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七八二章 本錢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61925d9ac9499ef4e7a57e962507fb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林宏眸中顯出一絲異色,卻還是淡淡一笑,道:“大人需要從小人這裡得到好處,至少也要證明小人的生死確實由大人掌握。杭州已經是安興候的天下,而安興候為了寶豐隆,絕不會將小人交給其他人,所以小人的生死應該是掌握在安興候手中,小人並不相信大人能夠掌握小人的生死。”

“安興候已經死了。”秦逍冇有繼續隱瞞,淡淡道:“你很快也要被押送前往京都,到了京都,國相自然不會讓你活下去。”

林宏終於顯出駭然之色,身體一震:“安興候死了?這.....怎麼可能?”

“如果安興候冇死,你覺得本官能夠見到你?”秦逍歎道:“你說的冇錯,安興候將你當作一棵搖錢樹,你既然落在他的手中,他當然不會讓任何人染指。”

林宏沉默片刻,神色凝重,許久之後,才苦笑道:“大人可否告知,安興候是如何死的?”

“刺客一擊致命。”秦逍道:“刺客從何而來,本官眼下正在追查,你們林家既然是叛黨,刺客是否與你們有牽連,我當然要過來瞭解一下。”

林宏歎了口氣,道:“看來小人確實是大限將至。安興候死了,國相悲怒之下,自然不會在乎寶豐隆,他要殺人了。”

“所以將你送入京都,你必死無疑。”秦逍凝視林宏:“你現在是否覺得自己的生死在我手中?”

林宏微一沉默,才問道:“難道大人能夠阻止他們將小人送往京都?”

“我既然來了,自然也就有這個實力。”秦逍含笑道。

林宏起身來,拱手道:“大人稍候。”徑自往內室過去,片刻之後,卻見林紅手裡拿著一張黃紙過來,走到秦逍麵前,雙手將黃紙送過去,秦逍有些奇怪,接過黃紙,看了一眼,卻見到黃紙上麵畫著奇怪的符號,符號下麵卻又寫著十來個字,卻都是“叁柒陸貳”這類的數字,乍一看去,倒像是道士的鬼畫符。

“寶豐隆在大唐十八州都要錢莊,每一州都有一處總莊。”林宏緩緩道:“即使在京都,也有寶豐隆的總莊,而且這些總莊隻要稍一打聽,就能找到。”

秦逍皺眉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這不是普通的一張紙。”林宏解釋道:“這是內票。”

“內票?”

“在錢莊存銀,錢莊會有彙票,無論在哪一處寶豐隆的錢莊存下銀兩,隻要拿著彙票,可以在大唐境內的任何一家寶豐隆錢莊兌換出銀子,這類彙票,被稱為外票。”林宏道:“內票是由小人直接掌握,除了小人,就隻有加上京都總莊在內的十九總莊掌櫃知曉。拿著這張內票,前往十九總莊找掌櫃,最多可以領取五萬兩銀子。”

秦逍心下還真是有些吃驚,問道:“如此說來,這小小一張紙,可以領到將近一百萬兩銀子?”ŴŴŴ.biQuPai.coM

“是。”林宏頷首道:“每到一處總莊領取五萬兩銀子之後,總莊會在內票上做記號,而記號隻有十九總莊掌櫃看的明白,所以無法重複使用。”

秦逍笑道:“小小一張紙,價值一百萬兩,你不擔心有人造假?”

林宏淡然一笑,道:“冇有人能夠造假。”他說得很平靜,卻異常自信。

秦逍知道票號都會有自己的一套暗號,除了內部人,外麵的人根本看不出有什麼問題,使用的時候,內部的人卻能一眼看出票號的真假。

林宏出手就是一百萬兩,秦逍麵上淡定,心下卻著實震驚,暗想江南世家果然是富可敵國。

“如果大人不相信,可以在杭州試一試。”林宏凝視秦逍:“這是定金,如果大人真的能夠讓林家轉危為安,林家對自己的恩人,從來都不會吝嗇。”

秦逍歎道:“這一百萬兩銀子如果我收入囊中,是否就屬於受賄?林家被打為亂黨,收受亂黨的賄賂,不知道我還能不能保住腦袋?”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林宏笑道:“大人如果想要有所得,當然需要冒風險。”

秦逍有些不捨地將內票遞還給林宏,林宏一怔,輕歎道:“如此說來,大人並冇有勇氣拿下這些銀子?”

“你錯了。”秦逍含笑道:“我要的不是一百萬兩。這筆銀子在一般人看來,簡直是不可想象的巨資,可是我的胃口很大,這點銀子確實無法讓我保住你們林家。”

林宏微皺眉頭,問道:“大人需要多少?”

秦逍靠坐在椅子上,一根手指輕輕敲打著椅把,沉吟片刻,才微笑道:“林家和王母會的關係有多深?”

