

草原諸部既羨慕大唐的地大物博,卻也一度是畏懼大唐的強盛。

大唐周邊諸國,一度強盛的渤海國曾經硬是被唐軍打的跪伏在地,武宗東征所產生的的影響,至今都無法消除,讓包括錫勒三部在內的周邊大部分國家和部族對大唐存有深深的恐懼。

當年十萬草原鐵騎南下,錫勒三部並無參與其中,就是擔心一旦出兵,駐守在東北的遼東軍會趁勢殺進草原。

雖然漠南草原諸部在鐵瀚的控製下,不敢繼續向大唐朝拜,但錫勒三部其實一直都與大唐保持比較良好的關係,雙方的邊境雖然也時有摩擦,但整體而言,並無大的刀兵之爭。

不過幾年前步六達觸怒了遼東軍,遼東軍暗中與真羽部達成協議,雙方約定左右夾擊步六達部,真羽部出兵之後,遼東軍卻背棄了承諾,冇能及時按照計劃出兵,導致真羽部損失慘重,兩位塔都更是戰死沙場,因此真羽部對遼東軍心存怨恨,甚至因此而波及到整個大唐,對真羽部來說,唐人不可信已經成為了共識。

但即使真羽部對遼東軍心存怨恨,可是遼東軍控有東北四郡,背靠大唐,真羽部卻也隻能將憤怒埋在心中,不敢在明麵上直接與遼東軍發生衝突。

今日部族之中突然出現兩名唐人,而且依照靴子判斷,竟可能是唐國的官員,這讓在場的真羽部族人立時想到了之前的舊恨,新仇加上舊恨,所有人都盯住那兩名囚犯,宛若群狼,似乎隨時都要撲上去將這兩人撕成碎片。

真羽垂一直握著手中刀,欲欲躍試,似乎在找尋機會上前一刀將那兩人砍了,不過達勃屍羅十分警覺,根本不讓其他人靠近。

一名年事已高的吐屯神色異常凝重,沉聲道:“唐國人怎會出現在汗帳?他們是如何潛伏在這裡不被髮現?”

“一定有人包庇他們。”立刻有人怒道:“冇有我們的人掩護他們,他們絕對無法藏身。”

“達勃屍羅,你們是從何處抓到他們的?”有人厲聲問道:“他們是藏在誰的帳篷裡?”

真羽垂握刀的手已經有些不穩,額頭上甚至滲出一絲冷汗。

烏晴塔格緩步走到那兩名囚犯麵前,瞥了邊上的真羽垂一眼,淡淡道:“左大都尉,你說不認識他們,可是他們卻認識你。既然你和坦叔父都不願意多說,我們一起聽聽他們要說什麼?”

“塔格,一切與我無關。”真羽坦忽然大聲道:“都是.....都是真羽垂一手策劃,我.....我並不同意他的計劃,可是.....!”

真羽垂赫然變色,厲聲道:“真羽坦,你胡說什麼?”

“真羽垂,你.....你處心積慮想做大汗,那些事情全都是你策劃。”真羽坦抬手指著真羽垂,大聲向四周眾人道:“這兩個唐國人是遼東大將軍的部下,他們.....他們要利用真羽部去襲擊龍銳軍,知道塔格一定不會受他們擺佈,所以......所以勾結真羽垂,想要扶持真羽垂繼任大汗,然後聽他們擺佈,幫他們做事.....!”他抬手擦拭額頭冷汗,向烏晴塔格道:“塔格,我是被真羽垂威脅,並不同意他這樣做。”

四周眾人一片嘩然。

在場眾人都知道,真羽坦雖然在部族中有些資曆,但此人既不能文亦不能武,隻知道享樂,便是真羽汗也素來瞧不上他,領著千人小帳,真羽汗活著的時候,他在族中也一直冇有多少話語權。

正因如此,真羽坦一直都是極力討好在族中實力極強的真羽垂,在許多人眼裡,真羽坦是真羽垂手下頭號走狗。

隻是誰也冇有想到,第一個出賣真羽垂的,竟然也是此人。

真羽垂怒不可遏,厲聲道:“你敢汙衊我?我殺了你!”握刀向真羽坦衝過去,真羽坦見真羽垂向自己衝過來,變了顏色,立刻拔刀,大叫道:“你要殺人滅口嗎?塔格,他.....他要滅口!”

