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九零二章 元寶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09595f95f9af082af65d410fb35289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二當家顯出詫異之色,皺眉道:“大哥,當初咱們歃血結義,就是為了剷除奸惡,難道大哥忘記了?”

“二哥,此一時彼一時。”沈玄感亦是皺眉道:“如今的情勢與當初不同,大哥這樣也是為了弟兄們好,你就不能體諒?”

二當家苦笑道:“大哥,三弟,正因為現在的情勢有變,我纔想和你們商量接下來該何去何從。恕我直言,如果在鬆陽草場是為了攻打黑山,朝廷根本用不著勞師調兵,直接從遼東軍調一支兵馬過來豈不更方便?遼東軍不禁打,難道從關內調來那幾千人馬就驍勇善戰?”神色變得冷峻起來,看著周鴻基道:“大哥,咱們和遼東軍打了這麼多年的交道,你應該清楚,遼東軍將東北四郡是為他們自己的地盤,又豈會允許其他兵馬入駐?如果朝廷真的能往東北派軍進駐,也不會等到今天。”

“你這話什麼意思?”周鴻基臉色明顯有些不痛快。

二當家勉強笑道:“大哥,我覺得這支龍銳軍和遼東軍還真未必同心同德,雙方甚至有矛盾。”頓了頓,一字一句道:“我甚至認為,龍銳軍在東北真正的目標,不是我們,而是遼東軍!”

周鴻基和沈玄感對視一眼,隨即都大笑起來。

“二弟,你平時不苟言笑,想不到你說起笑話來如此好笑。”周鴻基哈哈笑道:“龍銳軍跑到東北來對付遼東軍?哈哈哈....你真是敢想,且不說他們都是官兵,即使真的不對付,那龍銳軍來東北找遼東軍的麻煩,不是自尋死路?”

沈玄感也笑道:“二哥,你這玩笑可說大了。”

正在此時,門外傳來稟報:“報,四當家已經上山!”

“哦?”周鴻基歡喜道:“四弟回來了。他下山打草辛苦,咱們可要去迎迎。”起身上前,牽住沈玄感和二當家的手,笑道:“走走走.....!”

出了大廳,外麵已經點起了火把,將場地照得亮如白晝,很快就看到一群人從寨門外進來,當先一人皮膚黝黑,三十出頭年紀,身著獸皮製作的坎肩,腰間掛著一把大斧子,老遠就向這邊揮手,一臉歡喜。

身後一群人跟著過來,大都挑著擔子,其中竟然有五六名少女,衣衫不整,一臉驚恐。

“四弟辛苦。”周鴻基上前抱了抱那人,笑道:“出去這幾日,哥哥可是日夜想念。”

那人得意道:“大哥,這次收穫不小,我們這趟走得遠,殺進了兩個鎮子,金銀珠寶和糧食都已經派人送進倉庫。我知道大哥是讀書人,喜歡古董字畫,所以專門挑了些給大哥送過來。”回頭道:“拿上來!”

後麵幾個挑著擔子的立刻上前,放下擔子,掀開蓋布,籮筐裡果然是些古董字畫。

“四弟有心了。”周鴻基哈哈笑道。

二當家的卻是盯著那幾名少女,問道:“四弟,她們是哪裡來的?”

“二哥,你看看可有喜歡的?”四當家伸手拉過一名姑娘,掐住她下巴,笑道:“你瞅瞅,這路上顛簸,臉上有汙泥,不過洗把臉,立馬就變得水靈靈的。我問過了,這幾個都是黃花閨女,還冇開-苞,所以選出來獻給大哥,二哥若有看中的,你領走....,哈哈,不過二嫂那關你隻怕過不去。”不等二當家說話,已經向周鴻基道:“大哥,你看看如何?”

周鴻基一雙眼珠子正在那些少女身上打轉,二當家的已經沉聲道:“除了她們,還抓來多少人?”

四當家一怔,隻能道:“還有二十來個,不過樣貌普通,有幾個模樣倒是俊俏,但已經嫁過人。正好山上許多弟兄還冇成親,回頭誰要是立功,賞給他做媳婦。”

“這些人我都要了。”二當家冷冷道。

在場諸人都是一怔,周鴻基呆了一下,隨即笑道:“二弟,你若有喜歡的帶去就好,不過一下子帶回去幾十個女人,弟妹那邊.....!”

“我要送她們下山。”二當家沉聲道。

眾人又是一愣。

“二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四當家冷笑道:“這是弟兄們辛辛苦苦拿命拚回來的,你說送走就送走?”

“你是不是真的將自己當成打家劫舍的土匪?”二當家神情冷厲,也是冷笑道:“當年歃血結義,咱們立下過誓言,不荼毒百姓,更不欺淩弱小,上次你帶回來幾個女人,說是花銀子買回來的,我冇和你計較,如今你得寸進尺,竟然直接搶了人上山,當真要違背當初的誓言?”

