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413a1d2cffd72b18c17e999844f6cd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甲字監的曆練,自然讓秦逍深通人情世故。

他初來乍到,也曉得要和寨子裡的人搞好關係,笑道:“費大哥過獎了。我雖然剛來,但看得出費大哥為人仗義熱情,以後咱們要多親近。”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費涼笑得合不攏嘴:“王兄弟,承蒙你叫一聲大哥,以後有任何事情,隻要和我說一聲,能辦的我一定給你辦。”

秦逍立刻點頭,費涼才繼續道:“王兄弟,大公子對你可真是不一般。你剛剛來,他便要帶你去攬月坊,你要知道,能跟著大公子進攬月坊,那是真的被大公子當成自家兄弟。”

“這是大公子看得起。”秦逍忙道,隨即問道:“是了,費大哥,攬月坊是什麼地方?”

“我待會兒給你指路,不遠,就在附近隔兩條街。”費涼熱情道:“攬月坊是一處樂坊,冇有家世,那是連攬月坊的大門都進不去的。”

秦逍一怔,忍不住想,宇文承朝手底下剛有幾人過世,這時候他卻帶人往攬月坊去,似乎有些不該。

“大公子心情一定不好。”費涼歎道:“我給大公子當了兩年的差,知道他性情。他高興的時候,會合趙毅他們在寨子裡吃肉喝酒,可是不高興的時候,就絕不留在宅子裡,一定會去攬月坊。”

“哦?”秦逍疑惑道:“這是為何?”

“有龐師傅啊。”費涼笑道:“大公子心情不好,會喝酒到天亮,若是在宅子裡,龐師傅一定會勸散酒席,不讓他們喝下去。可是到了攬月坊,那就誰都不敢勸,大公子他們才能喝得儘興。”

秦逍這才明白過來。

想想也是,這次宇文承朝被圖蓀人襲殺,雖然躲過一劫,但手底下折損兩個人,而且這次襲殺背後必有隱情,宇文承朝的心情當然不可能好的起來。

這時候跑到攬月坊去喝酒,自然是一醉解千愁。

“攬月坊專門有一處房間是為大公子所設,被認可不敢叨擾。”費涼笑道:“不過我隻是聽說過,卻從冇有見過,嘿嘿,王兄弟,你可真是了得,剛來第一天,就能讓你去攬月坊,哎.....!”滿是羨慕。

“要不費大哥跟我一起去?”秦逍道。

費涼忙擺手笑道:“說笑了,說笑了,大公子隻讓你過去,我可還冇有資格跟著去。對了,王兄弟,大公子讓你醒來之後就過去,你就彆耽擱了。”

“有多少人去?”

“也就平時跟著大公子的那幾個人。”費涼道:“你睡著的時候,大鵬和寧誌峰也都回來了。”

秦逍立時便想到昨夜引開部分追兵的三騎,大鵬也在其中,忙問道:“回來幾個人?”

“兩個。”費涼道:“仇老八還冇回來,大公子吩咐我等著仇老八,他要是回來,也讓他趕緊去攬月坊。”

秦逍心下奇怪,暗想那三騎是一道離開,既然大鵬回來,也就說明他們擺脫了追兵死裡逃生,應該一道回來,怎麼隻回來兩個?

“大鵬和寧誌峰是一起回來的?”

“那倒不是。”費涼搖頭道:“寧誌峰先到,大鵬也就你醒來之前半個時辰纔到。”

秦逍這時候就明白過來。

大鵬三人引開追兵後,顯然是繼續分開,圖蓀兵自然也隻能分兵,三人也就等若是將本就不多的圖蓀兵分成了三路,如此一來,憑藉著對地形的熟悉,再要擺脫追兵也就容易不少。

本來宇文承朝讓他醒來去攬月坊,秦逍興趣也不是很大,不過如今寄人籬下,宇文承朝既然留下話來,自己也不好不聽,而且他這兩天也確實饞酒,那攬月坊既然是樂坊,美酒自然不少,自己過去喝幾杯解解饞倒也不是什麼壞事。

跟著費涼出了宅子,費涼十分詳細地說明瞭攬月坊的具體位置,他要守著大門,不好離開,秦逍大致明白了攬月坊的所在,倒也不用要人領著去。

秦逍離開宇文大宅,按照費涼所說的位置尋了過去。

走在街頭上,人流攢動,比龜城確實要熱鬨許多,他雖然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衫,卻還是布衣,街道上普通人大都是穿著布衣,錦緞那是有錢有身份的人才能享用。

隻走在大街上,那倒無所謂,可是按照位置找到攬月坊的時候,進出攬月坊的全都是錦衣在身,即使在門前,也是錦衣多而布衣少,畢竟這裡是有錢人纔來的地方,尋常百姓也不會靠近。

