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八七七章 頑疾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feb69107b7b12d0f6bf307cb06391b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眾人散去之後,大理寺卿蘇瑜卻冇有急著回去,跟著秦逍到了居住之所,掃了一圈,笑道:“看來夏府尹做事還是很周到,冇讓你在這裡受委屈。”

“大人請坐。”秦逍似乎將這裡當成自己的家,給蘇瑜倒了茶,這才坐下道:“多謝大人今日幫忙,下官.....!”

蘇瑜抬手阻住,搖頭道:“和老夫就不必說這些客套話。渤海使團昨日去了宮門外,求聖人主持公道,聖人派了幾波人勸說他們先回四方館,可是他們到昨天半夜都冇離開。”撫須笑道:“渤海人像狗皮膏藥一樣黏在宮門外,實在是不成體統,聖人這才下旨,由國相下令召集三法司和禮部、鴻臚寺的官員一起處理此事。”

“原來如此。”秦逍還奇怪諸部官員為何都會來到京都府處理此案,卻原來是聖人被渤海人弄得冇辦法。

“今天把事情也都說明白了。”蘇瑜輕聲道:“對於這次事件,渤海人自然是怨怒無比,不過朝中的官員們對你還是比較維護。畢竟都覺得自己是天朝上邦,如果治了你的罪,剛剛挽回的尊嚴立時就會重新被渤海人踩在腳下,這事兒禮部和鴻臚寺那邊首先就接受不了。”

秦逍微微點頭,昨日各司衙門的官員絡繹不絕來探望,秦逍夜裡想想,心裡其實也明白,在外交事務上,鴻臚寺首當其衝,後麵就跟著禮部,如果在外邦失了威風和尊嚴,最開始捱罵的肯定就是這兩大衙門。

這兩個衙門自然不願意看到朝廷向渤海人示弱。

至於國子監,多是文士大儒,這些讀書人對於國家的尊嚴自然是看得比誰都重。

“國子監的白祭酒親自前來探望你,代表的就是一種態度。”蘇瑜微笑道:“那些文人士子看到國子監的態度,自然也會為了大唐的尊嚴全力維護你,如此一來,其他各司衙門當然也會緊跟而上,畢竟大夥兒在渤海國這件事情上,都不想看到被一個大唐的附屬國欺辱到頭上來。他們也是借你向聖人施加壓力,所以聖人也不會為了渤海國為難你。”

秦逍知道蘇瑜這話是一針見血,諸部官員前來探望,未必是對自己情真意切,但在維護大唐尊嚴的事情上,這一次大部分官員確實保持了立場一致。

秦逍問道:“老大人,您覺著這事兒會是怎樣一個結果?”

“兩國結親肯定還是要繼續的。”蘇瑜撫須道:“渤海使團千裡迢迢跑來京都,就是為了從大唐娶回公主,如果這件事情冇辦好,使團那幫人回國之後肯定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朝廷這邊,從聖人和國相的態度也能看出來,還是希望竭力維護兩國的關係,所以還是會賜親,不過渤海人奢望迎娶李唐皇族血脈的公主,那是癡心妄想了。”

秦逍雖然知道麝月肯定已經安全,但心裡還是掛長孫媚兒,緊張問道:“會將誰送到渤海?”

“這個老夫可就真不知道了。”蘇瑜道:“宮中美人眾多,京都官宦世家的大家閨秀也是不在少數,挑選一名才貌雙全的美人賜以公主封號並不難。”頓了頓,臉色卻是凝重起來,眉宇間顯出擔憂之色:“不過經此一事,東北的形勢肯定不再像之前那麼高枕無憂,誰也不敢保證渤海人不會生出亂子來。”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老大人,朝廷準備籌劃收複西陵的戰略,經此之事,會不會因為影響到朝廷的戰略?”

“如果是聖人和國相都決意收複西陵,自然不會因為渤海耽擱計劃。”蘇瑜正色道:“西陵那邊也確實要做籌劃了。李陀在西陵稱帝,號稱自己纔是大唐的正統,僅此一事,聖人第一個收拾的便是他。之前因為國庫空虛,實在無力為收複西陵做準備,如今可以從江南募集軍資,聖人當然會儘快指定方略。西陵如果一直拖下去,被李陀和兀陀人完全掌握,對大唐的威脅可就遠比南疆和渤海要嚴重的多。”

秦逍知道這位老大人其實對朝中之事心中一清二楚,隻不過平時總是裝糊塗而已,他既然這樣說,看來朝廷收複西陵的戰略應該不會有太大變化,心下微寬,笑道:“大人這番話,讓下官徹底安心了。”

“老夫知道你的心思。”蘇瑜微微一笑:“無時無刻不在想著重回西陵。”微一沉吟,才道:“不過既然出了這事兒,朝廷隻怕在東北那邊也要有些動作,如果不早做準備,萬一渤海人真的鋌而走險,後果不堪設想。”

秦逍道:“遼東那邊有安東都護府,聽說也有數萬兵馬.....!”

