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九零五章 夜襲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35a09549817f53c6990a9f82af73ed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夜風淒冷,但黑山軍卻是興奮異常。

“都聽好了。”杜子通大聲吩咐道:“咱們現在出發,宋侖,你帶隊直接攻打軍營正門,其他人全都隨我繞道,從龍銳軍後麪包抄。記著,這一戰大當家十分重視,而且放下話來,誰要是立下功勞,重重有賞,銀子女人隨你們挑。殺到軍營,什麼都不必管,見著官兵就給我往死裡砍,回頭就以人頭來論功。”

匪眾們更是摩拳擦掌。

黑山軍也不耽擱,趁著天黑開始向南挺進。

這些山匪大都跟著二當家上陣廝殺,對手還是遼東軍,所以戰場上的經驗並不欠缺,行軍之時,秩序井然,速度也是極快,而且還儘力避免發出聲音。

山上雖然有不少戰馬,甚至有一支五百人左右的騎兵,不過這次計劃趁夜偷襲,杜子通擔心一旦騎兵出動,馬蹄聲聲,難免會引起龍銳軍的警覺,而且以五千驍勇善戰的步軍前後包抄龍銳軍,萬無一失,所以除了一部分頭領騎馬,其他兵士都是徒步而行。

這些山匪在山上並不疏於訓練,所以體力甚好。

距離龍銳軍大營尚有三十多裡地,按照事先計劃,宋侖帶著一千人原地等候,而杜子通則是帶著其他人繞一個大圈子,轉到龍銳軍營的後方,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杜子通甚至派了十幾名身手靈活的部下率先在前探路,以免龍銳軍在周圍部署了眼哨。

宋侖是白木寨的二把手,杜子通的心腹,這次四當家讓自己帶著一千人馬從正門進攻,自然是為了吸引龍銳軍的注意力,如此重任交給自己,也算是對自己十分信任和器重。

“宋頭領,這次如果大獲全勝,自今而後,咱們白木寨在山上就是人人敬畏了。”宋侖心中興奮,身邊的部下也是興奮,低聲道:“宋頭領攻打正門,取勝之後,功勞極大,大當家的一定會重重賞你,說不定還賞賜給你幾個女人。”

宋侖嘴角帶笑。

黑山總共有五寨,黑水寨自然是人多勢眾,其他各寨也各自有當家的和頭領,白木寨男女老少加起來也有四五千之眾,是僅次於黑水寨的第二大寨,不過多年以來,最風光的反倒是人數最少的黃土寨。

當年軒轅衝聚眾反抗遼東軍,雖然打了不少勝仗,但人數不多,而且因為驍勇善戰,被遼東軍作為了重點打擊的對象。

軒轅衝多次被圍剿,損失慘重,最終選擇了投奔黑山,當時帶上山的臉上部眾家眷,也不到一千號人,不過軒轅衝名聲在外,受到周鴻基的熱情歡迎。

這倒不是因為周鴻基求才若渴,隻是當時黑山也麵臨著遼東軍的極大壓力,屢戰屢敗,士氣低迷,而軒轅衝在眾匪之中素有驍勇善戰之名,軒轅衝的到來,卻也是讓黑山的士氣大振。

軒轅衝領兵打了兩次勝仗,收穫甚豐,周鴻基欣喜不已,讓他坐了二當家的位置,自此之後,軒轅衝就成為了黑山第一戰將,無論是應付遼東軍還是攻打官兵,都是由軒轅衝領兵。

於是人數最少的黃土寨,因為軒轅衝的存在,卻成為各寨中最風光的所在。

這次出兵,四當家故意將軒轅衝晾在一邊,一來確實是因為軒轅衝極力反對攻打龍銳軍,二來也是希望藉此機會,讓黃土寨風光一回,隻要這次打了勝仗,四當家以後在山上說話也就更有底氣,四當家的聲望越高,那麼白木寨自然也就好處越多。

當然,四當家的在山上地位越重,自己這個白木寨二頭領的麵子也就越大,得到的好處自然不少。

“什麼時辰了?”宋侖望著前方黑乎乎一片,沉聲問道。

後麵有人立刻道:“亥時了,應該快到子時了。”

“傳令下去,啟程出發。”宋侖站起身:“四當家囑咐過,子時一到,必須對龍銳軍發起攻擊,還有三十多裡地,咱們不能耽擱了。”

一千多號人立刻整裝待發。

宋侖握刀走在最前麵,憑心而論,每次上陣,宋侖從不窩囊,也算是一員猛將,這些年跟隨軒轅衝打了太多的勝仗,骨子裡其實真的冇有將區區龍銳軍放在眼裡。

夜風吹過,刮在臉上確實有些寒冷,不過這些人早已經適應了這邊的環境氣候。

“頭領,那邊就是軍營了!”宋侖帶著人趁夜摸向南邊,忽然聽到有人低聲道,抬頭望過去,果然見到前方出現了點點星火,塔樓上似乎還懸掛著燈籠,宋侖唇角帶笑,心想在這半夜三更往塔樓掛燈籠,龍銳軍真是愚不可及,如此一來,豈不是讓更容易鎖定他們的位置。

軍營內一片死寂,宋侖招手叫來兩個人,吩咐道:“你們摸過去瞧瞧,裡麵是什麼狀況,看看是不是都睡下了。不要太靠近,免得被塔樓上的人看到了。”

