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fff88becc5091356a242cf819e2709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有些尷尬道:“你是說我適合走道士這條路?”

“你大可以這樣想。”紅葉不理會他的調侃,繼續道:“你一開始修煉【太古意氣訣】之時,可知道他是道門功法?”

秦逍搖搖頭。

“這就對了。”紅葉耐心道:“正因為你一開始不知它的玄妙之處,也就不會存有突破品級的強烈**,修煉之時也是隨緣,契合了道門的無求自然之心,再加上你確實有一些天賦,所以進展突飛猛進。”

秦逍終於明白過來,驚訝道:“你是說我修煉速度極快,是因為不知它的玄妙?”

現在仔細想想,事實也確實如此。

紅葉傳授【太古意氣訣】之時,秦逍隻以為是極普通的吐納之法,當然想不到【太古意氣訣】竟然是道門頂尖的功法,那時候也就不會存有迅速突破之心,甚至在他突破之時,都冇能察覺。

“任何人得到頂尖的道門功法,心中便存有突破進階之心,對此充滿期待。”紅葉道:“可這恰恰就是道門功法最大的忌諱,隻要心中存有了**期待,就成為進階的桎梏,難有突破。所以但凡修煉道門功法的高手,便會大量閱讀道門經書,消減心中的慾念,每削減一分,進階的障礙也就少一分,可是真正能夠達到無求自然境界,又豈是易事?”

秦逍微微點頭,紅葉今晚這一番話,卻是讓他在修煉道路上豁然明白許多。

紅葉凝視秦逍道:“你以極短的時間進入中天境,除了你的天賦,也是因為你此前在修煉道路上冇有太深的欲求,完全與道法自然相契合。但如今你已經知道了【太古意氣訣】的玄妙,心裡便有了慾念,想著迅速進階,越是這樣想,就越是無法有所突破。”頓了頓,才道:“以後修煉,你儘管當是與吃飯睡覺一般,不要存有太多雜念,一切順其自然,如此應該進展會迅速很多。”

秦逍神情肅然,恭敬道:“多謝姐姐指教,我記下了。”心中卻是想著,道門功法講求無求自然,卻不知道佛儒兩道又有什麼講究。

紅葉向外麵看了一眼,才起身道:“好了,天已經很晚了,我先走了,你好自為之。”便要離開,秦逍急忙道:“你要去哪裡?”

“我要去哪裡,難道還要向你稟報?”

“不是這個意思。”秦逍歎道:“我們分彆已經很久,今天好不容易相見,這麼短的時間,你又要離開,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還能相見。”

紅葉淡淡道:“我這人不會說話,相見又能如何?我今晚過來,隻是想告訴你這幾天要小心,你得罪了夏侯寧,他不會善罷甘休,很可能會對你下狠手,你自己處處小心。”

“姐姐這次來杭州,是否就是過來暗中保護我?”秦逍想到紅葉在龜城暗中保護自己三年,如今繼續暗中保護,也不是冇有可能。

紅葉瞥了秦逍一眼,也不回答,隻是問道:“明晚三合樓酒宴,如果他安排了刺客,你準備如何應付?”

“他也隻能安排刺客。”秦逍道:“他雖然是侯爵,卻也不敢光明正大謀害大理寺的官員。我知道明晚酒宴一定是陷阱,不過也不能一直避而不見,許多事情還需要和他當麵解決。紫衣監的少監陳曦是名高手,明晚會隨我一同前往,有他在身邊,一般的刺客根本不敢出手。”

“看來你對那名太監還很信任。”紅葉不屑道:“將自己的生死交給一名太監,你還真是膽大包天。”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姐姐覺得陳曦不可信?”

“他可不可信不重要。”紅葉淡淡道:“重要的是無論何時何地,你都該將生死掌握在自己手中。”

“紅葉姐姐,這世上的大天境高手多不多?”秦逍忽然問道。

紅葉不知秦逍為何會有此一問,卻還是搖頭道:“鳳毛麟角。”

“那麼中天境多不多?”

紅葉想了一下,才道:“說多不多,但肯定也不會太少。”

“那麼如果是六品高手,會不會任人驅使,甚至甘心成為刺客?”

紅葉冷笑道:“大多數人達到六品境界的高手,自然都是心高氣傲,當然不會淪為見不得人的刺客。但這世上很多事情都是冇有肯定的答案,有些中天境高手為了相關利益,未必不能做出行刺之事。”

“紅葉姐,以你的判斷,一名六品高手是否有實力潛入刺史府,殺人於無形之中?”秦逍問道。

紅葉不屑笑道:“在六品高手的眼裡,即使這刺史府守衛森嚴,但對他來說,也是想進就進想出就出。”語氣之中,自然是根本冇有將刺史府當一回事。

“如果是五品呢?”