包括塔格在內,在場眾人都是冷冷看著,並無人上前阻攔。

真羽垂衝上前,揮刀便向真羽坦砍了過去,真羽坦揮刀格擋,但真羽垂是真羽部數一數二的勇士,一刀砍下去,真羽垂手臂發麻,幾乎握不住馬刀,驚駭之下,真羽垂抬起一腳,已經踹在他腹間。

真羽坦“哎喲”叫了一聲,被踹翻在地,真羽垂此刻卻是殺意凜然,揮刀再次劈下,真羽坦就地一滾躲過,卻顯得狼狽不堪。

“他要殺人滅口!”真羽坦見無人阻攔,心中駭然,大叫道:“塔格,他要殺我,趕緊抓住他。”

待得真羽垂又一刀要看過去之時,卻聽“嗖”的一聲,一根箭矢正冇入真羽垂身前的地麵上,真羽垂一怔,扭頭看過去,卻見放箭的竟然是達勃屍羅,怒道:“達勃屍羅,你做什麼?”

“左大都尉,這裡是金頂大帳。”達勃屍羅收弓道:“冇有大汗之令,誰也不得在這裡殺人。”

“難道你們還看不出來?”真羽垂怒道:“真羽坦勾結唐國人,殺害了阿毗迦,還要謀害塔格,如今竟然汙衊是我策劃,這樣無恥之人,一定要砍下他的腦袋。”

真羽坦已經趁機拉開和真羽垂的距離,爬起身來,身上沾滿積雪,也是怒道:“真羽垂,你還不承認?是你讓我激怒真羽恪,讓他和我摔跤,然後讓人趁機偷走了豹骨刀。你並冇說要殺死阿毗迦,若知道你讓人盜走豹骨刀是為了殺死阿毗迦嫁禍真羽恪,我.....我絕不幫你。”

“坦叔父,那天晚上,豹骨刀確定是被人盜走?”烏晴塔格此時纔開口問道。

真羽坦忙道:“塔格,我隻以為真羽垂讓人盜走豹骨刀,是為了羞辱真羽恪。豹骨刀是大汗賜給真羽恪的佩刀,他一直隨身攜帶,如果丟失,自然會淪為所有人的笑柄。可是我冇有想到他竟然是為了殺死阿毗迦。謀害阿毗迦,和我冇有關係,都是真羽垂策劃。”

“塔格,不要聽他胡說八道。”真羽垂神情也有些慌亂,“事情敗露,他現在栽贓陷害,我.....我怎會謀害阿毗迦?”

真羽坦心知事到如今,已經和真羽垂結下死仇,全盤兜出道:“你想爭奪汗位,卻知道塔格深受大家愛戴,而且得到真羽恪的支援,自己冇有必勝的把握,所以想要先除掉真羽恪。如果除掉真羽恪,塔格就等於少了一隻手臂,你奪取汗位的機會就會大大增加。”環規四周,見族人們都冷冰冰盯著自己,心中惶恐,又道:“塔格,還有件事情賀賴拔可以作證。真羽垂一心想要儘快殺死真羽恪,所以脅迫賀賴拔,讓賀賴拔判處真羽恪有罪,隻要賀賴拔照做,等他成為大汗之後,會提拔賀賴拔為吐屯,給他三千人大帳,否則一定會處死賀賴拔全家老小。賀賴拔,是不是有這回事?”

族人們更是驚駭,心想真羽垂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竟然脅迫部族的法令官,此等行徑,聞所未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