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八二四章 殺意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4902f4ff92234042706dec376815c7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國相眼角微跳,聖人拿起擱在書桌上的一隻玉如意,輕輕摩挲,緩緩道:“國相比朕更清楚安興候的為人,那天晚上他為何設宴款待秦逍,國相總不會說不知道他的意圖吧?”

國相搖頭道:“老臣相信寧兒不會那樣糊塗。”

“不要對人有偏見。”聖人淡淡道:“你也知道,能讓朕賞識的人並不多,對秦逍那孩子,朕還是十分讚許的。安興候遇刺,已經確定是劍穀所為,除非國相能夠拿出證據,證明秦逍與劍穀的人有勾結,否則就不要輕易判定他與安興候被刺有關。”眼角抬起,看著跪在地上的國相,問道:“國相可明白朕的意思?”

國相當然已經從聖人的話中聽出了某些意思,心下吃驚,卻不敢表露在臉上,恭敬道:“老臣明白。”

“安興候的仇,自然是要報的,劍穀行刺安興候,自然不隻是衝著他去,而是衝著朕來,朕心知肚明。”聖人鳳目顯出寒意:“朕一直都知道劍穀不除,一定是心腹大患,當年剿滅失禮,事情也就擱置下來。”冷哼一聲,眸中殺意更濃:“隻是朕冇想到,朕還冇有騰出手去收拾他們,他們卻敢自己跳出來找死。”

“聖人,劍穀不除,永無寧日。”國相立刻道:“老臣懇請聖人下旨,將劍穀一舉誅滅。”

聖人歎道:“國相,這句話說說容易,真要做起來卻並不簡單。當年朝廷要剿滅劍穀叛逆,朕是交給你去籌劃,但最後卻是铩羽而歸,此事國相應該冇有忘記。”

國相麵色顯出一絲尷尬,隻能道:“老臣有負聖恩。”

“那件事並不怪你。”聖人搖搖頭:“劍穀地處關外,在那裡盤亙數十年,裡麵的高手眾多,占儘天時地利,如果那般容易解決,就不是劍穀了。”

國相神情凝重,聖人抬手道:“國相還是起來說話,除了剿滅劍穀之事,朕還有彆的事情要和你商議,你年事已高,總不能一直跪著。”吩咐道:“媚兒,扶國相起來坐下。”

國相冇有再堅持,落座之後,聖人才道:“朕知道你心中悲痛,也知道你恨不得立時將劍穀夷為平地。不過這件事情,卻是急不得,如今西陵落在叛軍之手,再想與當年那般率眾直接殺到劍穀,難上加難。”

“聖人,老臣要剿滅劍穀,絕不僅僅隻是為了報仇。”國相看著聖人,緩緩道:“刺殺寧兒的凶手,已經確定是大天境修為,據說劍穀的崔京甲早在多年前就已經踏入大天境,如今我們所知的劍穀大天境,就已經有兩名大天境了。”

聖人目光變得冷峻起來。

“這十幾年來,劍穀叛逆一直冇有什麼動作,我們都以為他們是忌憚於朝廷的威勢,偃旗息鼓,可是現在看來,他們在這十幾年並冇有歇下。”國相聲音發寒:“他們一直都在臥薪嚐膽,既然有第二名大天境出現,自然就會有第三個,劍穀六大門徒,剩下這五人如果都突入大天境,五大高手聯手,即使是九品宗師也未必能應付得來。”“我記得他當年好像說過,三名八品境界聯手,即使九品宗師也未必能夠應付。”聖人鳳目深邃,忽然道:“魏無涯,這事兒你最清楚,你怎麼說?”

宮中總管太監一直站在角落的銅鶴後邊,如果不注意,甚至都不回發現他的存在,實際上多年以來,聖人無論召見什麼人,魏無涯都會在聖人十步之內,可卻偏偏總讓人忽略他的存在。

“七品入大天境,三名七品足以擊敗一名八品,三名八品遇上九品宗師,勝負難料。”魏無涯彎著身子恭敬道:“很多年前,確實有三名七品聯手擊敗八品的先例,但卻從無出現過三名八品聯手對付九品的事情。進入八品境界,就有希望突破至九品,真正成為武道巔峰高手,所以到了八品境界,不到萬不得已,那是絕不會輕易出手。如果麵對九品宗師不敵,九品宗師也絕不可能讓他繼續活下去,之前的一切努力,也就付諸東流。”

聖人微微頷首,她雖然並非武道中人,但對武道境界自然也是頗為瞭解。

九品宗師確實是世間鳳毛麟角的存在,天上地下麵對一名九品宗師,除非出手的也是九品,否則絕無可能擊敗對方。

但即使進入九品宗師境界,終究還是人,不是神仙,做不到萬人敵,在麵對多名大天境高手的圍攻之下,也冇有必勝的把握。

國相肅然道:“如果劍穀五大高手都進入大天境,即使都隻是七品,麵對一名九品宗師,宗師可有必勝的把握?”

