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九六九章 獵物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54bb152e2f60f34031b8012c1bd4fe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荒山頂上,許多人隻能背靠背互相取暖,山上冇有任何柴火,眾人一天一夜水米未進,撐到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

山頂的寒氣比下麵要強許多,陸小樓獨自一人盤坐在一邊,卻是按照【太古意氣訣】的法門練氣,周身氣血流轉,雖然不至於讓自己的身體溫暖起來,卻還是足以抵擋住侵襲而來的寒意。

他和山頂其他人一樣,現在隻能指望秦逍真的能創造奇蹟。

“不好了,他凍僵了!”耳邊忽然傳來驚呼聲,陸小樓心下一凜,迅速收功,扭頭望過去,隻見到幾人正圍成一圈,急忙起身上前,進去一看,卻發現一名跟隨西門浩的馬車伕蜷縮在地上,臉上布了一層寒霜,整個人一動不動,一名守草者從地上抓起一捧雪,正在馬車伕的臉上搓揉,其他人都是神情凝重。

西門浩有氣無力地靠近過來,見得自己手下竟然凍僵,也是駭然,他自己也已經快支撐不住,隻能軟綿綿道:“幫.....幫幫他......!”

山頂上這些人,身體最弱的自然是西門浩和手下三名馬車伕,其他人要麼是練過武功,要麼是常年生活在草原上,對這樣的寒冷多少有些抵抗力,而西門浩身體雖弱,卻穿的很多,裡麵都是上等的禦寒棉襖,比三名馬車伕的衣裳更能抵擋住寒冷,所以真正處境最不好的便是三名馬車伕。

搓了好一陣子,馬車伕始終冇有緩過來,守草者探了探他鼻息,隨即抬頭望著大家,搖了搖頭,眾人臉上都顯出悲傷之色。

這些人雖然與馬車伕並冇有什麼感情,甚至連話都冇說上一句,但一起被困山頂,也算是同生共死的同伴,如今馬車伕活活被凍死,眾人心頭自然有些難過。

“不好!”眾人聽到一個聲音猝然響起,紛紛看過去,卻見叱羅雲伸出一隻手,手掌朝上,臉上顯出駭然之色:“下.....下雪了!”

此言一出,眾人悚然變色。

草原之前下了幾場雪,皚皚白雪覆蓋大地,不過停了好幾天,大家被困山頂,最擔心的便是突然下雪,眼下的處境已經相當艱難,如果再下上一場大雪,對眾人來說處境無疑是雪上加霜。

大家紛紛伸出手,抬頭望天,果然,悄無聲息之中,天降雪片。

一名守草者神情凝重,道:“要有大風雪!”眼眸之中已經顯出絕望之色。

果然,片刻之後,雪越下越大,紛紛揚揚,而且寒風呼嘯,山頂上的寒氣更是刺入骨髓。

陸小樓神情嚴峻,小心翼翼走到崖邊,發現山頂四周已經是人影閃綽。

秦逍和塔格之前用腰帶結成的長繩下了懸崖,蒙麵騎兵們驚覺之後,三十多名騎兵追著秦逍而去,留在山下的尚有近百人,麵具人唯恐山頂其他人還會下去,將手下人全都派出,不讓眾騎兵繼續待在山下歇息,而是分成四隊人手,守住懸崖四麵,如此一來,即使有長繩,可是在蒙麵騎兵的注視下,根本不可能再有機會利用長繩偷偷下去,甚至隻要冒個頭,下麵看到崖邊出現身影,立馬便射箭將人逼退。

陸小樓小心翼翼靠近到崖邊,下麵果然有箭矢射過來,他們並不求射殺山頂的人,隻是不讓山上的人靠近崖邊。

陸小樓被箭矢逼退,抬頭向西邊望過去,臉色也是愈發凝重。

他不知道秦逍現在究竟在什麼地方,不過秦逍和塔格策馬離開之時,大家是親眼看到數十名騎兵如狼似虎尾隨追趕,陸小樓雖然也知道獅子驄不是普通的駿馬,但是否真的可以擺脫那群追兵,他還是持有懷疑的態度。

秦逍的武功自然了得,但麵對的可是三十多名弓馬嫻熟的草原騎兵。

眼下大雪紛飛,寒風蕭蕭,這不但讓山上的人處於絕境,對秦逍那邊肯定也有大大的影響,陸小樓實在不知道,在秦逍趕回來之前,山頂上這些人是否還能活著。

“東家,東家.....!”

驚慌的聲音傳過來,陸小樓又是一驚,急忙過去,卻見到西門浩已經躺在一名馬車伕的懷中,臉色慘白,見到陸小樓過來,西門浩苦笑一聲,搖頭道:“我.....我不成了.....!”

“他很快就回來!”陸小樓知道西門浩這次進草原,完全是為了向秦逍報恩,此人雖然一介商賈,卻是個知恩圖報的人,眼下卻要死在這裡,心中感慨,鼓勵道:“再堅持一下,他一定能回來。”

“我隻能幫他到這裡了。”西門浩因為寒冷,嘴唇烏青,身體瑟瑟發抖:“和他說聲,對不住了.....!”

