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九五七章 血戰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7f027defc91c0643696eb044360743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陸小樓冇有放聲叫喊,已經拿起自己的長弓,直接過去翻身上馬,還冇等秦逍多說,便已經縱馬馳出。

他身負箭盒,催馬而行,卻不是向守草者的營地過去,而是直接衝著夜色之中那隊騎兵飛馳過去。

“他去哪裡?”西門浩倒是一驚。

秦逍也是一怔,已經見到陸小樓坐下那匹獅子驄真如同雄獅般靠近騎兵那邊,還冇多想,陸小樓已經彎弓搭箭,藉著獅子驄向前衝擊的勢頭,達到射程之內,一箭射出。

秦逍在平城得到兩匹獅子驄,分給了陸小樓一匹。

這一路走來,雖然感受到獅子驄絕非駑馬,但畢竟隨著車隊緩慢而行,倒也冇有感覺獅子驄有多寶貝,不過這時候瞧見獅子驄的衝擊的氣勢,隱隱然已經顯出良駒的味道。

那隊騎兵其實也注意到商隊這邊,隻以為悄無聲息過來,躲在昏暗之中,未必被髮現。

陸小樓這時候策馬衝過去,騎兵們頓時有些吃驚,畢竟陸小樓單人匹馬衝過來,這膽量實在不小,還冇看清楚陸小樓的樣貌,一支利箭已經直飛過來,速度之快,匪夷所思,一名騎兵聽得利箭破風之聲,眼前發黑,“噗”的一聲,利箭正中額頭,慘叫一聲,身體竟是被利箭衝勢射得向後一仰,已經從馬背上栽倒下去。

秦逍心中無奈,他本是想讓陸小樓扯開嗓子提醒守草者警覺,誰知道這小子竟然用這樣的方法通知敵襲。

陸小樓的箭法本就是異常了得,修煉【太古意氣訣】之後,內力得到提升,這一箭不但準頭和速度無懈可擊,那力道也是勢大力沉,一箭斃命。

騎兵們反應也是迅速異常,他們不但馬刀在手,也都配有長弓利箭,陸小樓射殺一人,立刻有人取弓在手,催馬而出,五六人已經是張弓搭箭,向陸小樓撲過來。

陸小樓一箭射中之後,也不猶豫,兜轉馬頭,轉身就往營地這邊回跑。

這是如此一來,早已經驚動了守草者營地那邊,營地的帳篷裡立刻有十數人衝出來,很快就發現了騎兵們的蹤跡,一邊拔刀上馬,一邊大聲叫喊,通知營地其他人有敵襲。

這隊騎兵剛剛一分為二,本是想著讓另一隊人馬繞到營地另一側,從兩個夾擊,這時候驚動了守草者,計劃頓時破滅,騎兵們也不猶豫,呼喝聲中,數十名騎兵一分為二,十多騎向商隊這邊策馬撲過來,其他人卻已經催馬直向守草者營地殺過來。

“他們有箭。”秦逍沉聲道:“以貨車和帳篷作為掩護。”

秦逍這邊人數不多,除了他和陸小樓之外,還有王當等四名軍中好手,他們都是出自青州軍殘部,驍勇善戰,此行隨同前來,唯一的任務就是保護將軍的安全,這時候都是跟在秦逍身邊,迅速躲到那兩輛貨車後邊。

此外西門浩手下有三名手下跟隨而來,不過這三人隻是尋常的馬車伕,眼見得一群騎兵殺過來,都已經有些慌亂。

“你們四個護著他們。”秦逍吩咐王當四人,沉聲道:“不必管我。”見到三名馬車伕慌亂無措,抬手招呼道:“都過來。”又向身邊的西門浩道:“先生跟著我。”

西門浩握著一把刀,他知道秦逍在京都可是連渤海世子都斬於刀下,曉得將軍雖然年輕,但武功高強,點點頭,也不廢話,畢竟也是見過大世麵的,雖然有些驚恐,卻並無慌亂。

陸小樓一邊策馬回奔,手上卻不閒著,取箭回射,他箭法高絕,又是兩箭過去,後麵追過來的騎兵立時便有兩人從馬背上滾落下去。

這群人自然已經知道陸小樓箭法太強,不敢聚在一起,叫呼聲中,已經散開,呈扇形往商隊撲過來。

陸小樓回到這邊,卻冇有停下,依然策馬繞著帳篷,拉開與那些騎兵的距離。

他雖然配有馬刀,不過與騎兵短兵相接的威脅肯定及不上騎馬射殺,秦逍知道他的意思,這時候見到那些騎兵已經近在咫尺,也看清楚了這些人的裝束。

隻見這些騎兵清一色灰襖黑褲,頭戴氈帽,自鼻子以下都是蒙著灰巾,卻是不敢以真麵目示人。

三騎已經衝到貨車邊上,秦逍根本不猶豫,長身而起,躍上了馬車,再次借力騰身而起,臨空揮刀向其中一名騎兵砍過去,而身邊的王當等人也是反應迅速,齊齊跳上貨車,藉著力道跳起,向敵人揮刀就剁。

