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七九三章 暴雨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036cee2235aebe550300505311fa16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隨在洛月道姑身後出了後門,便見得外麵已經是瓢潑大雨,間或雷鳴電閃,風雨交加。

放眼望去,這時候纔看到,這後院竟然是一片花海,偌大的後院之中,植養著各類花草,雖是風雨交加,但那各類花草味道卻撲鼻而來,這時候終於明白,為何每次來到道觀之時,都能隱隱聞到花草香味。

這後院已經完全變成了花園。

花草上方,搭設了花棚,先前自然是為了讓花草能夠充分接觸到陽光,所以頂上的篷布都被掀開,此刻暴雨突然襲來,三絕師太正扯動篷布,自然是要將棚頂蓋起來,以免花草被暴雨摧殘。

洛月道姑已經顧不得漫天大雨,衝過去幫助三絕師太一起蓋頂棚。

隻是麵積太大,搭建了五六處花棚,頂棚也幾乎全都被掀開,兩名道姑一時間根本來不及將篷布全都蓋上。

秦逍見到不少花草被豆大的雨滴打的東倒西歪,再不猶豫,身形敏捷,迅速衝過去,手腳麻利地扯蓋頂上的篷布,他的力量本就極大,速度又快,隻片刻間,已經將一處頂棚蓋得嚴嚴實實。

這時候也不去管兩名道姑,又往邊上一處花棚衝過去。

等到將第三處花棚蓋好,這才扭頭望過去,見到兩名道姑也已經蓋好了一處頂棚,正攜手拉扯第二處篷布,也不猶豫,搶上前去,湊在洛月道姑身邊,幫忙將篷布扯上。

三人合力,速度自然極快。

等到蓋好篷布,洛月道姑似乎鬆了口氣,看向秦逍,神色依然是古井無波,卻是微點一下頭,自然是表示謝意。

秦逍也隻是一笑,但隨即麵龐一滯。

洛月道姑道袍單薄,之前在殿內就已經是曲線畢露,眼下被大雨澆灑過,道袍完全被大雨淋濕,緊緊貼在身體上,凹凸起伏的身段輪廓卻已經完全顯露,無論是豐隆的胸脯還是纖細的腰肢,便是那蜜桃兒般的腴臀,無一處不是線條儘顯,乍一看就宛若寸縷不沾,但卻偏偏有一層單薄的道袍貼身,如此一來,更是充滿誘惑。

洛月道姑相貌驚豔,更有著讓紅塵俗人歎爲觀止的絕美身材線條,秦逍實在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會看到這一幕。

他瞬間回過身,急忙扭過頭,心跳加速,收斂心神,暗想完不能對這出家的美貌道姑心存褻瀆之心。

洛月道姑卻冇有太在意秦逍的眼神,一雙妙目看著對麵一片花草,那裡頂棚蓋得有些遲緩,不少花草被大雨打得東倒西歪,甚至有幾隻小罈子被大風吹翻,裡麵幾株花草散落在地上,被汙泥包裹。

洛月道姑竟是顧不得傾盤大雨,緩步穿過大雨,走到對麵的花棚裡,蹲下身子,雙手從汙泥之中將那花草捧起。

三絕師太也跟著走過去,雖然老道姑全身上下也被淋濕,道袍也貼在身上,但秦逍卻是冇有興趣多看一眼。

他見洛月道姑一直蹲在花壇邊,也忍不住走過去,從後麵再看洛月道姑,葫蘆般的腰身不失飽滿,卻又纖腴得體,濕漉漉的道袍貼著身子,纖細腰肢向下擴展蔓延,形成豐滿渾圓的輪廓。

隱隱聽得一絲抽泣聲,秦逍一怔,卻發現洛月道姑香肩微微顫動,這時候才知道,洛月道姑竟然因為幾株花草被毀正在傷心落淚。

以秦逍的經曆來說,一個人為幾株花草落淚,當然是匪夷所思。

老道姑卻是柔聲道:“莫要傷心,還會發新株,咱們將這幾株靈草葬了就好。”

“雖有新株,但這些舊株卻是再也活不了。”洛月道姑傷心道。

秦逍忍不住勸道:“小師太,潮起潮落,花開花謝,這也都是自然之事,你不要太傷心。”

“這還不都是怪你。”老道姑瞥向秦逍,顯出怒色:“如果不是你送來傷者,我們也不會一直在為他準備藥物,都忘記注意天象。否則這些花草又怎會遭此一劫?”

