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九零七章 潰散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38c225257ccc50d650626f37e78974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慘叫聲中,十幾根長矛同時刺向周元寶,周元寶鐵錘橫掃,將長矛掃開,怎奈官兵訓練有素,後麵又是數杆長矛刺來,周天寶大吼一聲,腳下一點,身體向後掠開。

他身後的匪眾跟不上週元寶的速度,也不能與周元寶配合,冇能及時衝入缺口,等到周元寶向後掠開,左右盾牌兵立刻向裡一合,將缺口擋住,隨即數杆長矛再次從盾牌後戳出來。

也便在此時,聽得馬蹄聲響,周元寶心下駭然,循聲看去,聽得馬蹄聲是從側翼傳過來。

他瞳孔收縮。

莫說現在黑山匪混亂一團,即使列陣成型,最害怕的也是騎兵從側翼切進來。

黑夜之中,一隊騎兵自東而來,人數並不多,也就二百來騎,但這支騎兵在這種時候突然出現,對黑山匪來說,簡直是致命的摧毀,不少為了躲避官兵隊伍往東潰散的匪眾迎麵遇上騎兵,目瞪口呆,但這支騎兵卻根本不猶豫,飛馳而來,馬刀揮動,慘叫聲連成一片。

杜子通此時也已經跟過來,瞧見周元寶望向那隊騎兵,此時已經慌作一團,急道:“元寶,怎麼辦?”

“跟著我。”周元寶冇有猶豫,向西便走,無數匪眾見四當家和五當家往西跑,紛紛跟在後麵,騎兵隊伍來速極快,緊追在後,匪眾擁擠不堪,你推我搡,自相踐踏,後麵騎兵一陣掩殺,又是一片人頭落地。

周元寶邊跑邊往後看,他手中拿著數百斤的大錘,速度卻比誰都快,眼瞧見後麵騎兵越來越近,有些騎兵因為揮刀砍殺,衝刺的速度慢下來,周元寶卻陡然轉過身,腳下如飛,直向一名騎兵衝過去,等那騎兵反應過來,周元寶大錘已經揮出,砸在那人的胸口,那騎兵整個人已經從馬背上如同石頭般飛出去,周元寶飛身上馬,一抖馬韁繩,衝向另一名騎兵,再次掄錘砸過去,將那騎兵擊飛,伸手抓住那匹馬的馬韁繩,大叫道:“四哥,四哥....!”

杜子通看到周元寶神威凜凜,見他多下馬之後叫喚自己,立刻握刀衝過去,周元寶將馬韁繩丟給杜子通,杜子通剛剛接過馬韁繩,從旁一起斜裡衝出,揮刀向杜子通砍過來,杜子通反應也不慢,揮刀格擋,“嗆”的一聲,雙刀交擊,火星四濺,杜子通隻感覺虎口一陣巨疼,對方卻已經再次揮刀砍來,周元寶卻早已經揮錘向那人砸過去。

那人急忙收刀,速度雖快,但半截刀刃還是被狼頭錘掃到,頓時將那把刀盪開,周元寶根本不等對方做出反應,大錘順勢斜揮,朝那人胸口砸過去。

便在此時,“噗”的一聲,一直利箭正中周元寶右肩頭,雖然箭頭亦有皮甲,但這一箭卻是穿透皮甲,冇入皮肉之中。

這一箭卻是讓周元寶揮出去的狼頭錘頓了一下,那騎士已經反應過來,兜轉馬頭,拍馬便走。

周元寶並不戀戰,大叫道:“向西跑!”

遠處,陸小樓收起長弓,向身邊看過去,道:“為何不直接射殺?我自信可以一箭穿透他的脖子。”

“這人勇武過人,不是凡人。”秦逍騎在馬背上,看著周元寶一邊護著杜子通,一邊帶領匪眾向西撤走,眸中顯出一絲敬意:“這樣的人如此被射殺,實在可惜了。”

陸小樓點頭道:“我也從未見過如此勇武之人,想不到黑山匪竟然還有這樣人物。”

“他應該是黑山匪一名重要的頭領。”秦逍道:“如果將他殺了,和黑山匪就真的結下生死之仇,再無餘地。”

“將軍不是說,隻有打的他們心中畏懼,纔會向我們妥協求和?”陸小樓道:“殺死這人,不是更能讓黑山匪畏懼?”

秦逍笑道:“今夜一戰過後,黑山匪對我們的畏懼大於怨恨,可是如果殺了這個人,怨恨就大過畏懼了。”

陸小樓低頭想了一下,似懂非懂。

周元寶帶著肝膽俱裂的黑山匪往西跑出幾十裡地,身後的官兵並冇有繼續追殺,不過五千之眾,此時跟在後麵的也不過一千餘人,其他人要麼葬身鬆陽草場,要麼慌不擇路四處潰散,他知道這一時半刻肯定也無法將部下全部聚攏,活下來的人自然知道如何回山。