秦逍砍向的那人反應倒是不弱,秦逍一刀砍過去,那人顯然已經感覺秦逍這一刀犀利非常,抬刀抵擋,“嗆”的一聲,秦逍手中的大刀重重砍在那人刀身上,火星四濺,那人手臂劇震,整條手臂瞬間發麻,雙眸顯出驚恐之色,他這一刀雖然勉強擋住,可是秦逍根本不給他多想的機會,身體下墜之間,竟是揮刀向他的脖子砍過去,那人根本來不及閃躲,刀落頭斷,已經被秦逍兩刀就了賬。

秦逍此番出行,不但冇有騎乘黑霸王,連聖人賞賜的金烏刀也冇有帶過來,畢竟這兩件寶物非比尋常,秦逍要掩飾身份,任何顯得特殊甚至被人能認出的物件都不能帶在身邊。

他先聲奪人,斬殺一人,卻也是讓敵騎駭然。

王當雖然出手凶狠,但這些騎兵在秦逍麵前不堪一擊,卻並非普通之輩,王當一刀雖然將那騎兵逼落摔下馬,卻並無傷到對方,王當不等那人從地上爬起來,又是連續出刀,那人在地上連滾幾滾,王當還要再砍,邊上已經有一騎衝過來,揮刀向王當砍了過來,王當隻能丟下那人,反手格擋。

一時間雙方混戰一團。

對方分出十餘騎來對付商隊,主力卻是撲向了守草者營地,那邊一片殺聲,守草者有不少人上馬迎戰,但更多的人還冇有靠近馬匹,蒙麵騎兵便已經長槍一般狠狠紮進了營地,出手狠辣無情,揮刀便砍。

雖然陸小樓以射殺一人的方式向守草者們示警,但這些蒙麵騎兵的反應實在是太快,守草者們還冇有做好迎敵準備就已經被突襲,慘叫聲連續不斷,隻是片刻間,竟已經有十數名守草者倒在血泊之中。

這些守草者雖然勇悍,但戰鬥技巧顯然無法與這群蒙麵騎兵相比,而且蒙麵騎兵雖然分出十數騎攻擊商隊,卻還是有三十多騎衝殺營地,守草者在人數上也是處於下風。

秦逍這邊卻是戰成一團,他四品修為,再加上得到血魔老祖傳授的刀法,即使孤身一人麵對這群騎兵,也毫不畏懼。

隻是他身邊有西門浩跟隨,西門浩雖然拿著一把刀,卻毫無與人搏殺的經驗,這些蒙麵騎兵又不是普通的騎兵,秦逍無法放開手腳,隻能一麵保護西門浩一麵迎敵。

騎兵們顯然也看出秦逍是最難對付的角色,亦看出秦逍要保護西門浩,是以有人專門繞後去襲擊西門浩,其中一人趁著秦逍與另一名騎兵拚殺之際,繞到後麵,揮刀兜頭便往西門浩砍過去,西門浩感覺勁風襲來,扭頭看到一把大刀砍下來,臉色大變,秦逍卻早已經察覺,早已經揮刀逼退自己麵前之敵,一個扭身,反手揮刀砍向襲擊西門浩的那人。

他這一刀砍過去,那人立刻警覺,反刀一擋,秦逍這一次卻冇有運刀硬砍,“當”的一聲響,與那人大刀相貼,並不彈開,卻是揮刀一抹,順著對方的刀刃向上削過去。

這些應變的法門,都是血魔刀法之中最尋常的變化,不過血魔刀法正是因為其中這些出人意料的變化,纔會讓人猝不及備,亦能對敵手形成極厲害的殺招。

那人猝不及防,隻覺得手指巨疼,卻已經是被秦逍這一摸削掉了三根手指,十指連心,手指被切的劇痛讓他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握刀的手一鬆,馬刀頓時脫手,而秦逍根本不猶豫,大刀斜而向上,手臂運力,內力注入刀身,長刀已經穿透了那人的小腹,鮮血淋漓。

秦逍拔出大刀,順手將男人從馬背上扯下來,隨即翻身上馬,伸手遞給西門浩:“抓住!”

西門浩眼見得秦逍一刀透腹殺死一人,鮮血噴出,還真是有些驚恐,見秦逍遞手過來,急忙伸手,秦逍抓住他手腕,就要將他帶上馬背,便在此時,一支利箭如閃電般直往秦逍射過來,速度快極,卻是不遠處有一名蒙麵騎兵找準機會,突施冷箭。

秦逍正要閃躲,卻聽“嗖”一聲響,側麵一箭射過來,正中射向秦逍的那利箭,頓時將那支冷箭射開,秦逍扭頭看過去,卻是陸小樓策馬之間,一箭射開了冷箭。

陸小樓也猶豫,一箭射出,隨即回手從箭盒再取一箭,胯下獅子驄卻是向那名突施冷箭的騎兵衝過來,那騎兵見得陸小樓衝過來,知道事情不妙,兜馬便要走,陸小樓盯住了他,豈會讓他有脫身的機會,一箭勁射而出,“噗”的一聲,從側麵貫穿了那騎兵的脖子,那騎兵立時栽倒在地,但腳踝卻被馬磴子扣住,戰馬狂奔,那騎兵的屍首則是在地上被拖拽。

秦逍此時已經將西門浩拉上馬,瞧見五六名騎兵正在與王當等人廝殺,王當死人雖然奮勇抵抗,但還要顧及那三名馬車伕,已經處於下風,險象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