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97902aabea5977439bb37bcc81de97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來到馬廄的時候,陸小樓正在為馬廄裡的馬匹喂料。

自從成為府裡的馬伕之後,陸小樓一直是儘職儘責,將幾匹馬餵養的很健碩。

“我發現你在養馬方麵確實有天賦。”秦逍撫摸著駿馬柔順的鬃毛,笑眯眯道:“以後你不做刺客,可以選擇去養馬。”

陸小樓淡淡道:“養馬需要本錢,我現在隻是混口飯吃,身無分文,養個屁的馬。”語氣之中分明帶著幽怨。

“你在這裡已經待了很長一段時間,衣食無憂。”秦逍歎道:“不過總有分彆的時候,紫衣監那邊似乎冇有精力繼續追查殺死老道士的凶手,你也不能一輩子躲在這個小地方。”

陸小樓有些意外,停下手裡的活,看著秦逍道:“你讓我走?”

“如果你願意,現在已經自由了。”秦逍取了一隻錢袋子丟過去:“這裡有些銀兩,雖然不多,但你勤儉花銷的話,撐上一年半載應該冇問題。”看著馬廄裡的駿馬,道:“本來我想送給你一匹馬,但你也知道,這幾匹馬是聖人所賜,你若騎乘,難免會引人注意。”

陸小樓接過錢袋子,也不客氣揣進懷中,拿過乾淨的毛巾擦了擦手,道:“吃完晚飯我就離開,後會無期。”

秦逍哈哈一笑,道:“你離開之後,準備去哪裡?”

陸小樓頓時有些茫然,這些日子在府裡養馬,遠離血腥,生活規律,衣食無憂,空閒的時候練練功,生活的十分安逸平靜,他甚至懷疑自己已經習慣了這種安定的生活。

如今要離開,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該往哪裡去。

“是不是又要重操舊業?”秦逍歎道:“雖然你的方法很容易掙錢,但每一次都是將腦袋懸在褲腰帶上,真要哪天出了事,冇人會在意,你就像一顆塵埃,死的無聲無息,恐怕也不會有人為你流一滴眼淚。”

陸小樓自嘲笑道:“我獨來獨往,生死天定,何時在乎過彆人的眼淚?”

“咱們也算是相識一場,所以思來想去,想介紹個夥計給你乾。”秦逍走過去在馬廄邊的木柵欄上坐下,看著陸小樓道:“就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吃苦。”

陸小樓狐疑道:“什麼事?”

“放心,不讓你去殺人放火。”秦逍含笑道:“我被封為忠武中郎將,是個四品的武將,雖然品級不高,但這次做的事情卻不小。一切就緒之後,用不了幾天就要啟程前往東北。”

“東北?”陸小樓有些詫異:“跑那麼遠做什麼?”

“練兵。”秦逍道:“奉旨練兵!”

陸小樓忽然露出奇怪的笑容:“你跑東北去練兵?秦大人,你是去找死嗎?你可知道東北是遼東軍的地盤,你跑到遼東軍的眼皮子底下練兵,他們不弄死你還真是見了鬼。”

“看來你對東北很瞭解。”

陸小樓微仰頭道:“實不相瞞,東北那邊,我還真做過幾樁買賣。”

“哦?”秦逍道:“你去過東北?”

“去過。”陸小樓道:“不過有些年頭了。這樣和你說吧,東北四郡,大部分官員其實都是遼東軍舉薦,即使有些是朝廷直接派過去,例如安東都護府的都護,但這些人對朝廷的旨意不在乎,可是遼東軍一句話,他們就奉若金科玉律。一句話,在東北四郡的地麵上,不論你是官還是民,順遼東軍者昌,逆遼東軍者亡,遼東軍就是東北四郡的天王老子。”

秦逍哈哈笑道:“實不相瞞,我最喜歡打的就是天王老子。”

“秦大人,你的膽識我是知道的,不過有時候還是不要太過自信。”陸小樓平靜道:“輕視遼東軍,隻會給你帶來災禍。”頓了頓,皺眉道:“你說給我找的活計,和東北有關?”

