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f141d4ccfce2cef881f61d6339d1f4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聖人麵如寒霜,冷聲道:“進出宮廷的藥物都會有嚴格盤查,這種奇特藥物,又如何進入宮內?”

“老奴現在正在徹查。”魏無涯道:“首先要查到此藥的來源,能製作這種藥物的人不多,老奴會逐一排查,最終確定製毒之人。”

聖人道:“民間奇人異士甚多,能夠查出來?”

“如果隻是尋常的毒藥,要找到製毒之人確實如同大海撈針。”魏無涯目光冷然:“不過此等藥物的製作,十分複雜,要掌握其中火候絕非易事。這就如同習武之人,如果隻是拿起刀槍舞動,花上幾天時間就能做到,可是要練成絕頂的刀法,冇有數十年的功力隻怕很難。此毒的製作者,便是毒中高手,江湖上達到此等手段的人並不多。”

聖人知道魏無涯對此肯定比自己瞭解的多,微微頷首。

“另一個追查的方向,就是查詢毒藥入宮的線路。入宮的每一件東西,都是經過仔細檢查,更不必說如此特殊的毒藥。”魏無涯肅然道:“能夠讓此藥順利入宮,策劃此事的人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輩,對宮裡的情況不但十分熟悉,而且必然有一定地位。老奴已經開始部署在宮中秘密調查藥物入宮的線索,如有訊息,立刻稟報。”

聖人神情凝重,道:“如果宮裡真的存在這樣一個人,一定隱藏的極深,想要立刻查出來,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微一沉吟,終是輕聲問道:“你覺得宮裡是否真有這個人的存在?”

魏無涯低著頭,卻冇有說話。

“為何不說話?”聖人瞥了魏無涯一眼,蹙起眉頭。

“如果宮裡冇有此人,那麼國相就是在欺君。”魏無涯緩緩道:“脅迫吳真子投毒,幫助渤海人取得擂台勝利,這已經是叛國。”

聖人目光冷峻,道:“夏侯寧被殺,他最近的情緒很不好,不但對劍穀恨之入骨,也對麝月和秦逍心存忌恨。”

“老奴知道。”魏無涯道:“不過國相身為朝廷的首輔,輔佐聖人近二十年,辦事也算是沉著穩重,冇有出現太大的岔子。坐在首輔的位置近二十年,遇到的事情不計其數,如果性情衝動,辦事的時候會因為情緒而失去理智,那就該早就顯出這樣的弱點,但事實上國相一直都冇有出現過因為情緒而失去理智的時候。”

“所以你相信國相說的不假,功力確實有真鬼,而且也確實想構陷他?”

魏無涯很謹慎道:“老奴不敢確定絕對是這樣,但國相老成持重,即使真的隻是為了對付公主和秦逍,也不可能與渤海人勾結在一起,這實在是下下之策。夏侯家因為聖人的眷顧,如日中天,即使安興候被害,但夏侯家族如今依然是大唐第一家族,大唐的興衰,也直接關乎到夏侯家族的興衰。”頓了頓,才小心翼翼道:“如果他勾結渤海人損害大唐的利益,豈不是在損害自己的利益?”

聖人神情有些複雜,沉吟片刻,才道:“你在宮裡幾十年,如果有這樣的真鬼存在,你竟然一無所知?”

“老奴死罪!”魏無涯跪倒在地:“老奴無能,竟然冇有察覺到宮中有賊,愧對聖人的眷顧。”

“罷了,朕也隻是氣話。”聖人輕歎道:“你終日保護在朕的身邊,諾大皇宮,數萬之眾,冇有人能事無钜細全都清楚。而且那人既然敢在宮中為賊,無論勇氣還是智謀,也都是出類拔萃,這事兒也怨不得你。”

魏無涯起身道:“老奴定當以最快的速度,將真鬼揪出來。”

“渤海使團抵京之前,朕已經準備在他們離開之後讓你前往關外。”聖人神情凝重,輕聲道:“但比起劍穀的威脅,宮中這隻鬼更是讓朕憂心。這隻鬼竟然藏在朕的身邊,如果不是這次他想要趁機陷害國相,至今還冇有暴露。”看著魏無涯道:“你要揪出內鬼,他肯定也已經有所察覺,必然隱藏的更深,不必心急,朕相信他既然已經浮出水麵,就一定還會露出破綻。關外之行,暫時就緩一緩,等揪出這隻鬼再說。”

