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九四六章 危機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0ee915b116f4449d541376072ab997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忌忙道:“請講!”

“忌伯可知道龍銳軍出關之事?”秦逍輕聲問道。

秦忌點頭道:“有耳聞,不過到底是什麼狀況還不大清楚。東北四郡一直都是遼東軍在鎮守,近百年來,還真冇有其它兵馬調動出關,這次龍銳軍出關讓人有些意外。”

“我倒是略知一二。”秦逍笑道:“聽說龍銳軍那邊稀缺戰馬,他們的主將受皇帝器重,在朝廷那邊能說上話。”

秦忌道:“你說的是秦逍?對此人我所知不多,不過聽說他在京都斬了渤海世子,威名遠揚。這位秦將軍前腳斬了渤海世子,後腳被朝廷派到東北,我看倒像是向渤海人示威,警告渤海人老實為妙。”隨即笑道:“不過此等軍國大事,與我們小民百姓無關。”

“忌伯,如果要大規模推廣獅子驄,隻靠你個人的力量,實在很困難。”秦逍正色道:“你剛纔說的對,如此良馬,一旦為唐軍所用,必然會大大提高唐軍的作戰實力,所以最終還是需要得到朝廷的支援。如果你去龍銳軍找秦逍,告訴他獅子驄的事情,我相信他一定會給你一個妥善的安排。”

秦忌歎道:“秦小兄,有些事情說來簡單,做起來卻難。我這獅子驄除你之外,冇有人願意多看一眼,且不說我這樣的百姓小民很難見到秦將軍,就算真的見到了,他瞅見獅子驄,恐怕也不會感興趣。”

“總要試試的。”秦逍笑道:“不試試又怎知他不會接受?”指著身後的陸小樓道:“我這位兄弟在龍銳軍有朋友,你如果要見秦將軍,去到龍銳軍那邊,就說一個姓陸的介紹你過去,到時候自然能見到主事人。你將獅子驄的詳情告訴主事人,我相信要大批養殖獅子驄就不是空中樓閣。”

陸小樓一怔,但馬上點了點頭。

秦忌想了一下,終是道:“既然如此,我過去試試,希望承你吉言,能有個好結果。”也不多留,告辭而去。

秦逍這纔過去解開馬韁繩,向陸小樓道:“一人一匹,就當做是你這次出來的報酬。有這樣一匹寶馬,這一趟你值了。”

秦逍這次出行,並冇有騎黑霸王出來,畢竟黑霸王太過招搖顯眼,而且許多人都知道自己有這樣一匹神駒,萬一被人認出黑霸王,自己的身份也就立刻暴露,所以隻是隨便騎了一匹馬出來。

秦忌這次送了兩匹馬,既然知道是獅子驄的品種,秦逍當然也是心下歡喜。

次日還要在平城休整一日,西門浩安排好商隊的那邊的事情,便來客棧與秦逍會合,取了一副地圖鋪在桌上,介紹道:“小人手下有人經常在漠東一帶做生意,繪製了一副這邊的大致地圖,並不是十分準確,而且草原部落時常遷徙,居無定所,部落的具體所在也不能萬全標識。但大概的馬場位置不會出現太大偏差,大概都在這一片地區。”手指點上去滑動,解釋道:“明日出發,我們出平城往北,這一片雜居著錫勒人和圖蓀人,都是小部落,對大唐的商隊也都很友好,這一段路途隻需要提防馬匪就好。”

“馬匪很囂張?”

西門浩笑道:“邊境地帶從來都不會太平,不過我們西門家在邊境常年貿易,人脈還不錯,打出西門家的旗號,馬匪們通常不會打主意。這次商隊也有十幾名好手,武功都不錯,尋常的馬匪若是搶奪咱們,那是自尋死路。”有些話卻不好說,心想將軍當初單槍匹馬殺進叛軍陣中,區區馬匪來捋虎鬚,那還真是活的不耐煩。

“往北二百裡地,有一座荒山,走到荒山處,就可以折而向東,也就一百多裡地,便進入真羽草原。”西門浩手指滑動,細心解釋道:“到了查乾湖,就是真羽部的汗庭所在。草原諸部逐草而居,特彆是圖蓀諸部,遷徙不斷,很難確定他們具體的位置所在,錫勒人的遷徙倒是冇有那麼頻繁,他們的汗庭也一直在查乾湖附近。”

秦逍問道:“我們是否能直接去往汗庭?”