“那就要看他五品的修為如何。”紅葉道:“如果是剛踏入五品,避過守衛潛入刺史府實行刺殺,還是有些難度,但五品中期還是有足夠實力悄無聲息潛入進來。若是進入五品後期,甚至即將踏入六品,那麼刺史府在他眼中和六品也冇什麼區彆。”

秦逍微笑道:“夏侯寧要殺我,你覺得是在三合樓合適,還是直接派人潛入刺史府更合適?”

紅葉猶豫了一下,才道:“自然是潛入刺史府。他在三合樓設宴,你前往赴宴卻死在那裡,誰都會懷疑是他所為。”

“這就對了。”秦逍笑容斂去,神色變得冷厲起來:“他如果想殺我,最好是直接派人潛入刺史府行刺,但他為何不這樣?”

“因為他手中並冇有如此實力的刺客。”紅葉何其聰明,瞬間明白。

秦逍點頭道:“不錯,他如果有六品刺客,也就不會多費心思了。所以我可以斷定,他手下冇有六品高手,最多也就五品,而且如同姐姐所說,即使是五品刺客,也冇有達到五品後期,也許隻是剛剛踏入五品境界。如果派出這名刺客,刺史府守衛森嚴,而且還有紫衣監的人在這裡守衛,五品刺客冇有把握,不敢潛入進來,所以隻能安排在酒樓。”

紅葉眸中劃過一絲讚賞之色,點頭道:“你這個推斷並冇有錯。夏侯寧身邊有四名貼身護衛,三名四品,一名五品,那名五品高手被人稱為黑頭鷹。”

紅葉對夏侯寧的情況如此瞭解,秦逍並不詫異,頷首道:“他要派人行刺,必然是十分信得過的人,很可能就是安排黑頭鷹出手。”

“那又如何?”紅葉道:“你初入四品境,如果夏侯寧真的安排黑頭鷹出手行刺,你也根本不是敵手。”

秦逍想了一下,笑道:“其實我先前有過計劃,赴宴之時,我坐在夏侯寧身邊,一旦刺客出現,我便以保護夏侯寧為理由,挾持夏侯寧,而陳曦還在場,如此一來,可以化解刺客行刺。這個計劃有七成的成功把握,不過正如姐姐所言,如此一來,實際上生死就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了。所以本來我還想今晚仔細想想,能不能有什麼更好的應對之策。”

“在絕對的勢力麵前,什麼樣的策略都無用。”紅葉簡單明瞭:“你又如何能夠保證事發之時,能夠迅速控製夏侯寧?你是否知道,夏侯寧也是四品中天境,實力並不在你之下。”

秦逍詫異道:“他也是中天境?”

“看來你對他還真是不瞭解。”紅葉輕歎道:“夏侯寧對你瞭解很多,你對他瞭解很少,你竟然想出要挾持他自保的計劃,我不知道該說你是太蠢還是太幼稚。”

秦逍苦笑道:“看來我真的很蠢,如果不是今晚姐姐過來提醒,明晚我可能真的無法活著走出三合樓。”

“既然知道是陷阱,這次酒宴就冇必要過去了。”紅葉淡淡道:“你在刺史府,比在什麼地方都安全。”

秦逍微一沉吟,才冷冷道:“如果你有強勁的敵手,最安全的辦法,就是將他剷除。夏侯寧既然對我動了殺心,那就時刻會想著下手,這世上最麻煩的事情,就是被強勁的敵人盯住。”

“你想殺他?”紅葉有些意外。

秦逍淡淡一笑:“他既然想殺我,我為何不能殺他?”

“你可知道他的出身?”

“如果對付敵人的時候還要考慮他的背景出身,那麼也就不存在改朝換代了。”秦逍平靜道:“不過暫時還冇有機會下手,我可以耐心等待。”凝視著紅葉,輕聲道:“不過明晚的酒宴,我突然想出了一個更好的應對辦法。”

紅葉很乾脆問道:“什麼辦法?”

“這個法子就要全靠姐姐幫忙。”秦逍微笑道:“你不幫忙,這個計劃也就根本無法實施,說了等於白說。”歎了口氣,道:“不過我估計你十有**不會答應。”

紅葉冷哼一聲,道:“你還想在我麵前使激將計?真是不自量力。”起身道:“我可不管你是什麼計劃,今晚過來提醒你一句,已經是仁至義儘了,是死是活,你自己的造化。”並不廢話,轉身便走,這一次秦逍叫也叫不住,跟著走到門外,紅葉已經不知蹤跡。

秦逍想不到激將計對紅葉冇有任何作用,苦笑搖頭,坐在桌邊,尋思著明晚是否真要去赴宴,很快一團灰影飄進屋內,秦逍愕然間,紅葉已經站在他麵前,冷冷道:“什麼辦法,說來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