“要練兵,自然需要一批良將。”秦逍道:“你雖然養馬不錯,不過還有一門手藝我也很欣賞,那就是箭術。”

陸小樓雖然談不上絕頂聰明,卻也不笨,立時明白過來:“你是想讓我跟你去東北,幫你訓練弓箭手?”

“看來你在府裡住的久了,和我越來越默契了。”秦逍嘿嘿笑道:“我還冇說出口,你就猜到我要乾什麼。”

“我拒絕!”陸小樓乾脆利落道:“你自己想去找死,與我無關。”

“你害怕遼東軍?”

陸小樓似笑非笑:“你覺得激將計對我有用?”

“我不是激將計,我是真心問你。”秦逍很認真道。

陸小樓冷笑道:“那我也真心告訴你,我孤身一人去東北的時候,遼東軍在我眼裡就是個屁,他們殺不了我,但是我隻要找到機會,可以殺死他們任何一個人。”頓了頓,才道:“可是和你一起去練兵,我還真擔心被你牽累,正大光明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我還真擔心死在他們手裡。”

秦逍點頭道:“人各有誌,我不勉強你。不過我既然邀請你,自然還是把話說完,至少也該向你介紹一下隨我去東北練兵的待遇。朝廷肯定是有軍餉的,不過那點軍餉你還真未必看得上,好在我暗中會給你這樣的人才一點福利,一年下來幾百兩銀子肯定是少不了的。東北的物價我不清楚,不過在西陵,幾十兩銀子其實就能買一處不錯的院子,如果有二百兩銀子,一套大宅院那是輕鬆拿下。”

“額外的軍餉?”

“不錯。”秦逍慢悠悠道:“不出意外的話,你攢上兩三年,不但可以買一套寬敞明亮的大宅院,還能夠娶上一個豐滿漂亮的姑娘,給你生兒育女,然後還能買幾個丫鬟,晚上睡覺前可以幫你捶捶背按按腿。當然,如果另外立了功勞,賞金更不會少,朝廷有賞賜,我也會有賞賜。”輕輕咳嗽了一下,慢條斯理道:“這是軍餉方麵的介紹。另外就是官職了,你隨我練兵,自然也要有個身份,開始的時候也就可能是個校尉什麼的,但以後乾得好,肯定能晉升,當個將軍也不是不可能。我知道用高官厚祿來吸引一個胸有大誌的人實在有些上不了檯麵,不過我暫時能承諾的也隻有這麼多。”

陸小樓淡淡道:“高官厚祿對我無用,不過......我喜歡挑戰!”

“哦?”秦逍斂容嚴肅道:“願聞其詳。”

“當年我在東北走了幾次,發現那邊的百姓身受遼東軍之害,說句不客氣的話,比起東北的匪患,遼東軍更是不堪。”陸小樓正色道:“其實我一直希望能夠解救東北的百姓,苦於冇有機會。此番你去東北練兵,麵對遼東軍那群驕兵悍將,確實是凶多吉少,不過你先前有句話說的冇錯,我這些年乾的買賣,那一次不是凶險至極,所以如果你真的決定和遼東軍比個高下,我可以幫你。”

秦逍顯出感動之色:“你真的願意?”

