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八零二章 人情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38d0c965582522972f7cae3feaf434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聖人眸中微微顯出一絲光亮,含笑道:“你是說江南能夠迅速轉危為安,是因為輔星之故?”

“按照大天師的推算,秦逍是七殺輔星,他來到京都,乃是為了輔佐聖人。”魏無涯緩緩道:“江南叛亂,若是不能及時平定,自然會對朝廷造成巨大的損失。老奴一直以為,公主在蘇州遇到這次險境,想要扭轉局麵那是異常艱難,在短時間內平定叛亂更是幾乎冇有可能做到。但事實上在秦逍的幫助下,蘇州之亂依然平定,所以真要依照命數來說,這次不是公主扭轉乾坤,而是秦逍在聖人的庇佑下,讓江南轉危為安。”

聖人微微頷首,輕笑道:“看來輔星之說,果然是命數。”

“但如果不是命數,那麼這次的江南平亂,聖人卻不得不提防。”魏無涯輕聲道。

聖人一怔,似乎冇有明白魏無涯的意思,蹙眉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有些話老奴本不該說。”魏無涯神情陰鷙,目光淩厲,輕聲道:“大天師推算七殺命星抵達京都,而且聖人也幾番確認,幾乎已經確定秦逍便是七殺輔星,如果事實如此,一切在命數之中,老奴自然是為聖人歡喜,大唐也將昌盛連綿。”頓了頓,眼角微微抬起,看著聖人道:“但聖人是否想過,如果秦逍並不是七殺輔星呢?”

“不是?”聖人神情變得凝重起來:“之前有過試探,秦逍符合七殺輔星的特征,否則朕又怎會對他如此器重?”

魏無涯微一沉吟,若有所思。

“老東西,你想說什麼,儘管說。”聖人有些不悅:“不必遮遮掩掩。”

魏無涯想了一下,才道:“老奴對星象之術並不瞭解,所以不敢妄言。”

“你但說無妨,即使說錯了,朕也不會怪你。”聖人靠坐在椅子上,淡淡道:“朕對你怎樣,你又不是不明白。”

“秦逍的所作所為,確實如大天師所言,符合七殺輔星之狀。”魏無涯緩緩道:“也正因為秦逍身上的特征,聖人纔會確定他是七殺輔星。但有冇有可能判斷錯誤,七殺輔星另有其人?如果秦逍不是七殺輔星,那麼這次江南之亂如此順利平定,就與七殺輔星的命數無關,反倒是公主和秦逍聯手扭轉局麵。他二人聯手一起,有此能力,在老奴看來,未必是什麼好事。”

聖人兩道修長的柳眉鎖起。

“還有一個可能,老奴一直不敢說,乃是大不敬之言,但卻並非冇有可能。”魏無涯輕歎道。

“什麼可能?”

“大天師從星象上推斷出,七殺星來到京都,是要輔佐紫微帝星。”魏無涯看著聖人,壓低聲音道:“如果秦逍是七殺輔星,那麼紫微帝星......又是誰?”

聖人臉色頓時沉下去,目光森然:“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老奴絕無不敬之心。”魏無涯跪倒在地:“請聖人責罰。”

聖人一隻手卻已經握成拳頭,沉吟良久,終於道:“你起來說話,朕不怪你。”

魏無涯站起身,聖人才問道:“難道你覺得朕不是紫微帝星?”

“在老奴的心中,聖人是大唐皇帝,君臨天下,大唐億兆百姓都是您的子民。”魏無涯低著頭,不敢多言。

但聖人何其精明,魏無涯話裡的意思,她又如何聽不明白。

四下裡看了看,確定四周並無人,才低聲道:“你是覺得朕的皇位來路不正,所以紫微帝星並不代表朕?”

“如果紫微帝星確實不代表聖人,那麼秦逍這顆七殺輔星反倒是大大的禍害。”魏無涯抬起頭,凝視聖人道:“七殺輔星未能形成殺破狼命局,便是要與紫微帝星化成紫微七殺局,這樣的命局,註定七殺輔星是要輔佐紫微帝星,而不是輔佐其他人。”微頓了頓,才低聲道:“此次在江南發生的事情,秦逍輔佐公主身邊,迅速平亂,這樣的結果,即使是老奴也冇有預料到。”

聖人眸中顯出寒意,卻又隱隱帶著一絲駭然:“難道.....你覺得麝月纔是紫微帝星?”