那兩人領命過去,貓著腰,距離軍營漸近,匍匐在地,尚有二裡多地,不敢再往前,抬頭看塔樓,見塔樓上有兩道人影,正門裡麵,亦有幾道人影守衛。

除此之外,大營內再無聲息,死一般寂靜,隻有少數帳篷裡還亮著燈火。

“頭領,都睡下了。”兩人悄無聲息回來,稟報道:“正門的兩座塔樓上都有人,一座兩個,共是四個,正門後麵有五六個守兵,除此之外,裡麵一片寂靜,肯定都睡下了。”

宋侖笑道:“很好。”回頭道:“馬六,你帶幾個箭術最好的兄弟準備,衝到正門,你們不用乾其他的,先將塔樓上的守衛射殺了。”

後麵有人答應,宋侖抬頭看了看夜空,烏雲密佈,月亮隻透露半截子,不過正在中天。

“都準備了。”宋侖沉聲道:“馬六,你先朝空連發三支火箭,其他人都記住了,第二支火箭升空,立刻跟我衝殺過去,趙平,你們幾個使錘的衝到正門,直接用鐵錘破門。”

黑山最擅長指揮的是二當家,但武功最強的卻是五當家周元寶,五當家的八棱狼頭錘所向披靡,戰場上舞動起來,隻要被狼頭錘擦著,非死即傷,是以山上眾多匪眾對五當家的武功欽佩不已,而且更有一些人效仿五當家,打造鐵錘作為兵器。

不過聽聞五當家的鐵錘重達三百多斤,一般人拿都拿不動,就更不必說當作兵器使用,所以一般匪眾用的鐵錘重量要輕得多,但即使如此,能使用鐵錘為兵器,也都是山上的大力士。

宋侖向馬六使了個眼色,馬六早做好準備,二話不說,彎弓搭箭,一支火箭直衝雲霄,撕破了漆黑的夜空。

他箭術不弱,一箭升空,第二箭迅速搭上,沖天射出。

宋侖拔刀在手,深吸一口氣,戰刀舉起,往前斬下,率先衝在了最前麵,身後千名匪眾再不猶豫,如潮水般向龍銳軍硬衝過去。

馬六射出第三支火箭,也不猶豫,亦是跟著向前衝出。

事先有囑咐,衝向軍營之時,不要發出聲音,更不要呐喊,所以千餘匪眾就像是曠野上成群的野狼,悄無聲息卻又勇猛無畏地向自己的獵物衝過去。

宋侖徒步衝在前麵,眼見得距離正門越來越近,已經沉聲道:“馬六,你們先射殺塔樓守衛,他們一定是箭手,彆讓他們有出手射殺自家兄弟的機會。趙平,你們跟我衝在前麵。”

趙平等十多名使錘的大力士早已經隨在宋侖身後,如同十幾頭猛虎一般。

“殺啊!”距離正門十幾步之遙,宋侖終於大吼一聲,而後方的箭手們已經彎弓搭箭,對準了塔樓上的守衛連連射箭。

宋侖如同一匹狼衝到大門處,營門是用粗厚的原木打造,營門之後,還設有拒馬樁,自然是防止騎兵衝營。

守衛在裡麵的守衛似乎被嚇殺了,數道人影呆立原地,動也不動,十幾名使錘的匪眾衝上前去,掄起鐵錘對著營門一陣猛砸,隻是片刻間,營門轟然倒地,群匪潮水般衝進大營。

宋侖率先衝向營門後麵已經呆若木雞的守衛,揮刀向著一人腦袋砍過去,這一刀力道十足,瞬間將那人的腦袋砍飛出去,但讓宋侖驚訝的是,那人腦袋雖然飛了,但脖子裡卻並冇有噴出血水來。

這不對!

宋侖也是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人物,砍過不少人的腦袋,腦袋飛出的那一刻,脖子裡必然有鮮血噴湧而出,可眼前這人竟然冇有一滴鮮血噴出。

“頭領,是草人!”

其他人早已經圍住另外幾名守衛一陣猛砍,但瞬間就發現不對勁。

宋侖也已經反應過來,被自己一刀砍下腦袋的,哪裡是什麼血肉之軀,分明是穿著軍服的稻草人,難怪自己剛纔一刀砍過去,感覺和以前砍人完全不同。

其他匪眾早已經衝到大營內,正往軍營內的木屋衝過去,想要趁著龍銳軍士在睡夢中還冇有反應過來便大殺四方。

“不對勁,不對勁。”宋侖一顆心往下沉,大聲叫道:“大家小心,情況不對。”

隻是這時候匪眾們都想著立功,拿人頭去領賞,殺聲一片,宋侖雖然大聲叫喊,但聲音完全被淹冇。

有些頭腦聰明一些的匪眾知道那些小木屋裡肯定隻是普通士兵,而大木屋裡肯定是將官,拿了將官的首級肯定比普通士兵值錢,徑自衝向豎有旗杆的大木屋。

還有人想著軍營裡麵有倉庫,裡麵肯定儲存著大量的錢糧裝備,就算拿不到首級,搶了錢糧也定然有賞。

千餘匪眾在偌大的軍營之中四散分開,各自為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