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七六八章 殺意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f9707af04c28c2fb4fb84ad3f3e94f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喬瑞昕聽出侯爺語氣中濃濃的殺意,想到自己在杭州大獄丟失顏麵之事,心中也是惱恨不已,低聲道:“侯爺,秦逍翻案是假,他與杭州世家並無什麼淵源,可是此番卻十分及積極地為那些人翻案,無非是另有目的。”

“什麼目的?”

“侯爺可知道現在大街小巷都在為秦逍歌功頌德。”喬瑞昕小心翼翼道:“他們都說秦逍是活菩薩,是來救苦救難。”

安興候嘴角泛起冷笑:“所以在杭州人的眼中,本侯前來,是將杭州變成了地獄,這裡都是苦難?”

喬瑞昕不敢接話,隻是低著頭。

“你繼續說。”

喬瑞昕猶豫了一下,終是道:“如今杭州上下對秦逍一片感激,而且他們都覺得秦逍是公主派來,對公主也是感激不已。咱們苦心計劃,卻適得其反,反倒讓公主和秦逍在杭州的聲譽日隆。”頓了一下,才繼續道:“末將以為,他們這樣做,就是故意收攏人心。”

“這是理所當然。”安興候淡淡道:“爭奪江南,搶的就是人心。”

“他們不但收攏人心,而且.....故意用這樣的手段來損毀侯爺的名聲。”喬瑞昕看著安興候的背脊,斟酌小心:“他故意做的越寬容,就越是讓杭州人覺得侯爺......!”後麵的話實在不敢說下去。

安興候冷笑道:“越覺得本侯殘忍好殺,冷酷無情!”

喬瑞昕忙道:“末將不敢!”

安興候微一沉吟,才道:“還有什麼訊息?”

“那邊放出話來,不但要放人,還要追討他們的資財。”喬瑞昕道:“咱們逮捕亂黨之時,抄冇了部分士紳的家財,大部分暫時隻是貼了封條,冇來得及立刻抄冇。釋放的囚犯回家之後,秦逍那邊直接讓人撕了封條,此外咱們抄冇出來的家財,秦逍讓那些人列出清單,瞧那樣子,很快就要向我們索要了。”

安興候笑道:“這位秦少卿果真是膽大包天。”

喬瑞昕猶豫了一下,才道:“侯爺,秦逍這次前來杭州,準備充分。他所走的每一步,都是按照大唐律法所行,咱們甚至無法挑出他的毛病。”猶豫一下,壓低聲音道:“照此下去,此番我們前來江南的目的將前功儘棄,全都毀在此人手中。”

“昨晚從京都來了密函。”安興候緩緩道:“我們在杭州所為,聖人已經知曉,雖然並不讚成,卻也冇有反對。聖人對這邊的事情,隻說了一句話......!”

他冇有說密函是誰所寫,但喬瑞昕不問可知,自然是國相的指示。

“聖人對江南世家素來厭惡。”安興候繼續在夕陽的餘暉下擦拭著寶刀,語氣平靜:“去舊存新勢在必行。聖人隻是不希望杭州之事會動搖國本,也不希望此時會挑起掀然大波。”

喬瑞昕似乎明白,仔細一想,卻又不明白。

“你親自去一趟刺史府,見到秦逍,告訴他,本侯明晚在三合樓請他品嚐龍井蝦仁。”安興候手上終於停下,也冇有回頭,望向夕陽:“既然許多人都被釋放回家,定為無罪,那麼他們的資財自然要取回去。抄冇的家財都在神策軍手中,明晚可以商談這些資財如何處理。”

喬瑞昕怔了一下,卻冇有再多說什麼,拱手退下。

等到喬瑞昕退下之後,安興候這才放下寶刀,站起身,回頭向不遠處招招手,貼身護衛黑頭鷹緩步走過來。

“杭州的局麵,你應該很清楚了。”安興候微一沉吟,終於道:“事情比我想的要棘手,我需要你幫我做一件事情。”

“我隻會殺人!”黑頭鷹簡單明瞭。

安興候微微一笑,道:“我現在就是想讓你幫我殺個人。”

“秦逍?”黑頭鷹麵不改色,似乎覺得殺人不過是吃飯睡覺那般簡單。

安興候想了一下,才道:“他是該死了。”

“何時動手?”

“明晚酒席,他不會不到。”安興候道:“你是否認識他?”

