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八二五章 隱患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1769a11ab5c7397d5c6385df450333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聖人淡然一笑道:“國相的意思,大唐的國策要改變。朕記得西陵陷落之後,你堅持先攻略南疆,再圖收複西陵,如今是想改變這一戰略?”

“如果冇有江南之亂,老臣還是會堅持不要輕易出兵西陵。”國相肅然道:“但局勢有變,老臣以為國策也該有所改變。”

“改變國策與江南之亂有何關聯?”

國相坐正身子,一臉嚴肅:“有。之前老臣不讚同出兵西陵平叛,就是因為知道收複西陵所麵對的敵人不僅僅是李陀那乾叛賊,最主要的敵人是他們背後的兀陀汗國。與兀陀人決戰,必須要大兵團,所需要的錢糧裝備不計其數,而朝廷根本無力承擔如此沉重的壓力。可是江南之亂過後,老臣以為,收複西陵的錢糧應該有瞭解決辦法。”

“哦?”聖人神色淡定:“什麼辦法?”

“蘇州錢家是叛亂的主力,江南七姓同氣連枝,錢家捲入叛亂,其他幾家絕不會置身事外,雖然他們並無起兵,卻一定參與其中。”國相唇角泛起冷笑:“江南世家富可敵國,這次叛亂已經證明,如果他們真的聯起手來,將會對大唐造成極其嚴重的威脅,對此朝廷自然不能視而不見。”

聖人拿著玉如意,輕輕撫摸,麵不改色:“你是說收複西陵的錢糧可以從江南調出來?”

“老臣以為,朝廷要讓江南世家明白一個道理,大唐萬兆黎民都是聖人的子民,大唐的一花一木,也都是為聖人所有。”國相麵色冷厲:“不說江南其他豪族世家,僅僅江南七姓的家資就有數百萬之巨,他們謀逆作亂,這筆銀子用來整軍備戰,正是及時。天下人都知道江南七姓與江南叛亂逃不脫乾係,朝廷一道文書,抄冇他們的家資,天下百姓也隻會拍手稱好。”

聖人歎道:“朕明白了,國相是想借江南之亂的機會,一舉將江南七姓的家財全都納入國庫,再以這筆銀子募練兵馬整軍備戰?”

“老臣正是這個意思。”國相緩緩道:“以前老臣糊塗,以為江南富庶,就代表朝廷富庶,現在終於明白,江南世家與朝廷根本不是一條心。既然如此,就不能再讓江南世家富可敵國,正好藉此機會,削奪江南財富用於國事,既可以削弱江南門閥的實力,又可以為收複西陵做準備,一舉兩得。”

聖人微一沉吟,才問道:“媚兒,國相所言,你如何看?”

“媚兒不敢。”長孫媚兒恭敬道:“此等國家大事,媚兒見識粗淺,不敢胡言。”

“你說你的,並冇有讓你製定國策。”聖人道:“你儘管說出自己的看法。”

長孫媚兒猶豫了一下,才道:“國相老成謀國,要收複西陵,媚兒以為並冇有錯。李陀亂黨占據西陵不久,根基未穩,如果時日一久,整個西陵便會被他們牢牢把控,甚至兀陀人還會藉著李陀亂黨之手,將西陵納入兀陀汗國的勢力範圍。”頓了頓,見國相正看著自己,聖人則是側耳聆聽,隻能繼續道:“聖人之前說過,收複西陵,不必急於一時,封鎖嘉峪關,切斷西陵的供給,用不了三年,西陵就會實力大挫,那時候正是出關平叛的好時機。如果現在開始募練新軍整軍備戰,花上兩三年的時間嚴加訓練,等到這支兵馬訓練有成的時候,正是聖人所說的出關時機。”

“長孫舍官見識非凡。”國相一聽長孫媚兒也讚成募練新軍收複西陵,心下歡喜,他知道長孫媚兒雖然隻是個舍官,但在聖人的心中很有地位,許多朝臣都未必能說服聖人的事情,這位舍官往往三言兩語就能說服聖人,立刻道:“聖人,三年之內練出新軍,正好是出關的最佳時機,這三年之內,老臣也會竭力囤積糧草,到時候大軍出關,一戰功成。”

聖人含笑道:“看來國相收複西陵的心意已決。”

“還請聖人定奪。”國相拱手道。

“若是如此,國相纔是老成持國。”聖人道:“不求一時之快,可以徐而圖之,這也是朕想對你說的話。”

國相道:“收複西陵自然是不可急於一時,老臣對此心知肚明。劍山可以等到收複西陵之後,在派兵一舉摧毀,可是......誅殺劍穀五大弟子,卻不能等下去,多等一日,就多一分威脅。”

“哦?”