魏無涯躬身稱是。

秦逍當然不知道聖人已經吩咐魏無涯開始在追查宮中內鬼,跟著長孫媚兒出了禦書房,微微落後兩步,這也是對長孫媚兒的尊敬,不過如此一來,卻也正好可以看到長孫舍官美好的背影,風姿綽約,嬌豔動人。

“公主很歡喜。”走出院子,長孫媚兒忽然停下腳步,迴轉身,嫣然一笑:“她說有機會要重重賞你。”

秦逍瞧著長孫媚兒一笑之間,秀如芙蓉,輕聲道:“舍官也不必前往渤海,我心裡也踏實了。”

“嗯?”長孫媚兒一怔,忍不住輕聲道:“我不去渤海,你踏實什麼?”

“這.....!”秦逍猶豫一下,終是道:“舍官這樣好的姑娘,若是嫁到渤海,那是我大唐的損失,便宜了渤海人。”

長孫媚兒嬌柔一笑,道:“原來你還在意我是否遠嫁。”

“那是自然。”秦逍湊近一步,長孫媚兒身上的體香與公主自然是不同的,卻也是沁人心脾:“之前聽說聖人要將你嫁到渤海,我心中的一直很著急,尋思著想個法子阻攔這件事情。”

長孫媚兒眼眸一轉,輕聲問道:“如果渤海人擺設擂台,大唐輸了嫁到渤海的不是公主而是我,你也願意登台打擂?”

“毋庸置疑。”秦逍毫不猶豫道:“舍官對我多有照顧,我之前說過,隻要有機會,一定報答。”

長孫媚兒嫣然一笑,柔聲道:“此去東北,你可知道有多艱難?”

“已經有了準備。”

“其實那邊的情況比你想的還要複雜。”長孫媚兒幽幽道:“遼東軍自不必說,雖然早已經不是能戰之師,卻都是一群驕兵悍將,這些人持著祖上的功績,盛氣淩人,還將自己當成所向披靡的大唐鐵蹄。他們已經將東北當成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如今你要到他們的地盤練兵,他們必然生出警覺之心,也一定齊心協力給你製造麻煩,將你從東北逼走。”

秦逍笑道:“舍官放心,狠人我見得不少,我若不願意,誰也趕不走我。”

“還有黑山匪,千萬不要小瞧。”長孫媚兒壓低聲音道:“黑山匪有今日的實力,那是靠著真刀真槍殺出來的,他們以黑山為巢穴,據說不但匪眾驍勇,還有許多極為厲害的將領,遼東軍一直未能除掉他們,不但是因為遼東軍無能,也確實是因為黑山匪確實實力強悍。你到那邊練兵,黑山匪自然以為朝廷是要對付他們,也不會讓你順順利利地成事。”

秦逍知道長孫媚兒如此叮囑,確實是因為關心自己,完全一番好意,心下感激,輕聲道:“到了那邊,我自然會謹慎行事。舍官姐姐不必太擔心。”

“難怪公主對你欣賞有加,瞧這嘴巴甜的。”長孫媚兒笑顏如花:“你是不是見人就喊姐姐?”

秦逍撓撓頭,忍不住問道:“舍官姐姐,公主對我欣賞有加,你.....你又如何?欣不欣賞我?”

長孫媚兒一怔,隨即沉下臉來,道:“彆胡說。你就不擔心公主知道你和我胡說八道?她要是知道,可饒不了你。”

“為何饒不了我?”秦逍故意裝傻道:“公主不允許我和舍官姐姐說話嗎?”

長孫媚兒有些尷尬,她雖然猜到公主和秦逍定有些不可為外人知的事情,但這話也不能說出口,輕瞪了秦逍一眼,風韻動人,轉移話題道:“明日你去兵部領印,你先前說要挑選一些人跟隨你去東北,這都要在兵部入檔。”

秦逍點點頭,左右看了看,湊近長孫媚兒低聲問道:“舍官姐姐,離京之前,還能不能見見公主?”

“上次你就差點惹出大禍。”長孫媚兒輕聲責怪,也是四下看了看,才壓低聲音道:“告訴你一件事情,你自己知道就好。宮裡這幾天正在調查內鬼,對進出的人盤查的異常嚴苛,正是風口浪尖的時候,暫時不能安排你見公主。”

“內鬼?”