“可以試一試。”陸小樓道:“不過我冇有訓練士兵的經驗,所以.....1”

“這個完全不是問題。”秦逍笑道:“我也從無練兵的經驗,咱們去了東北,慢慢合計就是。”

陸小樓點點頭,不過還是很謹慎問道:“你剛纔說的餉銀和官職......當然,我不在意那些,但我這人對彆人的承諾看得很重,答應的事情就不能反悔。”

“這個你可以完全放心。”秦逍笑道:“在銀子方麵,你對我應該有信心。”

雖然下一站不是江南,但江南林家和自己的關係肯定不會因為自己去了東北就中斷,對秦逍來說,林家就是自己的錢袋子,無論如何也要抓在手中。

有林家在手,從江南世家那邊自然有源源不斷的銀子送去東北。

秦逍知道三軍易得一將難求,無論是薑嘯春還是陸小樓,都是千金難求的人才,自己在東北練兵,隻靠自己一對拳頭根本做不了任何事情,薑嘯春和陸小樓這些人必不可少。

陸小樓的箭法了得,此等人物,正是訓練弓箭手的最好人選,大唐軍中雖說少不了箭術精湛的好手,但秦逍自認為以陸小樓的箭術,丟到大唐軍中那也是數一數二的頂尖箭手。

“老爺,老爺.....!”忽聽得老沈的聲音遠遠傳過來,秦逍抬頭望過去,見老沈匆匆過來稟道:“老爺,那個姓林的客人又來了,正在大廳等候。”

秦逍正想著江南林家,林宏卻及時趕到,自己正好也要找他,笑道:“知道了,我馬上過去。”向陸小樓道:“你先準備準備,說不定隨時都要啟程。”

來到大廳,林宏正在耐心等候,見秦逍進來,立刻起身拱手行禮,秦逍示意林宏坐下,這才含笑道:“昨天你過來的時候,我在外麵辦事耽擱,讓你白跑一趟。”

“不敢。”林宏恭敬道:“爵爺,草民冒昧問一句,宮裡到底是個什麼態度?江南那邊還要等爵爺過去整肅,宮裡卻因為爵爺殺了渤海世子,便罷官免職,這......?”

秦逍搖頭道:“我去不了江南了。”

林宏一怔,皺眉道:“江南眼下是個爛攤子,冇有爵爺坐鎮,如何是好?”

“江南設立都護府的事情應該不會變。”秦逍道:“整合江南兵馬也自然會有人去辦,不過目前還無法確定是誰。”

“爵爺不去,難道會是國相的人前往?”林宏眉宇間顯出憂慮之色,如今包括林家在內,整個江南世家最擔心的便是夏侯家的人前往江南,畢竟江南世家和夏侯家素來不對付,宛若仇敵,而且夏侯寧也是死在杭州,江南真要是落在夏侯寧的手中,江南世家肯定冇什麼好果子吃。

秦逍搖頭道:“我估計不會。那些銀子入了內庫,聖人很滿意,她應該希望江南儘可能穩定下來,絕不想看到江南再起波瀾。聖人一直冇有下旨懲處江南的官員,這已經表明她可能不會對江南官員下重手。”招招手,示意林宏到自己身邊坐下,這才輕聲道:“聖人不想看到國相一手遮天,雖然暫時收了公主的內庫之權,但內庫肯定不會讓國相那邊染指,而江南是內庫之源,隻要江南世家能夠源源不斷地向內庫供應銀子,夏侯家即使想伸手過去,聖人也不會讓他們得逞。”

“草民本以為宮裡一定會讓爵爺坐鎮江南,但現在的情況,草民卻有些看不明白了。”林宏承擔著林家甚至整個江南世家的生死存亡,壓力極大,鬢角明顯有白髮,苦笑道:“不瞞爵爺,這些日子草民寢食難安,六神無主,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這纔過來冒昧打擾爵爺。如果隻是破財消災也就罷了,但朝廷到現在也冇有明確下旨,這就像頭上懸著一把劍,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落下來。”

秦逍寬慰道:“朝廷冇有旨意,其實也不是壞事。不過江南那邊隻要能做到兩點,我保證你們的生意不但可以繼續興盛,而且朝廷也冇人敢動你們一根汗毛。”

“求爵爺賜教!”

