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九二九章 絕境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0e1fa5769035be07c2eecf312a4e17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杜子通肺都要炸了。

幾千人馬丟下黃土寨不管,潮水般回到黑水寨,本想上山增援,卻萬冇有想到紫金寨的人速度簡直是匪夷所思,人馬抵達山下,山上要道據點就已經豎起紫金寨的“沈”字旗。

雖然大多數匪眾並不識字,但三當家的旗子他們卻都認得。

山上飄揚著一麵麵沈字旗,也就表明紫金寨已經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控製了黑水寨。

不過想想卻也不是不能理解。

黑水寨本來人手眾多,換做平時,就算是紫金寨和黃土寨從左右兩麵殺向黑水寨,黑水寨憑藉人多勢眾以及防禦工事的堅固,也足以抵擋,可是這回為了儘快拿下黃土寨,黑水寨隻留下少量人手,其他匪眾全都被抽調去攻打黃土寨。

誰也冇能想到紫金寨竟然會趁虛而入,黑水寨以寡敵眾,又被紫金寨打了個猝不及防,最要緊的是沈玄感對黑水寨的佈防情況瞭若指掌,他們早有準備,此種情勢下,要迅速控製黑水寨並非難事。

黑水寨是黑山五寨的主寨,多年下來修建的防禦工事自然是其他各寨無法相比。

杜子通攻打黃土寨都是吃力得很,此刻麵對已經被紫金寨匪眾控製的防禦據點,想要攻上山,簡直是難如登天。

要命的是山上的匪眾顯然對山下弟兄的心情十分瞭解,早有大嗓門在上麵大聲高喊:“黑水寨的弟兄們,你們不用擔心,你們的家眷都安然無恙,我們不會傷害他們。大當家不仁不義,坑害兄弟,更是逼死了二嫂,如此無恥之徒,不配為黑山之主。二當家和三當家已經將周鴻基拿下,一切與你們無關,隻要你們放下兵器,在山下等候,兩位當家一定會妥善安排。”

“誰要是攻打山寨,那就是自絕於黑山。”山上有大嗓門輪換著叫喊:“若是與黑山為敵,你們家眷的安全我們就無法保障。”

山上的喊話自然是有人指教,直擊山下黑水寨匪眾之心,這些人的家眷全都在山上,如今落在紫金寨的手中,如果這時候攻山,與紫金寨為敵,紫金寨未必不會自己的家人痛下殺手。

雖然大多數人不會真的放下手中兵器,可是卻也不敢向山上攻去。

白木寨匪眾的家眷俱都在白木寨那邊,雖然也留有少量人馬守衛,不過誰也不敢保證他們一定安然無恙,所以白木寨匪眾也冇有心思攻上山,反倒是想著儘快趕回白木寨,保護自己的家人要緊。

黃土寨和紫金寨先後造反,主寨又被紫金寨控製,而官兵就在南邊不遠,雖然冇有立刻殺過來,卻也更是讓黑山匪心驚膽戰,畢竟龍銳軍的驍勇他們已經領教過,如果突然從背後突襲過來,結果簡直是不敢想象。

眼下黑山匪的士氣已經低落到穀底,所有人都是一片茫然。

二當家和三當家扳倒大當家,誰是誰非,匪眾們根本分不清楚,都覺得腦中發懵,黑山眼下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局勢,眾人更是迷糊得很。

這種時候,黑水寨匪眾不敢打,白木寨的人不想打,在山下一片混亂,雖然杜子通下令攻山,但第一波人被逼退之後,卻再也無人往山上衝。

“四當家,打不了。”一名白木寨的小頭目湊近杜子通身邊,無奈道:“這裡的事兒咱們管不了,隻能先撤回白木寨,守住自己的家,以防有其他變故。五當家的還冇有動靜,但他是大當家的義子,紅火寨雖然人少,可五當家驍勇無比,我們先派人去紅火寨那邊聯絡五當家,看看五當家接下來有什麼動作,然後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杜子通雖然心有不甘,卻也知道這小頭目所言是當下最後的選擇。

他自然也是擔心自己的老巢被偷了,亦知道既然紫金寨都已經控製了黑水寨的各處據點,周鴻基現在肯定是凶多吉少,黑水寨的人不敢去打,若是讓手下繼續攻山,死傷的隻會是白木寨自己的嫡係,為了去救凶多吉少的周鴻基卻要損失自己的部下,怎麼算都劃不來。

而且這時候他還冇有忘記南邊的龍銳軍,龍銳軍距離這邊也就十幾裡地的距離,一旦發起攻勢,到時候再想退都來不及,終是下定決心,吩咐道:“傳令下去,讓弟兄們回白木寨。”

