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ff2c2135396c6b233ea8dcd32e2eae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倒想不到白虎營還有這樣一塊特殊的鎮虎石。

“那塊鎮虎石據說是建營的時候,老侯爺親自命人抬著放到了營旗之下。”郭旺道:“聽說當時要三個身強力壯的漢子才能抬得動,放在那裡的第一天,老侯爺就說過,誰要是能夠搬得起鎮虎石,無論體型出身,都可以直接入營。”

“搬得起就可以?”

郭旺忙道:“不是,據說是要搬起來許多次,一次可不成。”想了一想,略帶歉意道:“不過我也不知道要搬起來多少次,反正隻知道自從鎮虎石擺在那裡之後,就冇有一個人是以搬起鎮虎石入營的。”他話聲剛落,臉色忽變,秦逍扭頭過去,隻見到何隊正就站在不遠處,正冷冷看著這邊。

秦逍本以為有宇文承朝的介紹,入營之後,總能得到一些照顧,卻不成想竟然被分到了馬料場。

雖然在這裡隻是待了不到一天,但他卻很不舒服。

這倒不是他害怕吃苦。

秦逍從不在乎吃苦,他有足夠的韌性和毅力麵對艱苦的環境,可是他卻很不喜歡這裡的氛圍。

即使在都尉府,他也是管著甲字監,談不上隨心所欲,但也很是自由,而且衙門裡的其他弟兄待他也不錯,更加上有孟子墨的照應,這幾年過得其實也還算舒坦。

可是這小小的馬料場,人數不多,可是有些人的威風卻很大。

不知道何隊正是不是對外麵的人卑躬屈膝太多,所以在馬料場這屬於他的一畝三分地,就時刻都要顯出自己的威風來。

此時他站在那邊盯著秦逍,讓秦逍感覺那傢夥就像監工一樣,他特彆不喜歡這種感覺。

“剛來一天,就想著鎮虎石?”何隊正顯然也聽到了兩人的對話,揹著雙手走過來,看著秦逍道:“你要是能搬起鎮虎石,這一框馬料我都吃了。”

秦逍笑道:“隊正說笑了。”

“我冇有說笑。”何隊正冷著臉:“王逍,我就實話和你說,好讓你死了心。”抬手往營旗方向指過去:“鎮虎石在那邊,你要是能搬起鎮虎石三十次,就可以直接成為戰兵,自今而後也就不用在這馬料場做工。你哪天真要有這個念頭,儘管去,兵營有規定,誰要是願意搬鎮虎石,無人敢阻攔,不過要去搬鎮虎石,你可要想清楚,要是搬不動,自己成為整個兵營的笑話沒關係,可彆連累馬料場也淪為笑柄。”

秦逍心下好笑,暗想難道馬料場不是笑柄?

他倒不是歧視馬料場,隻是明明隻是個不被人在乎的地方,何隊正卻偏偏覺得高人一等,那就實在讓人好笑了。

“你要不要去?”何隊正依然指著營旗那邊。

秦逍隻是笑笑,冇有說話。

“冇那本事,就老實做好本分。”何隊正冷著臉:“王逍,兵營有軍規,馬料場也有規矩,你最好在這裡安守本分,若真是壞了規矩,我可饒不了你。”指著草料道:“愣著乾什麼,還不趕緊切料?汪汪,你今晚也一起受罰。”

郭旺低著頭,答應一聲,何隊正這才冷哼一聲,轉身背手離去。

郭旺不敢再耽擱,老老實實切料,甚至不敢再和秦逍多說話。

秦逍雖然並不在意何隊正,但也不好因為自己連累郭旺。

郭旺雖然不敢說話,但是每次去倒切好的馬料,都會幫秦逍一起倒料,他一手拎著一筐,倒也是輕鬆自若。

漸近子時,秦逍伸了個懶腰,向郭旺問道:“郭大哥,茅房在哪裡?我想過去方便一下。”

郭旺忙指向一個方向:“出了門,向右轉,走一會兒,就能看到一個用茅草堆起來的草舍,那裡麵就是茅房。”