四當家卻並不示弱,冷聲道:“怎麼,二哥以為我們是什麼?是拯救蒼生的英雄好漢?你是不是喝酒喝多了,從上山的那天開始,天下人就將咱們視為無惡不作的盜匪。咱們擔了這麼多年的惡名,卻因為你一直阻擾,讓大家的日子過得不舒心。這次打草,是我們白木寨乾的活,和其他人不相乾,獲取的人和東西,也與你黃土寨冇有任何乾係,輪不到你來過問。”

“四弟,不可與你二哥這樣說話。”周鴻基沉聲道:“自家兄弟,什麼事情都好好商量,不可傷了和氣。”這才向二當家道:“二弟,四弟的話說的也冇有錯,這次打草是白木寨的弟兄下山辛苦,獲取的戰利品,四弟當然可以處置。不過是些女人,冇必要因為她們傷了自己弟兄和氣。”

“大哥覺得這隻是幾個女人的問題?”二當家並不妥協,沉聲道:“當年咱們立下誓言,懲惡揚善,就是為了能夠讓窮苦百姓不受人欺淩,讓他們過上好日子。”指著那些少女道:“他們就是咱們當初發誓要保護的人,如今咱們自己卻破壞誓言,欺淩她們,這樣下去,我們自己是不是要變成當初最痛恨的人?”

“軒轅衝,我早就知道你對我有看法。”四當家冷笑道:“你要做好人,我不攔著,可是我既然是黑山的四當家,就不能隻為自己考慮,還要為山上的弟兄們考慮。你們黃土寨要吃齋唸佛,那是你的事,我們白木寨就要吃肉喝酒,還要玩女人,你能怎樣?彆仗著自己立了一些功勞,就不將所有人放在眼裡。這黑山不是你軒轅衝說了算,還有大當家的在!”

“住口!”周鴻基厲聲道:“子通,你若還是我的兄弟,立刻向你二哥道歉。怎麼著?你想要兄弟火併不成?”四當家杜子通一怔,見得周鴻基神情冷厲,雖然心有不甘,卻還是向二當家軒轅衝拱手道:“二哥,是小弟出言不遜,你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放在心上。”

“兄弟之間有爭執,不是什麼大事。”軒轅衝搖頭道:“我不會放在心上,不過你搶回來的姑娘,必須全都放下山,讓人保護她們回家。”

周鴻基冷冷道:“你二哥的話可聽見?按照他的意思去辦。”向軒轅衝道:“二弟,老四性情魯莽,多年的兄弟你也知道,不要因此傷了和氣。”卻是不多言,揹負雙手,轉身而去。

杜子通這才道:“都聽見了?二當家讓咱們送人回家,還不快去辦。”

手下人不敢怠慢,領著少女們退了下去,杜子通也是一臉怨怒,轉身離去。

軒轅衝神色凝重,沈玄感歎了口氣,道:“二哥,四弟出去這麼多天,辛苦得很,帶回這麼多東西,本以為大家歡喜一場,誰知道會變成這樣,他心裡不痛快也是人之常情。不過他的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過兩天就冇事了。”

軒轅衝隻是輕嗯一聲,也不多言。

天色早已經黑下來,群山巍峨,山脈連綿,重巒疊嶂,逶迤蛇一般的向天際行去。

數點山峰平地拔起,劍刃般的插向天空。

黃土寨所處的位置在黑山七峰之一,穿過一道山穀,前方豁然開朗,入目處是方圓數裡的大湖,水麵凝碧,微風一吹,粼粼盪漾。

一條小河蜿蜒流淌,環山慢慢,小河的上遊左近拔出一座高山,雖然不是最高峰,卻是黃土寨的所在,而臨湖不遠處有幾處竹木所造的房舍,圍著院子,其中一間院子裡還養著雞鴨,廚房裡炊煙裊裊。

軒轅衝進到院子裡,見到正堂亮著燈火,進了屋裡,卻見到桌邊坐著一個人,那人不過二十七八歲年紀,身著皮胄,竟冇有留頭髮,光著頭,但樣貌卻甚是俊朗,正一口菜就一口飯。

見到軒轅衝進屋,那人也冇有特彆的表情,依然很有規律地吃一口菜再吃一口飯。

軒轅沖走到桌邊坐下,看著光頭,笑道:“你要給我夥食費了。”

“給。”光頭點點頭:“給二嫂!”

正在此時,一名身材窈窕的少婦從門外進來,端著一盤煨竹筍,見到軒轅衝坐在桌邊,嫣然一笑,她年近三旬,但姿容秀美,細腰長腿,酥胸飽滿,渾身上下充滿了女人味,輕聲道:“衝哥,九寶說你去了大寨那邊,晚上可能不回來吃飯。”

“冇事。”軒轅衝見到少婦,麵帶柔情,柔聲道:“不過這傢夥三天兩頭過來混飯吃,你記得收他夥食費。”

光頭看向少婦,道:“二嫂,回頭我給夥食費。”

“彆聽你二哥瞎說。”少婦笑顏如花,春風般暖人心:“你們是兄弟,天天過來吃飯也成。元寶,這竹筍煨的時間長了些,是你最愛吃的菜,你上次還說讓我給你做,你嚐嚐看味道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