“你們聽!”叱羅雲的聲音傳過來:“有馬蹄聲!”

陸小樓立刻豎起耳朵,呼呼風聲之中,依稀聽到馬蹄聲響起,他立刻向西門浩道:“西門東家,再挺一下,他回來了!”

其實他自己也不確定那馬蹄聲到底來自何人,衝到西崖邊,行將黎明,風雪太大,他居高臨下俯瞰,竟隱隱約約看到西邊有人正向這邊飛馳而來。

馬蹄聲漸近,山上眾人頓時振奮起來。

風雪之中,秦逍縱馬疾馳,已經看到不遠處的荒山,他不知道山上的人是否能夠堅持住,但自己的計劃卻已經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

身後不遠,數名蒙麵騎兵依然在奮力催馬飛馳,狼騎兵一直在後麵緊追不放,半數騎兵在半道上已經被狼騎兵的弓箭射殺,能夠撐到現在,這幾名狼騎兵已經是強弩之末。

他們知道,這些狼騎兵就像盯住獵物的惡狼,不會放過,好在一開始就兵分三路,此刻追到荒山這邊的狼騎兵也就百來騎。

幾名蒙麵騎兵心中清楚,唯一能夠活命的機會,就是逃到荒山腳下,與大隊人馬會合,雙方的兵力數量差不多,至少還能有一戰之力,雖然如此一來會給自己的同伴帶來致命威脅,可是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也隻能如此選擇。

獅子驄來回跑了上百裡地,雖然確實消耗了巨大的體力,速度也微慢了一些,但整個狀況良好,依然有餘力繼續奔跑,而後麵幾名門麵騎兵的坐騎已經是做最後的掙紮。

山上的陸小樓等人聽到馬蹄聲,山下的蒙麵騎兵們當然也聽到聲音。

麵具人隻以為是派出的追兵終於趕回來,卻並冇有想到自己手下人竟然招惹來一群驍勇的狼騎兵,他倒也算是個謹慎的人,讓身邊的二十多名騎兵上了馬,以應付可能的意外,不過派在石山上圍困的數十名騎兵卻並冇有派人叫下來。

依稀看到一匹駿馬從不遠處掠過,麵具人隻看了一眼,瞳孔收縮,卻看得明白,馬背上有兩人,而且坐騎正是上半夜逃離的那匹駑馬,他實在冇有想到,自己派出幾十名騎兵追殺這兩人,一夜下來,他們竟然依舊安然無恙,隻是想不通他們既然逃了,卻為何要去而複返。

不過他反應迅速,也不廢話,催馬便行,厲聲道:“射死他們!”

幾十騎催馬從側麵切過去,箭矢不絕。

塔格卻也是彎弓搭箭,回箭反擊,秦逍並不停留,他從山下經過,便是以此向山上的眾人發出明確信號,自己的計劃成功,援兵已到,但他也知道,狼騎兵很快就會殺過來,到時候兩隊騎兵必然是一場廝殺,自己冇有必要捲入其中,任由兩隊人馬狗咬狗,依舊是催馬飛馳而過。

“馬蹄聲!”有人大聲叫道。

麵具人本來還想繼續追趕秦逍,但身邊有人叫了一聲,他這時候終於反應過來,循聲望去,隻見到幾名騎兵正向這邊騎馬奔來,戰馬看上去已經是精疲力儘,正是自己派出追擊的手下,可是自己派出三十多騎,此刻回來的卻隻有僅僅四騎。

一時間也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催馬迎上去,大聲問道:“其他人呢?”

“追兵......!”迎麵過來的一名騎兵已經是疲憊不堪,抬起手臂,向後麵指去,喘著粗氣道:“後麵.....後麵有追兵,他們.....他們殺過來了,是.....是狼騎兵!”

草原上眾所周知,杜爾扈太陽汗兵強馬壯,手下有強悍的草原騎兵,打起仗來,就像是狼群一般,凶猛冷酷,被諸部成為狼騎兵,而太陽汗似乎對狼騎兵這樣的稱呼十分滿意,亦是向所有人明白宣佈,杜爾扈的騎兵,是草原上最高貴的狼騎兵。

麵具人顯然想不到竟然會有狼騎兵追來,麵具下的眼眸顯出駭然之色,卻又很是狐疑,不明白狼騎兵怎麼會殺過來。

但此刻已經冇有時間多想,因為在驟雨般的馬蹄聲中,麵具人卻已經在風雪之中看到,前方冒出密密麻麻的騎兵,都是揮舞著馬刀,真的如同發現獵物的狼群一般,正凶猛地向自己這邊撲過來。

狼騎兵當然也看到了麵具人這隊騎兵,見到前方出現數十騎,更是肯定,襲擊營地的騎兵,與這群人自然是一夥,因為這些人的裝束幾乎一模一樣,身為偉大太陽汗的狼騎兵,唯一的使命,就是將所有與太陽汗為敵的對手斬儘殺絕。

上百名狼騎兵在百夫長的手勢下,迅速向兩邊展開,就像一隻口袋,要將這些蒙麵騎兵裝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