“被淵蓋無雙踢下擂台的是禦天台大天師的弟子。”長孫媚兒解釋道:“他登台之前,在宮裡就被人下毒,因為此事,大總管已經開始調查是誰在背後謀劃了此事。”

秦逍身體一震,大感吃驚,那無名少俠他自然是記得,事後陳遜消失,他也不知道來路,此時才知道,那無名少俠竟然是禦天台大天師的門徒。

更讓他吃驚的是,大天師的門徒,竟然在宮裡被人下毒,這當然是了不得的事情。

“可查到線索?”秦逍忍不住問。

長孫媚兒搖頭道:“這事兒你知道就好,不要捲入其中,也不要多問。我是想告訴你,這種時候,宮裡戒備森嚴,你若偷偷進宮,很可能就會被髮現,到時候若是連累公主那可就不好了。不過你有什麼話要我帶給公主,我可以幫你。”

秦逍本想著長孫媚兒安排自己入宮和公主道彆,卻想不到宮裡會出這麼檔子事,心知非常時候,確實不宜入宮,自己倒也罷了,若真要是連累了公主和長孫舍官,那可是萬死難恕。

“那就勞煩舍官姐姐告訴公主,讓她多多保重.....!”秦逍心下有些失望,不過也知道有些太親昵的話還是不方便讓長孫媚兒帶過去,輕聲道:“我到了東北,要是瞧見有什麼好玩意兒,給公主和舍官姐姐弄回來。”

“想著公主就好,不用想著我。”長孫媚兒淺淺一笑。

秦逍又道:“我離京之後,秋娘姐姐會留在京都,還請舍官姐姐有機會能多照顧一下。”

“你放心。”長孫媚兒頷首道:“不用你囑咐,我也會派人好好照顧。”抬頭看了看天色,道:“好了,你趕緊出宮吧,已經很晚了。”頓了一下,才柔聲道:“多多保重。”

秦逍拱手一禮,長孫媚兒也是微微一禮,這才轉身往禦書房回去,秦逍看著那婀娜多姿的身影去的遠了,這才轉身出宮。

回到家裡,已經是半夜,秋娘焦急等待,畢竟是被兩個來曆不明的人突然帶走,秋娘又如何不擔心。

見秦逍安然無恙回來,秋娘這才放心。

“是聖人召見。”秦逍回到房裡,握著秋孃的手,看著燈火下秋娘嬌麗的麵龐,心中頗有些慚愧,柔聲道:“聖人封我為忠武中郎將,這幾天就要動身去東北。”

“東北?”秋娘有些驚訝:“東北離京都很遠,聽說那裡一到冬天就氣候寒冷,咱們能不能適應?”

秦逍更是內疚,緊握秋娘柔荑道:“聖人的意思,我到了那邊先要好好辦差,等穩定下來之後,再派人送你過去,所以.....!”

秋娘神情頓時有些黯然,但很快就笑道:“好,那你先去,等你在那邊都準備好了,我再過去。”幽幽道:“隻是不在你身邊,不能好好照顧你,你自己多保重。”

秦逍將秋娘摟入懷中,道:“本來我是想在離開之前先和你將親事辦了,但顧大哥人在江南,一時半刻也趕不回來,他不在京都,這親事就不好辦。而且要籌備婚禮,也需要一些時日,這時候成親,有些倉促。秋娘姐,我到了東北,儘快穩定下來,到時候便請求聖人送你去東北,到了那邊,咱們立刻成親,她要是不答應,我回京來帶你走。”

“你心裡有我,我也早就是你的人,你在哪裡,我的心就在哪裡。”秋娘貼在秦逍懷中,柔聲道:“你是男人,和白衣一樣,都要以大事為重,不必牽掛我。我一切都聽你的,等你安排好了,我便做你的妻子。”

秋娘如此體貼,秦逍心下更是內疚。

當初和秋娘在一起,本是想在她身邊好好照顧,但事實上卻是聚少離多,如今甚至連累她成為聖人掣肘自己的人質,而且此番一彆,又不隻要分開多久。

但秋娘卻連一句抱怨的話都冇有。

他將秋娘香軟的身子抱在懷中,柔聲道:“我迎娶你的時候,要辦的風風光光,讓天下人都記得。”一隻手從秋娘腰肢滑落,貼住秋娘飽實的腴臀,貼在耳邊道:“已經很晚了,好姐姐,我要儘儘為夫之責了。”

月色幽幽,恬靜如水,月光灑射在院落之中,溫柔而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