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七六六章 反擊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88d885814d9b147d31366555009278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範陽和趙彆駕對視一眼,都是微微點頭。

“不過話說回來,杭州有亂黨不容置疑,卻也並非所有的士紳都是亂黨。”秦逍歎道:“蘇州錢家是亂黨,但在蘇州僅次於錢家的第二大世家,董家卻是精忠報國。”

範陽立刻道:“秦少卿言之有理。老夫也是如此想法,亂黨是有的,但不能以偏概全。其實這杭州士紳中,多數還是忠於朝廷的。”

“所以誰有罪誰無罪,還需要詳細甄彆。”秦逍微笑道:“公主差遣下官前來杭州,就是擔心亂局之下,會牽累無辜。公主知道下官在大理寺當差,也知道杭州最近給許多人定罪,所以命下官前來巡案,審查這些案件。如果冇有紕漏,那自然是更好,可若是有了紕漏,必要撥亂反正,絕不能讓人玷汙了大唐律法。”

範陽連連點頭:“該當如此,該當如此。”又道:“秦少卿,杭州這些時日的案卷,目下都在刺史府內。”拍了拍手,門外立刻便有人抬著兩隻箱子進來,杭州知府毛易之緊隨而入,讓人將箱子小心翼翼放下,這才向堂內的三人拱了拱手,隨即看向秦逍,恭敬道:“少卿大人,這兩隻箱子內都是案卷,請您檢查。”

“秦少卿,這位是杭州知府毛大人。”範陽介紹道:“儲存這些案卷,毛大人居功至偉。”

毛易之心下感激,忙道:“這是下官應儘之責。”

秦逍掃了兩隻箱子一眼,問道:“毛大人,這裡麵的案件是否都審理過?”

毛易之苦著臉道:“這裡麵共有案卷一百二十七份,下官其實一件都冇有審理過。神策軍入城之後,率先將包括林氏在內的杭州三大世家全都逮捕,關進了監牢。這三樁案件的卷宗不在箱子裡,是由安興候那邊直接定罪。不過利用這三家,神策軍此後牽涉到了更多的世家大族,他們隻是拿來所謂的口供,而後再有幾分其他家族與三大世家來往的憑據,便咬定其他家族也是叛黨,並不經過審理,直接抓人送進監牢。”

“哦?”秦逍不動聲色,淡淡道:“冇有經過審理,就定罪入獄,這可有違律法。”

毛易之歎道:“誰說不是。下官一開始也告誡過他們,如此這般,不合國法。隻是他們卻說非常之時,如果一一審理,耗時耗力,有確鑿的證據,根本冇有必要浪費時間。”

“你是杭州知府,冇有你認同定罪,軍方是冇有資格給任何人定罪。”秦逍盯著毛易之眼睛:“毛知府,你可知罪?”

毛易之見得秦逍目光銳利,後背一涼,卻已經跪倒在地,惶恐道:“下官.....下官確實有罪。”

“起來說話。”秦逍抬抬手,向範陽道:“老大人,毛大人確實有功,但也有過在先。其功,下官冇有資格賞賜,但其過,作為大理寺巡案官員,卻也隻能將事情原原本本程稟上去。這一百多樁案件,冇有經過審理就定罪,甚至有不少人在冇有得到法司衙門確認的情況下,擅自斬殺,簡直是豈有此理。神策軍濫殺囚犯有罪,但毛大人甚至老大人都冇有阻攔,也是難辭其咎。”

範陽神情凝重,微微點頭,毛易之也知道自己罪責不小,隻能道:“秦大人,下官確實有罪。不過老大人和下官冇能阻止,並非我們不想,而是.....!”

範陽卻已經打斷道:“秦大人,關於此事,老夫會寫請罪摺子呈送京都。”向毛易之道:“毛大人,杭州之亂,你和老夫難辭其咎,不必找理由搪塞。”

秦逍卻已經站起身來,向範陽深深一禮,感慨道:“老大人,兩位如此明事理,接下來的事情,下官就好辦了。”

範陽含笑道:“老夫就等著秦少卿明辨是非。監牢之中,許多都是無辜之人,秦大人如果能夠幫他們洗刷冤屈,還他們清白,老夫就算丟了這顆人頭,也是值得的。”

“老大人放心,你做了該做的事情,誰也取不走你的性命。”秦逍很堅定道:“置若毛大人,或許會有麻煩,但我可以向毛大人保證,儘量會讓你的罪責減到最輕,即使真的有人以此大做文章,你的家人也必然平安無事。”

毛易之心知肚明,自己從一開始就被安興候當作槍使,如果秦逍迴護自己,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會很棘手,反倒是先確定了杭州知府有罪,那麼安興候那邊也就挑不出毛病。

他知道自己的罪責不小,人頭落地都是大有可能,但如果能夠保證自己的家小安然無恙,真要被送上斷頭台,那也是心甘情願。

毛易之向秦逍深深一禮,又向範陽行禮,道:“諸位大人,若是下官獲罪,家中老小,還請代為照顧。”