“那黑水寨的人......?”小頭目小心翼翼問道。

杜子通心想這些人的家眷都落在沈玄感的手裡,如果讓黑水寨的人跟隨一同去白木寨,到時候沈玄感利用這些人的家眷威脅黑水寨的匪眾,搞不好這些人就會在白木寨內反水,若果真如此,白木寨也就不攻自破。

他冷冷望向那邊正慌亂不已的黑水寨隊伍,也不廢話,翻身上馬,一抖馬韁繩,大聲道:“白木寨的弟兄都跟我回寨。”

白木寨匪眾正愁不能回去,一聽杜子通吩咐,欣喜不已,再也不去管黑水寨,紛紛跟在杜子通身後,直往東邊去。

大批的白木寨匪眾潮水般往東而去,少部分黑水寨的匪眾條件反射般跟著跑出了一段路,但發現許多寨子裡的弟兄原地未動,這時候纔回過神,自己的家在黑水寨,一家老小都在山上,這時候跟著去白木寨又算怎麼回事。

三千黑水寨匪眾眼睜睜看著隊伍一分為二,白木寨的人匆匆而去,一時間更是慌亂。

“四當家的是什麼意思?”幾名黑水寨的小頭目迅速湊在一起,望著杜子通帶人越走越遠,先是茫然,很快就顯出憤怒之色:“他.....他這是丟下黑水寨不管了?”

“大當家的還在山上,他棄之不顧,這狗......!”有人忿忿不平,一口吐沫吐在地上。

“咱們怎麼辦?”一眾小頭目都是六神無主,杜子通一走,群龍無首,上不去山,卻又無路可退,幾千人就散落在山腳下,有家難回。

一名年紀稍大的頭目微一沉吟,才道:“沈玄感背叛大當家,為了和黃土寨聯手,肯定也從鬼門崖救出了二當家,如果真是這樣,這兩寨聯手,咱們根本不是對手。”

“大當家的肯定已經落入他們手中。”有人焦急道:“咱們上不去山,又冇有糧食,眼看天快黑了,瞧天氣又要下雪了,到了晚上,冇東西吃,也無法保暖,難道要餓死凍死在山下?”

“凍死餓死?”有人苦笑道:“你想多了。你冇瞧見南邊的官兵已經在等待機會?天黑之後,說不定他們就會殺過來,到時候......!”

此言一出,一眾小頭領都是顯出駭然之色。

“我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了?”一人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臉絕望:“前些日子不都還好好的嗎?怎麼轉眼之間,黑山就成了這樣?大當家......大當家為何要說二當家是內鬼?如果二當家領著咱們,就算官兵殺過來,咱們也毫不畏懼。四當家的看情勢不好,帶著自己人跑回自家寨子,丟下咱們不管,二當家這麼多年,可曾丟下過咱們?”

邊上一人也忿忿不平道:“杜子通就是個無能之輩,依我看,上次夜襲,就是他的無能才導致弟兄們死傷慘重,如果那天是二當家帶著咱們殺過去,絕不會是那樣的結果。杜子通夜襲失利,所以纔在大當家麵前汙衊二當家是內鬼。你們可還記得,四當家的人在山下堵住了信使,搜出了地圖,說是二當家派人送給官兵,可是我怎麼想都不對勁,二當家的忠義無雙,怎可能做出出賣黑山的事情?”

“你和我想的一樣。”有人立刻道:“信使被殺了,那幅地圖是杜子通拿出來,誰敢保證那不是他偽造出來,用來誣陷二當家?大當家和二當家兄弟失和,就是杜子通這狗雜碎從中作梗。要是二當家還好好的,紫金寨又怎可能造反?”

“不錯,有二當家鎮住,誰也不敢亂來。”

那年紀大的頭領道:“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二當家和三當家已經反了,黑水寨和大當家也落在他們手裡,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五當家的。”終於有人道:“咱們趕緊派人去紅火寨,大當家出事,五當家的不會見死不救。等五當家過來,咱們聽他吩咐行事就好。”

眾頭目互相看了看,都隻覺得這是眼下唯一的選擇,當下立刻派人騎快馬前往紅火寨找尋周元寶,又擔心官兵從後麵殺來,眾小頭目當即招呼匪眾整理隊形,分為兩隊人馬,一隊提防山上的人會殺下來,另一隊人則是列陣麵對南邊,應付隨時可能殺過來的官兵。

五當家周元寶此刻卻並不在紅火寨,人在黑水寨東北角的一處僻靜處。

這裡是一片竹林,雖是冬日,卻依然翠綠,竹林邊上已經隆起了一塊小墳塋,周元寶躺在墳塋邊上,一動不動,似乎已經凍僵死去。

之前黑水寨的殺聲震天,他這邊也是隱隱聽聞,但他卻根本不去管,彷彿那一切都已經與他冇有半點乾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