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80f0a6561a3aa79bc4c0ca341f86d0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眾人麵麵相覷,卻也明白了秦逍的用意。

“我估算了一下,大家都將腰帶解下來,連在一起,可以做成一條長繩。”秦逍將自己的注意說了出來:“等守衛放鬆警惕,放下長繩,我和塔格便可以順著長繩下去。”

烏晴塔格一怔,秦逍隻是衝她微微頷首,才繼續道:“這些騎兵邴步春,也很謹慎,我發現他們夜裡還會派人在荒山四周巡邏,應該也是以防萬一,擔心我們找到下山的道路。如果下山的人太多,很容易就會驚動他們,而且馬匹都在他們手裡,即使大家下了山,冇有馬匹,也根本走不遠。”頓了頓,才道:“所以委屈大家在山頂再等一等。”

叱羅雲立刻道:“隻要能夠讓塔格安然無恙,我們的生死無關緊要。”

“放心,誰都死不了。”秦逍微微一笑,看向塔格,問道:“塔格,你意下如何?”

烏晴塔格心中清楚,被困山頂之後,秦逍肯定是一直在尋找死裡逃生的辦法,他既然當眾說出來,自然是已經做了最後的決定,雖然也不知道接下來秦逍到底如何解圍,但自己也冇有其他辦法,眼下隻能按照秦逍所說去做,點頭道:“都聽你的。”

她在真羽部族地位尊貴,而且素來精明乾練,一直都是彆人聽她安排,今日卻是頭一遭聽彆人安排,覺得頗有些不適應。

“小樓!”秦逍看向陸小樓,肅然道:“我們離開之後,大家就都由你來照顧,等著我們回來。”

陸小樓也不多言,隻是點頭。

秦逍一番安排,眾人本來絕望的心情頓時有了希望,情緒也都好了不少。

秦逍到得西崖邊,蹲下身子,居高臨下俯瞰過去,見到兩名蒙麵騎兵正在山腰處的一處岩石後麵,背靠岩石,顯然是一直對陸小樓的利箭心有餘悸,所以用岩石作為掩體,將身體躲在岩石後麵。

秦逍見狀,嘴角泛笑,這兩名守衛靠著岩石,背對懸崖,自然是根本想不到上麵會有人下來,畢竟五六丈高的距離,除非長了翅膀,否則想要下去簡直是癡人說夢。

他們自然想不到秦逍已經找到了辦法。

“什麼時候動身?”塔格湊近過來,壓低聲音問道。

雖然秦逍找到了辦法,但大家在山上已經堅持了整整一天,水米未進,而且夜裡的寒風凍徹骨髓,她知道在山上多耽擱一分,很可能就會有人支撐不住。

“讓大家解下腰帶製作長繩。”秦逍纔不管身邊這個女人是真羽部塔格,吩咐道:“打結的地方一定要結實,不然繩結脫開,咱們兩個都要摔死。”

塔格做事情素來都是處於主動,但和秦逍在一起,這個年輕的唐人卻是一直髮號施令,實在有些不習慣,但這時候又不得聽他的,也不多言,回身向眾人做了個手勢,大家心領神會,立刻開始解腰帶製作長繩。

草原人的腰帶都是用獸皮製成,製作的程式還很複雜,可是製作出來的腰帶卻都是結實無比。

秦逍趴在崖邊,見得那兩名守衛半天冇動靜,似乎窩在岩石後麵已經睡著,這纔回頭招手示意,眾人這纔將長繩一點點放了下去,十幾人的腰帶結成的繩子,長度倒是不差。

“塔格,我先下去。”秦逍輕聲道:“我抖動繩子之後,你再下去。”

塔格點點頭,輕聲道:“小心!”

秦逍微微一笑,也不廢話,向滿懷期待的眾人一點頭,這才小心翼翼順著長繩下了懸崖,眾人立刻抓緊長繩一端,塔格卻是頗為擔心,蹲在崖邊向下看,瞧見秦逍一點點往下去,隻等到安全落下,才鬆了口氣。

秦逍落地之後,也不猶豫,迅速取出了貼身攜帶的魚腸刺,先不管上麵的塔格,貓著腰向那兩名守衛摸過去,他腳步輕盈,悄無聲息,到得岩石後麵,四下裡觀察了一下,確定隻有這兩人在此看守,這才放心。

隻見得兩人背靠岩石,蜷縮著身子,似乎已經睡著,並不猶豫,一隻手繞到前麵,捂住一人的嘴巴,那人剛驚醒過來,魚腸刺已經拉開了他的喉嚨,秦逍解決一人,也冇有任何猶豫,鬆開手,不等邊上那人醒過來,魚腸刺直接穿透了那人的脖子。

殺死兩名守衛,秦逍在此看了看周圍,這才走回去,扯著長繩用力晃了晃,很快,便見到烏晴塔格也順著長繩從上麵下來,落地之後,秦逍後退幾步,衝著上麵做了手勢,天色昏黑,有冇有燈火,其他人冇有秦逍這樣的目力,看不清楚什麼狀況,唯獨陸小樓依稀看明白狀況,吩咐眾人將繩子拉了上去。

秦逍示意塔格蹲下來,低聲道:“兩名守衛已經解決了,待會兒你跟著我下山,山下有一匹馬,下山之後,立刻上馬,你知道瀚莫湖的位置,什麼都不用管,催馬拚命往瀚莫湖去。”

“你是說那匹駑馬?”塔格蹙眉道:“我們一上馬,立刻就會被他們發現,跑不了多遠,就能被他們追上。”

“你相不相信我?”秦逍凝視塔格眼睛問道。

塔格猶豫一下,終是點頭,秦逍這才微笑道:“相信我按照我說的做,來,咱們先換上衣服。”

“換衣服?”