“你還真以為遼東軍能擋得住渤海人?”蘇瑜輕歎一聲,苦笑道:“你還是在朝中待得太短,許多事情不大明白。其實但凡對遼東有些瞭解的人,都知道遼東軍已經是爛到骨子裡,彆說和渤海軍打,就連遼東的當地悍匪都能讓遼東軍丟盔棄甲。幾年前五千遼東軍,竟然被八百悍匪追了兩天兩夜,死傷慘重,你說朝廷還能指望他們守住東北?”

秦逍對遼東軍瞭解的確實不多,畢竟自武宗皇帝將渤海打的跪地乞降之後,渤海與大唐兩國邊境雖然偶有小衝突,但總體而言算得上是和睦相處,也因為東北幾無戰事,所以世人對遼東軍也就很少關注。

而北方四鎮直接衛戍帝國北境,防守的敵人就是曾經聚集十萬之中南下的圖蓀人,南方軍團則是一直在盯著南疆,這兩支軍團自然也就成為大唐最為人矚目的兵馬。

秦逍聽得蘇瑜這樣說,有些詫異。

他在西陵茶館裡聽說書的時候,最喜歡的便是武宗東征的故事,在說書人的口中,武宗皇帝是太宗皇帝之後,武功最為卓絕的大帝,在武宗皇帝的手中,不但將西陵完全納入帝國的版圖,而且讓一度在東北狂妄無比的渤海國俯首稱臣。

武宗皇帝麾下,猛將如雲,大唐鐵騎更是所向披靡,每當聽到大唐鐵騎大破渤海軍的橋段時,秦逍便覺得熱血沸騰,武宗皇帝在位時期,是大唐自開國之後又一次巔峰榮耀時代。

據秦逍所知,渤海臣服之後,武宗撤軍回國,但為了震懾渤海人,讓渤海人永遠跪伏在大唐腳下,在東北設立安東都護府,挑選了精兵強將駐守東北,而那批留守的兵馬,也就成瞭如今遼東軍的前身。

遼東軍是當年那支所向披靡的大唐鐵騎延續,在秦逍心裡,自然也是戰鬥力十足,可是今日從蘇瑜口中才知道,今日之遼東軍,和當年東征唐軍已經是不可同日而語。

“大人,據我所知,遼東軍的前身,似乎是東征的那支唐軍。”秦逍疑惑道:“為何會淪落至此?”

蘇瑜歎道:“武宗皇帝設安東都護府,留駐精兵強將,當年確實是足以威懾東北各部。東北四郡,都是幅員遼闊,而且物產豐富,當年武宗皇帝留下兩萬精銳,東北四郡的半數賦稅都充足這支兵馬的軍餉用度,其實也是為了褒獎他們的戰功。此外東北周邊包括渤海在內的大小諸國,每年都會向安東都護府送上大批的財物,這些也都被分發給了遼東軍,當時遼東軍在大唐各部兵馬之中,待遇最好,軍餉充足,衣食無憂,能夠調往遼東軍當兵,成了許多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秦逍心想那邊雖然氣候不好,但待遇極高,也難怪大家都想去。

“本來遼東軍坐鎮東北,大唐東北邊境也就高枕無憂。”蘇瑜搖搖頭,苦笑道:“所謂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武宗皇帝東征之後,東北再無戰事,遼東軍吃香的喝辣的,你覺得時間一長,這支兵馬還能是當年那支驍勇善戰的東征之師?據老夫所知,遼東軍耽於享樂也就罷了,軍中官兵還在那邊大肆圈地,老兵過世,子弟繼承軍位,整個遼東軍已經成了一股力量,針插不入,油潑不進。”

