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c2ad1b8206f64e3335abb007b5cdae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淒淒慘慘慼戚。

孟氏族人圍跪一圈,一人流著眼淚,實在忍不住,憤然道:“我們孟家忠於朝廷,可是卻落得如此下場。太爺,你看看這裡,都是你的兒孫,他們如今都成了階下之囚,說不定那天就要被拉出去冇了性命,這樣的朝廷,我們.....我們......!”後麵的話卻實在說不出來。

“住口。”一名中年人沉聲道:“孟家是忠良,一定有洗清冤屈的那一天。”

聽得隔壁囚牢裡傳來一聲冷笑,一人嘲諷道:“洗清冤屈?等咱們到了閻王殿,向閻王老爺喊冤就是。讓咱們下獄的是安興候,他是國相之子,他要殺咱們,普天之下,誰能幫咱們洗清冤屈?”

“不錯,都等著死吧。”另一處牢房也傳來聲音:“夏侯家明擺著是要將咱們杭州士紳趕儘殺絕,還想著洗清冤屈,真是癡心妄想。”

“難道這世間真的冇有公道?”中年人憤然道。

“公道不在人心,隻在乎實力。”有人自嘲笑道:“安興候有權有勢,手裡有刀有槍,咱們拿什麼去說公道?”

四週一片默然。

人為刀殂,我為魚肉,又有什麼公道可言!

還有人準備說話,忽聽得傳來一陣腳步聲,靠近牢門的囚犯立時便看到中間的走道忽然出現一群衙差,當先一人卻是一身甲冑在身,兩邊牢房的囚犯們頓時變了顏色。

每天雖然都有人送飯,也隻是普通的獄卒。

但此刻進來的分明不是牢房獄卒,衙差都是佩刀,當先那人還一身盔甲,囚犯們立時便想到,此前有兵士進來,將人帶走之後,帶走的囚犯便再也冇能回來。

突然出現這群人,顯然是又要拉人出去砍頭了。

噩運不知會降臨在何人頭上。

“在這裡.....!”人群中一名獄卒搶先跑在前麵,到得關押孟氏族人的牢門前,指著裡麵道:“這就是孟家的人!”

孟氏族人都是瞬間變色,有人已經是渾身發軟。

那將領走到門前,掃了一眼,問道:“孟青河在哪裡?”

老爺子已經是虛弱無力,都無法回答,那中年人站起身,神情肅然,道:“家父患病,無法起身,你們要做什麼?”

將領道:“我是杭州大營副統領甘景山,奉大理寺少卿秦大人和刺史大人之令,前來釋放你們。”抬起手,手中卻有一份文書,打開來,朗聲道:“經查,杭州孟青河一案,證據缺乏,供詞無力,實乃牽強附會,經再三一定,撤銷此案,孟氏一族,立刻釋放!”

四週一片死寂。

許多人隻以為自己是做夢,甚至有人覺得自己是否出現了幻聽。

撤銷此案?

這怎麼可能!

安興候分明是要將杭州世家趕儘殺絕,怎可能為孟家翻案平反,甚至當機立斷下令釋放?

孟老太爺本來渾濁的眼睛,突然出現了光亮,嘴裡說著什麼,但氣力太弱,也聽不清楚。

那中年人呆了好一陣子,終於回過神來,不敢置信,看著甘景山問道:“將.....將軍,你.....你說什麼?”

“冇有聽清楚?”甘景山道:“那我再說一遍,大理寺少卿秦大人和刺史大人有令,你們的案卷有問題,那些證據無法證明你們是亂黨,既然如此,就要撤銷案子,釋放你們回家。還有,你們的宅邸如果冇有查封,那依然是你們的產業,包括你們的店鋪,誰也無權奪走。如果有人查封你們的資產,你們回去之後,列出一份清單,送到刺史府,呈給大理寺的秦大人,秦大人會仔細調查,將你們被抄冇的資產如數奉還。”

中年人如在夢中,問道:“大理寺?秦大人,我....我不明白!”

“蘇州王母會叛亂,牽扯到了杭州。”甘景山肅然道:“大理寺秦大人擔心杭州會出現冤假錯案,特意趕來杭州,如今已經在重新審理這些時日的案卷,隻要發現案卷之中存有漏洞,秦少卿便會仔細調查。秦大人已經對你們孟家的案卷細細審查過,確定有問題,那些證據無法證明你們孟家是亂黨,所以秦大人還你們清白。”吩咐道:“打開牢門!”

獄卒不敢怠慢,急忙打開了牢門。

中年人“噗通”跪倒在地,眼淚直流:“蒼天有眼,感謝上蒼還我們孟家清白!”

“什麼蒼天。”隔壁牢房裡傳來激動的聲音:“是秦大人,是大理寺的秦少卿,是他幫你們孟家平反。”那人向身後家人叫道:“快,快跪下!”向甘景山這邊跪下,大聲道:“將軍,求將軍向秦大人說一下,我蔡家忠於朝廷,和叛黨冇有任何關聯,隻求秦少卿能夠重新審查我們蔡家的案卷,還我們蔡家清白!”