秦逍微微一笑,道:“毛大人也不必急著說喪氣話。你也不是冇有將功贖罪的機會。”指著兩隻箱子道:“這兩隻箱子裡有上百份案卷,大理寺丞費大人和你都是精曉大唐律法的官員,從今天開始,你二人就不眠不休,一樁一樁地審查案件,隻要證據不足,無法定罪,便可以稟報上來,刺史大人和我也可以直接將被構陷的囚犯釋放。回頭朝廷議罪,你又審查翻案之功,我也可以為你說情。”

毛易之欣喜道:“多謝少卿大人,下官必定不眠不休,協助費大人翻案。”

範陽也是一臉欣慰,笑道:“杭州士紳若知道秦大人之舉,必定將你視為降世的菩薩。”

“大人可千萬彆這樣說。”秦逍忙笑道:“這都是公主吩咐,下官也隻是奉命行事。此外如果冇有老大人和諸位的相助,也不可能伸冤平反。”

範陽一度還擔心秦逍年紀太輕,嘴上無-毛辦事不牢,但此番親見,秦逍雖然年輕,但言談得體,而且透著與實際年紀不相稱的成熟,這才真正放下心來。

“趙彆駕,安排酒宴。”範陽心情不錯,吩咐道:“咱們為秦少卿接風洗塵。”

秦逍立刻道:“老大人,眼下的情勢,酒宴還是免了,等到江南事平,下官再好好陪你喝幾盅。”

“好,好!”範陽連連點頭。

忽聽得外麵有人稟報:“報大人,大理寺丞費辛費大人求見!”

“趕緊請!”

費辛進到廳內,範陽和趙彆駕卻都是站起身來,按照禮數,費辛的品級比他們都要低,但範陽知道費辛是秦逍的得力乾將,眼下的局勢,還指望著大理寺的人扭轉,是以不好怠慢。

費辛見過諸人,這才向秦逍道:“大人,甘統領已經帶領杭州營牢牢控製了杭州大獄,安興候派人找過來,不過理虧,帶人铩羽而去。”

秦逍點頭笑道:“費大人辛苦了。”指著箱子道:“這是刺史老大人和毛知府儲存好的案卷,你們不要耽擱,即刻開始審理案卷,毛大人協助你一同審閱,但凡冇有確鑿證據牽強附會的案卷,立刻送來,我和刺史大人審看過後,再行定奪。”

“是!”

“費大人,老夫已經讓人專門給你們騰了一間院子,還安排了一些筆力,他們都聽從你的吩咐。”範陽道:“有人會按時給你們送去飯菜,需要什麼,儘管開口。”

費辛恭敬道:“有勞大人費心了。”也不耽擱,向毛易之道:“毛大人,咱們現在就可以開始了。來人,將這些卷宗搬到院子裡去。”

秦逍雷厲風行,入城之後,第一時間便控製杭州大獄,爾後即刻重新閱案,動作極其迅速。

這一切,杭州大獄裡的囚犯們自然是不清楚的。

僅能容納三百人的杭州大獄,如今卻已經關押著五六百人,這都是杭州有頭有臉的士紳豪族,誰也冇有想到,今次杭州世族竟然遭受如此慘重的打擊,平日裡這些士紳都是在茶館酒樓或者樂坊戲院相見,誰能想到竟會有朝一日在杭州大獄麵麵相覷。

這些人被抓進來之前,杭州三大世家許多人就被拉倒市集砍了腦袋,此後安興候為了震懾杭州,又從監牢拉了一批人出去砍了。

監牢裡的囚犯一開始是憤怒,接下來是恐懼,到如今已經是絕望。

這次對杭州下狠手的是安興候,大唐第一貴公子,身份顯赫,既然他已經對杭州世族動了殺手,那麼滿朝文武隻怕是無人敢阻攔,被囚禁在監牢裡的人,就是一群待宰羔羊。

他們已經不奢望能從監牢出去,隻是想著什麼時候纔會被拉出去問斬。

人滿為患的監牢之內,臭不可聞,許多人甚至已經患上了疾病,隻是神策軍隻負責看守監牢,裡麵的人是死是活,根本冇人去管,一天一頓飯,也隻是勉強讓裡麵的人餓不死。

囚牢裡日夜都是鬼哭狼嚎,淒慘無比。

杭州孟氏不在七姓之列,但在杭州卻也是數得上號大家族,孟氏族長孟青河年過六旬,入獄之前,身體本就不好,在監牢裡關了數日,適應不了裡麵的環境,再加上每日的食物省給後輩,已經是躺在席子上奄奄一息。

這間牢房裡關著十數人,擠成一團,此刻卻都是圍在孟青河身邊,看著老爺子的生命正在一點點消失,都是淚如雨下。

他們無數次哭喊,讓獄卒請大夫過來診治,卻根本無人理會。

“孟家冇有背叛朝廷......!”老爺子躺在席子上,有氣無力,囈語般道:“孟家忠於大唐,不是亂黨,不是亂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