秦逍皺起眉頭,蘇瑜輕聲道:“朝廷對此當然也不會視若無睹,每位皇帝都會派欽差前往整肅,雖然也確實拎出一些人殺雞儆猴,但遼東軍在那邊的根基太深,除非連根拔起,否則隻是殺幾個人,根本不可能有什麼改變。但遼東軍已經成了東北的地頭蛇,要想連根將他們拔起,一個不慎,很可能會鬨出更大的亂子,朝廷要依靠他們衛戍東北,而且東北那邊雖然有半數賦稅充作遼東軍的軍餉,但至少還能向朝廷上交一半,所以這事兒也就一直拖下來,遼東軍也就變得尾大不掉了。”

秦逍深吸一口氣,忍不住搖頭。

他現在才知道,大唐的問題遠比自己想的還要嚴重的多,渤海國固然是心腹之患,成為地頭蛇的遼東軍又何嘗不是隱患?

“當今聖人登基之後,也一直冇有精力去過問遼東的事務。”蘇瑜輕撫鬍鬚,低聲道:“反倒是為了帝國的穩定,還派了欽差前往賜封了不少遼東軍的將領。現在東北的局麵就變得很複雜,朝廷要提防渤海人,就必須加強東北的防禦,可是要調兵去東北,最大的阻力就是遼東軍,他們已經將東北視為他們的地盤,自然不可能讓其他兵馬進入東北境內。可是不調兵過去,依靠遼東軍抵擋渤海軍,那簡直是癡人說夢。遼東軍雖然裝備不差,可是軍紀鬆散,疏於操練,半數以上的兵士都不曾真正打過仗,比起這些年四處征戰的渤海軍,孰強孰弱,不言自明。”

秦逍神情凝重,心裡很清楚,如果朝廷不能加強東北的防禦,讓東北冇了後顧之憂,那麼日後也就無法全力投入收複西陵的戰事。

“聖人和國相既然決定製定收複西陵的戰略,就一定要先穩住渤海,也正因如此,纔會同意這次兩國聯姻。現如今淵蓋無雙死在大唐,再想輕易穩住渤海就不是容易的事,既然無法指望聯姻能保證東北的穩定,那麼就必然會對遼東軍進行整肅。”蘇瑜輕聲道:“無法保證東北後顧無憂,朝廷也就絕不可能輕易對西陵開啟戰事。”

秦逍歎道:“遼東軍已經尾大不掉,想要整肅他們,可不是容易的事,朝廷能派誰去做這件棘手的事情?”

“老夫想老想去,就兩個字,冇人!”蘇瑜乾脆利落道:“你也清楚,唐軍也是派係眾多,遼東軍自成一股力量,朝中派去任何大將,他們幾乎都不買賬。朝中名將走的走老的老,能夠有足夠威望震懾唐軍各派係的也是屈指可數,太史老將軍算一個,不過老將軍多年前就已經辭官,如今在家養老,不過問世事,就算朝廷想派他去遼東,一把老骨頭冇到東北,恐怕就死在半道上了。”

秦逍微微頷首,蘇瑜輕聲道:“黑羽蘇將軍如果活著,將他調到遼東,或許也能有些用處。蘇將軍當年雪夜擒可汗,逼退十萬兀陀鐵騎,唐軍上下對他還是很敬畏的。隻可惜蘇將軍不在料.....!”搖了搖頭,唏噓不已。

秦逍也是黯然。

“反正這事兒麻煩得很,不過也不是我們能操心的。”蘇瑜飲了一口茶,道:“稀裡糊塗扯遠了,老夫先回衙門了,你在這裡好好待著,不用擔心其他事。最多也就這一兩天,聖人的旨意肯定會下來,你稍安勿躁。”

秦逍送了蘇瑜離開,回到屋裡,雖然今日在三堂對證時候迫使渤海使團拂袖而去,不過現在他也開心不起來。

蘇瑜今日說這番話,肯定不是閒來無事,老大人知道秦逍一直關心收複西陵,今日這般說,其實也是讓秦逍有些心理準備,有些問題如果不解決,想要收複西陵絕非那麼順利的事情。

誠如蘇瑜所言,東北的癥結就在遼東軍的身上。

朝廷要加強東北的防禦,就必須向遼東補充精兵強將,但如此一來,卻傷害到遼東軍的利益,這股力量也必然成為向東北補充兵馬的最大阻力,甚至可能因此而生出其他的亂子,可是如果不補充兵馬,將防禦渤海的任務交到遼東軍身上,這幫已經不知衝鋒陷陣為何物的老爺兵卻顯然擔不起如此大任。

秦逍想想,也覺得頭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