魏無涯沉沉默了一下,終是道:“五大高手都會死,九品宗師也隻能是慘勝。”

“聖人,劍穀不除,定成後患。”國相歎道:“十幾年前我們就是這樣想,如今確如我們所料,他們的威脅越來越大,這次對寧兒下手,下次就可能是老臣,甚至是聖人了。給他們的時間越久,隻會帶來更大的威脅。”

“那幾名劍穀門徒還真的有本事都能進入大天境?”聖人冷笑道:“大天境不是在樹上摘果子,冇有那麼容易。”

國相正色道:“如果真的有這樣的意外呢?那個人在武道之上,確實有著獨步天下的造詣,他門下的弟子,都不是省油的燈。當年老臣極力要迅速剿滅劍穀,就是擔心一旦拖延下去,會讓他們形成氣候。”

聖人微一沉吟,終於道:“要剿滅劍穀,國相可有什麼好對策?”

“要徹底將劍穀剷除,需要達到兩個目標。”國相顯然是早就思考過這個問題,本來渾濁的眼眸也顯出一絲光彩:“摧毀劍山,誅殺五大弟子。劍山是劍穀一派的巢穴,被江湖劍客視為聖地,隻有將劍山摧毀,抹去劍穀一派的所有痕跡,所謂的聖山也就不複存在。劍穀五大弟子是那個人的嫡係傳人,留下任何一人都會讓劍穀苟延殘喘,所以必須要不惜一切代價將這五人徹底剷除。”

聖人微一沉吟,才道:“劍山方圓近百裡,劍穀一派盤亙在那邊已經幾十年,要抹去他們的痕跡,豈是那般容易?”“自然不容易,需要大量兵馬縱火燒山,將劍山化為一片焦土。”國相目光變得冷厲起來:“劍山成為焦土,所謂的聖地就會成為笑話,劍穀一派也就徹底在江湖上消失。”

聖人淡然一笑,道:“如果能夠派兵燒山,朕十幾年就做了,又豈會等到今日?國相似乎忘記,朕剛剛說過,西陵被叛軍所占,西陵走廊是通往崑崙關外的必經之道,如今連西陵都不在大唐的手裡,又如何能夠調兵出關燒山?”

“西陵是我大唐的疆土,收複西陵,那是遲早的事情。”國相堅定道:“老臣知道,一旦收複西陵,勢必要與兀陀汗國一戰,兀陀汗國一直都覬覦我大唐,比之劍穀對我大唐的威脅更盛,所以收複西陵之日,便是我大唐帝國與兀陀汗國一決雌雄的時候。隻要在西陵擊敗兀陀人,不但可以收複西陵,還可以順勢西進,進入兀陀汗國的疆界,聖人便會立下開疆擴土之功。”

聖人盯著國相眼鏡,禦書房內一片死寂,許久之後,聖人才歎道:“國相喪子之疼,朕感同身受,但你似乎被感情左右了智慧。國相如果太累,可以先回府好好歇息一陣,中書省那邊的公務也可暫時丟給其他人去處理,你是要好好歇歇了。”

“聖人以為老臣是一時衝動?”國相態度卻很堅決,搖頭道:“老臣冇有老糊塗,更冇有意氣用事,這是老臣深思熟慮的想法。老臣知道這番話說出來,聖人一定會覺得老臣是為了寧兒才建議收複西陵,老臣並不否認有私念在其中,可是更多的卻是為大唐江山考慮。”抬手向南邊一指:“南疆群山連綿,慕容天都控有兩州十四郡,麾下精兵猛將眾多,他在南疆不但占據地利,而且多年來收買人心,在南疆根深蒂固。朝廷陳兵數萬在南方,每年耗費錢糧無數,為何遲遲不對南疆發起攻勢?”

聖人臉色冷峻下來,隻是盯著國相,並無說話。

“說到底,還不是因為對南疆冇有必勝的把握。”國相歎道:“南疆軍擅長山地作戰,慕容天都的領軍才乾也是不凡,一旦貿然進軍,有個閃失,後果不堪設想。”

聖人冷冷道:“但這麼些年來,國相對南方軍團扶持有加,在錢糧裝備上可從冇有虧待過他們。”

“因為老臣知道,一旦南方軍團有失,慕容天都勢必引軍北上,南疆軍很快就會席捲帝國整個南部,一旦被他們控製了長江以南,大唐帝國便會一分為二,所以老臣必須要將軍資側重南方,即使無法攻略南疆,也要打造一道銅牆鐵壁,讓慕容天都無法向北邊踏出一步。”國相神情肅然,目光也是冷厲:“多年來,老臣確實一心想著能夠儘早攻略南疆,但事實上卻是困難重重,如果南疆始終無法攻略,就隻能以南方軍團為屏障守住他們。反觀西陵,李陀叛賊公然稱帝,天無二日民無二主,若是朝廷始終置之不理,大唐的威嚴何在?”

長孫媚兒垂首躬身站在聖人側後方,聽得國相言語雖然犀利,但語氣卻十分平靜,她心中知道,滿朝文武,除了國相大人,恐怕冇有任何人敢在聖人麵前說這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