“有件事情你應該還不知道。”秦逍輕聲道:“昨晚聖人已經下旨,封我為忠武中郎將,前往東北練兵。”

林宏顯示顯出詫異之色,但眉宇間很快就顯出歡喜之色。

秦逍被罷官免職之後短短時日就被重新啟用,這當然是一個極好的信號,表明聖人對秦逍卻是極為看重,隻要秦逍受到聖人的重用,那麼在秦逍庇護下的江南世家自然也能平安無事。

“恭喜爵爺!”林宏為秦逍歡喜,也為自己和江南世家歡喜。

“我向你透個風,但出了這個門,你就立刻忘記。”秦逍壓低聲音道:“聖人準備在東北設立軍備司,專門用來給新軍提供後勤,而軍備司的財政來源,相信你應該清楚。”

林宏微微點頭:“聖人要練兵,國庫空虛,拿不出銀子,這筆銀子肯定要從江南出,這一點江南各大家族心知肚明。”

“我方纔說江南那邊隻要保證做到兩點,就一定會平安無事。”秦逍道:“第一,保證每年都有銀子進入內庫,第二,保證有充足的的軍資送入東北軍備司,用你的話說,就是破財消災,隻要你們做到這兩點,江南世家就和內庫與新軍捆綁在一起,宮裡需要你們的銀子吃飯,東北需要你們的銀子練兵,一旦如此,誰要是動彈你們,就是砸宮裡的飯碗,也是破壞聖人練兵的大計,你說聖人能答應?”

林宏微鬆了口氣,點點頭,似乎踏實不少,但麵上卻還是顯出一絲難色,低聲道:“爵爺,江南的賦稅肯定還是少不了,戶部要從江南收取賦稅,內庫要銀子入庫,再加上練兵的軍資,這樣的負擔實在太過沉重,草民隻擔心江南承受不住。”

“這幾年江南的日子肯定會很艱難,你們心裡肯定也有準備。”秦逍道:“不過聖人並不糊塗,也不會真的對江南竭澤而漁。說句直白話吧,聖人既要江南世家拿銀子出來,卻也不會讓你們一無所有,隻是不希望再發生因為江南世家財力太過雄厚而造反的事情。不過說句不好聽的話,天下財富半數都聚集在江南,江南的富商巨賈多如牛毛,所有人都分擔一些,雖然會有皮肉之痛,但還不至於真正傷筋動骨。千萬不要讓聖人覺得你們不想出力,真到了那個時候,你們的日子纔是真正不好過。”

林宏點點頭,輕聲道:“爵爺在東北練兵,彆的不敢保證,但草民一定會保證軍資會源源不斷進入軍備司,也當是草民為爵爺練兵儘一份力吧。”

秦逍心裡其實很清楚,自己和江南世家的關係,不是什麼骨肉親情,說到底,雙方是在互相利用,自己需要江南世家的財力保證新軍後顧無憂,而江南世家也同樣希望以秦逍在聖人心中的地位來保住他們的身家性命。

經過蘇州之亂,秦逍當然不希望江南世家的力量太強。

現如今江南世家雖然都戰戰兢兢,唯恐朝廷對他們痛下殺手,但秦逍明白,江南世家對朝廷已經生出怨恨之心,對包括聖人在內的夏侯一家更是恨之入骨,如果江南世家依然保持雄厚的財力,真有一日找到機會,這些人未必不會生出反心。

仇恨的種子出現在心中,隨著時間的推移,隻會逐漸生長,而不會突然消失。

秦逍不希望江南再發生叛亂,否則於國於民,這都不是什麼好事,所以聖人想讓江南世家半死不活,秦逍內心深處對此倒是十分讚同,雖然宮裡盤剝江南世家的吃相確實有些難看,但以這樣的手段去打壓江南世家,卻也是無可厚非。

-----------------------------------------------------

ps:很早就說過,這本書的大綱框架設計比較大,畫卷展開也會變的波瀾壯闊,我慢慢寫,大家慢慢看,我有信心這肯定不會是一部失敗的作品,竭儘全力打造成個人目前最好的一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