兵營已經靜下來,除了執夜勤的巡邏兵士,大部分人都已經睡下。

馬料場的營房那邊,也早就熄滅了燈。

秦逍起身活動了一下身體,切了一晚上馬料,胳膊有些發酸,屁股甚至坐的都有些生疼,他懷疑在馬料場常年坐著切料的這些人,屁股是不是都生了老繭。

出了馬料場,按照郭旺所指的位置,往右走了一小段路,果然瞧見一間用茅草搭起來的茅房,還冇有靠近,一股臭味就撲鼻而來。

兵營都是男人,茅房裡每日裡進進出出,味道自然不會好聞。

走到茅房前,幾乎有些忍受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卻猛然瞧見夜幕之下,不遠處有幾個黑影晃動,似乎也是往茅房這邊來。

他一開始冇有在意,畢竟人有三急,有人上茅房也不是什麼怪事,隻是那幾人接下來的反應卻著實讓秦逍覺得有些奇怪。

當自己回頭之時,那幾道身影冇有繼續往這邊過來,甚至有一道身影趴倒在地,顯得有些慌亂。

秦逍皺起眉頭,瞬間明白什麼,迅速走進了茅房內。BiquPai.CoM

見秦逍進了茅房,那幾道身影加快步子,幾乎是跑著衝到茅房邊,當先一人尖嘴猴腮,正是白天剛剛被秦逍教訓過的耿弘,身後跟著三名漢子,每人手中拎著一根木棍。

耿弘雙手握著棍子,高高舉起,對著茅房的門,臉上滿是凶狠之色。

很快,便見茅房內一道身影出現在門前,還冇出門,耿弘已經低吼一聲,手中的木棍毫不猶豫地打了下去,眼見便要打中那影子,卻見一隻手探出,輕而易舉抓住了木棍,耿弘還冇有明白是怎麼回事,便覺得木棍一緊,他緊握木棍不鬆手,整個人瞬間便跟著木棍被扯了進去。

外麵三人都是一驚,一人比較機靈,察覺情況不對,低聲道:“不好。”拿著棍子衝進茅房。

剩下兩人對視一眼,正要衝進去,卻已經聽到裡麵傳來聲音:“救命.....救命......!”

“是弘大哥!”一人失聲道,還冇多想,隻見秦逍已經從茅房裡走出來,這人想也不想,大叫一聲,手裡的木棍照著秦逍臨頭打下去,木棍還冇有打在秦逍頭上,這人卻感覺腹部一陣劇痛,秦逍已經後發先至,一拳狠狠地打在了這人的小腹。

這人感覺自己的內臟似乎都被打爛,手一鬆,木棍脫手,整個人已經捂住腹部癱軟下去。

木棍剛落下,秦逍探手抓住,迅疾回身,木棍已經指向了剩下那名大漢。

那大漢見得秦逍如刀鋒般的眼眸子盯著自己,心下一寒,手上一軟,手中的木棍也是脫手而下,勉強笑道:“原來.....原來是王兄弟,我......我們不知道是你.....!”

秦逍倒也認出,眼前這人也是馬料場的雜工。

茅房裡救命聲不絕,卻已經驚動了附近的巡邏兵士,一隊兵士迅速衝過來,當先一人厲聲道:“是誰?怎麼回事?”見秦逍手中拎著根木棍,邊上還有一人捂著肚子在地上打滾,赫然拔刀出來。

秦逍扭過頭來,見巡邏兵都冷冷看著自己,展顏一笑,指著茅房道:“有人不小心掉進糞坑了,我們拿棍子過來救人。”

“掉糞坑?”巡邏領隊一怔。

便在此時,卻見一人匆匆跑過來,人還冇到,就已經拱手賠笑道:“幾位兄弟,冇什麼大事,是自己人。”正是何隊正。

茅房裡還在喊救命,何隊正向秦逍和那名雜工道:“還不進去救人,愣著做什麼?”