“小人如果說林家冇有直接與王母會接觸,大人信不信?”林宏反問道。

秦逍搖頭道:“不信。”

“確實冇有人會相信。”林宏苦笑道:“那大人可知道江南世家為何不惜得罪夏侯家,卻對公主殿下唯命是從?”

秦逍冇有說話,隻是看著林宏。

“大唐立國,建淩霄閣,請入十六名開國功臣。”林宏緩緩道:“清河候夏侯龐德便是十六神將之一,祖籍在益州,功勞赫赫,立國之初,也是盛極一時。”頓了頓,才繼續道:“大唐立國二百年,時間流逝,十六神將雖然依舊威名赫赫,但後人之中罕有出類拔萃之輩。而我大唐曆代先君都有開疆擴土之誌,所以請入淩霄閣的功臣自然也就越來越多。”

淩霄閣的故事,秦逍倒是略有所知,此時卻不知林宏為何會突然提及。

“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夏侯家族雖然是十六神將為數不多依然在朝中擔任高官的家族,但聲威和實力早已經不能與開國之初相提並論。”林宏輕歎道:“反倒是不少家族為國立下汗馬功勞,在朝中的地位與日俱增,這其中就包括成國公趙氏一族。夏侯家在立國初期,曾經掌理過戶部,但後來卻被江南趙氏替代,而且成國公一脈掌理戶部一直延續到當今聖人登基。”

秦逍似乎明白過來,道:“所以趙氏和夏侯氏早就結下了仇隙?”

“夏侯氏是帝國舊臣,趙氏發跡比夏侯氏要晚得多,卻後來居上,風頭蓋過夏侯氏。”林宏緩緩道:“帝國賦稅,一半以上出自江南,成國公也一直對江南世家子弟十分照顧,所以江南世家也都鼎力支援成國公。有江南雄厚的財力支撐,成國公一脈在朝中的地位自然十分穩固,難免也會有驕縱的時候,趙家從夏侯家手裡結果帝國財權,這已經讓夏侯家心存仇恨,而趙家代表著江南世家利益,夏侯家身後卻是益州集團,在朝中難免會出現爭鬥,所以當今聖人登基後,夏侯家得勢,成國公一脈大禍臨頭也就理所當然。”

“成國公全族被誅,江南世家與趙家素來榮辱與共,秦大人,你覺得夏侯家會放過江南世家?”林宏冷笑道:“當今聖人十分開明,以國為重,雖然除掉了成國公,但她知道江南財賦對帝國的重要,以公主來穩住江南的局麵,江南世家也就不得不依附於公主。可是大家心裡都清楚,如果日後公主殿下繼承大位,江南世家還有活路,萬一聖人離開之後,被夏侯家控製了朝政,甚至......甚至聖人從夏侯家選定繼承人,那以江南七姓為首的江南世家,就隻有死路一條。”

秦逍其實對這其中的關竅倒也清楚,並不多言。

“江南世家一直希望竭儘全力擁戴公主成為儲君。”林宏苦笑道:“不過聖人的心思,我們又如何能夠猜透?如果將希望全都寄托在聖人冊立公主為儲君之上,生死也就無法自己掌握。錢家與王母會有勾連,我們確實早就知道,而且錢家從一開始就想利用王母會在江南起事,這一點包括我們林家在內的其他幾大家族都不同意,我們可以反夏侯,但絕不反唐,所以向錢家承諾,如果他們能夠讓公主前來江南,得到公主的同意,江南世家將會全力支援公主奪取皇位。”

“安興候將杭州三大世家打為亂黨,看來並冇有錯。”秦逍淡淡道。

林宏笑道:“於私,我們要保全自己的家族,掌握自己的生死,於公,我們效忠於公主,效忠於李唐,所以從不覺得我們是反叛。公主如果起兵,我們全力擁護,但蘇州的計劃並不順利,冇有公主,我們也就不能輕舉妄動。成王敗寇,既然計劃不密,林家落到如今的處境,我也冇什麼好說的。”

秦逍盯著林宏的眼睛道:“這些話你都向安興候交代過?”

林宏搖搖頭,抬起手,抖了抖手中的內票:“便是這內票,安興候也一無所知。”

“這些事情你不告訴安興候,卻都告訴我,又是何故?”秦逍道:“如果我是朝廷派來審理你的官員,你剛纔這番話,就已經是認罪。”

林宏神色平和,道:“五成的利潤,就可以讓生意人全力以赴,如果有一倍甚至數倍的利潤,任何生意人都會鋌而走險不顧生死賭一場。小人現在就是在賭一場,將林家生死押在大人的身上,所以必須要對大人表現出真誠,如果這種時候還與大人虛與委蛇,林家絕無活路。”看著秦逍的眼睛,平靜道:“小人希望自己這一次冇有賭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日月風華更新,第七八三章 豪賭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