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九百章 試探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581f299b27c55c6fe381ecd6c98982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宇文承朝頷首笑道:“今日你先歇息,回頭讓你知道什麼是火雷,籌建火雷軍的事情,我和你詳細商議。”

話聲剛落,陡聽得一聲淒厲的響聲從天邊傳來,秦逍和宇文承朝幾乎是同時起身,迅速向外衝過去,而營地裡的兵士們也都迅速集結,角落的箭塔之上,弓箭手已經是拉弓準備,其他兵士都是握刀在手,迅速向北邊的木柵欄邊衝過去。

司空翎尚不清楚發生何事,但知道必然是情勢緊急,也不廢話,跟在後麵衝了過去。

此時不但是秦逍和宇文承朝,軍營其他的將士聽到那淒厲響聲,都知道是怎麼回事。

龍銳軍營距離黑山山脈不過一百多裡地,從入駐鬆陽草場的第一天開始,龍銳軍便時刻提防黑山匪會突然襲擊過來,所以軍營四周不但圍了木柵欄,而且在木柵欄內側還設置了拒馬樁,儘可能地修建防禦工事。

此外在鬆陽草場周圍,也都日夜設有眼哨,這些眼哨兩人一組,俱都擅長射術,每人都配有響箭,但凡發現敵蹤,便會立刻鳴箭示警,好讓軍營這邊能夠迅速做出反應。

不過入駐多日,黑山匪那邊一直冇有動靜,也不曾見過其他人的行蹤。

隻是冇想到這時候突然響箭升空。

秦逍和宇文承朝都知道對黑山匪絕不能掉以輕心,兩人出了大營,很快就看到安排的北邊的兩名眼哨正向大營這邊飛奔而來,而龍銳軍兵士已經迅速集結,各就各位,嚴陣以待。

“有騎兵!”兩名眼哨衝進營地,瞧見秦逍,迅速上前來稟報:“他們正往這邊過來!”

“多少人?”宇文承朝沉聲問道。

“人不多,十多人。”眼哨道:“不過是從黑山方向過來,他們都佩刀背弓,不是普通百姓!”

秦逍目力驚人,這時候已經看清楚,夕陽之下,北邊的草地上已經冒出十幾道黑點,黑點漸近,越來越大,距離營地幾裡地外,才勒馬停住。

“秦將軍,是土匪打過來了?”監軍謝高陽也得到訊息,匆匆趕來,有些緊張道。

秦逍對謝高陽一直都很客氣,拱手道:“還弄不清楚對方來路,不過很可能是黑山匪。”

“他們還真是膽大包天,竟敢真的襲擊軍營。”謝高陽惱怒道:“其他地方的土匪是看見官兵就跑,這邊倒好,土匪主動找上門,看來傳言不假,黑山匪將遼東軍打的抬不起頭,根本瞧不上遼東軍,如今倒是連累我們也被黑山匪瞧不上。”

“小樓,將我的馬牽來!”秦逍的吩咐一旁的陸小樓。

陸小樓也不廢話,牽了黑霸王過來,宇文承朝皺眉道:“他們人不多,可能隻是誘餌,咱們不用去管。”

“他們一直待在那裡,不進不退,我倒想知道他們是什麼意圖。”秦逍道:“宇文朗將,你讓人注意其他方向的動靜,免得對方是聲東擊西,故意在北邊吸引我們的注意力,找機會從其他方向突襲。”

秦逍私底下稱呼宇文承朝大公子,但正規場合下,還是以職位相稱。

“放心,其他方向我都已經安排妥當。”宇文承朝沉聲道。

秦逍翻身上馬,竟然不多廢話,拍馬衝出,宇文承朝見秦逍說走就走,急道:“來人,趕緊跟上保護將軍。”

陸小樓沉聲道:“我跟著就好。”也已經騎馬隨在秦逍身後,出了大營,兩人一前一後,片刻間就已經靠近那隊人馬,對方原地而立,既不離開,也不下馬,隻等秦逍勒馬停住,那群人才上下打量秦逍。

秦逍見得對方居中一人身材健壯,濃眉大眼,年近四旬,其他人都揹著弓箭,唯有此人隻是腰間掛著一把大刀,渾身上下自有一股草莽勇武之氣。

雙方互相打量,片刻之後,濃眉人忽然展顏笑道:“你們是官兵?”

“你們又是什麼人?”秦逍反問道。

濃眉人道:“我們是獵人,打獵為生。”吹了個口哨,後麵數人舉起手,手中果真拎著麅子野兔等獵物。

“聽說這片山域不是很太平。”秦逍含笑道:“你們在這附近打獵,還是要多加小心。”

濃眉人微笑道:“大人說的是黑山匪?”

“我們初來乍到,聽說北邊山上有土匪出冇。”秦逍很鎮定道:“這些土匪是否荼毒百姓,我們還不清楚。是了,你們在這附近打獵,可曾遇見過黑山匪?”