秦逍一怔,洛月卻是微微搖頭,道:“怪不得他,是我們自己太過疏忽了。這些天天氣一直很好,我也冇有料到會突然來了這場急雨。這幾株靈草培植不易,就這樣被損毀,確實可惜。”

“小師太,損毀的是什麼靈草?”秦逍忙道:“我去城中尋找,看看有冇有法子補上。”

老道姑不屑道:“這樣的靈草,豈是凡夫俗子能夠培植出來?你就算尋遍杭州城,也找不到這樣好的靈草。”顯然靈草折損,三絕師太對秦逍也是很為不滿。

秦逍心想這三絕師太還真不是講道理的人,雖說自己送來陳曦治療,但也不能因此就說靈草折損與自己有關。

不過有求於人,自然也不會爭辯。

花香瀰漫,香氣襲人,秦逍也不知道都是花香,還是從洛月道姑身上散發出來的體香。

三絕師太將幾株殘花敗草收拾好,先放在一旁,這才領著洛月道姑先回了殿內,卻也冇有理會秦逍,秦逍有些尷尬,他方纔跟著搶救花草,全身上下也都是濕透,也隻能先回大殿。

殿內一片幽靜,大雨傾盆,一時也冇有停下的意思,好在正是夏季,倒也不至於受寒。

他全身兀自向下滴雨水,一時也不好走到殿內中間,畢竟大殿被收拾的乾乾淨淨,走過去難免會淋濕地麵,暫且就在後門邊上席地而坐,看著外麵大風大雨,目光又移到那些花草上,越看越覺得奇怪,竟是發現滿院子的花花草草,自己竟然認不得幾樣,而且有些花草的樣式極為特彆,不但是冇見過,那是聽也冇有聽過。

已經是黃昏時分,再加上天空陰雲密佈,殿內卻已經是昏黑一片。

電閃雷鳴,秦逍知道自己一時半會也回不去,正尋思著是否要過去看看陳曦,但又想還是先向洛月道姑詢問一下,畢竟洛月現在正給陳曦治療,先行請示,也是對洛月道姑的尊重。

一想到洛月道姑,方纔在雨中濕衣的模樣便在腦海中浮現,那玲瓏浮凸的美妙身段,確實讓人驚豔。

好一陣子過後,忽聽得身後傳來腳步聲,秦逍立刻起身,迴轉身來,隻見三絕師太手裡拿著一件長長的道袍遞過來,聲音漠然:“換上吧。”也不等秦逍多言,已經丟到了秦逍懷中,很是不客氣。

秦逍心想這老道姑是不是年紀太大,所以脾氣也越來越大,總像有人欠她錢一般冷著一張臉。

不過能想到給自己一套衣服,也算好心,忙拱手道:“多謝師太!”

三絕師太隻是冷哼一聲,也不理會,轉身便走。

秦逍見到不遠處有一間小屋子,拿著衣服進去,脫了濕漉漉的外衫,裡麵的衣衫也被浸濕,但裡外都脫了自然不雅,好在比起外衫要好許多,換上了外衫,又找地方將衣衫晾上。

大殿內充斥著花草香味,其中也有一股藥草味道混雜其中,不過卻不會讓人不舒服。

兩名道姑卻一直都不曾出現,大雨又下了大半個時辰,雖然小了一些,但卻還冇有停下的跡象。

這間小屋內冇有燈火,但角落裡倒是有一張竹床,秦逍一時也不知往哪裡去,乾脆就在竹床上躺了一會兒,過了好一陣子,卻見三絕師太提著一盞油燈過來,放在屋裡一張破舊的小桌子上,隨即一言不發離開,又過片刻,才送來兩個饅頭和一小碗鹹菜,淡淡道:“雨勢一時歇不了,晚飯時間到了,你對付吃一口。”

秦逍急忙起身謝過,拱手道:“師太,我那位朋友......?”

“晚一些再說。”三絕師太淡淡道:“他現在還在熏藥。”也不解釋,徑自離開。

秦逍也不明白熏藥是什麼意思,不過隱隱覺得洛月道姑在醫道之上確實了得。

後院那麼多花花草草,秦逍知道這絕非是洛月道姑喜歡養花弄草,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滿院子的花草,很可能都是煉製各種藥材的材料。

他對道家倒不是一無所知,以前在西陵聽人說書,許多故事都會提到道門,道門分成各派,按照說書的**,有些道派擅長取藥抓鬼,有些道派則是擅長觀山望水,更有一類道士煉丹製藥。

這兩名道姑來曆確實神秘,看她們的行徑,很可能就是精研藥理。

這道觀遠離人群,十分幽靜,選擇在這地方安心鑽研藥材,倒也不是稀奇事情。

一想到兩名道姑很可能是醫道高手,秦逍便想到了自己身上的寒毒。

雖然自從突破中天境後,寒毒一直不曾發作,但正如紅葉所言,這並不代表寒毒就此消失。

如果洛月道姑能夠救回陳曦,有起死回生的本事,那麼以她的能力,要解除自己身上的寒毒,也不是不可能。

不過鐘老頭曾經囑咐過自己,萬不能讓彆人知道自己身上有寒毒存在。

秦逍確實希望自己身上的寒毒被徹底清除,畢竟一輩子存有這樣一種古怪的毒疾在身,哪怕現在不發作,也是讓人總不放心,誰知道下次發作會不會比以前更厲害,甚至連血丸也無法壓住,如果有機會將寒毒解除,自然是求之不得。

他正尋思用什麼法子向洛月道姑請教,忽聽得外麵傳來一聲驚呼,似乎是洛月道姑聲音,心下一凜,並不猶豫,起身衝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