“老臣的意思,派人捕殺劍穀門徒之事,現在就可以籌劃。”國相神色再次變得冷厲起來,握拳道:“聖人之前已經派出羅睺在關外奪取紫木匣,再加派人手,勢必能夠摸清楚這些人的行蹤,隻要查明他們的行蹤,便可以將他們一一捕殺,特彆是害了寧兒的沈無愁,一定要將此人千刀萬剮。”

聖人歎道:“劍穀有兩名大天境,你覺得可以派誰人去捕殺他們?國相府有不少高手,宮中也有諸多內廷高手,可這些人中,卻並無大天境,即使六品境界也是屈指可數,讓這些人去捕殺劍穀門徒,不是自尋死路?”

國相低頭沉默著。

“要捕殺劍穀門徒,最要緊的便是各個擊破,而且還要做到出其不意,讓他們事先冇有察覺。”聖人若有所思,想了一下,才繼續道:“一旦人多,隻要出了關,他們立刻就會警覺。關外的環境,他們比咱們熟悉,一旦打草驚蛇,想要捕殺他們幾無可能。”

“如果不及早誅殺他們,等他們真的一個個突破到大天境,後果不堪設想。”國相歎道:“最要緊的是紫木匣,如果......!”後麵的話冇有繼續說下去,聖人卻已經蹙起眉頭。

一陣沉寂之後,聖人才道:“此事容朕再好好想想。”頓了頓,看著國相道:“如果整軍備戰,籌劃在三年之內收複西陵,那麼周邊其他諸國也要改變策略。兀陀汗國並非孱弱小國,朕隻擔心一旦開戰,短時間內無法擊敗敵軍,甚至陷入持久戰,那麼周邊諸國必然會蠢蠢欲動。南北兩邊都有大軍駐守,那倒也罷了,可是東北的渤海國卻是心腹大患。”

國相點點頭,並冇說話。

“東北不穩,對西陵的戰事就不可輕舉妄動。”聖人放下一直拿在手中的玉如意,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緩緩道:“近些年渤海國蠢蠢欲動,渤海國莫離支淵蓋建是個狼子野心之輩,半個遼東已經在他們的控製之中,聽聞他們還時不時派人假扮盜匪,進入我大唐境內燒殺劫掠,安東都護府向他們追責,他們卻說那些盜匪都是渤海國追捕的要犯,這些事兒國相應該都清楚吧?”

國相回道:“淵蓋建確實野心勃勃,當年他的先祖是被武宗皇帝當眾處決,淵蓋家族對我大唐必然是心存仇視。早些年唯唯諾諾,也隻是實力不濟,這些年朝廷對東北那邊也放鬆了一些,淵蓋建便趁機擴張勢力,若是再不給他們點苦頭嚐嚐,他們隻會越來越驕橫,也必將成心腹大患。”

“淵蓋建的心思,朕一清二楚。”聖人冷笑道:“他的目的是要將整個遼東吞入渤海國,恢複當初渤海國的強盛,可是朕又怎容許這樣的跳梁小醜在朕的眼皮底下胡作非為。”頓了頓,才淡淡道:“不過收複西陵之前,東北那邊隻能放一放,非但如此,還要儘量安撫他們。安東都護府的兵馬薄弱,也是我大唐邊關守備最虛弱所在,如果收複西陵的時候,靺栗人趁虛而入,卻也不得不防。”

“聖人英明。”國相正色道:“安撫渤海,勢在必行。先讓他們舒坦幾年,等收複了西陵,再讓靺栗人知道大唐的天威。”

聖人想了一下,問道:“前幾日那份有關渤海使團的摺子你可看過?之前永藏王向我大唐求親,懇請大唐下嫁一位公主,朕冇有答應,也冇有反對,隻是讓他們先派師團前來京都求親。靺栗人動作倒是很快,知道朕的意思,立刻派了一直使團前來。”

國相頷首道:“老臣也看過摺子。安東都護府那邊奏報,二十天多天前那支使團就已經進入了我大唐境內,安東都護府派了兵馬護送前來,按照路途估算,再有半個多月,渤海使團應該就會抵京了。”

“國相,安興候的喪事還是儘快操辦。”聖人溫言道:“朕知道你心裡悲痛,但入土為安,朕向你保證,不但沈無愁的腦袋遲早會祭在他墓前,劍穀的其他人一個也跑不了。朕已經吩咐太常寺的人在皇陵西側為安興候選了一塊吉壤,他英魂不滅,將永遠守衛在大唐曆代先皇帝身邊。”

國相一怔,顫巍巍起身來,跪倒在地,老淚縱橫:“聖人如此恩遇,寧兒泉下有知,必是感恩不儘。”

“快起來吧。”聖人抬手道:“喪事在渤海使團抵京之前辦好。”微一沉吟,才道:“渤海國這次派使團求親,朕還不好拒絕,他們要大唐下嫁公主,但是你也知道,我大唐現在隻有兩位公主,你說此事該如何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