“不能。”西門浩搖頭道:“汗庭周圍,會有諸多大帳。”擔心秦逍不明白,解釋道:“打個不是很恰當的例子,草原諸部所謂的大帳,就像是咱們的一座縣城,一座大帳管理的牧民人數不等,少的有千人左右,多的能有三四千人,通常都是由吐屯和都尉來管理。人數眾多的大帳,讓吐屯統領,少一些的則是由都尉負責。不過許多吐屯和都尉都是出自特勤,所以錫勒人的凝聚力素來不弱。”

“特勤?”秦逍摸了摸腦袋,他也隻是到東北之後才知道錫勒三部的存在,對漠東這支民族並不是十分瞭解。

西門浩忙道:“特勤是一種身份,他們與部族的大汗是血親,要麼是親兄弟,要麼是子嗣,是對汗族男丁的稱呼,就像是咱們大唐的王爺或者皇子。不過錫勒人冇有太子之說,不會早早就立下繼承人。他們以強者為尊,在大汗的子嗣中,誰為部族立下的功勞最多,就有可能得到繼承的權力,如果大汗是年老逝去,會在去世前指定繼承人,如果是戰死或者意外去世,往往都是有部族的特勤長老們共同選出新的汗王。”

“原來如此。”秦逍微微點頭,道:“如果是汗王兄弟的子嗣,是否也是特勤?”

西門浩搖頭道:“他們雖然是汗族血親,但卻不能再被稱為特勤,被稱作特護,這些人有才乾者,也都會成為吐屯或者都尉。在下認識的吐屯叱羅格,他的父親就是真羽汗的兄長,他父親是特勤,他卻不是。”

“明白了。”秦逍聽得有些繞,但畢竟要去真羽草原,對於錫勒人的風俗人情還是要瞭解一些。

“汗庭周圍有大帳環繞,外來的商隊可以進入這些大帳的草場和他們交易,但他們不會讓你穿過他們的草場靠近汗庭。”西門浩對漠東草原的情況顯然異常熟悉,解釋道:“真羽汗的汗帳就像是太陽,被族人護衛在中間,除非得到真羽汗的允許,否則商隊是絕對無法接近汗庭。除非你是其他部落或者國家的使臣,為免耽誤大事,會有人送你去汗庭,但是否能見到真羽汗,還是要真羽汗的命令。”見秦逍微皺眉頭,笑道:“將軍不用擔心,你如果要見真羽汗,我們可以通過叱羅格介紹,叱羅格不但是特護,還是吐屯,他帶著一帳看守一處馬場,在真羽部很受重用,隻要我們能說服叱羅格,他有辦法帶我們去往汗庭。”

秦逍知道西門浩都已經安排妥當,心下微寬,笑道:“這一切就有勞先生了。”

“不敢,分內之事。”西門浩道:“所以我們不是直接往汗庭去,先要去找叱羅格,他看守的馬場在這裡.....!”在地圖上點了一點,道:“距離汗庭有二百多裡地,我們到了馬場,送他一批厚禮,再加上以前的交情,他應該會專門派人送我們去汗庭,雖然整支商隊不能過去,但領取三五個人問題不大。”

秦逍點頭道:“我們正好先到叱羅格的馬場,看看馬場駿馬的成色,再向他多瞭解一些情況,他如果答應,到時候再請他派人送咱們去汗帳。”

秦逍和西門浩在平城商定路線的時候,真羽部的汗帳卻是一片肅殺,真羽部塔格真羽烏晴此刻正處於一個嚴峻的危機之中,一切也都隻是為了權力二字。

大帳內,真羽汗平常所坐的地方空空如也,但帳內其他地方卻都是坐滿了人。

真羽汗剛剛離去,參加葬禮的吐屯、長老、都尉們尚未回到各自的大帳,因為眼下襬在眾人麵前的還有一件大事要解決,如果不能迅速解決此事,對真羽部來說幾乎是致命的危機。

所有人都知道,真羽汗去世的訊息,根本不可能掩蓋,用不了多久,整個大漠草原都會傳遍。

其他部落倒也罷了,可是如果這個訊息被杜爾扈部以及錫勒的賀骨、步六達兩部得知,這幾大部落絕不會安坐不動。

錫勒三部爭鬥百年,任何一個部落隻要吞併了其他兩部,就等於是整個錫勒諸部的王者,錫勒其他弱小的部族也都會立時拜服腳下,而錫勒人夢寐以求的錫勒國也將得到重建。

百年的爭鬥下來,錫勒三部之中,真羽部無論人口還是地盤都是強過其他兩部,這就迫使另外兩部形成了同盟,雖然這樣的同盟並不牢固,隨時都可能因為自己的利益撕毀盟約,但在對付真羽部這件事情上,賀骨和步六達兩部還是十分的默契。

真羽汗是一位英明的汗王,在他的帶領下,真羽部雖然在與其他兩部的廝殺中損失不小,甚至連兩個兒子都戰死沙場,但卻依然是漠東草原最強的部落,其他兩部近些年也不敢輕舉妄動。

但真羽汗歸天,讓兩部最懼怕的人物走了,他們自然會蠢蠢欲動,畢竟這樣的機會他們已經等了好久,絕不會輕易錯過。

在其他兩部有大動作之前,真羽部自然要儘快選出新的汗王,帶領族人做好迎敵的準備。

可是現在舊汗故去,新汗未定,在場的真羽貴族們自然是心中忐忑,在新汗冇有確定之前,其他所有的事情都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