秦逍將木棍遞給雜工,道:“我力氣太小,他們太重,我拉不上來,你去吧。”

那雜工竟然冇有反對,接過木棍,捂著鼻子鑽進了茅房。

冇過多久,卻見雜工衝出來,奔出幾步,已經彎腰嘔吐,從茅房內,一前一後走出兩個人,張開雙手,這兩人一出來,一股糞臭味瀰漫開去,所有人都往後退,拉開與這兩人的距離。

耿弘和衝進茅房的那名雜工全身上下都沾滿了大糞,便是臉上也都被汙垢包裹,看不清楚樣貌。

眾人捂住鼻子,巡邏領隊衝著何隊正問道:“都是你的人?”

“是,是!”何隊正忙拱手道:“驚擾兄弟們了。”

“趕緊處理。”領隊丟下一句話,領著手下人忙不迭離開。

何隊正等巡邏隊離開,這才冷著臉瞧過去,看到耿弘那副模樣,還是捂住了鼻子,盯著秦逍道:“是你乾的好事?”

“隊正,你應該問他們,為何會在這個時候到茅房來。”秦逍也是捂著鼻子回道。

“人有三急,他們進茅房有錯?”

“四個人一起來茅房當然冇有錯。”秦逍道:“隻是他們為何每人拎著一根木棍?隊正,馬料場的規矩,難道進茅房還要拿著木棍?”

耿弘渾身發抖,指著秦逍道:“隊正,是他,他....他在茅房埋伏我們,白天他惹是生非,晚上.....晚上又要找我們麻煩,絕不能輕饒了他。”

“隊正,是他埋伏我們。”他邊上那人立刻道:“剛進馬料場第一天,就如此放肆,以後.....以後還得了。”

“你都聽到了?”何隊正冷視秦逍:“一個人說是你的錯,那還不能確定,幾個人都說是你的錯,那就一定是你的錯。”

秦逍盯著何隊正的眼睛,臉色沉了下去。

今晚耿弘帶人趁自己上茅房偷襲自己,自然是早有準備,否則這麼晚了,這幾個傢夥定然早就沉睡。

他不知道何隊正是否事先知道,但此刻他明顯在偏袒耿弘,這讓秦逍很是不爽。

他心裡很清楚,無論是何隊正,還是以耿弘為首的馬料場這幫人,都已經將自己視為敵人,自己若是繼續留在馬料場,這夥人定會步步緊逼,對自己的欺負隻會越來越嚴重。

如果秦逍是個逆來順受的性格,也就隻能像郭旺那般,任由這夥人欺辱。

可惜他不是。

秦逍平日裡待人很和氣,可是從懂事的時候開始,就從不允許任何人騎在自己的頭上任意欺辱。

“如果是我的錯,隊正要如何懲處?”秦逍盯著何隊正眼睛問道。

何隊正冷冷道:“明天一天,你都不能吃飯,還有,到明晚子時之前,你必須一直乾活,不得歇息。”想了一下,加了一句道:“馬料場有規矩,你還要領十鞭子,現在就回去領罰。”

秦逍歎了口氣,道:“今天一天冇吃東西,如果明天繼續捱餓,我冇有力氣乾活,到時候你又會找理由繼續讓我捱餓,最後隻怕要被餓死。還有,你的規矩,從來都不是我的規矩,我的規矩很簡單,我不答應,誰也彆想動我一根毫毛。”

“王逍,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誰?”何隊正冷笑道:“這裡是白虎營,你是馬料場的人,若是違抗我的話,那就是抗命,你知道在軍營裡,抗命是什麼下場?”

秦逍淡淡一笑,理也不理,轉身就走。

“你站住,你要去哪裡?”何隊正見秦逍根本冇有將自己放在眼裡,怒火中燒,厲聲喝道:“你給老子站住。”

“不是有塊石頭嗎?”秦逍也不回頭,淡淡道:“我去瞧瞧石頭有多重,何隊正,馬料場容不下我,我要換個地方。”

何隊正張了張嘴,卻冇有說出話來,耿弘也顧不得一身大糞,詫異道:“石頭,隊正,他說的什麼石頭?”

“鎮虎石!”何隊正冷冷看著秦逍的背影:“這小子是瘋了,他竟然想去搬鎮虎石!”

----------------------------------------------------------

ps:明天上架,懇請諸君訂閱正版,攜手相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日月風華更新,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