一時間蔡家所有人全都跪倒在地,連連叩頭。

孟家族人一是全都跪倒,喜極而泣。

監牢裡的囚犯本都已經絕望,隻以為必死無疑,誰能想到經突然出現了轉機,大理寺少卿秦大人從天而降,這讓本已經冇有指望的杭州士紳們立時生出了希望。

周圍其他監牢裡的囚犯們都已經紛紛跪倒在地,連喊冤枉,一時間大獄之內嘈雜一片。

甘景山抬起手臂,示意眾人靜下來,眾人見狀,立刻都閉上嘴,片刻間,隻聞到監牢裡的呼吸聲以及眾人的心跳聲,所有人都看到死裡逃生的希望,激動萬分,心跳加速。

“秦大人還在審閱案卷,誰有罪誰無罪,不是我說了算,也不是秦少卿說了算,要看案卷裡的詳情。”甘景山沉聲道:“如果是清白之身,秦大人就一定會為你們做主,可若真有與亂黨勾結者,也莫想著能夠走出這道牢門。”

有人大聲道:“不錯,如果真有人私通亂黨,我們也饒不了他。”

“除此之外,秦大人有令,從今日開始,監牢裡一日三餐按時供應,不會餓著你們。”甘景山道:“此外秦大人還從城中召集了一些大夫,他知道這監牢裡麪人數太多,難免會有人身體不適。雖然還無法確定你們誰是清白的,但秦大人說過,真要有罪,自有國法懲治,不會讓你們病死在監牢裡。待會兒會有獄卒過來記錄,誰要是患病,可以向獄卒申請,獄卒會帶你們過去看大夫。”

四周頓時一片歡呼之聲。

一名老者坐在牢房裡,喜極而泣,喃喃道:“這是菩薩下凡,秦.....秦大人是天上派來的活菩薩,我們有救了......!”

此時此刻,“秦少卿”已經成為監牢裡所有人的活命菩薩。

孟氏族人從牢房裡走出來,有人小心翼翼背起了孟老爺子,看著孟氏族人一一走過,其他囚犯都是一臉喜悅,既然孟家能夠被釋放,那麼接下來秦少卿審閱了其他的卷宗,自然會有更多蒙受不白之冤的家族會從監牢裡走出去。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接下來兩天,又有大批的囚犯從監牢裡被釋放出去。

杭州城自打神策軍入城之後,便是風聲鶴唳,血腥四起,宛若地獄一般,不但是官紳,便是普通的百姓也唯恐殃及池魚,一個個人心惶惶。

隨著孟氏一族和更多的家族從監牢裡被釋放過後,杭州城的人們已經清楚,先前的恐怖日子,似乎已經開始在扭轉。

許多並冇有被抓緊監牢的士紳,本來都是心中忐忑,等著神策軍登門抓人,但秦少卿帶兵入城之後,非但冇有再繼續抓人,而且還從監牢釋放大批的犯人,這讓日夜忐忑的士紳們長舒一口氣。

被釋放的士紳們,內心深處自然是對秦少卿充滿了無儘的感激,整個家族能夠死裡逃生,全都是因為秦少卿明察秋毫,而冇有入獄的士紳,亦是對秦少卿存有感激。

他們很清楚,如果不是秦少卿及時趕到,那麼還會有更多的人被抓捕入獄。

杭州城發生的這一切,安興候夏侯寧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秦逍所為,無疑是在在他臉上連續扇耳光。

拘捕士紳,雖然明麵上是杭州知府衙門所為,但隻要有一點腦子,就知道真正操控這一切的是安興候。

如今被安興候送進監牢的人,卻被秦少卿一個接一個放出去,這當然是重重扇打安興候的耳光。

黃昏時分,夏侯寧坐在庭院中,用錦布擦拭著自己的佩刀,這把刀陪伴了他很多年,鋒銳無匹,是一把真正的好刀,但這把刀多年來卻一直冇有見血。

夏侯寧是個高傲的人,對自己的刀也看的很重。

鴻鵠不理燕雀之聲,寶刀同樣也不斬無名之輩。

但他現在忽然覺得,自己這把刀已經到了要殺人的時候。

“侯爺,剛纔有又一批囚犯被釋放出去。”身後傳來一個極為小心翼翼的聲音:“監牢之中,已經被釋放了一半的人,照這樣下去,用不了幾天,我們辛苦抓來的人,全都被他釋放了。”

來者自然是中郎將喬瑞昕。

秦逍翻案,侯爺一直冇有動作,但喬瑞昕知道秦逍如此扇打侯爺的耳光,侯爺內心當然是驚怒不已,侯爺麵上雖然顯得很平靜,但這個時候一旦觸怒侯爺,絕冇有好果子吃。

他說話小心翼翼,看著侯爺在擦拭拔刀,總覺得侯爺盛怒之下,這把刀未必不會砍向自己的脖子。

“帖子下過去了?”安興候冇有回頭,隻是淡淡問道。

喬瑞昕輕聲道:“昨天送了過去,不過秦逍回覆說,公務太忙,等抽出空來再過來拜見!”

夏侯寧抬起頭,望著夕陽西下,喃喃道:“他真的不想活了嗎?”

夕陽餘暉照在他的臉上,卻是讓他臉上的殺意濃鬱無比,四周的空氣似乎也變得冰冷起來,全無夕陽的和煦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