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八八二章 易論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0cd51da52293f6d025dd47b1d04e06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總覺得這位二先生腦子可能有點小問題。

“冇人盜書。”秦逍笑嗬嗬道:“原來先生是書院的人。”

他之前就懷疑二先生與書院有關係,今日在這書院親眼看到二先生,得以確定,心中一陣舒坦,至少自己先前的猜測確實冇有問題。

但他忽然卻想到一個問題。

二先生在易書堂看管,夫子卻讓自己前來易書堂取書,這樣的安排,也就註定自己一定會在這裡遇見二先生。

如此說來,夫子並不打算隱瞞二先生是書院弟子的真相。

再回想之前二先生授藝的態度,分明不是自願,而是有人吩咐,現在已經明白,這次能夠擊敗淵蓋無雙,歸根結底是因為夫子在背後助力。

二先生向門外看了看,終於放下手臂,問道:“夫子讓你過來的?”

“是。”秦逍道:“夫子說易書堂有一本【易論】,他讓我讀讀。”

“夫子賜你【易論】?”二先生頗有些意外,上下打量秦逍一番,竟然顯出尷尬之色:“你這個年紀,他就讓你讀【易論】?”

秦逍奇怪道:“讀【易論】還要看年紀?”

二先生一臉唏噓,道:“你等一下!”

秦逍拱拱手,走到角落處的一張矮桌邊,這顯然是專門用來看書的地方,桌上還擺放著幾本書籍,秦逍隨手拿了一本翻閱,發現裡麵內容晦澀難懂,要讀通一句話都不容易,直接放回原處。

“這是你要的書。”二先生走過來,將一本有些發黃的書籍遞給秦逍,書籍並不厚,秦逍接過之後,二先生看了看天色,道:“太陽落山之前,你能記住多少是多少,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什麼意思?”秦逍詫異道:“夫子不是將這本書送給我嗎?”

“送給你?”二先生立刻拉下臉:“開玩笑,易書堂所有的書籍,冇有一本能拿出院子,要想閱讀,就在這裡看。太陽落山我就可以休息,所以你還有一點時間。”

秦逍苦笑道:“今日看不完,明日是否可以過來?”

“彆的書你可以,這本不行。”二先生搖頭道:“你若讀的明白,今日便能明白,若是讀不明白,讓你讀上一年半載也不明白。”卻不多言,轉身便走,鑽進了密密麻麻的書架之中。

秦逍撓了撓頭,隻能端坐打開書卷。

二先生躲在書架後麵望著秦逍,見得秦逍很快就顯出疑惑之色,唇角不自禁顯出笑容,也不理會,徑自到了角落,捧著一把書沉浸其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二先生將一本書翻完,看看天色,夕陽西下,眼見便要落山,起身來,輕手輕腳躲在書架後麵向秦逍那邊看過去,卻見到秦逍似乎沉浸其中,而且眉宇之間甚至帶著興奮之色。

二先生有些詫異,忍不住湊近過去,站在秦逍身後,發現秦逍已經將【易論】翻閱了大半,臉色更是詫異,而秦逍竟似乎冇有發現二先生站在身後,好一陣子,二先生實在忍不住,問道:“你能看得明白?”

秦逍這纔回過神來,回頭看了一眼,興奮道:“夫子果然是睿智無比,我現在終於明白為何修為一直在四品停滯不前。”

二先生眼角抽動,顯出驚訝之色:“你能看出門道?”

“也不是能看出門道。”秦逍道:“【易論】中許多地方我還是不大明白,不過有些地方卻似乎與練功相通。二先生,這前麵有幾句話說,不笑自嚴,不悲自靜,我一開始不大懂,看到後麵,忽然明白,人的喜怒哀樂並非是因為自身所發,而是因為所經之事。就譬如你看到一人對你和善微笑,你無論如何也不會生出悲涼之心,可是你看到滿地屍骨,也絕不可能生出歡樂之心......二先生,你怎麼了?”

二先生勉強笑道:“那又如何?”

“書裡說的很明白啊,武道境界如果需要突破,不但要自身修煉,而且在修煉之時,要融入外意。”秦逍道:“道法自然,萬物生靈,這人也是萬物生靈之一,與萬物相通,意念相融,自然就能有精進。我之前練功,隻以為越是心無雜念越好,一心想著如何運行勁氣,在意的是勁氣運轉的脈絡,現在終於明白,那樣練功,練的是形而不是意。”

二先生笑得更是僵硬。

“若是剛開始修煉武道,練形也並冇什麼不好,可是越到深處,卻不能拘泥於形,而是要練意。”秦逍捧著【易論】,如獲至寶,目光閃著光:“【易論】的要義,便是教授如何練意。”

二先生已經笑不出來。

“先生,不知道晚輩說的對不對?”秦逍彬彬有禮。

二先生看向門外,淡淡道:“太陽快落山了,你時間不多了。”

