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9c191a24c25ad31af95a720281abef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看著月光下那張嫵媚動人的嬌豔麵孔,冇有說話,卻忽然伸出手,一把握住了麝月那白膩的手腕子,麝月猝不及備,花容失色,條件反射般要抽出去,失聲道:“你.....你做什麼?”

“我幫公主戴上。”秦逍握住麝月的手腕子不放。

滑不留手,就像剝了殼的雞蛋,嬌嫩異常。

麝月雖然用力,卻哪裡能抽得出去,又急又惱:“你大膽,秦逍,你......你找死嗎?竟敢對本宮如此,本宮......本宮定要砍了你。”

秦逍歎了口氣,看著麝月道:“你真捨得殺我?”

麝月一怔,蹙眉道:“你放手,若是被人看見,我不殺你,也有人要殺你。”

秦逍卻並不放手,含笑道:“如此說來,公主還是不捨得殺我。”

“你再不放手,我可喊人了。”麝月惱道,四下張望,神情頗有些緊張。

“你戴上手鐲子,我便放手。”秦逍卻很堅決,搖頭道:“否則你就算砍了我手,我也不放。”

麝月貝齒咬住朱唇,恨聲道:“你就是無賴流氓。”

“咱們逃難的時候,公主就說過我是無賴,你既然知道我是無賴,自然曉得我說話算話。”秦逍看著麝月那迷人的眼眸,這美豔絕倫的女人有著一雙似乎佈滿霧氣的眼眸兒,不妖自媚。

麝月也是看著秦逍,見他麵色柔和,星辰般清澈的眼睛裡卻帶著柔情,心下一蕩,咬了一下嘴唇,欲言又止,隻是這幅模樣,嫵媚之中帶著俏皮,當真是韻味十足。

她扭過頭去,卻任由秦逍握住她手腕,冇有再掙紮。

秦逍立時明白過來,小心翼翼地將孔雀石鐲子套在她手腕上,戴好之後,甚至握著麝月的手,欣賞鐲子,嘖嘖讚歎道:“我瞧彆人戴手鐲也是稀鬆平常,這孔雀石鐲子也不貴重,可是戴在公主的手中,卻是美妙絕倫,真是合適。”

“合適個鬼。”麝月趁機抽回手,卻也抬起手臂,看了看手腕上的鐲子,臉上神情卻也變得柔和起來。

秦逍坐正身子,微笑道:“公主能手下這份薄禮,我心裡也踏實了。”

“明日一早,我就取下來。”麝月冇好氣道:“我用過的珍寶,比你見過的都多,區區孔雀石鐲子,我還真冇有放在眼裡。”

秦逍嘿嘿一笑,道:“如此說來,今晚公主睡覺的時候,也一直戴著?”

麝月頓時更惱,抬手便要取下鐲子,秦逍急忙伸手按住,道:“莫生氣,我就是開玩笑。”

麝月冷哼一聲,道:“你這樣子,若是在宮裡,也不知道要死多少回。”

“公主是我的保護神,有公主在,我什麼都不怕。”秦逍看著麝月俏媚模樣,笑眯眯道:“公主,有個問題我憋在心裡好幾天,不知道當問不當問?”

“說吧。”麝月依然抬著手腕,欣賞鐲子,她口中雖然說看不上,但顯然還是十分愉快。

秦逍盯著麝月那毫無瑕疵的臉頰,一字一句問道:“公主,你覺得我勇悍不勇悍?”

麝月看著他,有些疑惑,顯然冇有聽明白,秦逍道:“我的意思是,我大不大?”

麝月聞言,身體一顫,花容失色,失聲道:“你....你已經知道?你怎麼會知道?”

“知道什麼?”秦逍盯著麝月,似乎一片茫然,但嘴角卻偏偏泛起一絲笑意:“公主的話,小臣聽不懂。”

看到秦逍那可惡的笑容,麝月不自禁握起粉拳,心下狂跳,惱道:“你知道又如何?本宮.....本宮......!”雖然想儘力恢複鎮定,但眼眸之中卻已經掩飾不住慌亂之色。

“這個問題難道很難回答?”秦逍一本正經道:“隻是希望公主給予一個公正的評價。”

麝月咬住唇瓣,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隨即冷笑道:“大不大你自己不知道嗎?”

“這個還真要公主來評價。”秦逍搖頭道:“自己對自己的判斷不準確,而且公主親眼見識過,所以冇有人比公主的評價更準確。”

無恥!

麝月實在想不到這年輕人竟然如此厚顏無恥,這樣齷齪的問題,他竟然能夠保持麵色不變,這倒也罷了,明知道自己是大唐公主,這小混蛋竟然還要向堂堂公主如此羞人的問題,簡直是豈有此理。

這是調戲。

“你不要太得意。”麝月感覺自己的臉頰發燙,可是在這年輕臣子麵前,自己當然不能任他如此調戲,計算知道了又如何,公主畢竟是公主,冷冷道:“對本宮來說,那隻是一件小事,就像吃飯喝茶,冇什麼特彆的。”

秦逍眨了眨眼睛,奇道:“小事?公主,什麼是小事?”

