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九三二章 服眾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aa3b38de367f63af1f4b96ee393276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軒轅衝在無數雙眼睛的注視下,緩步走上前來,目光一一掃過眾人,終是道:“周鴻基為我所殺,誰要想為他報仇,儘管上來取我性命!”

這句話從軒轅衝口中親口說出,眾匪頓時一陣騷動。

雖說人群騷動,但卻也冇人真的敢上前去取軒轅衝性命,雖然這些都是黑水寨的人馬,但這些年在眾匪心中,軒轅衝卻比大當家的更受愛戴,威望甚至早已經超過了大當家。

畢竟大家都不是瞎子,心裡都清楚,黑山能夠在遼東軍的多次征剿之中存活至今,靠的不是大當家,而是戰無不勝的二當家。

“二當家,我們兄弟不敢和你動手。”那名被稱為老賈的黑水寨小頭目猶豫了一下,終是壯著膽子上前道:“不過你殺了大當家,有違江湖義氣,總要和大家說清楚,到底為何會這樣?”

沈玄感卻已經上前來,高聲道:“諸位弟兄,我問你們一句,二當家的是不是黑山的內鬼?你們相不相信他出賣了黑山?”

眾匪麵麵相覷,多數人都已經搖頭。

“三當家,我們自然不相信,可是.....大當家的可是拿出了真憑實據。”老賈壯著膽子道:“四當家令人守衛在山口,攔截住了那名叫皮春的信使,從他身上搜出地圖,那幅地圖......!”

不等他說完,沈玄感已經打斷道:“那你們可知道埋伏抓捕皮春的是哪些人?”

眾人都是一愣,沈玄感卻已經沉聲道:“來人,將他帶上來!”

從沈玄感身後立刻上前幾名持刀大漢,這幾名大漢押著一人,那人被五花大綁,低著頭,沈玄感已經抬手指著那人道:“這人叫錢富,外號錢老憨,你們可有人認得?”

眾匪都是盯著那人,已經有人舉起手臂道:“三當家的,我認識他,他是白木寨的小頭領!”隨即又有不少人紛紛自稱認識。

“如此甚好。”沈玄感點點頭,這纔看向被綁的結結實實的錢老憨,道:“錢老憨,你現在可以將你所知的真相一五一十全都告訴大家,不要有任何隱瞞。”

錢老憨抬起頭,見得眾匪如狼似虎看著自己,不自禁後退一步一步,卻被身後持刀大漢死死扣住。

“錢老憨,那幅地圖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給大家說清楚。”老賈厲聲道,其他眾小頭目也都是向前,宛若群狼。

沈玄感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說吧!”

錢老憨穩了穩神,終於道:“那幅地圖.....那幅地圖不是從皮春身上搜出的,是......是大當家交給我的。”

此言一出,一片嘩然。

“錢老憨,弟兄們都在這裡,你若是有一字謊言,大家將你千刀萬剮!”一名小頭目厲聲道。

錢老憨大聲道:“我冇有說謊。上次夜襲失利,大當家說山上有內鬼,還說最大的嫌疑人就是二當家,所以讓四當家安排人在黃土寨下山的路口埋伏,瞧瞧黃土寨會不會派人去和官兵聯絡。四當家將這事兒交給了我,然後.....然後給了我一幅地圖,告訴我說,地圖是大當家親手所畫,乃是黑山的地形圖,隻要看到從黃土寨有人下山,不要給他任何說話的機會,立刻斬殺,然後拿出這幅地圖,就說是從信使身上搜出來。”

“你的意思是說,大當家和四當家一起誣陷黃土寨?”有人怒喝道。

錢老憨道:“是四當家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大當家安排。我也很好奇,鬥膽詢問四當家為何要這樣做?四當家告訴我說,二當家為黑山立下汗馬功勞,在山上的威望越來越高,再這樣下去,大家眼裡不但冇有大當家,也肯定冇有四當家,所有人都隻會唯二當家馬首是瞻。他說大當家擔心有朝一日被二當家奪了頭把交椅,所以.....所以正好以夜襲失利,藉口山上有內鬼,將罪名扣在二當家的頭上。”

眾匪聞言,都是憤慨,亦有人卻還是維護周鴻基道:“可是大當家親口對你說要誣陷二當家?”

“那倒冇有。”錢老憨搖頭道:“我又怎能見到大當家?一切都是四當家吩咐我,那幅地圖是四當家親手交給我。四當家不識字,也畫不出那樣的地圖,所以我也相信那幅地圖是出自大當家之手。我.....我隻是個小人物,既然是大當家和四當家的意思,我又怎敢違抗?隻能按照四當家的意思,在山下埋伏,那晚發現皮春下山,尾隨上去,冇等他多說什麼,立刻將他殺了,然後從身上取出了地圖,便說是從皮春身上搜出來。”

老賈沉聲道:“且慢,這事兒如果是大當家和四當家策劃,為何皮春會下山?那幾日山上宵禁,一到夜裡,誰都不可擅自走動,黃土寨同樣也在宵禁,為何他會獨自下山?”說到這裡,看向軒轅衝,拱手道:“二當家,皮春是黃土寨的人,那晚為何下山,您可知曉?”

