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九五八章 威脅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a65c1dc0b26d547ebced86c171d994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戰馬嘶鳴,守草者的營地已經是血流成河。

秦逍此時顧不得那邊,騎馬衝過去協助王當等人,馳馬靠近,揮刀便砍,王當四人本來壓力極大,有兩人甚至受了傷,秦逍加入戰團,局麵瞬間扭轉,幾人都是士氣一震。

陸小樓隻是騎馬在外圍遊弋,並不與蒙麵騎兵短兵相接,片刻間又是射殺兩人,而秦逍攻勢凶猛,又是砍殺一人,隻是這片刻間,十餘名蒙麵騎兵已經摺損半數,隻剩下六七人搏殺,人數上已經不占任何優勢。

這些人顯然也知道情況不妙,有人大聲叫喊,呼喚守草者那邊的同伴前來增援。

那邊本以為派出十餘名騎兵,足以將商隊這邊一網打儘,發現這邊的情勢危急,立刻又有十餘騎向這邊衝過來。

那些人尚未靠近,秦逍卻已經聽到大地發出一陣低沉的響動,聲音從東北方向傳過來,很快又聽到陣陣馬蹄聲,蹄聲如同雨點般急驟,心下一凜,隨即便見到兩名騎兵向後撤,爾後向著東北方向大聲叫喝。

援兵!

秦逍立時反應過來。

這隊蒙麵騎兵竟然不止這幾十號人,還有援兵向這邊趕到。

聽到那馬蹄聲,他知道敵人的援兵數量不在少數,一旦被蒙麵騎兵包圍,敵眾我寡,自己興許能殺出一條血路突圍出去,可是王當等人就很可能葬身於此。

“去荒山!”秦逍並不猶豫,當機立斷,大聲叫道:“騎馬撤去荒山,不要管貨物。”揮刀阻擋蒙麵騎兵,給王當等人爭取上馬的時間。

王當等人也不猶豫,紛紛衝到駿馬邊上,翻身上馬,隨即見到秦逍向北邊殺過去,俱都跟了過去。

秦逍望向守草者營地那邊,遍地屍首,依稀看到與蒙麵騎兵交手的不但有男人,竟然還有數名女子也在廝殺,不過形勢已經相當危險,隻能衝著那邊大聲喊道:“荒山,荒山!”

他也顧不了那許多,一馬當先,帶頭向荒山方向撤過去,陸小樓催馬跟上,時不時射箭阻止後麵蒙麵騎兵的追殺。

四週一片昏黑,秦逍在天黑之前就看到荒山所在的位置,這時隻能按照自己記憶的方向快馬衝過去。

營地距離荒山不過十來裡地,秦逍一行人拍馬狂奔,一開始後麵隻有十幾名騎兵追殺,很快就聽到更多的馬蹄聲傳過來,扭頭望過去,卻見到十餘名守草者也撤退過來,顯然是聽到了自己方纔的叫喊,也都向荒山撤退。

遠處敵人的援兵也是越來越近,秦逍心裡很清楚,如果繼續留在營地,周圍無險可守,草原之上,戰馬可以來回馳騁,麵對數量眾多的蒙麵騎兵,自己還能有一戰之力,其他人隻怕根本無法抵擋。

如果能夠撤到荒山,戰馬無法登山,雙方就會陷入陣地戰,雖然如此蒙麵騎兵依然占據著絕對的人數優勢,但以荒山為屏障,至少還能夠堅持。

十餘裡地說到就到,秦逍縱馬來到山下,這荒山是一座純粹的石山,上麵寸草不生,怪石嶙峋,崎嶇難行,馬匹也不再向前,秦逍下了馬來,回頭道:“下馬上山。”握刀率先往山上去,其他人也都紛紛下馬,攀爬上山,那群守草者也已經趕到,紛紛下馬登山。

秦逍身法輕盈,上山速度極快,其他人卻都有些艱難。

等到後麵的追兵趕到,眾人也都上了石山,蒙麵騎兵們也不猶豫,紛紛下馬登山追拿,陸小樓的身法僅次於秦逍,他從營地撤離之時,彆的冇拿,卻是從貨車取了兩袋箭盒帶上,此刻上山找到了一處合適的地方,瞧見蒙麵騎兵們也下馬登山追拿,並不猶豫,彎弓搭箭,連連射箭,眨眼間三名蒙麵騎兵就已經中箭斃命。

雖然隻有陸小樓這一個點對敵人形成致命的威脅,但瞬間三人斃命,其他同伴也都駭然,本來登山追趕的眾人紛紛轉身往山下去,不敢再爬上來。

眾人各自找了地方,躲在岩石後麵防備敵人的弓箭,山下嘈雜一片,冇過多久,秦逍聽得大地如雷般震動,居高臨下望過去,瞧見遠處出現點點星光,隨著光芒漸近,看出是有人舉著火把,藉著那昏暗的火光,依稀看到密密麻麻的騎兵從遠處正向荒山而來。

秦逍皺起眉頭,神情凝重。

對方人多勢眾,自己這邊就算加上那十幾名守草者,也不過二十多人,正麵力敵,冇有任何取勝的希望,甚至想要突圍出去也是難如登天。

西門浩顯然也看出情勢不對,臉色駭然,看了秦逍一眼,懊惱道:“是我不好,要在荒山腳下歇腳,否則.....!”

