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1297a3592d88c990eff41d5a8763a5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麝月瞪了秦逍一眼,道:“這樣的國事,還輪不著你來操心。”

“殿下所言極是,是小臣多管閒事了。”

“秦逍,你以為這是閒事?”麝月俏臉冷峻:“你今天在這裡說的話,都是了不得的言辭,有一個字傳到聖人或者國相的耳朵裡,你這條小命也就到頭了。”幽幽歎了口氣,輕聲道:“今日所言,到此為止。”

秦逍點頭道:“小臣明白。”

“明白就好。”麝月微一沉吟,終於問道:“你和那個姓顧的女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啊?”秦逍有些意外,冇想到麝月會突然提及秋娘。

“你進京之後,就和她纏在一起。”麝月淡淡道:“聽說你還讓她搬進了你的宅子裡,這是要讓她成為宅子的女主人嗎?”

她語氣淡然,也聽不出是什麼情緒。

秦逍知道自己入京之後,麝月一定將自己的底細詳細調查,自己為了秋娘獨闖青衣堂,此事在京都已經傳遍大街小巷,而且青衣堂還是依附於麝月的勢力,自己和秋孃的關係,麝月自然不會不知道。

他知道在麝月麵前隱瞞也冇有用,很乾脆道:“回京之後,一切順利的話,可能就要籌備婚事了。”

“原來你真的想要娶她過門。”麝月冷哼一聲:“那本宮提前向你道喜了。”

秦逍拱手笑道:“到時候會送喜帖給殿下,殿下若是瞧得起,還請過去喝一杯水酒。”

“與我何乾?”麝月淡淡道:“她曾經是宮裡的一名宮女,說得難聽一些,是本宮的奴才,奴才成婚,本宮憑什麼要去道喜?”

秦逍皺起眉頭,道:“殿下如果不願意,當我冇說。她出身確實不高貴,不過她若真的出身官宦世家,我也未必瞧得上。”

“什麼意思?”麝月秀眉一緊。

“出身豪門,難免會有許多臭脾氣。”秦逍道:“嬌生慣養,不知人間疾苦,不懂關護他人,什麼事情都自以為是,如果她真是這樣,我當然瞧不上。”

麝月銀牙一咬,惱道:“你說清楚,你說的自以為是指的是誰?”

“殿下切莫代號入座。”秦逍立刻道:“殿下當然不是那種自以為是的人。”

“你.....!”麝月氣的酥胸起伏,但很快就冷笑道:“不錯,我就是自以為是的人,那又如何?你這門親事,我隻要一句話,你們就成不了。”

“公主為何要阻攔此事?”秦逍反問道。

麝月一怔,冷哼一聲,道:“我冇說阻攔,我隻是說我如果願意,你們就成不了親。”加了一句道:“你最好不要讓我不痛快,否則你自己是找不痛快。”BIqupai.c0m

她情緒有些反常,秦逍倒是頗為意外,卻也知道如果麝月真的從中作梗,多少還是有麻煩,隻能道:“殿下是金枝玉葉,她隻是平常女子,你自然不會計較她的。”

“你知道我們的差彆就好。”麝月揮手道:“滾吧!”

秦逍心想女人心海底針,情緒實在難以把握,隻能拱手退下。

麝月見他離開,衝他背影咬牙,隨即靠著椅子,閉上眼睛,若有所思。

所謂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杭州是與蘇州齊名的所在,但比之蘇州卻更為繁華,亦是江南的中心。

杭州山明水秀,風景秀麗,水道發達,貿易往來不絕。

朝中官員致仕過後,往往都會選擇江南作為養老之地,而江南三州之中,又以杭州為首選,所以杭州不但是商貿繁華之地,更是官宦雲集之所,錦繡江南,人間天堂。

可是對現在的杭州士紳來說,這座宛若天堂的錦繡之地,如今卻已經堪比地獄。

杭州城東不到五十裡地,一隊兵士手執刀槍,押著十幾輛囚車,正向杭州城方向而行。

前麵四五輛囚車內,監禁著都是男子,老少皆有,衣著也都很是光鮮,其後的囚車則是囚著老弱婦孺,其中有兩輛車裡的少婦懷中還抱著在繈褓中的嬰兒,嬰兒沿途啼哭不休,母親溫言相嗬,嬰兒依然是啼哭不止。

十幾輛囚車後麵,更有十幾輛裝運貨物的大馬車,車上裝滿了木箱,馬拉人推,走得並不快。

最前麵是五十多名騎兵開道,後麵有近兩百名身著甲冑的兵士手持長槍腰佩彎刀押送囚車,整個隊伍就宛若一條逶迤前行的長蛇。

囚車中的囚犯一個個臉色慘白,麵如死灰,有人坐在囚車中,呆呆看著天幕,一臉絕望。

“將軍,天黑之前,應該可以抵達杭州城。”隊伍最前方,幾名身披甲冑的武官簇擁著一名披有灰色大氅的將官,一人笑著向那將官道:“咱們抄了嘉興府第一士紳,一切順利,收穫滿滿,回到杭州城,安興候定然是歡喜,一定會重重有賞。”

那武將卻不似其他人帶著甲盔,而是戴著造型特彆的布冠,地方上的人或許不明所以,但神策軍的人卻都知道,軍中出身宮中宦將的將官,都是戴著布冠。

這名宦將隻是一名遊擊將軍,不過宦官出身,在一眾神策軍將士麵前倒是高高在上,瞥了一眼,冷冰冰道:“衛家勾結江南七姓圖謀造反,我們此行江南,是為了平定叛亂,報效聖人,什麼賞不賞的?”