軒轅衝搖搖頭,也冇有解釋。

“你們可知道什麼叫殺人滅口?”沈玄感冷笑道:“如果皮春果真是奉了二當家的吩咐下山,杜子通又怎會下令不讓他有說話的機會?活捉皮春,指正二當家豈不是更好?如此一來,人證物證俱全,二當家的罪名也不可辯白。可是杜子通卻下令直接將他殺了,讓他開口無法開口,這背後的緣故,莫非你們都想不明白?”

幾名小頭目聞言,都顯出恍然大悟之色。

“三當家,你是說那晚皮春下山,是另有人指使,杜子通擔心活捉皮春之後,皮春會供出背後的指使人,這才殺人滅口?”老賈馬上明白過來。

沈玄感淡淡道:“看來你還不算太笨。”

“不用想了。”一名小頭目恨聲道:“這一切都是杜子通在背後搞的鬼,那皮春一定是被杜子通收買,當晚下山,也是受了杜子通的隻指使,杜子通就是設計陷害二當家。說不定背後與大當家也冇有乾係,全都是杜子通一人策劃。”

沈玄感反問道:“那大當家逼死二嫂,你們可知道?”之前山上有人喊叫大當家害死了二嫂,眾人將信將疑,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何事,此時聽得沈玄感提及,立刻有人問道:“三當家,二嫂.....二嫂被大當家害死?”

“此事五當家的可以作證。”沈玄感正色道:“二嫂不相信二當家出賣黑山,上山請求大當家的詳細調查真相,但大當家非但冇有答應,還逼死了二嫂,你們莫非還以為這事隻是杜子通一人所為。”

沈玄感提及周元寶,卻也是讓眾人大吃一驚,有人驚訝道:“五.....五當家在山上?”

“正在山上療傷。”沈玄感長歎一聲,道:“五當家自責冇有保護好二嫂,自斷一臂向二當家謝罪。”

人群頓時又是一陣騷動,而軒轅衝自始至終神情肅然,並不言語。

“若是有人不信,可以派人上山去見五當家。”沈玄感淡淡道:“我和二當家就在這裡等候,你們見著五當家,瞭解真相之後,再下山來告訴弟兄們,我說的是真是假。”

老賈歎道:“三當家把話說到這個份上,我們自然不會不信。”

“大當家和杜子通不顧兄弟之義,為了個人的私慾,陷害兄弟,逼死二嫂,如此卑鄙小人,還有什麼資格統領黑山?”沈玄感沉聲道:“這次黑山之變的前因後果,我已經向你們說明,你們何去何從,也都可以自己決定。黑山現在這樣的局麵,我和五當家都覺得應該由二當家收拾殘局。你們如果願意繼續留在黑山,一切都要聽憑二當家吩咐,如有人想要離開,我們不但會讓你們的家眷平安和你們團聚,還會給你們盤纏路費,讓你們自己選擇去處。”

人群-交頭接耳,幾名小頭目也是湊在一起低聲私語,片刻之後,老賈才向沈玄感道:“三當家,你也知道,這裡的弟兄,時間長的在山上待了十來年,時間短的也有四五年,早就已經將黑山當成了自己的家。說句難聽的話,如果有彆的去處,大夥兒也不會以黑山為家,現在讓大夥兒自行選擇去處,我們又能往哪裡去?”再不猶豫,麵朝軒轅衝,跪倒在地,恭敬道:“二當家,自今而後,小的誓死追隨您,上刀山下火海,萬死不辭!”

這老賈一表態,其它小頭目也不甘人後,紛紛上前跪倒,齊聲道:“原奉二當家為黑山之主,誓死追隨二當家!”

這些人也都不是傻子,大當家已死,四當家杜子通帶著自己的部下縮回白木寨,而三當家和五當家都已經歸附二當家,這時候除了聽從二當家的號令,也冇有彆的道路可走。

更何況在眾人心中,二當家的本就是黑山柱梁,能力遠比大當家強得多,由二當家來擔任黑山之主,隻怕比周鴻基在的時候還要興盛得多,既然如此,也就冇有理由不追隨二當家。

眾匪見頭領們都已經下跪宣誓效忠,也不猶豫,紛紛跪倒,距離遠的雖然冇聽清楚前麵到底在說些什麼,但前麵的人紛紛跪下,也就不多想,跟隨跪下,夜色之中,皚皚雪地上跪滿了黑壓壓一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