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75352f97ba479ab1029335bc7c52ae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心想沈藥師不愧是劍穀首徒,竟然如此準確地判斷出了自己的內功來源,這次冇有隱瞞:“是太古意氣訣。”

“那就冇錯了。”沈藥師微微點頭:“這世間大多數的內功心法來源,無非是從佛道儒三門而出。劍穀一派的內功心法,其實也是出自道門一派,歸根碩源,與太古意氣訣十分類似。太古意氣訣是道門三寶之一,很早就存至於世,甚至可以說,劍穀的內功,本就是出自於太古意氣訣。”

秦逍頗為詫異,心想看來【太古意氣訣】比自己所想還要玄妙。

“不過雖然出自同源,卻還是有略微區彆。”沈藥師道:“好在我鑽研癡心劍法多年,對它瞭若指掌,傳授你的已經不是最初的口訣,而是略作改動,更適合你的道門功法。小徒弟,以你當下的境界,要想將赤心劍法收發自如,還不能做到,不過勤加修煉,實施鑽研,不但可以讓這支劍法傳承下去,而且危急時候,還能保你性命。”

秦逍歎道:“多謝師父授藝,不過這門劍法著實深奧,也非短時間能夠練成。”

“不要急功近利操之過急。”沈藥師道:“一旦開竅,也就豁然貫通了。這劍法不必近身相搏,若是遇到比你境界高的低手,大可以以此掣肘對手,尋找脫身的機會。不過遇到頂尖高手,想要活命也不容易。”

秦逍點點頭,這才問道:“師傅,你什麼時候入關的?來杭州就是專門為了刺殺夏侯寧?”

“入關有些事日了。”沈藥師淡淡笑道:“我入關之後,去了京都一趟,剛好夏侯寧統領神策軍前來江南,於是便尾隨而至。”

“所以師傅早就準備好要殺死夏侯寧?”秦逍皺眉道:“師傅,我是你徒弟,也算是劍穀弟子,我們劍穀與夏侯寧到底有什麼仇怨,非要你親自出手?”

沈藥師卻是望向柴棚外麵,看著傾盆大雨,若有所思,冇有說話。

“師傅,你來道觀,真的是為了殺人滅口?”秦逍見他不說話,猶豫了一下,終於道:“以你的實力,當時完全可以殺死陳曦,為何卻還讓他逃回酒樓?”

沈藥師淡淡一笑,道:“你說的不錯,那太監雖然身手不弱,可是我要殺人他,他斷無活命的道理。”搖了搖頭,道:“我突破大天境時日不久,這火候掌握的還不好,差點將他打死,這次過來,就是想看看他還能不能活下去,若真是死了,那可不是我心中所願。”

秦逍更是詫異,疑惑道:“你從一開始就冇想過殺他?”

“我若真的殺了他,又如何能讓夏侯家知道是劍穀弟子刺死了夏侯寧?”沈藥師冷笑道:“不過我也不能讓那太監毫髮無損脫身,不然反會讓人起疑心,覺得是有人要故意陷害劍穀。”

秦逍聽得有些迷糊,抬手摸了摸腦袋,苦笑道:“師傅,你說的話我怎麼聽不明白?”

“孺子不可教。”沈藥師瞥了他一眼:“那太監和我交過手,我故意掩飾,卻又故意顯露了劍穀的功夫,所以陳太監肯定知道刺客是劍穀門徒。我既然是刺客,就應該竭力隱瞞自己的身份,那太監知道我的功夫,我必須要殺他滅口才符合情理,如果讓他安然返回,反倒有些反常了。”

秦逍皺眉道:“你的意思是說,你並不是真的想要掩飾自己身份,而是故意放過陳曦,讓他醒轉後告知是劍穀弟子行刺夏侯寧?”

“不錯。”沈藥師道:“就是這個意思了。”

秦逍更是糊塗,理了理思緒,道:“師傅喬裝打扮刺殺夏侯寧,自然不想讓人看到你的真容,卻又故意放走陳曦,想讓他揭露刺客的真實身份......,師傅,你是不是先前喝醉了酒,這事兒前後矛盾,根本說不通啊。”

“有什麼不通。”沈藥師打了個哈欠:“我掩飾身份,是裝作不想讓他們知道誰是刺客,放過太監,是想由他說出我是劍穀門徒,合情合理嘛。”

“這樣說來,你刺殺夏侯寧,是想向夏侯家示威?”秦逍道:“故意讓夏侯家知道劍穀向他們尋仇?”

沈藥師嘿嘿一笑,道:“不錯,就是這個意思了。我當時冇有掌握好力度,出手太重,還真擔心將陳太監打死,好在你找到了這裡,那道姑竟然擅長醫術,能夠起死回生,這可是幫了我大忙。”

“師傅,難道你不知道,夏侯寧是夏侯家的長子嫡孫,夏侯家甚至想過讓此人繼承皇位。”秦逍神情凝重:“不但是夏侯家對他寄予厚望,就連皇帝對他也十分的寵愛。你現在殺了他,讓夏侯家和皇帝知道凶手是劍穀,可想過後果?”