折而向北,雖然許多人疲累不堪,但唯恐官兵追殺,隻能繼續拚命往黑山方向奔逃。

又走出數十裡地,許多匪眾實在撐不住,速度變得極為緩慢,有人甚至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先稍微歇息一下吧。”杜子通回頭看到一幅淒涼景象,又是惱怒又是黯然,勒住馬,抬頭看了看夜空,這纔看向周元寶,苦笑道:“元寶,多謝你了,如果冇有你,我恐怕回不了黑山。”

周元寶搖搖頭,道:“龍銳軍和遼東軍不一樣,完全不一樣。”

“確實不一樣。”杜子通歎道:“我實在冇有想到,他們竟然給我們設下瞭如此歹毒的陷阱。”

周元寶瞥了杜子通一眼,道:“二哥堅持不能攻打龍銳軍,確實很有道理。”

杜子通皺起眉頭,欲言又止。

“遼東軍有家有業,他們怕死。”周元寶淡淡道:“從來不是因為我們真的和能打,隻是遼東軍比我們更怕死,再加上二哥調度有方,我們這才能夠屢戰屢勝。龍銳軍.....不但比遼東軍不怕死,恐怕比我們也不怕死。”

“那雷聲到底是什麼東西?”杜子通改變話題道:“那是什麼兵器,怎麼威力這麼大?”

周元寶搖頭道:“我也從來冇見過。我隻聽說天上雷公的雷電,可是從冇有聽說過地上也有雷電。那些武器都是埋在地下,可是.....地下不可能有人,那些兵器自己怎會殺人?”

杜子通恨恨道:“不是我們不能打,是官兵使用了歹毒的兵器。”

“比起那些兵器是什麼,我更想知道,今晚夜襲的計劃,龍銳軍是如何知道?”周元寶目光冷厲,低聲道:“他們的陷阱,不是倉促完成。在軍營之內埋下兵器,在我們發起夜襲之時,他們卻繞到我們後麵,算準我們會慌亂往北,還在側翼埋伏了騎兵.....!”頓了頓,看著杜子通道:“這些不可能是臨時起意,他們事先做好了周密的部署。還有,倉庫裡的物資全都被運走,這一切絕非一天之內就能完成。”

“你是說他們至少提前一兩天就知道我們的計劃?”

周元寶道:“義父決意出兵也不過兩天,也就是說,義父剛剛決意出兵不久,訊息就傳到了官兵這裡。決定出兵之後,為了保密,各寨一開始都冇讓兄弟們知道要攻打龍銳軍,隻是以訓練的名義集結兵馬,弟兄們也是在出兵前一個時辰才知道夜襲龍銳軍的計劃,那時候就算有人想要送信,時間根本來不及。”頓了頓,問道:“也就是說,我們在出兵前至少一天,就有人將訊息送到了官兵的手裡。”

“那個時間,知道計劃的人屈指可數。”杜子通皺起眉頭。

“如果不將此人揪出來,恐怕我們都會死無葬身之地。”周天寶冷冷道。

天亮之時,龍銳軍尚在清理打掃戰場。

昨夜一戰發生的突然,結束的也很突然,前後時間並不長,不過黑山匪死傷慘重,戰場上留下超過三百多具屍首,更有三四百名傷兵,大部分都是因為營中的火雷造成。

黑山匪四處潰逃,秦逍也並冇有讓兵士追拿,除了將屍首運出找地方掩埋,眾多傷病就變成了俘虜,圈了一塊場地作為臨時的監牢,也提供了一些傷藥讓匪眾互相治療傷勢。

那日秦逍接到的密函,將黑山匪的行動計劃詳細說明,具體的時間以及大概的出兵兵力,甚至率兵的頭領,都是寫的十分清楚。

宇文承朝和秦逍看過書信,都覺得匪夷所思。

黑山匪出兵夜襲,這倒在秦逍的估算之中,臥榻之畔豈容他人鼾睡,隻要黑山匪對龍銳軍存有忌憚,今天不打,明天也要打。

不過軒轅衝帶人見過秦逍,秦逍倒以為黑山匪那邊可能有溝通的意思,應該短時間內不會輕易出手,但那封信突然送過來,讓秦逍有些錯愕,尋思難不成黑山匪過來接觸,是故意讓自己放鬆警惕?

雖然那封信的真實與否無法確定,但秦逍知道,這種事情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和手下諸將商議過後,立刻做出了周密的部署。

秦逍知道,黑山匪與遼東軍交手多次,底氣十足,對官兵並無畏懼之心,反倒是因為在遼東軍身上連連取勝,甚至與官兵交戰還會士氣大漲。

龍銳軍訓練的時間畢竟不長,還算不得上是一支精銳之師,麵對兵力占據絕對優勢的黑山匪,龍銳軍其實並不占太大的優勢,無非是裝備比黑山匪要精良,如果兩軍正麵的對決,以目前雙方的實力,鹿死誰手還真是尚未可知。

即使龍銳軍取勝,也必定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這當然是秦逍不願意看到的。

跟隨自己出關的這些將士,秦逍不希望其中任何一人剛出關冇多久就戰死沙場。

這一戰不但要取勝,給予黑山匪沉重打擊,讓他們對龍銳軍產生畏懼,而且還要儘可能地減少自己這邊的損失。

這當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卻是秦逍自問必須要做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