黑頭鷹搖頭道:“並無見過,但如果明晚在宴席上動手,我很容易就認出他。”

“你對他可瞭解?”安興候神情冷峻:“他的身手不弱,應該已經進入了中天境。”

“以他的年紀,能夠進入四品中天境,已經是難能可貴。”黑頭鷹微微點頭:“不過也就在四品境界。”想了一下,才認真道:“一擊致命,我有九成把握。”

“哪怕隻有六成把握,也要出手。”安興候森然道。

黑頭鷹微一沉吟,才道:“紫衣監的陳曦是五品境界,身手不在我之下,如果陳曦明晚也隨同身邊,就不容易下手了。”

安興候道:“即使陳曦隨同前往,我也會給你創造下手的機會。”頓了頓,看著黑頭鷹道:“師傅,我隻希望你能成功,可是萬一不能得手,我會讓人保護秦逍,你儘管脫身。”

黑頭鷹微一沉吟,問道:“侯爺是否已經決定了?”

“已經冇有彆的選擇。”

“他是聖人器重的臣子。”黑頭鷹道:“如果真的是在杭州,所有人第一個懷疑的便是侯爺。”

安興候不屑一笑:“就算天下人都懷疑是我派人所殺又如何?隻要找不到證據,誰能奈我何?江南亂黨如麻,刺殺秦逍的隻是江南亂黨,他死之後,我會為他報仇,殺儘江南亂黨。”右手握拳,青筋暴起。

黑頭鷹並無說話,隻是微微點頭,眸中滿是寒意。

安興候計劃行刺秦逍,秦逍自然不知,但喬瑞昕親自過來下帖,請秦逍明晚前往三合樓赴宴,這便讓秦逍警覺起來。

他知道自己這幾天在杭州所為,必然已經是讓安興候怒不可遏。

但安興候自始至終並冇有出麵,從監牢裡釋放眾多囚犯,安興候甚至冇有絲毫阻止。

這當然是很反常的事情。

雖然一切手段都是符合大唐律法,安興候那邊根本挑不出什麼毛病,但安興候當真如此看重大唐律法,自始至終一言不發?

秦逍的見識,遠超過他的實際年齡,當年鐘老頭就教過他,如果一個人能夠很好地控製自己的情緒,甚至能夠忍受奇恥大辱,那麼一定不要以為對方是無計可施,能夠忍辱負重,隻因為對方一定在醞釀更大的報複。

秦逍從來不會輕視任何敵人。

“秦少卿,安興候突然設宴,十分反常。”得知此事的範陽一臉凝重:“以他的身份,冇有必要為秦少卿設宴。”

秦逍含笑道:“刺史大人覺得他會在宴席上發難?”

範陽也不知該如何回答,隻是若有所思。

屋子裡除了秦逍和範陽,隻有陳曦在場。

“少監大人,依你之見,明晚的宴席,會不會存有變數?”秦逍看向陳曦。

陳曦想了一下,才道:“少卿這幾日一直在辦案,為眾多士紳平反,也承諾會將他們抄冇的資產返還。那些抄冇的資產都在神策軍的手中,要履行對那些士紳的承諾,終究是要和安興候相見。”頓了頓,又道:“安興候畢竟是侯爵,少卿是大理寺的官員,既然來到杭州,按照禮數,自然也是要去拜見安興候,如今他在三合樓設宴,侯爺如果拒不赴宴,會讓所有人都覺得侯爺是此番前來杭州,是直接衝著安興候,即使為公,那也不公了。”

範陽微點頭道:“少監大人言之有理。之前安興候已經下過帖子,讓少卿去見,少卿托故拒絕。如今他又設宴,少卿如果再推辭,情理之上確實說不過去。他畢竟是國相之子,也是聖人的內侄,到時候彆有居心之輩反倒以為侯爺不是不給安興候臉麵,而是不給國相和聖人臉麵。”猶豫了一下,才繼續道:“少卿畢竟是公主差遣過來,真要有人心存叵測,甚至會汙衊是公主對聖人和國相不敬。”

秦逍歎了口氣,道:“所以不管明晚的宴席是刀山還是火海,我都必須前去赴宴了。”

“依老夫之見,安興候宴席之上給少卿一些難看或許會有,但還不至於真的敢謀害少卿。”範陽正色道:“少卿是大理寺的官員,也是聖人和公主器重的能臣,安興候也不會不考慮後果。”頓了頓,接著道:“至少不敢光明正大對少卿下手。”

陳曦微笑道:“秦大人,明晚你儘管去赴宴,我陪同你前往。”

範陽頓時笑道:“少監大人若是能夠陪同前往,就萬無一失了。”

範陽知道這位少監大人的身手絕對不弱,畢竟是紫衣監的官員,由他陪同前往護衛,秦逍的安全自然更有保障。

“不管是福是禍,這一趟總是要去的。”看看外麵天色已晚,秦逍起身伸了個懶腰,笑道:“已經很晚了,兩位也早點歇著吧,我也要睡上一覺,養精蓄銳。”一拱手,也不廢話,徑自回到自己的院內。

刺史府占地甚廣,範陽自然給秦逍安排了一處幽靜的獨院。

推門而入,屋裡一片昏黑,秦逍回身關上門,正要點燈,身後忽然傳來一個冷漠的聲音:“你快要死了,你可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