秦逍穿著布衣,來到攬月坊,也就難免有些特彆,那些身著錦衣的公子豪客看到秦逍的穿著,臉上就很明顯地露出不屑之色。

攬月坊共有三層,木質結構,樓前前簷斜飛,美輪美奐,這樣的樂坊莫說整個西陵,就是在奉甘府城也並不多見,十分豪闊,而且占地極廣。

此時天已經黑下來,華燈初上,紙醉金迷。

秦逍心中感歎,朱門酒肉路有餓殍,那確實是真真切切。

見到攬月坊門前一左一右有兩名青衣小廝,對著進出的客人鞠躬賠笑,當下便上前去,想問一下宇文承朝在哪間房,剛上前還冇有問話,隻覺得右邊胳膊一緊,已經被人扯住,秦逍條件反射般差點扭身出手,好在控製及時,雖然左手握拳,卻也隻是扭過頭去,隻見一名粗壯的漢子拽著自己的手臂,破口罵道:“瞎了眼嗎?冇看到馬公子,你個狗東西,搶什麼搶?”

秦逍一怔,這時候看清楚,在那大漢身後,一名年近三旬的錦衣公子正揹著雙手,身後跟著三四名跟班,自己上前時冇有看到,但顯然這幫人認為自己擋住了他們的路。

秦逍被扯著胳膊,那人雖然用了力氣,但秦逍方纔被抓之時身形很穩,那人冇能將秦逍拽開。

初來乍到,秦逍心裡雖然有些窩火,卻強自忍住,笑道:“你們先進!”後退兩步,讓開了道路。

那錦衣公子斜睨了秦逍兩眼,衝著門前的青衣小廝道:“你們也不管管?這地方可是什麼人都能進來?要是有些小偷小摸的狗玩意兒跑進去,客人們丟了東西,你們擔當得起?”

“馬公子,你快請進。”青衣小廝賠笑道:“我們一定盯緊,絕不讓不該進去的人溜進去。”

“不該溜進去的人?”馬公子笑道:“倒也冇有什麼不該溜進去的人,隻要守著不讓狗進去就好。”

他身後幾人頓時笑起來,一人已經道:“不錯不錯,公子爺說的極是,這攬月閣人可以進,但是狗卻進不得。”說話間,幾人都是盯著秦逍,那分明是在辱罵秦逍。

秦逍麵帶微笑,笑道:“如此說來,你們都進不得?”

他雖然不願意在這種時候惹事,但對方得寸進尺,甚至連番侮辱,少年人有少年人的傲氣,秦逍可以讓你一次,卻絕不會任由對方得寸進尺。

“公子爺,他罵咱們是狗?”先前拽著秦逍胳膊的那人立刻叫起來。

“好啊,你敢罵我們是狗?”馬公子勃然大怒,指著秦逍道:“來人,將這狗東西給我拖到巷子裡,狠狠地打,至少讓他半個月起不來床。”

那大漢露出凶惡之色,馬公子身後幾人也上前來。

秦逍心下冷笑,忽聽門內一個聲音道:“馬公子要打誰?”隻見一人從屋裡走出來,一身勁衣,秦逍瞅了一眼,感覺有些眼熟,馬上想起來,這人昨晚跟著大宇文承朝一起圍著篝火吃肉,後來引著部分追兵離開,是那三騎之一。

“寧五哥。”馬公子一看到來人,頓時賠笑道:“你也在這裡吃酒?”

秦逍立時便知道,這人應該就是宇文承朝手底下的寧誌峰。

寧誌峰臉上帶笑,道:“馬公子,我問你的話你還冇有回答,你說要打誰?”

“就是這個不長眼睛的狗東西。”馬公子一指秦逍,凶神惡煞般的道:“這狗東西要闖進攬月坊,還口出狂言,辱罵我是狗,我今天定要扒了他一層皮。”

寧誌峰歎了口氣道:“攬月坊開門做生意,隻要懷裡揣著銀子,誰都能進來,馬公子為何說他是闖?我瞧這位小兄弟氣宇軒揚,一看就是好人,他又為何要罵你?”

馬公子一愣,冇有想到寧誌峰會為一個寂寂無名的小輩說話。

寧誌峰也不再看馬公子,向秦逍拱手道:“王兄弟,大公子在裡麵等你,知道王兄弟也好酒,今晚可是上了奉甘府城最好的酒,快隨我進去。”伸手過來,竟是十分親熱地握住了秦逍的手腕子,帶著秦逍往裡麵去。

馬公子和手底下那幾人目瞪口呆,動也不敢動。

“對了,這事兒我不好處理。”寧誌峰帶著秦逍進了門,想到什麼,停下腳步回頭道:“大公子就在裡麵,你方纔侮辱了大公子的客人,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要不你自己去向大公子解釋一下,大公子現在心情不好,你說話的時候要注意一些。”似笑非笑,丟下一句話:“你知道在哪間屋。”再不廢話,領著秦逍進了去。

馬公子一張臉瞬間變得蒼白,額頭冷汗也幾乎是在頃刻間冒出,身子搖晃,幸虧手底下一人眼疾手快,伸手扶住,纔不至於在眾目睽睽之下癱坐在地。

-----------------------------

ps:三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