“遇見過。”濃眉人頷首道:“不過他們對我們這些普通百姓並無惡意。”頓了頓,終是問道:“你們是從關內過來的官軍?是否要上山剿匪?”

秦逍反問道:“你覺得黑山匪要不要剿?”

“這是官府的事情,我們小民百姓哪裡敢胡言。”濃眉人笑道:“不過我們對這附近的環境十分熟悉,如果你們真的要圍剿土匪,我們可以出力幫忙。”

秦逍搖頭笑道:“我們奉旨前來東北,不是為了剿匪。”

“不剿匪?”濃眉人詫異道:“你們駐軍在此,離黑山不到兩百裡,朝發夕至,不是為了剿匪為何在這裡駐軍?”

秦逍歎道:“你當真想知道?”

“雖然冒昧,不過草民確實很奇怪。”濃眉人道:“鬆陽草場十分偏僻,離最近的縣城都有上百裡地,為何不選擇更好的駐軍營地?”

“如果我們可以自己選擇,當然會遠離此地,找一個更合適的草場。”秦逍歎道:“不過我們雖然是朝廷的官兵,但東北四郡都是由遼東軍鎮守,其他草場都不方便,遼東軍隻騰出了這片草場給我們。”隨即笑道:“龍銳軍奉旨練兵,你們也可以投軍為朝廷效命。”

濃眉人拱手道:“大人的話我記下了,不過有家眷要照顧,暫時還不方便從軍效命。”吩咐道:“官軍遠道而來,我們也要略儘地主之誼,留下獵物。”

他身後便有人將幾隻麅子和野兔山雀丟了過來。

“一點心意,大人請笑納。”濃眉人一拱手:“後會有期。”不再多言,兜轉馬頭,帶著手下眾人飛馳而去。

陸小樓見他們遠去,終於開口道:“他們是黑山匪,過來打探虛實。”

“你覺得我說的話他們信不信?”秦逍問道。

陸小樓搖搖頭:“我不知道。”想了一下,才道:“如果他們從一開始就將我們視為敵人,認定我們是來圍剿他們,他們就不會主動前來試探,隻會找尋機會發起突然襲擊。今天他們既然來了,也就證明他們其實也摸不清楚我們的心思,並不想與我們直接開戰。”

“不錯。”秦逍笑道:“這隻是他們初次試探,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接下來他們還會派人和我們接觸。”看著滿地的獵物,含笑道:“正好司空翎帶人今日前來,這些獵物,足夠為他們接風洗塵了。黑山匪一片心意,咱們收下。”

濃眉人帶著手下十數騎一口氣跑出幾十裡地,太陽早已經落山,眾人在一處小池塘邊勒馬停住。

“二當家的,那人是否就是秦逍?”一名年輕人跟在濃眉人身邊,有些興奮問道:“他果真與傳說中的一樣,膽大包天,竟然帶著一個人就敢出營和咱們相見。”

二當家頷首笑道:“據我所知,秦逍不到二十歲,是這次領兵出關的主將。看方纔那年輕人的氣度還要言行,應該就是秦逍了。”

“倒也算得上是少年英雄。”一名和二當家年紀相仿的中年人在邊上坐下,道:“就是此人擊殺了淵蓋無雙,藝高人膽大,他敢帶一個人就出營,倒也不算奇怪。”

“世信,他說的話,你覺得是否可信?”二當家問道。

中年人想了一下,才道:“我們的身份,他肯定已經看出來,他的話是真話還是迷惑我們,我還真不能完全肯定。”

“聽聞此人深得皇帝的寵信。”二當家雙眸含光,平靜道:“想要改變東北四郡目前的局麵,如果能的此人相助,便大有希望。”摸著下巴粗須,皺眉道:“隻是現在無法確定此人這次來關外的真實意圖,而且此人是否值得信任,都要再觀察一番。”

世信神情嚴肅,搖頭道:“恐怕留給你的時間不多,杜子通和沈玄感一直都在勸說大當家出兵,大當家已經生出了出兵之意,若是在頭領大會上他們聯起手,堅持出兵,咱們一個山頭勢單力孤,恐怕爭他們不過。”

“那兩人胸無大誌,一心想著占山為王逍遙快活。”先前那名年輕人忍不住道:“他們成天圍著大當家,隻知道飲酒作樂,說不定還在大當家耳邊說二當家的壞話.......!”他話聲未落,二當家的已經厲聲喝道:“九寶,住口!”

九寶打了個冷顫,低下頭,不敢多說。

“這些話是你能說的?”世信也是忍不住皺起眉頭,冷聲道:“大家想法不同不要緊,擺出自己的道理,商議著辦,總能有法子。可是若兄弟之間離心離德,互相猜忌,到頭來誰也得不了好。”

邊上眾人都是低頭不語,二當家見狀,歎了口氣,道:“大家都記著,以後不要說這些傷害自家兄弟和氣的話,九寶方纔這句話若是被其他人聽見,你們可想過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