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0633f45d3cf5d3f0bb0139f1fda7f9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軟玉溫香,伊人如玉。

雖說秦逍也曾與小師姑同床,但又何曾經過如此誘惑。

哈尼孜牽著秦曉的手腕,帶著秦逍走到後麵,轉過一扇屏風,一張華美的軟榻就在前麵,房內竟然還有一張半人多高的大木桶。

“方纔水太燙,天氣熱了起來,現在剛剛好。”哈尼孜牽著秦逍走到木桶邊,笑顏如花,那木桶裡有半桶溫水,上麵還漂著花瓣,哈尼孜伸手在水麵劃過,鬆開了秦逍的手,竟然抬臂將披在外麵的輕紗褪下。

白裡透紅的冰肌玉膚在燭光下更是炫人眼目。

秦逍喉頭微動,見到哈尼孜還要褪下肚兜,立刻道:“等一下!”

哈尼孜轉身看著秦逍,問道:“怎麼了,小郎君?”

秦逍看著燭光下姿容絕美的哈尼孜,轉過身,背對哈尼孜道:“你不用如此,我......!”也不知道說什麼。

“小郎君是嫌我醜陋?”哈尼孜問道。

秦逍搖頭道:“你美若天仙。”

“那小郎君為何不願意和我一起沐浴?”哈尼孜疑惑道。

她雖然來到西陵不久,但跳舞之時,台下的男人那熾熱的目光幾乎都是要將她一口吞下,她早已經習以為常,而且知道自己美麗的身體足以讓天下任何一個男人垂涎三尺。

秦逍的目光雖然比那台下男人清澈許多,但卻也還是流露出掩飾不住的**。

秦逍心中歎氣,他絕不是對美色無動於衷,當他第一眼看到哈尼孜,就被她美麗的容顏和曼妙的身材所震懾,這樣的異域美人投懷送抱,隻怕冇有任何一個人男人能夠拒絕。

秦逍血氣方剛的歲數,被哈尼孜牽著進入幔帳的時候,內心甚至泛起一陣衝動,恨不得立時將這小美人抱在懷中。

但那種衝動一閃而過。

他腦中依然保持著冷靜。

龜城的樂坊中,同樣也有西域舞姬,雖然秦逍從不曾見過,但平日裡聽衙差們說起過,知道從崑崙關外帶進來的西域美人全都是價格昂貴,而且也知道這些西域美人從來都是賣藝不賣身。

至少不會對普通人賣身。

她們最終的歸宿,隻能是成為富賈钜商的玩物,或者成為達官貴人豢養的寵姬。

隻是要為她們贖身,那卻是天價,莫說普通人,就算是一些商賈,那也想都不敢想。

宇文承朝讓寧誌峰帶著自己來到這間屋子,等待自己的是一名西域舞姬,雖然很刺激,也很吸引人,但秦逍卻不得不想,宇文承朝這樣做的目的究竟是為什麼。

自己已經答應跟著他,而且都已經在大公子的宅子住下,那就不存在籠絡自己,畢竟自己已經算是他手底下的人。

既然如此,他為何還要將一名身價不菲的舞姬送給自己?

如果自己真的心安理得與這舞姬春風一夜,那麼就等若是欠下了大公子天大的人情,又該如何償還?

家人在側,雖然滿是誘惑,但秦逍卻不得不想想背後的原因。

鐘老頭曾經再三向他囑咐過,這世間從來冇有免費的東西,一旦有好事情落到自己頭上,一定要想想為何偏偏是自己,這背後到底有何緣故,在冇有搞清楚真正的原因之前,千萬不要心安理得的接受。

秦逍一直將鐘老頭的話當做金科玉律,他敬畏鐘老頭,也欽佩鐘老頭,至少在他的心裡,鐘老頭說的話,都有道理,必須遵守。

天降美人,當然是好事,可是這好事背後又有什麼緣故?

聽到後麵傳來水聲,秦逍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卻見到哈尼孜已經進了木桶中,捧起帶著花瓣的清水,當頭澆下來,微合雙目。

“小郎君,你過來!”哈尼孜伸手晶瑩如玉的玉臂,一根手指勾了勾,充滿挑逗。

秦逍歎了口氣,他是真的想鑽進木桶,可惜他冇有鬨清楚自己為什麼有這麼好的運氣要享用這西域舞姬,所以拱了拱手,道:“姑娘洗完後,早些睡覺,我出去坐會兒。”再不多言,快步轉過屏風,走出幔帳,到了房門前,盤膝坐下。

片刻之後,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秦逍冇有回頭,隻是冷冷道:“不要靠近過來,回去睡覺。”

哈尼孜此時片縷不沾,美好的身體如同象牙雕塑,被秦逍這樣一說,停下步子,呆了一下。

會說話的月牙兒眼睛,飽滿的雪白胸脯,不動自扭的小蠻腰,還有筆直修長充滿彈性和健康之美的那雙**。

無處不在誘惑,無處不是天堂。

她顯然冇有想到世間還有這樣的男人,自己主動投懷送抱,而且還是純潔之身,這少年郎竟然無動於衷。

秦逍心中卻是祈禱著:“彆靠近,彆靠近,你再靠近,我可是在頂不住。算了,她要真過來,我就從了她,反正終究有一天要做男人,把第一次給了這樣一位小美人,真的不虧。”

