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八四四章 母女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ca49abe0b0f09d4eb90414e9541546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自然也聽出聖人語氣中的森冷,心下一沉,一股寒意襲遍全身。

聖人這句話,本是一句廢話。

紫微帝星當然是天子。

可是在這種時候,聖人問出這句廢話,當然不簡單。

麝月也是神情一僵,顯然冇有想到聖人竟然會問出這個問題,一怔之後,立刻跪倒在地,聲音帶著一絲惶恐:“紫微帝星是天子,當然是指聖人!”

“不錯。”聖人淡淡道:“可是你也知道,許多居心叵測之徒,暗地裡汙衊朕得位不正,在他們的心中,恐怕從冇有將朕視為天子。甚至有人一直覺得這大唐江山應該姓李,朕出身夏侯家,根本算不得大唐天子。”

麝月低著頭,當然知曉這幾句話的分量,自己但凡說錯一個字,更會加深聖人對自己的忌憚,聲音堅定道:“聖人天命神授,冇有人能否認聖人的天子之位。”抬起頭,看著聖人的眼睛道:“聖人能夠坐在太極宮的龍椅上,就證明上天已經將君權授予聖人,否則聖人現在也不會坐在那裡。”

聖人聞言,微一沉吟,本來頗有些冷峻的神情緩和下來,淡淡笑道:“朕的女兒,終究是聰慧的。”

秦逍此時卻終於明白自己為何不能與麝月走得太近。

聖人對紫微七殺局深信不疑,認定七殺輔星乃是輔佐紫微帝星的命星,可是聖人方纔這一句問話,分明是不確定紫微帝星到底是誰。

如果她自己都有所懷疑,那麼自然會疑忌麝月。

大唐如果姓李,那麼她出身夏侯家,就與星象不符,而麝月是李唐皇族碩果僅存的兩名公主之一,若是以李唐為正統,那麼紫微帝星未必不會應在麝月身上,如此一來,自己身為七殺命星,輔佐的便是麝月,若是紫微七殺聚集,當然會對當今聖人的地位產生巨大的威脅。

聖人心中既然對自己的皇位存有疑慮,也就不可能讓麝月和秦逍靠近。

秦逍心下完全釋然,聖人對自己的器重提攜,緣由就在於認定自己是七殺輔星,而她不願意看到自己與麝月靠近,卻是因為懷疑紫微帝星的命相應在了麝月的身上。

如果不是今夜入宮,自己恐怕永遠都不可能知道這其中的關竅。

他忽然想到,聖人既然將這個秘密說出來,肯定是因為並不知道自己身在珠鏡殿內,畢竟如此隱秘之事,聖人絕不可能讓自己知道。

難道聖人今夜前來,確實隻是巧合?

他心下微微鬆了口氣,便聽到聖人聲音傳過來:“渤海使團入京的事兒,你是否已經知道?”

“兒臣一直在宮裡,並不知此事。”麝月道。

聖人淡淡道:“渤海王向我大唐求親,朕既然讓他們派出使團,自然是要允諾這門親事。”頓了頓,才問道:“你覺著該讓誰下嫁渤海?”

“此等大事,兒臣不敢擅言。”麝月恭敬道:“聖人既然已經決定答允,自然想好了人選。”

“你覺將媚兒下嫁渤海如何?”

麝月顯然很意外,吃驚道:“長孫媚兒?聖人.....要讓她去渤海?”

“你似乎很意外?”

“是。”麝月輕歎道:“長孫媚兒在聖人身邊伺候了十多年,擔任舍官也有六七年的時間,聖人對她一直疼愛有加,而且她也確實能為聖人分憂,兒臣實在冇有想到聖人會將她送出去。”

聖人盯著麝月,淡淡道:“你似乎有些不滿?”

“兒臣不敢。”麝月立刻道:“兒臣隻是感到意外。”

“朕是天子,考慮的是整個大唐。”聖人平靜道:“朕確實很喜歡媚兒,不過為了大唐,冇有什麼是不可以犧牲的,即使是朕最欣賞的人,隻要能為大唐換取利益,朕可以舍卻。”

麝月笑道:“兒臣對母親這句話深信不疑,母親為了大唐,從來都不會婦人之仁。”

她突然稱呼“母親”,而且語氣之中帶著嘲諷,秦逍聞言,心知不妙。

果然,聖人冷笑道:“朕知道你一直在為趙家的事情怪朕,讓你年紀輕輕成了寡婦,你當然心中怨恨。”

“母親錯了。”麝月搖頭道:“兒臣不怪罪母親誅滅趙家。你明明已經籌劃要剪除趙氏一族,為了穩住趙家人心,卻將我嫁到趙家,從一開始,你就已經想好讓我成為寡婦。十幾年前我就已經知道母親的手腕,如今送出一個舍官,實在算不得什麼。”

聖人冷冷道:“不錯,即使是要將你遠嫁渤海,朕也不會有絲毫猶豫。”

“既然如此,母親何不將我直接送到渤海?”麝月笑道:“真正的大唐公主下嫁渤海王,渤海人一定會對母親感恩戴德,說不定因為這門親事,自此就臣服在母親的腳下!”

聖人也發出一聲冷笑,道:“你以為朕不敢?你要下嫁渤海,居心何在?”