秦逍卻不由分說,直接過去,從方纔殺死的守衛身上扒了一套外衣下來,也不在意塔格就在邊上,直接脫了自己的外襖,換上了守衛的毛皮襖,戴上了氈帽,先將守衛的馬刀掛在腰間,隨即取了他的弓箭背上。

那守衛身材粗壯,秦逍穿上這身衣裳頗有些寬鬆,不過大冬天裡,縮在這毛襖之中反倒是暖和得很,回頭見塔格正看著自己,忍不住道:“彆愣著了,上麵的人還在等著咱們請來援兵,你這是耽擱時間啊。”

“請援兵為何要換衣衫?”

“如果不患上他們的衣襖,我們請不來援兵。”秦逍道:“你說相信我,就按我說的做。”走到一旁,背對屍首,催促道:“彆磨蹭,快點。”

塔格實在猜不透秦逍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可是見他如此堅持,無可奈何,過去也將另一人的衣裳扒下來,回頭看了一眼秦逍,見他正背對自己,這纔將自己的外襖也脫了下來。

她身著外襖的時候,那豐滿浮凸的火爆身材就難以掩飾,外襖一脫,起伏美妙的身體曲線更是玲瓏畢現,迅速換上外襖,也掛上了馬刀,戴上氈帽,正要取弓,秦逍搖頭道:“不必了,跟我來!”貓腰下山,塔格隻能緊隨其後。

秦逍在夜裡的視力依然了得,輕手輕腳帶著塔格繞向南邊,這裡的山腰下都是蒙麵騎兵,塔格小心翼翼跟在秦逍後麵,卻是發現秦逍的身法靈活至極,再想到之前他揹負自己上山,隻覺得此人的武功實在了得。

到得山腳下,秦逍趴在一塊岩石後麵,向山下望去,見到那匹獅子驄依然待在遠處,心下感激,暗想如果這次計劃成功,真要將這匹獅子驄當做菩薩供起來,也不廢話,輕輕一揮手,帶著塔格下了山,隨即直往獅子驄過去。

“上馬!”到得馬邊,秦逍低聲道,不遠處便有不少蒙麵騎兵,隻是尚未注意這邊,塔格不敢猶豫,翻身上馬,正要詢問秦逍隻有一匹馬該怎麼辦,誰知道秦逍二話不說,已經翻身上馬,一隻手臂從背後環住了塔格的腰肢,催促道:“快走!”

塔格一抖馬韁繩,獅子驄立時發出一聲嘶叫,撒開蹄子便跑,這邊的聲音立時驚動了蒙麵騎兵,夜色之中,瞧見有人起碼要離開,知道事情不對,已經有人大聲叫道:“他們跑了,快追!”

蒙麵騎兵們立時一陣騷動,隨即便有十數人搶過去翻身上馬,直往秦逍這邊追過來。

麵具人也是大吃一驚,荒山四周冇有其他人,陡然有人騎馬離開,隻能是山上的人找到辦法下山來,也來不多想,大叫道:“追,你們都追過去,不能讓他們跑了。”

一時間又有十幾騎叫喝著追趕過去。

塔格的馬術自然是了得,催馬而行,獅子驄的速度也遠冇有真羽馬的速度快,更加上兩人共乘一匹馬,雖然趁著蒙麵騎兵慌亂之際衝出了一段路,但冇過多久,後麵陣陣馬蹄聲響起,又聽到一群人大聲叫喝,塔格心中暗暗叫苦,心想這匹駑馬速度不快,跑不了幾裡路,便要被蒙麵騎兵們追上。

蒙麵騎兵之中,有人似乎也發現前麵逃竄的正是那匹被遺棄的駑馬,便有人叫道:“盯住他們,他們騎的是駑馬,跑不了多遠。”

“你不是說這是匹好馬?”塔格縱馬狂奔,可是速度始終不能如願,有些氣惱道:“咱們要被追上了。”

秦逍心想難道秦忌是自吹自擂,秦忌說過,這獅子驄無論是負重還是速度,都是天下罕見,雖然一開始起速比不得真羽馬迅疾,但隻要跑起來,跑上一段路,真羽馬在速度上就難以企及。

“活捉他們。”追兵們有人叫喊道:“害得我們在山下挨凍,活捉他們之後,將他們扒了衣裳活活凍死。”

追兵們隻以為前麵的是駑馬,有心要貓戲耗子,一時間竟然冇有放箭,尋思著追出幾裡路,便可輕而易舉地將前麵那匹馬追上。

可是跑了數裡路,後麵的追兵們隱隱發現情況不對,前麵那匹駑馬速度非但冇有降下來,而且很明顯越來越快,眾人都覺得詫異,可是無論瑞如何,也是絕不敢讓前麵的人逃脫,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前麵那匹馬上有塔格,塔格一旦活著逃離荒山,後果不堪設想。

追兵們發現前麵的駑馬越來越快,身在其上的塔格自然也已經感覺到,隻覺得這匹駑馬雖然身負兩人的重量,但跑起來穩穩噹噹,而且速度也是越來越快,耳邊風聲呼呼,她自幼和馬匹打交道,這時候已經明白過來,欣喜道:“這是好馬,它......它跑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