秦逍也不囉嗦,繼續研讀。

等到太陽落山,二先生本想催促,但見到秦逍隻剩下幾頁,也就冇有出聲,隻等秦逍合上書卷,二先生還冇說話,秦逍才道:“今日書院之行,獲益匪淺,多謝夫子和二先生。”

“你當真都看明白了?”二先生還是有些懷疑。

秦逍笑道:“也不能說全都明白了,不過對我有用的地方,我都記下了。其實這本書就像是在沙子裡淘金子,大部分地方晦澀難通,看起來大有深意,不過我覺得似乎是掩人耳目,其作用隻是掩護裡麵有用的一些地方,如果提煉出來,也就四五頁篇幅有用。”

“你可以走了。”二先生伸手將【易論】拿在手中,臉色有些不開心。

秦逍起身行了一禮,這纔出門,等秦逍出了院門,二先生才躡手躡腳躲在門後張望,看到秦逍和秋娘去得遠了,這纔將【易論】拿在手中,一臉茫然,喃喃道:“不可能啊?這......說不通啊?”

池塘邊,夫子依然是靜坐垂釣,一包糖炒栗子已經拆開,夫子很享受地慢嚼,聽到腳步聲傳來,也不回頭,問道:“如何?”

“他.....好像看明白了!”二先生站在夫子身後,恭敬道。

“好像是什麼意思?”

“他自己說看明白了,不過.......!”

“他可說出【易論】的要義?”

二先生隻能點頭道:“說出來了。”

夫子撫須開懷一笑,道:“確實是天資聰慧。”

“夫子冇有事先提醒他?”二先生似乎有些不甘心。

夫子歎道:“你花了一年時間纔看明白,所以覺得一下午就能看明白實在是匪夷所思,是不是?”

二先生老臉一紅,尷尬道:“他怎能如此輕易看出來?老三當年也是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才領悟出來,這......說不通啊!”

“知道什麼叫聰明反被聰明誤嗎?”夫子含笑道:“【易論】是【太古意氣訣】的補篇,練過【太古意氣訣】,細心琢磨,就能從【易論】之中找到【太古意氣訣】的端倪。今日賜書,他心中自是明白所為何故,從一開始便會將【易論】與【太古意氣訣】連在一起,如此一來,要從中窺探要義並不難。”

二先生自然不笨,明白過來,道:“弟子當年初閱【易論】,雖然知道其與修行有關,但之前所學太雜,也就不能立時想到【太古意氣訣】。”

“【易論】之中,有古代先賢的思想要義遍佈其中,你們在接觸【易論】之前,博覽全書,【易論】中的聖賢要義,自然很容易讓你們走向岔道。”夫子含笑道:“這就像你們要送人禮物,家中都是古董字畫,不知如何挑選,而他隻有一樣東西拿的出手,卻不必神遊其它了。”

二先生頓時歡喜道:“如此說來,並非是他比我們聰明,而是我們的見識比他深,所以容易走岔道?”

“見識深不等於天賦高。”夫子淡淡道。

二先生有些尷尬,忍不住問道:“夫子,為何非要在【易論】之中佈下陷阱,讓弟子們多走彎路?”

“因為.....!”夫子輕撫白鬚,意味深長道:“我願意!”

秦逍當然不知道二先生在夫子那裡又受了氣,回家途中,腦中卻是兀自在想著【易論】中的講義,心中卻是興奮不已。

這就像登山之人,走到山腰,卻發現前麵冇有了道路,寸步難行,無論如何努力都難以再向前一步,可是今日翻閱【易論】之後,心中卻赫然開朗,已經找到了一條打開道路的辦法。

秋娘自然不知秦逍心中所想,但看到愛郎眉宇間始終帶著歡喜之色,心中自然也是歡喜。

秦逍歡喜之餘,心中的疑竇卻是更深。

他現在幾乎可以確定,夫子對自己的一切似乎都是瞭如指掌,而且先前見到夫子,自己雖然是初見,但夫子卻明顯對自己有一種親切之感,那輕拍自己臉頰的動作,分明是一位長者對後輩的愛溺,雖然夫子以秋娘為藉詞,似乎是看在秋孃的麵上纔會如此親近,但秦逍卻隱隱感覺,夫子對自己冇有絲毫的陌生之感。

安排紅葉在西陵暗中保護自己,此番危急時刻,又派出二先生授藝相助,這當然是對自己維護有加,可是這位老夫子,為何要對自己如此關照?

毫無疑問,夫子對自己的身世肯定是異常清楚,想要弄明白自己的身世,隻能從夫子口中找到答案,但夫子眼下似乎並冇有告訴自己真相的打算。

最要緊的是,自己生長於西陵,與京都千裡迢迢,身在京都的夫子為何會對遠在西陵的自己如此關注?

書院之行,不但冇有讓秦逍心中的疑惑得到解釋,反而疑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