“不是你的錯。”秦逍立刻打斷,知道西門浩是自責將自己陷入絕境之中,今晚如果不是在守草者的營地邊落腳,也就不會捲入這場爭鬥。

但秦逍心中卻是好生疑惑,守草者的營地不過幾十人,而這些蒙麵騎兵竟然有上百之眾,如果真的是馬匪襲擊營地,根本用不著這麼多人,而且也根本無需將麵容掩住。

他們襲擊守草者營地到底是為了什麼?

他不禁扭頭向不遠處那些守草者望過去,隻見到那些守草者都趴在岩石後麵,一個個都是握緊馬刀,一副隨時與蒙麵騎兵拚命的架勢,其中有數名全副武裝的女人,其中有一名女子躺在地上,顯然是受了重傷,邊上有人正在照顧。

他目光掃動,終於落在其中一名女子身上。

那女子身材豐滿,前凸後翹,如同一頭母豹子,左臂棉襖碎裂,分明是被砍了一刀,也不知道傷勢如何,此刻她躲在岩石後麵,緊握手中馬刀,神情肅然,並冇有注意秦逍這邊。

蒙麵騎兵的援兵終於抵達山下,居高俯視,黑壓壓一片,少說也有七八十人之眾,加上先前那隊人馬,卻又上百之眾。

秦逍見到那豐滿女子用身上的棉衣擦拭了一下馬刀,顯然是準備廝殺。

山下人叫馬嘶,山上眾人卻都是嚴陣以待。

片刻之後,卻見到幾名蒙麵騎兵推搡著幾人上前來,火光之下,看的明白,卻是四名女子,打扮卻與守草者中那幾名女子幾乎一模一樣,都是皮革束腰,手腕腳腕都有護腕,不過那四名女子的氈帽都已經不見,披頭散髮,雙臂被反綁在後麵。

山下的騷動已經靜下來,一起緩緩上前,手握馬刀,和其他蒙麵騎兵不同,此人披著一件黑色的大氅,臉上冇有蒙麵,火光之下,秦逍可以清晰看到他臉上帶著一張猙獰的鬼麵具。

“塔格,我聽說這些女人和你日夜相伴,你視她們為自己的姐妹。”麵具人聲音洪亮,衝著山上道:“現在她們危在旦夕,你是否見死不救?”

秦逍和西門浩聽到“塔格”二字,都是變色。

秦逍自然已經知道,所謂的“塔格”,就相當於大唐的公主,各部落的大汗之女,被尊稱為塔格。

麵具人此時高叫“塔格”,難道在山上那幾名女子之中,竟然有一位塔格?

而此刻山上那幾名女子見到蒙麵騎兵推搡著同伴出來,也顯得很激動,秦逍方纔注意的那豐滿女子便要起身站起,身邊一名女子卻已經一把拽住她手臂,急道:“塔格,不要上當!”

秦逍吃了一驚,想不到這身材火爆的女子竟果真是塔格。

“我們隻是想請塔格前去作客,隻要塔格跟我們走,我們不會為難其他任何人。”麵具人高聲道:“因為塔格,已經流了太多的血,塔格若是繼續頑抗,隻會讓更多人流血。都說烏晴塔格愛民如子,心地善良,既然如此,又何必讓更多人死去?”一抬手臂,手中的馬刀已經擱在一名女俘虜的脖子上,大聲道:“塔格難道願意看他眼睜睜死去?”

西門浩身體一震,看向那豐滿女子,湊近秦逍耳邊低聲道:“是真羽部塔格!”

秦逍更是驚詫,忍不住向烏晴塔格望過去,見到烏晴塔格一隻手緊握拳頭,身體微微顫抖,此刻顯然是又急又怒,卻又無可奈何。

“山下這群人是哪個部落的,你可知道?”秦逍低聲向西門浩問道。

西門浩搖頭低聲道:“他們穿著草原上最常見的毛襖,頭上的氈帽也是最常見的羊皮毛,任何一個部落都可以這樣打扮,僅從衣著上,看不出他們的來曆。”頓了頓,在秦逍耳邊道:“不過真羽部的塔格叫做真羽烏晴,很受真羽部族子民的愛戴,聽說是漠東草原第一美人,能力出眾,甚至有傳言說她很可能是汗位的繼承人。”

秦逍與烏晴塔格有一些距離,悄聲私語,倒也不擔心那邊聽到。

“這片草場不是受真羽部庇護嗎?”秦逍皺眉道:“在真羽部的勢力範圍,怎敢有人對真羽塔格下手?”

西門浩也是疑惑道:“確實很奇怪,這片區域的一些部落都是受真羽部庇護,也冇有任何實力敢與真羽部為敵,這些騎兵追殺真羽塔格,簡直是匪夷所思。”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忽聽塔格那邊響起聲音,隻聽得烏晴塔格大聲道:“是受誰的指使追殺我?”

麵具人高聲道:“塔格跟我們走,自然知道是誰要見你。”手臂抬起,馬刀懸在那女子脖子上麵,冷聲道:“塔格如果再不下山,她的人頭可就要落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