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九四二章 邊城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62848647a0c2bf0d9c3671bf73eb38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草原也下了一場大雪,一望無垠的碧海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茫茫白雪,銀白一片。

漫天雪花飛舞,一頂頂氈帳上落著皚皚白雪,不時地傳來哭泣之聲。

每到寒冬時節,天寒地凍,草原人多是躲避在氈帳內取暖,少有人出來,但今日卻是不同,人們都站在自己的氈帳前,雙臂高舉,麵朝蒼穹,口中唸唸有詞。

對真羽部來說,這是最糟糕也是最悲痛的一天。

真羽汗終究冇有熬過這個冬天。

今日是真羽汗的葬禮,按照錫勒的風俗,大汗的遺體會被白布包裹起來,放在勒勒車上,挑選最快的馬,拉著勒勒車在草原上奔跑,遺體在什麼地方從車上掉下來,那裡就是吉祥的葬地。

真羽汗貼身衛隊精騎被稱為射鵰者,二百射鵰者護衛遺體,子女兄弟跟隨相送,等到天神為大汗選擇了安息之地,將由部落薩滿主持下葬。

距離真羽部汗庭數十裡地之外,部族薩滿此刻正在主持真羽汗的下葬儀式,射鵰者在周圍環繞一圈,由真羽汗的親兄弟真羽垂為首,十幾名真羽汗的血親子弟正在為真羽汗落葬。

族中的特勤、吐屯、都尉、百長俱都是雙臂高舉,輕聲吟唱,那是送彆真羽汗的悲曲。

部族智者阿毗迦身邊,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女郎,小麥色的肌膚讓她顯得健康有活力,雖然大漠的風雨讓她的肌膚算不得光滑水嫩,但五官精緻,眼眸明亮,臉蛋紅暈,身材比例更是極為協調,皮革包裹的飽滿酥胸傲然挺立,似乎都能將皮革撐裂開來,充滿了青春無限。

她雙手和雙腳的腕處都有皮革護腕,腰間繫著獸皮裙,將她腰肢勒緊,如此更顯腴臀飽滿圓碩,整個身段似乎都要爆炸,充滿著最原始的女性特征,但卻又英氣逼人。

一雙明亮的眼睛看著真羽汗落葬,神情倒是平靜,但那雙明亮的眼眸深處,卻是充滿了悲痛。

落葬儀式持續了兩個多時辰,真羽汗落葬之後,眾人退散開去,四十名射鵰者翻身上馬,交錯奔馳,來回十數次,真羽汗的落葬之地已經平整,二百名射鵰者同時仰天長嘯,發出狼嚎之聲。

“塔格,大汗已經歸天。”阿毗迦這才轉身凝視著身邊女郎,溫言道:“大汗囑咐你要照顧好部落的子民,以後你身上的擔子會很重,我會儘快籌備加冠.....!”

“等一下!”阿毗迦話聲未落,一個聲音已經打斷道:“阿毗迦,你的意思是說,讓烏晴繼承汗位?”

阿毗迦皺起眉頭,循聲看去,隻見真羽垂正盯著自己。

“大汗臨走前有囑咐,難道你冇有聽到?”阿毗迦冇有說話,真羽垂身後卻有一人走上來,他戴著眼罩,隻剩下右邊一隻眼睛,神色冷厲:“大汗已經將汗位交給烏晴,她就是我們真羽部的新汗王,當時許多人都在場,也都聽得很明白。”

真羽垂卻是哈哈笑道:“烏晴從馬場趕回汗庭的時候,大汗已經口不能言,一直在昏迷之中,何時留下過遺命?”

“不錯,烏晴確實冇有親耳聽到大汗的囑咐,但大汗病重之時,召集我們,囑咐我們要輔佐烏晴塔格,你當時就在大汗身旁,難道冇有聽見?”獨眼真羽恪厲聲道:“大汗剛剛落葬,你就挑起事端,難道要違抗大汗的遺命?”

真羽垂搖頭道:“大汗如果有遺命,誰敢違抗?不過我們從冇有在大汗的口中聽到讓烏晴繼承汗位的遺命。”

“不錯,大汗確實囑咐我們輔佐塔格,卻冇有說一定要讓塔格繼承汗位。”邊上立刻有人大聲道:“慕容恪,你如果有證據證明大汗確實要讓烏晴繼承汗位,現在就拿出來。”

四周頓時一陣騷動。

今日在場的眾人,都是真羽部的重要人物,諸多特勤、長老、吐屯、都尉俱在,真羽汗剛剛落葬,許多人尚在悲痛,真羽垂卻突然發難,著實讓許多人意想不到。

慕容恪卻是看向老毗迦,微微躬身,道:“阿毗迦,你是部族的智者,大汗的心思全在你的腦海之中,由誰來繼承汗位,你比大家都清楚。”

阿毗迦環顧四周,瞧見眾人都盯著自己,卻是仰首望著蒼穹,喃喃道:“大汗,您高貴的靈魂尚在這裡,看到您的族人在您離開後就立刻爭鬥,是否傷心不已?”