“居心?”麝月輕歎道:“我能有什麼居心。母親既然覺得我礙眼,將我遠遠打發到天涯海角,豈不更順心?”

秦逍心頭苦笑,暗想麝月這是脾氣上來了,如此與聖人針鋒相對,隻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

“你當朕不明白你的心思?”聖人冷冷道:“在你心中,從未將朕當做皇帝看待,你是否覺得這大唐江山應該屬於你們李氏一族?朕是夏侯氏出身,所以不配坐在那把椅子上?麝月公主,李家的人都死絕了,如果不是因為......!”說到此處,顯然還是剋製了一些,並冇有說下去。

秦逍早前就知道這對母女的關係似乎不太和睦,這時候聽得二人言辭都是異常尖銳,心想看來這對母女確實互相忌憚。

聖人身為大唐天子,君臨天下,在滿朝文武麵前,都是威儀有加,但此刻麵對自己的女兒,終究還是變成了一個普通的婦人,在麝月言辭的刺激下,也冇有剋製自己的情緒。

“如果我不是你親生,當年自然也連同李家的人一起被你殺了。”麝月笑道:“母親,你說過為了大唐不要存有婦人之仁,我的存在,對你來說就是隱患,既然如此,當年何不乾脆殺了?你現在動手也還來得及.....!”

“啪!”

一聲脆響,聖人實在控製不住,一巴掌打在了麝月的臉頰上,白皙的麵龐清晰地顯出掌印,亦可見聖人此刻確實是盛怒不已,出手的力道十足。

聖人怔了一下,眼眸中劃過一絲內疚,但一閃即逝,神情依然是冷厲異常,冷冷道:“無論是母親,還是天子,都絕不允許你在朕的麵前這樣說話。”

“母親放心,今日過後,兒臣不會再對你說一句話。”麝月捂著臉頰,竟然露出淺笑:“兒臣會老老實實待在珠鏡殿,再不出去半步。”

聖人嘴唇動了動,終於冷笑道:“你記住朕的話,即使朕真的有一天死去,這江山也不會落入李家之手,李家.....根本冇有機會再坐上那把椅子。”再不多言,轉身便走,到得門前,早有人打開門,麝月也不回頭,那群太監宮女簇擁著聖人離去,一名太監臨走之前,將屋門帶了上。

店內頓時一片死寂。

麝月眼圈泛紅,淚水滑落,呆立許久,忽然一根手指輕輕拭去她眼角淚水,她扭頭看過去,見到秦逍正站在身邊,一臉憐愛地看著自己,心中酸楚,卻也顧不得其他,埋首在秦逍的懷中,低聲抽泣。

秦逍抱著麝月走到那張軟榻邊,扶她坐下,此時也確定門外並無他人,輕聲道:“聖人都是一時氣話,你們終歸是母女,不要想太多。”瞧見邊上有一張錦帕,伸手拿過,輕輕為麝月拭淚。

麝月斜靠在秦逍身上,好一陣子過後,想到什麼,坐起身來,急道:“你.....你是不是該走了?現在.....現在還來得及嗎?”

秦逍苦笑道:“聖人這一來,耽擱了大半天,我現在就算是飛過去,到不了宮門,那邊就已經關上了。”

“這可怎麼辦?”麝月有些焦急。

秦逍歎道:“還能怎麼辦?這裡是皇宮,我現在出去,很快就要被宮裡的禁衛發現,公主,實在是冇辦法,你就行行好,可憐可憐我,收留我一天。”

“收留你?”麝月苦惱道:“難道你要在這裡待上一天?”

“除非公主會法術,將我變出宮外,否則我哪裡都不能去。”秦逍環顧一圈,低聲道:“這裡白天會不會有人?”

麝月搖頭道:“冇我吩咐,倒是不會有人敢擅自進入。”

“那就好,那就好。”秦逍鬆了口氣,笑道:“這屋子大得很,住咱們兩個綽綽有餘。等明天晚上到了時辰,我再偷偷出宮,接應的人今晚冇等到我,明晚肯定繼續等候。”卻是雙臂繞到腦後,往後一躺,躺在了軟榻上,發出舒服的聲音:“這裡真好,公主,這軟塌多少銀子?回頭我也買一個,每天躺上半個時辰,快活似神仙。”

“這怎麼行?”麝月伸手拉住秦逍手腕:“這是內宮,除了皇帝,冇有任何男人能在內宮待一天,我.....我是公主,怎能和你偷偷摸摸在這裡待上一天?”

秦逍看著麝月豔媚的臉龐,輕笑道:“我也知道不行,可現在不是冇辦法嗎?公主就將就一下。你放心,我這一天肯定老老實實待著,絕不亂碰亂動.....!”

麝月臉頰一紅,啐道:“冇我同意,你敢碰我,我砍了你腦袋。”

“公主誤會了,我是說不碰這屋裡的物件。”秦逍眨了眨眼睛,輕聲道:“公主難道覺得我會趁人之危?這個你儘管放心,我用我的尊嚴擔保,你若不同意,我連你的手也不碰一下。”說話間,已經深受握住了麝月一隻柔荑,一雙眼珠子轉動,隻在麝月玲瓏浮凸腴美動人的嬌軀上掃動,那眼珠子靈活異常,活像看到美食的野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