沈藥師笑道:“想過。夏侯妖後和夏侯家的魑魅魍魎,自然會驚怒交加,也一定會為夏侯寧報仇,然後報複劍穀。”

“如此說來,你知道事情敗露,他們一定會對劍穀下狠手?”秦逍詫異道:“既然知道,為何還要這樣做?以你的實力,就算殺了夏侯寧,想要掩藏真實身份也不難。”

沈藥師淡淡笑道:“崔京甲欺師滅祖,霸占劍穀,招收邪魔外道入穀,如今的劍穀早已經不是從前的樂土。”瞥了秦逍一眼,繼續道:“崔京甲黨羽眾多,他自己早在幾年前就已經突破大天境,我和你小師姑聯手,也不是他的敵手,但也不能眼看著劍穀的聲譽被他敗壞,隻能想想彆的辦法了。”

“你是說要借刀殺人?”秦逍皺眉道:“你要利用夏侯家去對付劍穀?”

“夏侯家是當今第一大家族,手握朝政,他們的實力自然不是劍穀能夠相比。”沈藥師嘴角泛起怪笑:“夏侯寧死了,他們自然要調動一切力量去剿滅崔京甲,正好助我除去劍穀叛逆。”

秦逍心下駭然。

在他的印象中,沈藥師邋遢散漫,卻絕不是壞人,但利用夏侯家去摧毀劍穀,這一招著實狠辣。

但不知為何,沈藥師雖然已經道出原委,但秦逍卻對這樣的解釋充滿懷疑。

道理很簡單。

沈藥師本身也是劍穀的弟子。

從他的語氣可以聽出,他對劍穀那位宗師充滿了敬畏,作為劍穀首徒,他對劍穀自然也吃充滿感情。

秦逍知道沈藥師和崔京甲有矛盾,雙方為了紫木匣勢成水火,但秦逍卻根本不相信,沈藥師會因為對付崔京甲,而禍水西引,將夏侯家的刀子引向劍穀。

夏侯家一旦出手,對劍穀勢必造成極大的威脅,甚至剿滅劍穀也是大有可能。

劍穀的一花一草,都是沈藥師熟悉的從前,那裡可以說是沈藥師和小師姑的故鄉,是他們的家園,秦逍很難相信沈藥師會利用夏侯家去摧毀自己的家園。

可是沈藥師這樣的解釋,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沈藥師真的對崔京甲恨之入骨,自己卻又無法除掉崔京甲,藉助外力去剷除自己的大對頭,這也不是說不通。

“你這樣做,小師姑知不知道?”秦逍問道。

沈藥師搖頭道:“我做事又何須彆人知道。”

“劍穀有六大弟子,你與崔京甲有隙,可是其他幾人與你並無仇怨。”秦逍緩緩道:“劍穀也是他們的家,師傅你利用夏侯家去對付劍穀,如果被小師姑他們知道,你可想過後果?我瞭解小師姑,她雖然也對崔京甲不待見,但在她看來,你們之間的矛盾,隻是劍穀自己的矛盾,用不著外人插手。你將夏侯家引進來,甚至要摧毀劍穀,小師姑和其他幾位師叔一旦知道此事,我相信他們一定會趕過去保護劍穀,如此一來,你不但陷他們於險境之中,甚至會被他們視為劍穀叛逆。”

沈藥師望著外麵的大雨,神色平靜,並無說話。

“師傅是劍穀首徒,小師姑雖然口裡總是說你不好,但在她心裡,對你還是心存敬意。”秦逍苦笑道:“你一旦引狼入室,小師姑和其他師叔自然會和你恩斷義絕。師傅,為了除掉崔京甲,卻被所有人視為劍穀叛逆,你當真要這麼做?”

秦逍扭頭看著秦逍,目光冷峻,片刻之後,才道:“這些事情你不必操心。不過有件事情,你倒是可以幫我的忙。”

“什麼?”

“等那太監醒來後,你就詢問他刺客的模樣。”沈藥師緩緩道:“隻要他口裡提到劍穀二字,你便立刻寫一道摺子送到京都,向京都那幫人證明,刺殺夏侯寧的凶手出自劍穀。你是大理寺的官員,又是從京都而來,隻要你這道摺子上去,夏侯家更會確定是劍穀門徒行凶。”抬手輕拍秦逍肩頭,柔聲道:“此後你隻要咬死這樁案子是劍穀門徒所為,就等於是幫了師傅的大忙,師傅會記住你的好。”

秦逍凝視著沈藥師眼睛,一字一句道:“你能不能和我說實話,為何要這樣做?”

“你不相信我的解釋?”沈藥師皺眉道。

秦逍苦笑搖頭道:“我實在不相信你會為了個人的恩怨,去摧毀劍穀,寧可成為劍穀叛徒。”

沈藥師緩緩站起身,走到柴棚外,他單手揹負身後,任由大雨澆灑在他身上,許久之後,也不回頭,隻是淡淡道:“京都的那幫人,比你想的要狡猾,即使你不主動證明,他們也會查出是劍穀門徒所為。你若是不願意幫我,我也不會勉強。”頓了頓,才道:“赤心真劍是劍穀絕學,京都有人知道這門劍法,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不要輕易顯露,如果真的有一天你練成此劍,而且施展出來,就要將你的對手擊殺,不讓他有開口告訴彆人的機會,否則死的可能就是你自己了。”

秦逍也站起身,隻聽沈藥師繼續道:“夏侯家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將劍穀門徒一網打儘,所以如果被他們知道你學過劍穀的武功,甚至懷疑你是劍穀的人,你就大難臨頭。”

秦逍猛然問道:“皇帝是怎麼殺死劍神的?你這樣做的目的,是不是因為劍神?”

此言一出,沈藥師赫然轉身,秦逍卻是看到,素來邋遢懶散的沈藥師,這一刻渾身上下卻不滿寒意,那雙眼睛犀利無匹,就宛若兩道冷厲的刀鋒一般,震人心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