“老奴不敢。”魏無涯立刻道:“老奴隻是不允許任何威脅到聖人的可能存在。”

聖人沉默著,許久之後才道:“這些話也隻有你這條老狗敢和朕說。麝月是李唐血脈,那紫微帝星應在她的身上,也並非冇有可能。”微仰起脖子,喃喃道:“如果麝月是帝星,七殺輔星出現是為了輔佐她,那麼江南之亂被迅速平定,自然是命數使然。”

“這隻是老奴胡亂猜測。”魏無涯肅然道:“聖人登基之後祭過蒼天,古往今來,有資格祭祀蒼天的隻有天子,所以老奴還是相信聖人纔是紫微帝星。聖人重用秦逍,也並冇有錯。”

“如果紫微帝星真的應在麝月身上,又當如何?”聖人雙眸寒意凜然。

魏無涯沉默了一下,才道:“大天師既然推算紫微帝星有七殺輔星輔佐,而聖人也確定秦逍就是七殺輔星,那麼自然不能輕易對秦逍下手,否則很可能是自斷天命。”看了聖人一眼,低聲道:“老奴以為,當務之急,反倒是要讓秦逍和公主分開,不可讓他二人在一起。”

“分開?”

“不錯。”魏無涯道:“讓公主儘快回京,待在聖人的身邊,如此一來,無論紫微帝星是誰,七殺輔星都會為大唐效命。從今以後,公主和秦逍不再相見,秦逍暫且留在江南,公主身在京都,也就無法相聚。”

聖人微微頷首,道:“江南經過這次動-亂,也需要好好整肅一番了。”

“青衣堂因秦逍而亡,他與公主本該有些嫌隙。”魏無涯輕聲道:“若說秦逍幫助公主在蘇州平叛,是為國儘忠,那麼他替代公主前往杭州,不惜得罪安興候也要維護杭州世家,老奴以為這其中應該不簡單。”

聖人淡淡笑道:“麝月素來善於收買人心,秦逍為官不久,麝月若是對他許以重賞,他也未必不會被收買。”

“聖人,如果是收買秦逍做其他事情,老奴也相信秦逍是被公主收買,但這次的對手是安興候,秦逍不會不知道安興候的背景。”魏無涯緩緩道:“什麼樣的賞賜,能讓秦逍不惜與國相為敵?”

聖人蹙眉道:“你的意思是?”

“秦逍來自西陵,老奴也查明白,秦逍在西陵之時,心中最感激的是一名叫做孟子墨的捕頭。”魏無涯聲音低沉:“孟子墨對秦逍有救命之恩,而秦逍為人知恩圖報,所以對孟子墨一直是充滿感激之心。西陵叛亂之際,孟子墨應該死在了樊家之手,所以秦逍與樊家結下了生死大仇。”

聖人點頭道:“朕知道。”

“孟子墨死在樊家手裡,以秦逍對孟子墨的感情,不可能善罷甘休。”魏無涯看著聖人,麵色平靜:“他雖然有心報複,但卻無計可施。”

聖人立刻明白過來,淡淡笑道:“你是說,麝月給予他承諾,幫他複仇?”

“對朝廷來說,是要收複西陵,但秦逍個人來說,是要親手除掉樊子期和李陀。”魏無涯嘴角也泛起一絲瘮人的笑意:“如果公主給予他承諾,他定然會竭力幫助公主,雙方應該達成了某種協議。”

聖人雙臂展開,道:“朕也想收複西陵,可是兵馬錢糧從何而來?”

“江南!”

“江南?”聖人冷笑一聲:“麝月難道以為她真的可以隨意調動江南錢糧?”

“至少秦逍覺得公主有這個實力。”魏無涯緩緩道:“蘇州之亂後,公主迅速讓秦逍前往杭州,杭州諸多世家被秦逍翻案,這些人對秦逍和公主感恩戴德。如果公主到時候暗示江南世家捐獻軍費,又向聖人呈奏這些軍費是用於收複西陵軍資,朝廷又該如何?”

聖人眉頭鎖起。

李陀割據西陵之後,大唐臣民群情激奮,畢竟這是大唐開國以來最大的恥辱,而天下百姓也自然希望朝廷能夠早日出兵收複西陵。

聖人自然也希望將西陵收回大唐,一旦成功,這位君臨天下的女帝自然是龍威大振。

但國庫空虛,南北兩大軍團都要應付強敵,根本無力抽調兵馬搶糧西出嘉峪關。

如果真如魏無涯所言,江南世家主動捐獻資財,用於練兵收複西陵,這對聖人和朝廷來說,當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國庫空虛,如果江南世家真的願意捐獻軍資協助朝廷收複西陵,朕自然不會不答應。”聖人道:“麝月是算準了朕不會反對?”

魏無涯道:“如果公主請旨,聖人答允,秦逍自然會覺得一切都是公主幫他所請,必然對公主心生感激。”頓了一頓,才輕聲道:“老奴以為,聖人若要用秦逍,必不能讓秦逍對公主存有感激之心。”

聖人若有所思。

“這份人情,朕不會給她。”聖人淡淡道:“收複西陵,是朕的國策,豈是因為麝月三言兩語而促成?朕可以率先下旨,令秦逍在江南籌募軍資,就地籌建新軍。新軍可以替代江南三營,鎮守在江南,等到時機成熟,再以新軍西出嘉峪關。江南世家既然願意為國效命,朕就給他們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