他心裡在掙紮。

他隻盼哈尼孜不要再靠近過來,否則自己實在堅持不住,但內心卻又期待哈尼孜走到自己身邊,握著自己的手,將自己再次帶進去。

麵對這樣的美人,自己無動於衷,實在不算是個男人。

秦逍儘量讓自己的氣息均勻,心跳的厲害,想著如果哈尼孜真的過來牽自己的手,自己若還要拒絕,那實在有違人性,連自己也看不起自己了,認命般地決定,隻要她牽自己手,自己立刻抱起她,管宇文承朝有什麼目的,先把事情辦了再說。

哈尼孜猶豫著,往前走了兩步,見到秦逍背對自己盤坐在地上,一動不動,冷若石頭,低下頭沉思了一下,終是輕聲道:“小郎君要是改變主意,我在裡麵等你。”轉身進了去。

秦逍聽到哈尼孜腳步離開,長出一口氣,卻又心頭沮喪。

果然,接下來哈尼孜那邊一直冇有動靜,秦逍的心跳也緩了下來,盤坐閉目。

寧誌峰一臉沮喪地走進二樓房裡,一屁股坐下,惱道:“那小子是不是不中用?那麼漂亮的小妞,他竟然無動於衷,還做起和尚來,真是見了鬼。”

趙毅睜大眼睛:“瘋子,你說什麼?他冇動?”

“動個屁啊。”寧誌峰預感到自己的銀子恐怕要付諸東流,恨恨道:“坐在房裡,像老和尚坐禪一樣,真是想不通,那個西域小妞無論是身材還是樣貌,那都是萬裡挑一,冇有男人能頂得住。”

胖魚露出笑容:“可是他頂住了。”“不對,不對。”趙毅連連擺手:“一定有原因,瘋子,你真的看清楚了?是不是......那小子太快,早就把事情辦完了。”

“我一直躲在外麵偷聽。”寧誌峰道:“一開始那小子還真被帶進去了,我以為事兒成了,誰知道他不知道發什麼瘋,又跑出來,坐在外麵,後來一直冇動,都快一個時辰,我都等得累死了。”

大鵬也狐疑道:“他是不是有病在身?”

“有冇有病,那不要緊。”胖魚悠然道:“咱們賭的他是不是會上那舞姬的床,看來你們都輸了。”

“他還冇出來,要不再等等?”趙毅心有不甘:“也許晚一點他經受不住,摸上床也未可知。”

寧誌峰道:“他要真的想上床,不可能等到後半夜,剛纔就應該急急跑上去了。”歎了口氣,看向淡定自若的宇文承朝:“大公子,你真是神機妙算,那小子真的不一般。”

宇文承朝臉色卻凝重起來。

胖魚輕聲道:“他不到二十歲,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莫說那樣一位絕色美人,就算一個普通的少女,主動投懷送抱,一般的少年也不可能忍得住。他能夠忍住,秋毫無犯,此人的忍耐力之強,恐怕我們冇有一個及得上。”

“他為什麼要忍?”趙毅急道:“有什麼好忍的?”

“如果是因為考慮為何有這樣一個絕色美人送給他,而不敢輕舉妄動,那麼他的心思更是冷靜的可怕。”大鵬開口道:“在如此美色的誘惑下,他還能保持冷靜......!”掃過在座幾位,一字一句道:“你們是否做得到?”

寧誌峰苦笑道:“我做不到。就算真的是陷阱,我也先上了床再說。”

“我也做不到。”趙毅歎道:“無論如何也做不到。”

胖魚沉默了一下,才道:“我也會想為什麼這樣的好事會落在我身上,但我隻會想一想,該辦的事情,我也會辦完。”

“所以咱們這位小兄弟,可不是你們看起來的那般簡單。”宇文承朝終於道:“昨晚他徒手奪箭,無論是速度還是手法,甚至是力道,那都是無懈可擊,我們冇有一個人能做到。”

“昨晚廝殺的時候,他故意掩飾身手。”胖魚道:“他視力驚人,我們看不到的地方,他看的一清二楚,而且動作靈敏。我們經常在山上活動,動作快一些很正常。可是他很少在山上活動,在山裡還能那樣靈活,就很奇怪了。”

“死胖子,你怎麼知道他很少在山裡活動?”

“看他的手。”胖魚道:“如果經常上山狩獵甚至是采藥,手上的繭子會很重,但他手上應該有老繭的地方並冇有。”

“這也不能代表他不經常在山上。”趙毅抬杠般道。

胖魚瞥了他一眼:“上山不采藥、不狩獵,也不是山賊,那麼我請問,跑到深山老林是要散心嗎?”

趙毅頓時語塞。

“你們還要記得,他出現的時機。”大鵬忽然道:“我們在那片山林狩獵數日,他一直冇有出現,恰好在昨天黃昏出現,剛剛出現不久,圖蓀人就殺過來。”

趙毅吃驚道:“大鵬,你該不會是說,這小子和圖蓀人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