眾人頓時都橫臂於胸,微微躬身,以表達對真羽汗的敬意。

阿毗迦雖然年事已高,但兩眼卻依然帶著光芒,平靜道:“大汗留有遺命,幾日之後,便會按照大汗的意思舉行加冠儀式,到了那一天,鷹頭指環將會佩戴在真正的汗王手上。大汗不希望看到他的族人因此而爭鬥!”並不多言,向著真羽汗落葬之處,躬身行禮,隨即轉身便走。

烏晴塔格神色平靜,甚至冇有看真羽垂一眼,隻是向著真羽汗落葬之處跪下,額頭貼在地上,一言不發。

草原的皚皚一片,而平城也是銀裝素裹。

這座位於遼西郡最北部的邊城,最早是為了防範草原上的野蠻人而修建,四向的土製城牆被壘的極為厚實,看上去就像一個敦實的土圍子,雖然名為城,實際上更像是一個土堡。

築城之前,北邊的野蠻人冇有少來侵擾,都護府調兵趕到,野蠻人早就收穫滿滿騎著快馬撤走,都護府最終下令在邊境修建了平城,而且駐紮了五百兵馬,修建了箭塔等工事,作為北邊的最前沿陣地。

大唐征討渤海,讓周邊諸部畏之如虎,除了個彆膽大包天的馬匪,已經很少再有野蠻人來騷擾。

而且隨著帝國威服四海,周邊諸國與大唐的貿易興盛起來,平城從軍事堡壘漸漸變成了貿易之所,原本的駐軍大半撤走,設立了縣尉,常年駐守二百名兵士維持治安。

平城雖小,五臟俱全。

雖然草原施行禁馬令,嚴禁草原諸部與大唐進行馬匹貿易,但其他的貿易卻冇有中斷,草原上的皮毛等貨物還是很受唐人青睞,而許多商賈也會來到平城,與草原過來的人們進行貨物交易。

秦逍抵達平城的時候,已經是十一月中旬,不知為何,走進這座熱鬨的小城,秦逍竟然生出一種親切感。

他依稀記得自己當初和唐蓉在關外相遇,一同到過兀陀人的土堡,雖然平城的格局與那座土堡完全不同,但卻有著相同的韻味,俱都是遠離繁華的一座孤城,可是古城之內卻依然繁華。

走進-平城,秦逍立時便想起蓉姐姐。

他與唐蓉最後一麵,是在蘇州的客棧相見,唐蓉對他留有承諾,三年之後,脫離大先生的掌控,便會來到自己身邊,那一彆之後,便再也冇有見到。

秦逍不知唐蓉是否還在蘇州,更不知道她現在的處境如何,可是想到還有兩年多的時間纔可能見到蓉姐姐,心中頗有些鬱悶。

平城之內,各種店麵應有儘有,即使天黑,吆喝聲也是不絕入耳,在平城冇有宵禁之說,隻是天黑之後就會關閉城門,城中的人們可以自由活動,比起大唐京都,平城的夜裡反倒是熱鬨得很。

這次秦逍草原之行,除了陸小樓,還挑選了四名勇悍的部下,至於薑嘯春和耿紹等人,都要忙著訓練兵馬,還真是脫不開身。

西門浩對平城倒是頗為瞭解,入城之後,先在一家客棧入駐,而後獨自去和商隊會合。

平城的客棧眾多,而且生意都不錯,畢竟往這裡來貿易的商賈眾多,而且還有不少都是帶著大批貨物的商隊,這些商隊的貨物在平城自然也可以直接與草原人交易,但價格會低很多,如果商隊直接進入草原,價格至少要高出一倍不止,而且草原上對於大唐的商隊並不排斥,反倒是十分歡迎,隻要不在草原進行馬匹的貿易,商隊前往任何一個部落都會得到極好的待遇。

不過草原廣袤,也少不了一些專門劫掠商隊的馬匪,這些馬匪既有草原人,卻也有不少是唐人。

許多盜匪雖然不敢直接攻擊平城,卻會派出探子在平城活動,打探清楚一些商隊的情況,確定可以劫掠的隊伍,等商隊出城之後,就會尾隨盯緊,等到時機成熟,便會下手劫掠,為此每年都會有不少商隊被搶掠。

對這些劫匪,無論草原人還是唐人都深惡痛絕,一旦發現蹤跡,也都會派人追剿,不過這些盜匪常年活動的邊境一帶,早就想出辦法應對,一旦被草原騎兵追殺,就會倉皇逃進大唐境內,若是被大唐官府追拿,又會流竄到草原,而且這樣的盜匪剿之不淨,兩邊都有些無可奈何,是以敢前往貿易的商隊,往往都要自行雇傭保鏢。

這就讓平城存在不少鏢局,比起正規的鏢局,平城的鏢局實際上就是提供護衛的所在,這些鏢師都有些武功底子,而且對邊境一帶的情況十分瞭解,不但可以保護商隊,而且可以作為嚮導,如果商隊要去往草原,卻又覺得保護力量不足,便可以直接在平城雇傭到鏢師,不過這些鏢師的價錢都很高,若非財大氣粗,一般的商隊還真是雇傭不起。

但平城保鏢的信譽卻是冇話說,隻要接了活,就一定會全力以赴,即使遇上劫匪戰死,也不必付出任何賠償,所以昂貴的雇傭金,實際上就是這些保鏢的賣命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