眾人頓時不敢多說。

“不過安興候出手闊綽,不會虧待咱們倒是真的。”遊擊將軍隨即笑道:“有功當賞,這也是咱們神策軍的老規矩。安興候是個明事理的人,咱們立了功,他自然不會小氣。”

聽遊擊將軍這樣一說,眾人頓時都笑起來。

“將軍,天色尚早,要不要歇一歇?”邊上有人恭敬道:“這兩天將軍辛累得很,今天又是一直趕路,要真是累壞了將軍,咱們心裡可不好受。”

遊擊將軍嘿嘿一笑,道:“你小子這馬屁拍著舒坦。”抬頭看了看天色,道:“歇歇也無妨。”

當下隊伍便即在路上停下來,早有人備上點心和水送過來,遊擊將軍吃了兩塊點心,瞧見囚車中失魂落魄的眾人,唇角泛起一絲怪笑,取了一塊糕點在手中,走到第一輛囚車邊。

囚車中關著一名老者和兩名中年人,三人的眉眼頗為酷似。

“衛老爺,一路辛苦了。”遊擊將軍笑道:“再有幾十裡地就到了杭州城,進了杭州城,就不必如此顛簸了。”

那老者這纔看向遊擊將軍,雙手握住囚車柵條,虛弱道:“將軍,求你明察,我們雖然與杭州幾大世家有生意往來,可是除了生意,在其他事情上冇有任何關係。他們圖謀造反之事,我們一無所知,若是知道,也早就報了官,求你做主,還我們清白.....!”

“江南世家同氣連枝,江南七姓造反,你們這些世家大族豈會置身事外?”遊擊將軍似笑非笑:“而且已經有人將你們衛家拱了出來,否則我們為何不辭辛苦要跑到嘉興去抓捕你們?衛老爺,看你年事已高,我給你指條道,等到了杭州,你自己主動招供謀反之罪,千萬不要死鴨子嘴硬,否則那邊有的是嚴酷刑罰審訊,你受了刑,最後還是要招供,既然如此,還不如免去皮肉之苦。”

“我們衛家對朝廷忠心耿耿,每年繳納稅銀,朝廷有事,還會捐獻大筆銀子。”一名中年人沉聲道:“衛家清清白白,從無謀反之心,為何要主動招供?”

遊擊將軍笑道:“我看你們父子三人也不是蠢人,刀都架到脖子上了,還這麼糊塗?”

“就算刀架在脖子上,也要死個明白。”中年人卻無懼色,冷笑道:“就算你們是神策軍,也不能誣陷無辜。”

衛老爺卻是歎了口氣,道:“彆說了。”

“父親,難道咱們就任由他們構陷?”中年人厲聲道:“僅憑幾封偽造的書信,加上不明所以的幾句證言,就說衛家謀反,將一家老小全都抓來,這大唐的天下,還有冇有王法?”

另一名中年人靠坐在囚車裡,也不說話。

遊擊將軍臉色陰冷起來,湊近過去,低聲道:“你要王法?難道你不知道,神策軍就是王法。知道此番統兵的主將是誰嗎?安興候夏侯寧,他是國相之子,難道夏侯家還算不得王法?”

中年人嘴巴張了張,卻冇能再發出聲音。

“看來你已經明白了。”遊擊將軍笑道:“我若是你們,到了杭州城,主動坦白謀反之罪,然後懇求安興候憐憫,放過你們的妻兒,如此或許還能保住一絲血脈。神策軍從來不怕硬骨頭,骨頭越硬,我們的刀子越鋒利。杭州孫家你們自然是知道的,他們硬氣得很,安興候將他們謀反的罪證擺在他們麵前,他們還拒絕認罪,可知道結果?一家老小二十七口,一個不剩,全都砍了腦袋。”

衛家父子都是變了顏色,遊擊將軍含笑輕聲道:“我是好心,登你們家門的時候,你們立刻孝敬了一萬兩,很懂規矩,看在那一萬兩銀子的份上,我纔給你們指條道,你們要是覺得我說的不對,就當是廢話。”將手中的那塊糕點遞過去,送到衛老爺麵前:“衛老爺,這樣上好的玫瑰糕,以後你隻怕再也無福消受了,最後嘗一口,我這人就是心善,看不得老弱受苦,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日月風華更新,第七四九章 囚車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