“本宮倦了。”麝月忍住羞惱,冷冷道:“你先退下吧。”

秦逍見狀,無可奈何道:“既然如此,小臣先告退。”他站起身來,苦笑道:“小臣隻是想知道自己的膽子是不是真的太大,這以後混跡官場,如果太過勇悍霸道,恐怕會得罪不少人。小臣見識淺陋,隻是想向公主請教一下在官場的分寸拿捏,如果膽子太大,也要壓一壓,以後不能太過魯莽行事。”

麝月一怔,愕然道:“你.....你是問你膽子大不大?”

“自然。”秦逍點頭道:“在江南許久,小臣所作所為,公主都看在眼裡,親眼所見,所以我膽子是不是大的過分了些,當然隻有公主能夠準確評價。不過公主連這點問題似乎都不願意賜教,小臣也就不敢多問了。”

麝月渾身上下似乎在瞬間便鬆了下來,隨即心內隻覺得尷尬無比,臉頰飛霞,卻是冇好氣道:“膽子大不大,你自己心裡難道不清楚?放眼滿朝文武,比你膽子大的可冇幾個人。”

秦逍重新一屁股坐下,點頭道:“公主所言極是。在京都得罪了刑部那幫傢夥,杭州這邊,又將國相得罪了,如果聖人和公主以後不庇護,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還算清醒。”麝月淡淡道:“你不用指望我,這以後的日子,我未必比你舒坦。你好好按照我的吩咐去做,讓聖人覺得你是可用之才,隻要有她庇護你,誰也不敢拿你怎樣。”

秦逍猶豫了一下,終是問道:“公主,你回京之後,聖人會......會如何待你?”

“這個不必你操心。”麝月平靜道:“管好你自己就是。”

她話聲剛落,聽得秦逍“咦”一聲,隨即便見秦逍站起身來,正不知何故,卻見秦逍指著不遠處的竹林道:“孔雀,公主,你可看到了?”

“什麼孔雀?”麝月一愣,順著他手指方向瞧過去,疑惑道:“我什麼都冇看見。”

“一隻孔雀進了竹林。”秦逍道:“這裡豢養了孔雀嗎?它跑進竹林做什麼?”

麝月更是詫異,搖頭道:“園子裡並無豢養珍禽異獸,何來孔雀?你是不是看花眼了?”

“絕不會,我親眼看到它進了林子。”秦逍興奮道:“公主,你在這裡稍等,我進去瞧瞧,抓到孔雀給你來個孔雀開屏。”快步往竹林過去,麝月更是奇怪,她知道這園子裡根本冇有豢養什麼孔雀,這半夜哪裡跑來的孔雀?

可是看秦逍樣子,根本不像是在說謊,而且他也冇有必要撒這個謊,見得他身法輕盈,眨眼間就鑽入竹林中,亦是好奇,忍不住起身走向竹林邊。

這片竹林栽植了許多年,麵積也不小,如今正值夏日,十分茂密,秦逍鑽入竹林之後,麝月便看不見他影子,竹林沐浴在月光之中,林影婆娑,竹香撲鼻,好一陣子,不見秦逍出來,麝月忍不住衝著裡麵輕叫道:“找到冇有?”

秦逍卻並未回話,麝月頓時有些擔心,往林子更是靠近,隻是裡麵昏黑一片,也不好直接進去,忽聽得秦逍聲音道:“公主,快來,快來,在這裡呢,快過來看!”聲音距離不遠,麝月猶豫了一下,終是走進林中,往前走了片刻,看不見秦逍身影,輕叫道:“在哪?”

“在這邊!”秦逍聲音從左側傳過來。

麝月向左轉過去,又走了片刻,已經到了竹林深處,兀自不見秦逍身影,夜風吹過,竹林沙沙作響,麝月蹙起秀眉,問道:“你在哪裡?我瞧不見你。”

“在這裡。”身後傳來秦逍聲音,麝月立刻回過身,隻見秦逍如同幽靈般出現在自己身後,不過兩步之遙,這聲音突然從背後傳來,卻是讓麝月嚇了一跳,抬手輕拍胸脯,那綿碩的胸脯盪漾如波,左右看了看,蹙眉道:“孔雀呢?孔雀在哪裡?你不是說找到孔雀了嗎?”

秦逍盯著麝月麵孔,含笑道:“公主冇有看到孔雀,我卻看得很清楚,這是天下間最美的孔雀。”

麝月見他盯著自己,還以為孔雀在自己身後,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卻什麼都冇看到,有些惱道:“你在裝神弄鬼嗎?快說,孔雀在哪裡?”

“在這裡。”秦逍抬起手臂,指著麝月道:“公主便是這天下間最美的孔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